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千机殿 缘分0

第二百八十六章 尾声

    春风城。

    又是一年新春到,去年风调雨顺,庄稼有了好收成,更难得吏制清廉,生活也安定,民生富足。

    本界以新春为开年,所以大街上彩灯高挂,锣鼓喧天,街上人人喜气洋洋,相互道喜贺新年。

    一名面目清秀的小厮这刻正站在水阳街的街头眺望,终于看到远方一队人来到,抬着轿子,打着锣鼓,敲敲打打的走来。

    小厮眼睛一亮,喊了声:“来了!来了!”

    然后掉头就往回跑。

    一路走街串巷,一双腿甩得跟车轮似的,很快跑到一户大户人家前。

    门庭前两座石狮子,威风凛凛,大门上彩灯高挂,守门的家丁个个披红,兴高采烈。

    门头上还挂着两个大字“宁府”。

    小厮大喊着“来了”直接冲入门内,看门的家丁喊道:“悠着点儿,小凡,小心摔着。”

    叫小凡的小厮应了一声,已冲入院子,绕过中庭,穿过回廊,冲到一处水榭庭院前,四处张望,喊道:“老爷呢?”

    “在中院呢!”一个老妈子叫道。

    于是小厮继续向里冲,又穿过一重殿堂,来到中院,就见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正坐在中院堂前,与一位老太太说着话,两人同样是华服盛装。

    小厮冲进屋子,跪道:“老爷,队伍快到三里桥了。”

    听到这话,老爷站起:“好!快让夜儿去接亲。夜儿!夜儿!”

    小凡精乖,爬起来道:“我去叫他!”

    一溜烟往右厢房跑去。

    到了右厢房,就见一名翩翩公子正站在那里,对着镜子看自己。

    小凡叫道:“夜少,你怎么还站着呢?该去接亲了。”

    那翩翩公子闻声回头,看到眼前的小厮。

    眼神中闪过一线茫然。

    他想了想,道:“小凡。”

    “少爷有何吩咐?”小凡问。

    那少爷便道:“我昨天做了个梦。”

    小凡被他弄得无语:“哎呦我的少爷啊,这时候你还提什么梦不梦的?池家大小姐已经在等着了,现在正是良辰,误了时辰就不好了。”

    宁夜喃喃道:“梦里,我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神仙。有着通天彻地,扭转乾坤之威风。”

    “哎呀,梦里谁不厉害,我梦里还是无敌圣尊呢。”小凡过来推宁夜:“快去接亲吧。”

    宁夜看看小凡:“梦里有你,不过梦里的你,不姓若,姓江。”

    小凡一怔:“江?我生父就姓江,我是后来过继给若家的。咦?这事少爷你怎么知道?难道是什么时候我说漏了?哎呀不管这些了,快走吧!”

    说着过来就过来推宁夜。

    宁夜叹了口气:“成亲……怎么突然就要成亲了,我不想成亲。”

    若小凡吓了一跳:“少爷你不是吧?这种事也能开玩笑。老爷会被你气疯的,快走快走,莫要胡言。那容家大小姐美名传四方,老爷也是托了最好的媒婆才说下这门亲事的。再说你当初也是同意的。”

    说着已将一身新郎袍的宁夜推出门外。

    心头一阵恍惚,宁夜看看天空。

    是啊,这和容家大小姐的婚事,记得还是自己当时兴奋答应的。

    可为什么,现在总觉得哪里有问题呢?

    就好像生命自有归宿,但容家小姐,却不是自己的归宿……

    算了算了,终不过黄粱一梦,怎得就让自己患得患失了?

    许是亲事将近,心有所虑吧。

    在若小凡的推搡下,他走出院子。

    来到中院,先去拜会父亲。

    “父亲!”宁夜施了一礼。

    “唔。”宁老爷子捋着颌下长髯,满意的看着自己儿子。

    宁琅琊宁老爷子,一生白手起家,打下偌大家业,在春风城也算是一号人物了,但对他来说,最满意的还是这个儿子。

    这刻老爷子道:“容家小姐,品性温婉,我儿才华横溢,正所谓郎才女貌,最是合配。不错,不错。”

    你刚才说的是品性温婉,不是天姿国色,哪里来的女貌,宁夜心中腹诽,却不敢还嘴。

    老爷子继续大发骚情:“前段时间你身体不好,本来还担心容曜日那老小子悔婚,却终是有信诺的。如今你身体有所起色,可见那容家小姐是个带福的,去吧,去吧,莫要让人家久等了。”

    “哦。”宁夜自去取了马,挂着红花,没精打采的出门。

    到了三里桥,就见一行人听在桥头,正自吹吹打打。

    队伍中间是一顶花轿,花轿旁还站了一个小丫环,那丫环容颜清秀,一袭翠绿裙,头上还戴了个鲜花编织的花冠,看起来到颇是可爱。

    宁夜不由留神多看了几眼。

    若小凡推了一把宁夜:“少爷。”

    宁夜恍过神来,问若小凡:“那小丫头是谁?”

