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武侠江湖大冒险 夜雨飘灯

344 再会公子羽

    ……

    细雨绵绵。

    苏青静立伞下,不动不言,像是成了一尊神像,揣着手,拢着袖。

    他在等,所有人也都在等,他不说话,所有人也都不敢说话,无人敢说话,无人敢发出一丝声响惊破这份雨中静谧。

    就连气息都没了,配合着一幅幅惨青发白的脸色,像是成了鬼。

    时辰渐过,雨势由小渐大,由大渐小,再变大,大雨噼啪,雨珠如豆,激在地上,荡起层层水雾。

    这时候,苏青终于说话了。

    “进屋里去躲躲雨吧!”

    他这样说,言语轻的仿佛一阵风过,他在对那些立在雨中,淋着,受着,忍着的武林众人说着,同时也对身旁撑伞的冶儿说着。

    “这天越来越冷了,淋湿了不好!”

    苏鸿信又说。

    身旁的冶儿嘴唇翕动,但到底还是撑着伞从苏青的身旁走开了,霎时间,但见那些落到苏青头顶的雨丝,只落到其头顶一尺的范围,赫然是纷纷逆流向外,如飞瀑倒卷与那天上落下的雨,周围袭来的雨互冲迎上,尽归粉尘,只似化作一股朦胧模糊的氤氲。

    也就在纸伞挪开的瞬间,苏鸿信一直微垂的眸子倏地一抬,弯翘浓密的睫毛更是一颤里面面前雨幕如破布般粉碎开来。

    苏青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一丝笑。

    “找到了!”

    说完,他右脚往前一抬,一抬一落,瞧着寻常,可他身形已是化作一缕青烟,自平地拔起,徐徐升空,落到了一颗树的树冠上,眸光轻飘的看向先前远望的方向。

    “嘿!”

    一声急喝。

    “哪里逃!”

    那边已起厮杀,激斗。

    一片肃杀。

    苏青“唉”的叹了口气,叹的平淡,叹的平静。

    因为,远处的雨幕里,视野中的一角飞檐斗拱上,亦是有一人登高远望,朝他看来,那是一个老人,年逾花甲,然一头发丝数日不见,却已尽数变白染白,白衣胜雪,可他的眼睛却是黑的,漆黑如墨,不见眼白,还有手里的弯刀,也是黑的,像是一尊魔。

    公子羽。

    他竟然没逃,一个人。

    苏青眼神晃了晃,忽的低低说道:“回来吧,你们已不是他的对手!”

    远处正待出手剿杀公子羽的萧四无闻言多有不甘,但不知为何,瞧着这个老人,他心里竟是有种说不出的悸动。

    只因他们找到老人的时候,这个人的脚下,堆满了一件件凌乱四散的衣裳,这些衣裳都是完整的,可偏偏看不到穿这些衣裳的人。

    萧四无自然二然的想到了苏青先前给他说过的事,这信任魔教教主,懂得一手吸人精血的邪门功夫,他瞬间恍然。

    再一看那满地的衣裳,不由心中骇然。

    “看来,我这尊菩萨,今日也要做这斩妖除魔之举了!”

    笑声如风而来,回望过去,却见雨氛之下,有一人青衣白发,宛似绝世飞仙,点雨而至。

    他说“看”字时,不过抬脚,然“要”字方落,他已在二三十丈开外,“了”子再落,却已翻飞如烟,施施然歇于另一处檐角之上。

    来的,当然就是如今雄霸天下,傲世江湖的“青龙会”大龙首,苏青,放眼当世,也只能有他。

    “谁是魔?”

    公子羽饶有兴致的问。

    苏青淡淡笑笑,双手自袖子吐出,他先是轻描淡写的摆了摆纤秀的右手,示意所有人都退下,然后才说话,他反问道:“重要么?”

