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千机殿 缘分0

第二百四十三章 云游(3)

    天魁圣尊两万三千年没能明了之秘,宁夜只用了一时片刻,便已完全化解。

    于他而言,领悟大道再非难事,如今所需行者,只是遍游万界,洞悉星罗之秘。

    而随着眼界的不断开拓,宁夜的道境也在不断提升着。

    从圣人到主宰何其艰难,但对宁夜来说,却跟从华轮到万法一般,全无阻碍,只不过一个修法,一个修道罢了。

    而宁夜的修行方式,便是走遍万界,找到每一处蕴含天道之秘的所在。

    过去这千年,宁夜也曾遇到过一些麻烦,但从来没有过像样的挑战。所有的道则,便如那遍地的珍宝,俯拾可得。

    这刻轻松领悟,宁夜体内道光流转,隐见一丝时光奥妙,仿佛一刹那间穿透时光长河。

    只要宁夜愿意,随时就可以制造出如璇玑殿那般存在,形成一个加速时空之境。

    只是对他来说,这又没有必要了。

    领悟时光之后,时间就再不是问题确切的说,所有的需要时间积累的力量,都是可以瞬息完成。因为只要他愿意,自身可以瞬息千年,亦可从此停复生长。

    修行到这一步,某种意义上就是真正意义的永生,只要此间星空不灭,宁夜就不灭。

    这便是时光之道的意义。

    “可惜,还是不够。”宁夜却摇头。

    他身负天眷,亦因此感受清晰。

    他的时光之道的理解与掌控,还未到巅峰,所以自己也不是全面意义上能做到这点。除此之外,天道之秘也不仅限于此,依然有太多未知。

    这刻想了想,宁夜道:“此间之秘我已了解。你可有兴趣知道?”

    天魁圣祖大喜:“还请道兄指教。”

    宁夜道:“其实此界不是真正的星界,而是从一处特殊的星界剥离下来的碎片。”

    “特殊的星界?”天魁诧异。

    “唔。”宁夜点头:“或许……就是天道起源之地吧。”

    天道起源之地?

    这个词震的天魁一时无言,沉思片刻道:“星罗万界,未闻有天道起源之地。”

    宁夜回答:“只因不在此界中。”

    天魁大惊:“难不成是在反界?”

    宁夜继续摇头:“我现在也说不清,但我能感觉到它确实存在……在一个谁也去不了的地方。星罗万界,终极之秘,只有在那里才能找到答案。”

    天魁叹息:“就连道兄都无法去,那还能有什么办法。”

    对于天道起源,修道之士不可能不感兴趣,但宁夜的说法,却彻底堵死了一切可能。

    宁夜看看他,笑道:“也不是没有办法。”

    天魁被他胃口掉的足足的,苦笑道:“道兄就莫要卖关子了。”

    宁夜道:“你修造化道,亦属天眷之人,可惜没能通过天道考验,我可说对了?”

    天魁圣祖老脸微红:“我放弃了。”

    天道考验,要么成要么死要么入魔,就这三种结果。

    没想到天魁圣祖却给了宁夜第四个结果。

    “放弃?”宁夜惊诧:“你竟然还能放弃?”

    天魁圣祖傲然回答:“本尊修道十万载,亦不是白修的。当年我成圣之后,曾有幸遇到一位主宰遭遇天道考验,最终败亡。从那时起,我就知道自己无法度过此劫。”

    宁夜明白了:“所以你就选择了自封修为,止步不前。是了,这也算是放弃。”

    “也不是全放弃,只是在寻找办法而已。”天魁圣祖叹息:“可惜,终是无法可破。”

    宁夜点头道:“天道考验,确实无法可破,唯有面对。能否通过,有时也需要一些机缘。你的做法属于回避,逃避者可侥幸,却也永无机会,岂是闭关思考就能解决的。”

    天魁汗颜:“道兄所言甚是!”

    宁夜已道:“但现在有个机会,让你可以再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什么?”天魁愕然。

    宁夜已道:“吾通过天道考验,自斩魔业,荡平正界魔力。”

    天魁大惊:“原来一千年前的那事,是你做的!”

    宁夜点头:“是,吾所为也!如今接下来,我走四方,觅天机,待正界功成,便要反击魔道。若天魁道友有兴趣,可与我一起杀入魔界。有我庇佑,你不用担心入魔之事。天道考验,不通自过。”

    天魁圣祖眼神复杂的看宁夜。

    他也算明白了宁夜的意思:“你这是在招兵买马?”

    宁夜笑道:“我不会付你钱的。”

    天魁一愣,哈哈大笑起来:“道兄妙人哉!好,有道兄此言,我天魁愿随道兄前往魔界。就不知何时起行?”

    “不急,还要再过两千载,待我将这星罗万界全部游历过,正界于我再无奥秘,成就主宰之日,便是起赴魔界之时。”

    两千年游历剩下的星罗万界,宁夜这口气之大,也着实吓了天魁一跳。

    不过他既知宁夜手段,也不再怀疑,当即道:“好,既如此,吾恭候佳音!”

    宁夜手一扬,一道灵光已入天魁圣祖识海:“此地乃我根本所在。你若有暇,也不妨去转转。我还要继续游历,顺便再多拉些圣人主宰入伙,就不久留了。”

    说着已向前踏去,一步即出,再无影纵。

    天魁圣祖目送他远离,嘀咕了一句:“拉主宰入伙,周游万界后始成主宰……好家伙,真神仙也!”

    按宁夜这说法,他是要现在的圣人境,就招纳主宰入麾下。

    这般口气,也只有宁夜来说,偏天魁圣祖还觉得并无任何违和。

    离了天魁,宁夜继续云游。

    如今他脑中自有星图,万界皆在其上,早无遗漏。

    凡其所去过之地,皆为点亮之地,未去者便是黑暗之地。

    每一处黯淡之星,都可能隐藏大奥秘,所以宁夜一个也不错过,逢星便去,逢界便入。

    便是那所谓的绝死之地,他都敢去闯一闯,无论是永恒烈阳,还是黑死绝狱,又或是诡秘之所,虚空风暴,宁夜皆视为坦途,一路所致,一路破解,悟道。

    其道境之深,之驳,早超越任何理解。

    纵天地遥远,也只是一念之间,须臾可至。

    无视天地之遥,无视时光之久,星罗万界在其脚下,便如方寸之地,捉星拿月,更是翻掌之事。

    这一日,宁夜来到一处星空。

    就看到双星环绕之局。

    这两处星界,皆是大质量的星界,相互缠绕,其中一个星界不断围绕另一个星界转动,在那巨大质量的牵引下,环绕之星界不断破裂着,向被环绕的星界落去。

    这也算是星界常态,许多无人之星,经常就会发生这种星界相互吞并之事,谁吞并谁,取决于双方的质量。

    但是宁夜这刻所见,却与常态相悖。

    那被吞并的,赫然是质量更大的星界,吞并方的质量大概只有被吞并方的百万分之一。

    这让宁夜来了兴致,再仔细看去,他发出一声轻咦:“原来不是星界吞并,而是主宰吞并……终于,遇到一个活的主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