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武侠江湖大冒险 夜雨飘灯

341 白骨入眼

    入魔了?”

    眼见如此骇人一幕,又见对方浑身气机古怪,谢晓峰心中不由一凛,他又看看那头顶所化细雨,神情已是动容,凝重万分,如临大敌的道:“小心他身边的雨,那是剑气所凝,先退!”

    “退?呵呵!”

    不想慕容秋荻听闻却俏脸一狠,眼神放光。“既然他已是入魔,那便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给我杀,我就不信他有三头六臂!”

    那天尊教众闻言,眼中恐色一散,纷纷拔出兵刃,立朝苏青冲杀而去。

    “慕容秋荻?”

    苏青空洞无物的眸子忽似有了光亮,眨了两眨,一张木然木讷的脸上,泛起一丝笑意,笑的淡然平常,也笑的惊心动魄,惊神骇鬼。

    他这一笑,那漫天雨线竟在空中齐齐反卷而转,自垂落之势,变作斜飞涛浪,朝着那一众天尊教众冲去,淋去。

    风吹雨淋,本是常见。

    可这风起雨落之间,天地却已满布杀机、杀意、杀气。

    夜色晦暗,风雨飘摇,雨中更有熊火四起。

    却见那雨丝斜飞飘落,落在石上,石生孔洞,落在木上,木化齑粉,所过之处,一切宛似纸糊的一样,而落在那血肉之躯上又会如何?

    但见那些冲杀而来的天尊教众,迎风顶雨而上。

    可跑出不过数步。

    这些人,一个个无不是在长街上站住,定住,继而浑身上下爆出万千血雾,亦如先前的那些人,似被万剑穿心,惨叫中纷纷殒命,就似热水浇冰雪一般,浑身血肉不消顷刻,已被那无数雨线冲散,湮灭,化作一具具白骨,落在地上,一一倒地。

    苏青又动了,他肩未动,脚未动,连手也没动,可他整个人却似被风托起,被雨勾起,像是一片落叶,双脚一踮,青袍一展,足尖贴着长街便朝慕容秋荻飘了过去,所过之处,带出一串浅浅的水花,空中雨滴尽皆碎落如雾。

    “退!”

    谢晓峰又道。

    那慕容秋荻却是痴痴一笑,笑的凄婉,笑的如疯如魔。“你是在担心我么?”

    随后,她厉声道:“给我杀!”

    身后数十数百天尊教众纷纷不要命的朝着苏青又扑了上去。

    与此同时,一股滔天的寒悄然而生,弥散天地,溅落的水花忽似停住了,竟是悬在了空中,不对,非是停住,而是冻住。

    慕容秋荻正自惊恨,不想眼前忽一空,风雨似是一滞,她瞳孔蓦然一缩,面前却是凭空多一个人来。那是一张绝美好看的面孔,雪雨之下,那张脸仿似没得半点血色,晶莹剔透,宛似冰魄,唯有一双沁寒带笑的眸像是有些许色彩,正望着她,看着她,背后满头白发扬起,宛似天人降世,就在她一尺之外,近的像是下一刻就能亲上。

    “谢晓峰不怜你,我怜你,留你全尸吧!”

    轻轻的话语落下,一根纤秀的食指,已是抬了起来,落了下来,在慕容秋荻惊骇欲绝的注视下,她想要动,奈何浑身僵冷,竟像是被人点了穴,成了泥塑木雕,难以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食指离她越来越近。

    但就在这个时候。

    雨氛之下,忽闻剑鸣,清脆急颤,有一柄剑已是刺破了雨幕,挑开了雨氛,横飞而至,几近贴着慕容秋荻的脸颊而过,剑尖一指,抵在了那食指指尖,一阻其落下之势。

    这是一柄铁剑,铁剑寻常,然握剑的人不寻常,夺命剑客,燕十三。

    “叮!”

