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 听日

第547章 重逢

    乐语忽然想起什么,打开了系统面板:

    「名字:乐语琴乐阴」

    「死亡次数:6次」

    「可用点数:3点」

    「琴乐阴的劫(可刷新):执掌辉耀权柄(60100)。」

    「自有技能:中级凌虚战法(+)、中级血饮八稻流(+)、初级燎原战法(+)、初级飞花战法(+)、初级狼鹰战法(+)、初级执剑战法(+)、冰血体质(+)、奈瑟诅咒(无法移除)」

    「永恒技能:死而替生,中级八稻流咬战法(+),初级无相战法(+)」

    「挑战(可刷新):指挥一场大型战争的胜利(01),要求总参战人数达到十万以上,难度☆☆☆☆。

    奖励:3点可用点数,和1次永恒技能高级晋升机会(仅能用于让中级技能升级为高级技能)。」

    首先映入眼帘的,自然是「琴乐阴的劫」,‘执掌辉耀权柄’这个任务的进度条居然已经达到了60,等他出狱的时候,怕不是能直接冲到100,成功渡劫。

    但乐语并不是想看系统嘲讽自己,他注视着冰血体质后面那个(+)号,系统弹出新信息:

    「下一级·仙血体质(升级所需3点):获得‘太上忘情’、‘羽化登仙’、‘照见灵台’等三个能力。升级后,未来激活的‘冰血体质’都将自动提升为‘仙血体质’。」

    在巫支祁的记忆里,乐语知道所谓的冷血体质,其实是人类与妖族混血后的隐藏变异。

    除了人与妖结合的冷血,还有人与龙结合的龙血,人与精灵结合的死血……因为漫长时间的累积,这些混血体质在人类里流传很广,甚至可以说以及不存在纯血人类,大多数人都必然有异族混血基因,但极少人能激活血脉里的力量。

    妖皇微笑认为,就算是没有显露的异族之血,也会影响人的性格。像特别卑鄙无耻的那种人,譬如阴音隐荆正威,体内的冷血含量就比较高;而比较鲁莽桀骜的,譬如茶欢,肯定是龙血含量更高。

    不过异血影响没有任何科学依据,跟乐语上辈子见过的星座说、血型说差别。要是异血理论流传到后世,肯定会出现「三十个问题测出你体内哪种异血含量比较高!我是最聪明的冷血,你呢?」这类益智文章。

    总而言之,乐语将冰血升级到仙血是绝对不亏的,就算以后继续死而替生也大概率用得上。

    更重要是,现在冰血体质已经镇压不住他心里的不爽。

    他想试试太上忘情,是不是真的能忘情。

    消耗所有点数,「冰血体质」超进化「仙血体质」!

    寂静黑暗的牢房里,血管里的洪流发出惊涛骇浪的咆哮,无声的惊雷在体内各处连绵奏响。

    当一切风平浪静,乐语缓缓睁开眼睛,冷漠的瞳孔里流转着深邃的智慧。他嘴角微微上翘,冷笑一声:

    “果然还是不行,越想越气。”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明明仙血体质告诉他你没生气,但乐语就是固执地认为自己在生气。他的情绪根本不是因为身体激素地分泌,而是源于灵魂的雷霆震怒。

    他为什么愤怒?他愤怒的原因可太多了。

    在他已经做好了战略性撤退计划,走‘归隐田园’的轻松主线时,明水云却直接否决他的主线,另开一条‘宰执天下’的争霸主线,强制让他留下来,甚至为他铺好的道路,未来的内阁首辅已经内定是他了,他甚至可以随时拎包入住皇庭。

    她凭什么为我做决定?

    她凭什么认为我恋栈权位?

    她凭什么要私自为我牺牲?

    她凭什么不跟我商量!

    然而乐语却根本没有批评明水云的资格正如明水云是‘为了他好’,但他以前为明水云做了那么多事,制定计划想带明水云走,又何尝不是‘为了她好’?

    只不过以前明水云没法反抗他,一切都由乐语决定;现在轮到乐语没法反抗她,她自然也有做决定的权力。

    乐语愤怒于她的自作主张,她对自己的误解,她的任性,她的天真,以及她的……懂事。

    他最讨厌懂事的人了,因为这些人总是要承受更糟糕的接受和结果。

    然而乐语更愤怒的,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感情的真假!