    确实不重要,到了他们这般境地,这等武功,早已超出了世俗对错善恶的认知,也脱离了所谓的规矩,而规矩,永远只是用来约束弱者的,强者,何来规矩,谈何规矩,如他二人这等手握无数人生杀予夺的存在,本就是规矩。

    公子羽站在雨中,看着隔街而望的人,心里莫名的生出一种感叹,寂寥,以及惊艳,他惊艳这个对手。自己生来便已是天潢贵胄,武学资质更是天赋异禀,世所罕见,寻常人一生为之寻求乃至努力的名利,他生来便已拥有、得到,天生就已屹立于绝顶之上,俯瞰偌大江湖。

    人都说谢晓峰独步天下,然他却不信,更加不服,大丈夫生于世,若不求第一,岂非白活,他谁也不服,就连那皇城之内的九五之尊亦不曾放在眼里;或许曾经有过,白玉京,这个教授他武功,培养他心计,一手扶植他的人,可惜,这个人是个输家。

    但现在,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他无来由得有种错觉,似乎,白玉京输在此人手里,是理所应当的。

    而现在,他是否也要败在这个人的手中?

    苏青则是瞟了瞟地上那些四散而落的衣裳,这些衣裳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且款式都各不相同,但,他猜测,这些人,应该全都是魔教中人。

    “好啊,你不光比白玉京武功要高,连心也比他狠,竟然连自己的手下都没放过!”

    公子羽温和而笑。“手下嘛,终归只是手下,我若赢了你,这天底下只怕有不知凡几的人会哭着抢着要做我的手下,可我要是输了,他们这些人不是树倒猢狲散,就是落井下石,两者相较,但凡是聪明人,大抵都会选择前者,人嘛,只要自己能活下去,那其他以外的人就是死光了死绝了,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

    苏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像是有些认真的想了想,随后笑道:“有道理!”

    二人隔着雨帘,不知道什么时候,苏青的身上,已落满了雨雾,汇聚如珠,淋湿了他的发,打湿了他的衣,因为他已不想再浪费一丝自己的功力,眼前这人,这个为了赢,不惜亲手杀尽自己手下的人,已有了让他正视的实力。

    “哦?你也觉得有道理?”

    公子羽颔首微笑。

    “自然。”

    苏青微笑以对。

    他笑的同时,转身负手而行,抬脚迈步,一起一落,已在惊人的四五丈开外,身形似横空挪移,只在雨中连连闪晃,飘忽若鬼魅仙灵,如此身法,无疑是惊世骇俗,冠绝当世。

    公子羽紧随其后,他也是转身,两人隔着一条街,朝着一个方向行去。

    “不得不说,我确实已有些佩服你了!”

    他边走边说。

    “佩服?”

    苏青漫步雨中,似是有些兴趣。

    公子羽笑道:“你能从一无所有,一步步走到今天这般地步,只怕是任谁知道,都要说一声佩服,再惊才绝艳的人,在你面前,也要黯然失色!”

    苏青也在笑,他听完这几句话,沉吟了一会儿,才轻声道:“呵呵,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从一开始,起初都只是为了活下去,可到最后你会发现,想要真正活下去,活的好,就只能一步步往上爬,直至登峰造极,屹立绝顶!”

    “不过,看来,哪怕就算真的登峰造极了,似乎也免不了麻烦,这无休止的恩怨!”

    大战在即,若非亲眼所见,恐怕谁也不知道,这互为敌手的二人竟似无话不谈的好友般畅谈闲聊。

    公子羽沉默了片刻,才道:

    “不错,这就是江湖!”

    ……

    “轰隆隆……”

    雨势渐大,黄河之上,浊浪滚滚,水势泼天,浪起浪落如惊雷霹雳,竟生轰隆雷鸣之声,如战阵冲杀,听的人惊心动魄。

    这一日,却见两道身影,为清白二色,自远方天边飘然而至,似两缕烟霞云雾,飘忽不定。

    然身影未至,气机已生。

    本是风雨瓢泼之势的大雨,此刻,却是骤然如珠帘般分向两旁,水汽冲散,人间苍茫。

    大战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