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千机殿 缘分0

第七十五章 反水

    心禅岛上,一场大战正式展开。

    阳至善以六臂天魔之身,硬撼南歌子水星子一百二十八源楼卫,手持心魔古卷,念念有词,无形魔音入心蚀脑,侵人心神,率先冲击的正是那些源楼卫。

    但烟雨楼久经考验,对此手段早有准备。

    所有源楼卫手中净瓶同时亮起,同时南歌子也发出一阵低声轻鸣,若梵音缭绕,以对阳至善的心魔之音。

    阳至善祭荒绝古印,水星子则丢出一粒宝珠,那宝珠凌空转动,放出盈盈之光,偏就托起了荒绝古印,使其无法下坠。

    阳至善再摇黑魔幡,远处三大无垢便同时施法,联合源楼卫共抗阳至善。

    阳至善虽是人中枭雄,修为通天彻地,但面对这么多大佬,亦只觉得独木难支,怒道:“南歌子,水星子,你们真要和本尊拼个死活吗?”

    “废话,你杀了赤髯子,必须用自己的命,还有你身上的所有宝物作为补偿。”

    “洛水丹书和松明古灯已经给了黑白神宫。”

    “这笔账我们会找他们算,但是就更不能放过你!”水星子凄声叫道,心中显然是恨意已极。

    这次烟雨楼损失实在太大了,大到烟雨楼无论如何不能忍下这口气。更新最快 手机端::

    只有杀了阳至善,取走他身上的所有宝物,最好还能获得他那强横魔体,才能稍做弥补。

    这便是战争本质,越是输,就越是要投入,要么胜利,连本带利的都回来,要么就输的一无所有。

    这些年来,烟雨楼也经历过无数风浪,他们从战争中获益,更不会惧怕一个魔门掌教的挑战。

    这刻烟雨楼众多大能纷纷出手,阳至善逐渐不支。

    但此人也当真强得可怕,压力越大,他反而表现越强。

    眼看着这么多人卷入战场,阳至善嘿道:“好,好,既然尔等不介意让黑白神宫捞这个便宜,那本尊也不介意改变一下当今大势,帮他们灭了你们,从此以后,仙界战争必起!”

    说着六臂贲张,已再度释放出无间魔狱。更新最快 电脑端::/

    无间魔狱乃魔门第一大神通,一旦施展,整片空间皆是魔境,威能无匹,甚至有封锁空间的效果。

    但此法一经施展,就算是施术者短时间内也难以逃逸,所以一般只在优势时又或者拼命时使用。

    阳至善显然不是优势,所以他这是真的拼命了。

    魔气笼罩下,就算是有清净琉璃瓶护体,那些源楼卫也陷入苦撑之中。

    南歌子取出一支古箫,呜呜吹动,清音清音缭绕,为下属镇压心魔。

    这一刻可说双方都陷入了胶着状态。

    可就在这时,阳至善眼中突然现出狡黠之意:“动手!”

    随着他的呼喊,正在后方的陆元堂突然出手,一剑刺入身前唐疾风颈后三寸。

    唐疾风大叫一声,元神之灵升腾,却如被困在体内,发出绝望之极的呼啸。

    “陆元堂,你!”沈菲云惊呼,对着陆元堂打出一片绮丽红芒。

    陆元堂却怪笑一声,唐疾风竟突然出手,双臂合抱,成阴阳无极印法,一把抱住沈菲云,竟使她无法动弹,大片魔气从唐疾风体内涌出,竟将自己和沈菲云一起笼罩其中。

    同时陆元堂丢出一物,却是一张画卷。

    那画卷展开,赫然是一片幽冥魔狱之景,当它铺展开时,整片岛屿便轰然迸发出大片烈焰,若魔火降世,配合阳至善的无间魔狱,竟形成了一道魔渊裂隙。

    “死狱真卷?陆元堂,你是魔门的人!”南歌子大惊高呼。

    陆元堂是在邱梦山洛东游等人死后,被烟雨楼纳入的,而招纳他的人,正是南歌子。

    那时南歌子曾亲手查过他,可以确认,此人身上并无魔功。

    正因此在赤髯子提醒过他,烟雨楼中可能有魔门中人后,南歌子也没有怀疑过他,反而一度怀疑的是魔海寿。

    魔海寿死后尸体全无,更进一步坐实了他的怀疑。

    但他没想到,陆元堂虽无魔功,却依然为魔门服务。

    这刻阳至善大笑着连轰数拳:“一群蠢货,不是只有怀有魔功才是本门中人的。哼,要不是那黑白神宫的小子,本座早就得手了!统统给我死!”

    随着他的狂呼,就见那魔渊裂隙中,无数魔物蜂拥而出,纷纷呼啸着扑出。

    同时沈菲云全力抵抗唐疾风的阴阳无极印法,口中还叫道:“疾风,快醒醒!”

    唐疾风元神大呼:“他在魔化我,快,杀了我!”

    只是沈菲云看着唐疾风,泪水潺潺,却无论如何下不了手。

    沈菲云与唐疾风乃是夫妻,在烟雨楼中也算是有名的伉俪,这刻眼看丈夫遭此苦难,心中痛苦。

    就在这时,陆元堂已再度阴险的从后方袭至,对着沈菲云再次出手,手中一把细长匕首,正刺入沈菲云腋下,看似平常的一刺,沈菲云却发出痛苦已极的叫声。

    声若惊雷,化作漫天雷电飞夺,但陆元堂身影千幻,轻松避过,得意笑道:“没用的,二位道兄。这些年我一直在研究你们,二位合体双修,虽有联手威能,却也因此各有致命缺陷。唐兄,你修乾雷秘法,但秘害就在颈后晴关,至于你,沈菲云,你修怒涛秘法,虽看似没有要害,但唐疾风就是你的要害。现在你们中了我的锁元刺,又面临魔狱之灾,注定难逃魔化之殃!哈哈哈哈!”

    “混蛋!”远处水星子见状,怒极出手,惊涛拍岸席卷而出。

    但阳至善只是一顿拳,魔气滔卷下,水星子的神通十成立削七成,剩余三成威力,陆元堂已可对抗。

    抵挡水星子攻击的同时,陆元堂已狞声道:“水星子,当年老子一家被你们杀光的时候,你们可想过会有今日?”

    什么?

    水星子一怔。

    原来是这样么?

    又是一个来寻仇的?

    她没有问陆元堂到底是什么人。

    烟雨楼这些年造的孽太多了,杀了也不知多少人。那些曾经和烟雨楼作对的人,其中有不少,就是因为这仇恨。

    陆元堂和烟雨楼有什么仇恨,她不知道,但就算陆元堂说出来,她也未必记得。

    所以反倒是当陆元堂这么说的时候,她心中到是释怀:“果然这也是报应吗?我早就说过,盛极而衰,身在高位,得罪的人多了,就难免会有报应。只是我没想到,竟然会是在今日……”

    “没错!就是今日!”阳至善已大笑着尽情释放自己所有的法力,笼罩周边一切,魔气熏陶下,再无一人可以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