    虽然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冰血体质已经免疫了圣剑印记的影响,但事实证明他是错的,甚至连‘没有影响’这种错觉也是圣剑印记的影响之一。

    他对明水云的感情,关心,爱护,都掺杂了圣剑印记的杂质,是虚假的,可悲的,无理的!

    或许后面是真相处出感情了,那真假比重有多少?是一半一半,还是八二,又或者是三七?

    乐语曾以为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能伤害他,他是凌驾于这个世界之上的观测者。就像游戏里NPC没办法跳出屏幕打到玩家,这个世界的任何人任何事,也不可能伤害到他的本质他的灵魂!

    但茶世隐的那一番话,以及圣剑印记的精神洗脑,却切切实实地令乐语破防了!

    就连自己的感情都可能是假的!

    那他还有什么是真的?

    他的身体是盗来的,他的身份是别人的,就连他的记忆都混杂了太多他无法分辨的杂质。

    但那些东西都无所谓,在拥有「死而替生」之后,乐语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世间一切对他而言都是过眼云烟,生死之间他带不走任何事物。

    除了感情。

    这是他最珍视的宝物。

    也是他唯一可以保存的真实。

    然而现在你告诉他,他最真实,最隐秘,最美好的感情,也可能是虚假的。

    全身上下,由内到外,从记忆到感情,没有一处是真实的。

    你让他怎么办?你让他怎么想?

    乐语之所以被他们这么轻而易举地关进血狱,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他很生气。

    他也很累。

    他终究也只是一个……人。

    或许,这便是他最愤怒的事了。

    人会逃避,所以乐语才想着带大家一起逃跑;人会恐惧,所以乐语才不肯说出自己的秘密,无法取信茶世隐等人;人会愤怒,所以乐语连静下心来看爽文都做不到!

    人的一切愤怒,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痛苦……我一定要将这句话刊登在《青年报》上,让全天下人都给我‘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不能只有我一个感到不爽……

    乐语长叹一口气,就这样静静坐在床上发呆。

    他不看书,不睡觉,不修炼,闭着眼睛感受时间在指间流逝。

    琴乐阴,我最后既没成为智者,更没成为圣人,而是成为了一个既拿不起,又放不下,还没法说的庸人。

    简直跟你一样呢……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远处响起脚步声,才将乐语从废人状态里唤醒。

    已经是早饭时间了吗?

    不过很快,乐语察觉到不对:一、二……一共有两个脚步声!

    狱卒过来送饭的时候只会有一个人!

    乐语心里忍不住产生另外一个猜测难道水云已经登基,战事已经结束了?他们是来接我出去享受荣华富贵的?

    然而两人在通道中央就停下了,其中一人开口说道:

    “这是钥匙,他的房间就在通道尽头。我在七层看着,有事会下来通知你们。”

    乐语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这是千雨雅的声音!

    她怎么来到八重血狱的?她终于犯法了?

    “好的,谢谢你们的帮助。”

    当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响起,乐语彻底呆滞了。

    很快,沉重的牢门被缓缓推开,一个提着耀石灯的青衣倩影,出现在八重血狱的最底层。

    出现在乐语眼前。

    出现在荆正威眼前。

    ……也出现在琴乐阴眼前。

    乐语坐在床上没动,他还没反应过来。

    反倒是来客像回到家一样,将耀石灯放在桌子上,她忽然想起什么,从小包里拿出一个银制酒瓶递给乐语:“喏。”

    乐语扭开喝了一口,是蜜糖五花茶,但是……

    “不冰。”

    “从玄烛带过来的,还没坏你就该知足了。”她没好气说道。

    乐语跟她对视良久,放下酒瓶,失声笑道:“我曾无数次想过我们久别重逢时的画面,可能是期待已久,也可能是不期而遇,或许在深宅大院,也或许是在路边小摊……”

    “但我没想到,现实会这么滑稽,这么离谱,这么不讲道理。”

    青岚歪了歪脑袋,浅浅一笑:“我也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