    若小凡一翻白眼:“少夫人带来的通房大丫鬟。”

    “叫什么?”宁夜依然不依不饶。

    若小凡无奈:“她叫琳琅,早晚都是你的,这时候就不要这么猴急了吧。”

    “哦,总感觉好像哪里见过的样子。”宁夜挠了挠头皮。

    再看轿子,一想到姓容,没来由的又是一阵泄气。

    那边队伍见宁家少爷来了人,便再次吹吹打打起来。

    队伍上路,宁夜骑着高头大马在前,时不时有路人道贺,宁夜也一一拱手还礼。

    只是心中那怅然若失的感觉依旧。

    行至街头,就见路边一老者正摆摊算命,一对男女正在算命。

    许是算出了什么好的,姑娘喜笑颜开:“师兄你看,这卦上说,我们是前生之缘,只是前生历经磨难,如今苦尽甘来,却是此后再无分离之苦呢。”

    旁边那师兄长得五大三粗,面容粗犷,却是不屑道:“阿谀之辞,岂可尽信。我赵龙机一生所求,唯武之一道,行侠仗义,荡尽不平。这等男女之事,算什么上上签了。”

    说着已自离去。

    旁边师妹气得直跺脚:“赵龙机,你就是个棒槌,我不管,反正我冉小叶这辈子是跟定你了!”

    说着已追了过去,却是连钱都忘了付。

    那算卦的到也不在意,只是捋须微笑。

    宁夜却有些看不过去,唤来小凡,道:“去,帮那对师兄妹,把算命的钱结了。”

    “诶。”容小凡跑去将钱结给算命人。

    算命人笑嘻嘻收过,拱手道:“恭喜宁家大少,良缘吉日,三喜临门!”

    宁夜诧异:“何来三喜?”

    算命人哈哈仰头长笑一声,却不解释,已自收了卦摊离去。

    宁夜也不在意,自领着队伍继续回家。

    刚至家门,就见远处三道身影疏忽出现,速度极快。

    最前方是一名红衣女子,后面还跟着一男一女,男子一袭黑袍,女子一袭白衣,皆是仙气飘飘,如影而至。

    前方的红衣女子被追的许是气急,大骂道:“鬼獠,李灵仙,你们这对狗男女有完没完?姑奶奶不就是偷了一个八宝台吗?至于这么上天入地的追着?”

    那黑衣男子已道:“公孙蝶舞,把东西还来,饶你不死!”

    “想都别想!”红衣女子已向下扑去,正见到接亲的队伍,眼神一亮,已是朝着那接亲队伍冲去,竟是闯入轿中。

    天空中黑衣男与白衣女同时落下,喝道:“公孙蝶舞,休要放肆!”

    那公孙蝶舞已笑眯眯的持着刀,推着一名戴着红盖头的女子出轿:“喂,那边的新郎官,不好意思打搅了你的婚事。借你新婚夫人用一用,待回头,老娘再赔偿你便是。”

    宁夜淡然转身:“你拿什么赔?”

    “嘎?”公孙蝶舞吃惊的看宁夜。

    那一刻,四目对望,公孙蝶舞心神剧颤。

    心神间恍惚有无数星光亮起,公孙蝶舞似乎想起了什么。

    她怔怔的看着宁夜,心头莫名。

    耳旁是轻轻的叹息响起:“这又何必呢?”

    眼前忽然一花,手中刀已落于他人之手。

    是那新娘!

    她竟然会法术?

    公孙蝶舞怔然看新娘。

    新娘依然低着头,披着红盖,就那么站着。

    公孙蝶舞心头再现茫然,脱口而出:“姐姐……”

    她吃惊掩嘴,向后退了几步。

    我为什么要叫这从未见过之人姐姐?

    那边厢,鬼獠与李灵仙同时扑至,宁夜轻挥长袖,竟是轻描淡写的化解了。

    “你!”鬼獠李灵仙吃惊看宁夜:“你是修道中人?”