    铁剑对肉指,不想竟有金铁清鸣惊起。

    一剑落下,燕十三再出剑,连出十三剑,夺命剑招尽出,一时间雨幕中似幻出十数道飞电般的寒芒,横空一过,只绕过了慕容秋荻,朝着她面前的苏青刺去。

    他连刺十三剑,连变十三招,然都只刺那食指。

    亦在同时,一侧,忽有煌煌剑气袭来,分风破雪,剑气一泻而过,雪幕如帘卷向两旁,长街似是多出一道鸿沟,豁口,笔直延伸而出,朝苏青冲去。

    “呵呵!”

    一声笑,从苏青的嘴里冒了出来。

    “轰!”

    那头顶,竟是随之炸起一声惊雷。

    雷光电闪间,苏青看也不看,身侧风雨却是骤然从四面八方聚来,只似是化作一道水帘,盘旋一转,竟是成了一个风旋水涡,将那剑气给挡了下来。

    便在这一刻,周遭天尊教众霎时纷纷杀来,刀光剑影,刀剑齐鸣,拳劲、掌劲、暗器、腿法、棍法……

    风雪急雨之中,已是不少二十余人同时出手,想要救那慕容秋荻,不少十人对着苏青激发暗器,到处都是人影,到处都是劲风,雨氛雪幕,宛似一张被揉碎的布,纷乱无序,乱无定形。

    但几在同一刻,这些劲力忽又散了,一个个跃起的人,出手的人,拔刀的人,抽剑的人,还有那横飞而来的暗器,所有的一切,有都像是没了声音。

    还有那指下的剑。

    燕十三就站在慕容秋荻身后,他握着剑,只刺了一剑,已是脸色凝重,动容悚然,满面骇然,他不得不松手撤剑,这天底下,他还从未遇敌时丢过剑,但现在,他撒手了。

    就见那寒光雪亮的铁剑上,突然间,竟然结了层冰霜,竟像是冻在了空中,他若不弃剑,只怕他也会和那些天尊教众一样。

    因为那些人,都已经死了。

    回首四顾,长街上,站满了人,但这些人,不知何时都已成了冰雕,须眉上罩着一层寒霜,面色青紫,眼中早已没了光华,死的无声无息,或许他们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是何时死的,在场的人怕是也没人知道。

    场面十分诡异,这匪夷所思的寒功。

    铁剑“砰”的一声,寸寸断裂。

    苏鸿信还是抬着食指,这一切看似漫长,变化颇多,但却也只是眨眼一瞬而已。

    慕容秋荻瞪大着美眸,瞳孔震颤,像是终于了有了恐色,有了惧意,有了害怕,身边人都死了,唯独她没死。

    但她也快了。

    食指一落,轻轻在她细腻白净的额头上点了一点。

    “谢晓峰……”

    生死临头,这个女人终于说出了三个字。

    然后,那双烟雨般的眸子,已是黯淡了下来,芳魂寸断。

    苏青收指,撤开一步,青袖一挥一扬,长街上一道道僵立不动的人,霎时间接连粉碎开来,散作一地冰粉,尘埃,转眼一望。

    长街上瞬间冷清空荡,唯有寥寥几人。

    燕十三、谢晓峰,以及谢晓峰身旁的那个女人,和慕容秋荻的尸体。

    “咻!”

    剑气冲霄,天地间的雪幕像是被一股大风吹起,朝苏青扑来,雪浪滚滚,风雨冲泻。

    而在这一切的源头,正是谢晓峰,他此刻面色痛苦,眼神复杂,似恨似怒,却又有种挣扎,他哑声道:

    “你不该杀她!”

    “你是谁?”

    苏青眼神无波,他歪了歪脑袋,看着谢晓峰,像是不认识眼前人一样,倘若一人眼中所见皆为白骨,人皆白骨,又如何能分辨的出来谁是谁,但对方那如煌煌大日般的剑意他却记得。

    四目相对,苏青空洞的眼神骤然放出两道灿亮精光,竟是夺目而出,化作剑气,直射谢晓峰。

    “你是谢晓峰,可要一战?”

    都来读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