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武侠江湖大冒险 夜雨飘灯

163 金钱再现,青龙将出

    保定城。

    天地间漫起一股寂寥的萧瑟。

    枯叶老木,像是油尽灯枯,行至尾声的老者,簌簌坠下的树叶仿佛那无力的嗟叹与唏嘘。

    光阴流转,日月飞移。

    转眼又是一年秋。

    江湖,如江似湖,后浪推前浪,新人换旧人。

    任你名头大的惊天,可时日长了,总免不了遭人遗忘。

    人,总是善忘。

    保定城的城心处,一间客栈已关了一年多了,门窗亦是黯淡失色,变得破败古旧,像是许久无人打理了,窗纸也已被风雨吹烂,透过上面的窟窿望去,里面摆置的桌椅上,早已积满了尘灰。

    三两只误入其中的麻雀,在里面叽叽喳喳的四下乱撞,寻觅着吃食。

    便是连个照看的人都没有。

    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来了。

    起初也有闻名而来的武林高手,后起之辈,年轻俊杰,他们都想要挑战此间主人,借之扬名天下,只是不知何时,这里早已人去楼空,空荡极了,一丝人气都没有。

    旗杆上“悦来客栈”的旗子这会是破破烂烂,在风中飘飞个不停,像是被狗啃过一样,满是窟窿。

    没谁知道这里的人去了何处,一夜之间只似人间蒸发了一样,沉寂无声,再无热闹。

    客栈门前的石台上,蓬头垢面的邋遢汉子,喝的醉醺醺的摇摇晃晃的走到近前,蓦的脚下一软,已依靠着木门倒了下去,也不呼痛,嘴里转眼打着呼噜,发着鼾声。

    长街寂静,冷冽的秋风掠过,拂尘扫叶,带起的声响,令人心头生起一种身在江湖的哀凉感受。

    忽听一阵快快马驰骋之声,铿锵而来,宛如擂鼓,惊的尘嚣飞卷,落叶飘散。

    喝破了寂静,也踏碎了寂寥。

    马蹄声由远及近,飞快逼来。

    骑马的人身穿颜色鲜明的杏黄长衫,只蹙眉看了看门口那个吐的一地狼藉的醉汉,又看看空空荡荡的客栈,嘴里骂了句“晦气”,转眼又已不见。

    醉汉摇晃着酒瓶,许是发觉没酒了,才有撑地而起,踉跄着朝客栈对面行去,他三拐两拐,绕进一条窄胡同便没了踪影。

    而在不远处的一条巷道尽头,那里还有座巨大气派的府邸,只是亦如这万物凋零,萧瑟如秋的时候,与那客栈一般,冷清的吓人。

    门前的巷道铺满了堆积的枯叶,朱红大门亦是被尘灰所覆,朱漆剥落,门扇上的两只铜环,也已生满了铜锈。

    门首上,落着“兴云庄”三个字的匾额,如今摇摇欲坠,在暮风中几快摔下,发着声声微弱的“咯吱”声。

    这里居然是兴云庄?

    高墙另一边久已听不见人声,自当年“梅花盗”一案后,龙啸云名声扫地,这里便日渐萧条了下来,此间的主人早已是消失无踪。

    有人黯然落幕,就有人异峰陡起。

    近年来江湖上可是发生了一件天大的事,足以令整个武林为之动荡。

    事情还得追溯到这年初春。

    一个名字一夜之间,便似雨后春笋般势不可挡的崛起,而后如日中天,席卷偌大武林,威震天下。

    “金钱帮!”