    宁夜低头看看自己的手。

    他摇头:“不,不是……”

    抬头,他微笑:“我只是个读书人。圣人微言大义,以书传道,教化世人,岂不比打打杀杀要来得更有意义。”

    鬼獠李灵仙望着宁夜。

    那一刻,心中突然没来由的就有种想要膜拜的感觉,仿佛眼前之人,每一言,每一行,都落在他们心坎上。

    再望公孙蝶舞,公孙蝶舞见人质已失,不情不愿的取出一物,却是一个小小的宫阁模型,制得甚是精巧,内中还有镜阁,水榭,法座等种种,不一而足。

    甚至还能看到一处亭台,上书四字“凝心小筑”。

    公孙蝶舞喃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见了此物,甚是欣喜,一时无法自控,便去偷了来。喏,还给你们。”

    她心不甘情不愿的将八宝台递了过去。

    鬼獠接过,看着宁夜,目光古怪却不言语。

    那李灵仙已从鬼獠手中取过此物,来到宁夜身前,递给宁夜:“今日打扰婚礼,恕罪则个,就以此物做歉礼吧。”

    宁夜接过,心神间一阵恍惚,他喃喃道:“礼重了,但我甚是喜欢。”

    鬼獠也便笑道:“许是有缘。”

    “既是有缘,那便不若一起来喝杯水酒吧。”宁夜道。

    鬼獠与李灵仙却一起摇头:“若是有缘,将来自我再见!”

    说着便飘然离去,再不停留。

    “什么嘛。千里追杀本姑娘,最终还是把东西送了出去。”公孙蝶舞嘟囔。

    “这,或许便是缘分。”那新娘却悠然道。

    她说着,已缓缓掀起红盖头。

    旁边若小凡与琳琅大叫:“使不得!”

    但新娘却还是这么做了。

    红盖头下,现出一张绝世容颜,正所谓似蹙非蹙倦烟眉,似喜非喜含情目,双目如水,婉约浓情。

    望着宁夜。

    看着那熟悉而陌生的面容,宁夜笑了。

    他伸出手,新娘便也伸出手。

    一对新人已进入宁府。

    新娘道:“我未入洞房,便掀盖头,却是有些犯了忌讳呢,夫君不会恼我吧?”

    宁夜笑道:“天下哪来这许多规矩,终不过庸人自扰之。你这样,我欢喜得紧呢。”

    新娘子便微笑低头:“昨夜里……我做了个梦……”

    “我也是……”

    “梦里有你。”

    “梦里有你。”

    宁府外,公孙蝶舞看着这对新人进去,莫名的竟有些心酸。

    叹了口气,她转身离开。

    口中喃喃:“真奇怪,总觉得好像失去了什么。”

    正忧思惆怅际,却见那陪嫁的通房大丫鬟跑了过来:“喂,公孙姑娘!”

    公孙蝶舞回头。

    琳琅向她挥手:“少爷和少奶奶请你去喝喜酒。”

    公孙蝶舞没的一喜:“我可没红包啊。”

    “不需要的。”琳琅笑嘻嘻回答。

    “那我来了!”公孙蝶舞转身扑了过去:“被那两个混蛋追了半天,今日定要吃个痛快!!!”

    这一日,宁府大宴,全场喜气。

    距离春风城外的小山上。

    一名女子身配长剑,白衣若仙。

    她屹立山巅,看着张灯结彩的宁府,眉目间是些许怅惘:“真的是你吗?师父……”

    似是想起了什么,随后却又摇了摇头,叹息道:“往事如烟,何必追忆。或许,一切就是一场梦吧。”

    说着抽出长剑,虚空凌划,女子长声道:“至尊令,春风城受吾舒有宁庇护,此生不遭劫难!”

    一道符光已没入天际,印入虚空。

    做完此事,那女子飘然而去,再不现人间。

    长青界。

    一场斗法正在天空中激烈展开。

    待到斗法结束,云端中现出两人。

    一人面目清癯,儒士风采,一人少年英才,天赋异禀。

    正是风东林与容成。

    风东林拱手笑道:“容兄弟一别多年,修为又精进了许多,就连我都快要不是你的对手了。”

    容成笑道:“我这些年,游历长青各处,颇有感悟,精进良多。风兄你是掌教,琐事缠身,到是有些耽搁了。”

    说话间,两人已一起在云端坐下,对空当歌,把酒言欢。

    “对了,风兄你最近有没有觉得,冥冥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是你忘记了的?”手提酒杯,容成突然道。

    风东林微微一愕。

    想了想,他点头道:“你这么说,我的确是有这种感觉。不知为何,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被遗忘了,但是怎么想,却又都想不起来。”

    “空寂无奈处,追忆已是空。”容成苦笑:“天地有宏图,何处觅残生。”

    那一瞬间,两人对望。

    突然间,心神撼动,若有所觉。

    仰望苍空,莫名见悲从心起。

    那刻,他们似是明白了什么。

    泪如雨下。

    春风城,宁宅内。

    洞房花烛夜。

    宁夜重新掀起了红盖头。

    那一张似颦似笑的面容映入心间。

    此生,足矣!

    (全书完)

    PS:千机殿完本了,有许多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

    千言万语一句话,千机殿没有写好,有许多东西没有写出自己想写的,还是继续努力吧。

    新书《罪恶战境》5月1日上午九点正式上传,对缘分有信心的,可以到时候先去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