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千机殿 缘分0

第一百五十六章 截杀(中)

    镇守府。

    罗明轩正在喝茶,同时也听着弟子的汇报。

    “积落山……这个骆求真,还真是够勤快的。对了,云绝门那边怎么说?”

    “田远中和顾风轩已经过去了。”

    “顾风轩动了?那就好,那就好。”罗明轩嘿嘿笑了起来。

    太阴门让他尽量别杀骆求真,但是不杀骆求真,自己拿什么阻止他?

    所以罗明轩让云绝门出手,却故意没说不要杀人的事,其实就是让云绝门误会。

    如此一来,云绝门出手杀掉骆求真,就算黑白神宫问罪,那也是云绝门的责任,与自己无关。说不定还可以借此铲除云绝门,解除协议,名正言顺占据东风关云绝秘境没什么效果,确实让太阴门觉得这笔交易自己亏了。

    罗明轩怎么想都觉得自己这盘算天衣无缝,越想越得意,已是嘿嘿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通报:“镇守,宗门来人了。”

    “哪位?”

    “不知,来人没有透漏身份,说是秘使,只知道是个女的。”

    秘使?

    罗明轩一怔:“请她进来。”

    片刻,一名女子进入镇守府。

    身穿雪色长裙,脸上还戴了面纱,仙法笼罩,看不清真容,只是手中证物证实,对方却是太阴门人。

    罗明轩道:“敢问是哪一峰的师姐?”

    对方沙哑着嗓子回答:“既是秘使,身份自然不便透漏,你何必多此一问。”

    罗明轩尴尬道:“那上使不知有何贵干?”

    “骆求真。”

    骆求真?上面不是让自己处理吗?罗明轩不理解,不过还是道:“上使为骆求真而来?那你白跑一趟了。我已命云绝门去处理此人。”

    “你以为云绝门就能处理好此事?要是没处理好呢?”对方口气极为不善。

    罗明轩心中有火:“总不能我亲自出手吧?”

    对方已道:“那你也至少要在旁边看着以防意外不是?还在这里做什么,速与我去,迟恐生变!”

    说着已向外走去。

    “你……”罗明轩气结无奈,只能跟着出去。

    积落山外。

    骆求真还在与顾风轩对峙。

    顾风轩虽然同时面对两位万法巅峰,却依然掌控局势,只是面对骆求真,却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心中正犹豫,骆求真已道:“你竟然还敢犹豫。顾风轩,看来你是真的背后有人啊。你犹豫不是因为怕黑白神宫,而是怕秘密泄露吧?”

    顾风轩心中大惊,骆求真这话却是一下戳到他痛处。

    再看骆求真,手中已现传讯火符。

    顾风轩也不是简单之辈,见此情形,冷笑道:“你若是把消息传出去,老夫出手也就更没顾忌了。”

    这次到是轮到骆求真犹豫了。

    顾风轩说的没错,若是现在消息传出去,顾风轩还真可以不用忌惮,直接出手杀人。

    两边都有依仗,原本顾风轩可以快刀斩乱麻解决的战斗,竟因此拖了下来。

    看似还在战斗,其实却已是在谈判。

    骆求真已道:“顾风轩,太阴门要杀我灭口,为什么不自己动手?依我看,他们是想用你们顶罪。我不知道你们和他们有什么私下交易,但很显然,若是云绝门顶了杀我的罪名,那过去的交易,怕也是要因此一笔勾销了。”

    顾风轩哼道:“与我何干。”

    嗯?

    骆求真心中一惊。

    顾风轩不在意这个?

    那就是说,这笔交易的真正受益方,多半不是顾风轩。

    而他又不怕黑白神宫。

    不好!

    骆求真已意识到不对,云绝门恐怕只是个幌子,私下里,这东风关还有一个顶级大门派介入,只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会是谁?

    答案呼之欲出。

    木傀宗!

    一定是他们!

    那一瞬间骆求真想明白了,一定是木傀宗假云绝门之名,再通过太阴门之手掌控了东风关。

    该死!

    宁夜!

    这一切都是宁夜干的好事,他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黑白神宫的东境重地送给了敌对门派。

    骆求真惊的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么大的事都被他干了出来,却连半点风声都没泄露。

    他心中惊怒,顾风轩也看了出来,叹气道:“看来你还是想到了,那就更留你不得了。也罢,也罢,计划怕是终究要到此为止了。”

    他说着再不留手,全力出击,就算是得罪黑白神宫可能导致计划失败,也是没办法了。

    骆求真高叫道:“拦住他!”

    说话同时已对着火符书写起来。

    他之前已经将部分消息写在火符上,如今只是快速加上几笔,速度极快,那两名万法境同时擎出法宝,全力阻挡。

    下一刻骆求真完成火符,然后取出一件法宝将其破碎,那道火符已突破禁制凌空而去,以顾风轩之能,竟也无法阻止。

    可就在破空飞出的同时,火符在天空滴溜溜一转,落到一名女子手里。

    “哎呦,顾风轩你还真是没用,竟然让骆求真把消息传了出去呢。”

    公孙蝶?

    骆求真顾风轩同时吃惊。

    她怎么可能拦的住火符?

    骆求真更是心颤,这不是巧合,宁夜果然还是盯着自己吗?

    他已大喊起来:“宁夜,出来!”

    公孙蝶冷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们要打要杀,关本姑娘何事,我不过是看你黑白神宫不顺眼,顺便就来坏一下好事。”

    说着身形一转,再度消失。

    她竟然跑了?

    这什么意思?

    难道你不应该杀我灭口吗?

    骆求真心中有种被蔑视的愤怒。

    再看顾风轩,就见他眉头紧锁,手底下竟然松了几分。

    他不知道?

    他也不知道公孙蝶在这儿,不知道她会出手,更不知道她为什么离去?

    这又是为什么?

    骆求真心念百转,立时明白了一件事。

    他大叫道:“顾风轩,你为宁夜做事,但他从来没有把你当成是自己人吧?”

    这话真正戳到了顾风轩痛处。

    说起来,顾风轩就是因为太过首鼠两端,从来不被宁夜信任,他本质上只是木傀宗的人,不是宁夜的人,舒无宁才是。

    等等!

    顾风轩突然想到什么。

    这次的计划,舒无宁表面反对,但实际并没有唱对台,只是自己抽身事外。

    而自己和田远中过来,结果田远中一招身死……

    难道?

    顾风轩不由打了个冷颤,心中已泛起不妙感。

    骆求真再喊:“有大殿首遁法神通在,就算火符被拦也没用。我只要遁移离开,就能再度火符传讯,而你,注定是被抛弃的棋子。你甘心吗?田远中已经死了,你留在云绝门,还有什么意义?”

    顾风轩握了一下拳头,出手越发无力。

    突然间,他哼了一声,竟然弃了骆求真径自离去。

    解决了?

    见顾风轩就这么放弃,骆求真也松了口气。

    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悠然传来:“顾风轩,你竟然弃敌而去,果然是无法信任啊。”

    罗明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