    上官金虹沉寂了一年多,网罗天下高手,连同兵器谱上的十七位高手,组成了而今凶名赫赫,令人闻风丧胆的“金钱帮”。

    大半年来,其所过之处,横行无忌,席卷黑白两道,战无不胜,不停收揽各方势力,引得江湖中人人为之心惊胆战,经久壮大之下,已有雄踞南北,一统武林之势。

    其中上官金虹自是不必多说,此人位居“兵器谱”第二,子母龙凤环更是盛名久矣,天下莫敌;可现在,更有一人仿似横空出世,自北向南,剑下连挑各路用剑名家好手,无一败绩,名震天下,传闻此人乃是上官的左膀右臂。

    正是荆无命。

    他遍寻各方江湖高手,似在寻找某人。

    天下人本是人人喜爱金钱,而今谁能想到,这“金钱”二字,竟成噩梦一般,令人谈之色变,惧恐不已。

    ……

    另一头。

    莽莽群山,峭拔陡峰林立,巍峨高耸,只说那云山雾海之中,不为人知的坐落着一座气势雄浑的恢宏宫殿。

    而今火把高燃,其内人影绰绰。

    大殿最上方,层层石阶尽头,摆置着一尊古拙沉稳的石座,上面,坐着一个人。

    至尊至威,至高至上。

    那人坐的很随意,扶额撑首而坐,稍稍倾斜着身子,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疏懒的像是在小憩,冰冷的青铜面具下,一双眸子,半开半阖。

    他身上披着件黑色绒领的大氅,只将整个人都似罩在其中,一头乌发尽是倒梳向脑后,在吹进来的山风中呼呼飘扬。

    石阶下方。

    一个个身影久待多时,却无一人敢出口发声,他们仿佛一尊尊石雕泥塑般的人儿似的,好像在等着上座那人睡够了,睡足了,自己醒来,垂目静立,不敢言语。

    梦是美好的,每个人都会做梦,但却无人但惊扰这个人的梦。

    “说!”

    直到一声轻低却传遍了整个宫殿的声音响起,才有人越众而出。

    “启禀帮主,金钱帮大肆收拢各方势力,黑白两道高手更是大多归附上官金虹,其势已是如日中天,令人闻风丧胆!”

    “继续说!”

    清寒声音再起。

    有人恭声道:“回禀帮主,南方武林世家,如今大有以神剑山庄马首是瞻之势,北拒金钱帮,神剑山庄庄主谢王孙也已出了绿水湖,欲要一主此事!”

    “魔教仍是受阻于神刀堂,难以东进!”

    “西方近年来有星宿海逐渐壮大,乃以密宗黄教为尊,门人弟子多鱼龙混杂,良莠不齐,黑白皆有!”

    石座上的人伸出一根纤秀手指,慢条斯理的掏了掏耳朵,随后缓缓睁开了眼睛,但见那双眸子就像是弥漫着一层水雾,幽深难窥,晦暗不明,闪动间,像是黑夜中包裹的两颗星辰,精光爆现。

    “唔,还真是热闹!”

    “对了,这些天江湖上有什么有意思的事么?说来听听!”

    陈二禀道:“数日前,黄河南北两岸高手,莫名收到一封请柬,言及兴云庄内,有秘宝出世,广邀武林同道前去定夺归属!”

    坐上那人已坐直了身子,像是一尊神像,双手拢袖,淡淡道:“请柬谁发出的?”

    陈二应道:“是林仙儿!她与阿飞隐居多年,如今这般恐怕又有新的图谋!”

    坐上身影闻言发出阵阵轻笑。

    “跳梁小丑罢了!”

    “荆无命倒是风头正盛,看来此人剑道已成啊!”

    “也好,等的够久了!”

    下座一人,狄青麟忽道:“现在就要动手?”

    石座上那人轻声道:“有时候,时机就像鲜肉,错过了,不是臭了就是被人分了,趁此机会,既然上官金虹已替咱们开疆拓土,那就着手准备吧!”

    “各方舵主,听令!”

    “属下在!”

    但见宫殿之中,人声汇聚如大江太浪,足有两百余人,纷纷单膝跪地。

    沉吟片刻,陡见石座上那人双眸豁然精光爆现,冷厉清寒,淡淡话语落地。

    “就以十五日为期,如今正好初一,待月圆之夜,各方掌旗者,夜尽天明时,皆需悬旗于世,号令各舵帮众,所过之处,凡武林各势不尊我青龙旗者,一律擒杀,若遇金钱帮帮众,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青龙换世,就在眼前,尔等随我荡平这江湖,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