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赵氏虎子 贱宗首席弟子

第283章:事态紧迫

    PS:唔,下次那我直接用‘请假条’了,会不会有点公式?』

    以下正文

    毛公在叶县任职二十余年,足可谓是真正的‘父母官’,比较杨定这个初上任的县令,威望不足高到哪里,因此当‘毛老夫人被新任县令杨定赶出后衙’的这则谣言于县城兴起的时候,县内民愤顿起。

    那声势,竟不亚于去年昆阳县因为南阳军而引起的那次民意暴动。

    杨定一眼就看出这是黑虎贼为了报复他的敌意,故意在暗中挑拨民意。

    『看来我与刘毗、马盖、李煦几人的交谈内容,很有可能泄密到了黑虎贼那边……』

    杨定暗想道。

    暗想之余,他第一时间设法辟谣。

    毕竟,无论他的身份再是显赫,民意依旧是他的立足根本,倘若不能被叶县的百姓所接纳,那么闹到最后,十有八九就是他被调离的结局尽管被调离后,他还会到其他地方担任县令,但足以轻易就被黑虎贼的阴谋得逞,杨定自然不能接受。

    当然,虽然叶县的民意暂时误解了杨定,但好在县衙里还是相当稳定的,因为有毛老夫人在支持杨定虽然老夫人很不喜欢杨定这个‘王氏一党’的后辈,不过抛开这一层政治立场,她对杨定的品行倒也并无不满,毕竟总的来说,杨定还是十分优秀的,而且品行也端正。

    鉴于老夫人的支持,以县尉高纯、县丞郭治为首的叶县官员,自然也较为坚定地支持杨定,在谣言爆发的当日,高纯便率县卒上街巡逻,抓捕散播谣言的造谣者。

    可抓捕造谣者、平息谣言,这件事说来简单,真正实行起来却不容易。

    毕竟受命散布谣言的黑虎众也不是傻子,这些人在城内散播谣言,往往都是一击即遁,散布几句不利于杨定的谣言然而立刻就逃逸了,等到县衙的县卒知情赶来,这帮人早跑没影了,只留下一群对谣言将信将疑、议论纷纷的百姓总不能把这些人给抓了吧?

    由于无法及时抓到造谣者,谣言愈演愈烈,县尉高纯每日带着人来回奔走,却无济于事。

    因为随着高纯等人的出面,谣言立刻就升级了,称县尉高纯等县衙里的人,已经被新来的县令收买。

    于是乎,这把火又烧到了县衙头上,烧到了高纯、郭治等曾经被毛公提拔的官员身上,当地百姓愤怒地责骂县衙官员,让以高纯、郭治为首的县衙官员苦不堪言。

    或有人说什么‘谣言止于智者’,那不过是自我安慰的话罢了,天底下哪来那么多的智者?

    绝大多数的百姓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学,思想未能启蒙,那自然就是人云亦云,一旦被有心人刻意煽动,原本趋向于好的民意,就很容易就遭到利用。

    最终,杨定只能请毛老夫人出面,通过毛老夫人的当面解释,这才让陷入愤怒的叶县民心逐渐平复下来。

    但很快,造谣者就又有了新的花招,他们宣称毛老夫人已被杨定所控制、所威胁,因此即便是毛老夫人亲自出面,也未能彻底平息叶县的谣言,只能说遏制了其愈演愈烈的趋势。

    不得不说正应了那句话,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黑虎众只是传了几则谣言,就将杨定打到了相当不利的舆论低谷,在这个处境下,杨定哪里还有精力思忖打击黑虎贼的具体方案?辟谣还来不及呢。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期间,杨定身边的魏驰提出了一个类似‘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想法,即派人于昆阳散播不利于黑虎贼、不利于兄弟会的谣言,促使昆阳人对黑虎贼、对兄弟会产生怀疑,结果派去的十几名县卒刚在昆阳街头散播谣言,就被围观百姓当中的兄弟会成员围住揍了一顿,甚至最后还被揪到了县衙。

    不得不说,杨定等人实在缺乏对昆阳、对兄弟会的了解你在昆阳街头说黑虎贼的坏话,那倒也没啥事;但你若要在昆阳街头说兄弟会的坏话,说昆叶互利会的坏话,那只能说是想多了,因为昆阳县平均每十个人里至少有四个人是兄弟会成员。

    最终,那十几名被抓到昆阳县衙的叶县县卒,无奈之下报出了身份,虽然昆阳县衙表面上维护了叶县县衙,对此不做评价,但私底下呢,这件事在短短半日内就在城内传得沸沸扬扬,杨定等人抹黑黑虎贼、抹黑兄弟会、抹黑昆叶互利会的目的非但没有达到,反而让叶县县衙的声望在昆阳县一落千丈。

    当然,这件事也并非完全没有收益,至少通过这件事杨定已经可以确定,兄弟会已经在暗中控制了昆阳的民意,而这就意味着他日后想要铲除兄弟会,就必须有一个正当且能够说服人的名目,否则,南阳军偏将纪荣当日的处境,就是他日后的下场。

    正月二十五日,就当叶县陷入对杨定极其不利的谣言时,颍川郡西部督邮荀异,乘坐马车抵达叶县,拜见叶县县令杨定。

    当得知荀异的到来时,杨定立刻就猜到这位是颍川郡守李旻的使者,因此对荀异颇为尊重。

    不得不说,杨定可不知这位荀督邮私底下竟也与黑虎贼交好,因此对荀异还是颇有好感的,但荀异对杨定,那就谈不上什么好感了。

    说来也有意思,倘若早一年荀异碰到杨定,相信荀异会很欣赏杨定,因为杨定除了身上贴着‘王氏一党’的标签以外,其他无论是品行还是礼数,都值得称道,比某个动不动就‘交个朋友’的黑虎贼首领周虎,乍一看就要好相与地多。

    但离奇的是,在经过接触后,荀异内心就感觉这杨定的魅力不如周虎。

    这也难怪,毕竟好人、好官,荀异也见得多了,但他偏偏就没有碰到过像周虎那样浑身充满矛盾的人。

    你说周虎恶吧?他就是恶!

    山贼出身,强迫祥村、丰村等昆阳县的村庄臣服于他,就连他堂堂督邮,郡里派来监察乡县的使者,那周虎也敢用一招非常非常残忍的手段去逼迫他,逼迫他签下了勾结黑虎贼的认罪书。

    但在这层恶意之下,荀异却也看到了善的一面。

    比如说,被黑虎贼控制的祥村、丰村,村民的生活条件却居然比他颍川郡绝大多数的乡村都要好;黑虎贼暗中建立的兄弟会,联合叶县商贾为昆阳人提供了许许多多的稳定工作;就连他……唔,那个不重要。

    总而言之,周虎就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人,一个会做好事的恶党,一个游走在正道与歧道之间的人。

    而荀异所希望的,就是把这个有能力却误入歧途的山贼头头,从歧道拉回正道。

    他个人觉得,这件事还是很有希望的,毕竟当前,非但昆阳县衙有意招安周虎,而周虎,也愿意被昆阳县衙所招安,唯一的阻碍,仅仅只是在于周虎顾及官府以及朝廷的清算,只要能打消此人的顾虑,那么招安黑虎贼一事就水到渠成了。

    考虑到黑虎贼不伤民扰民、也不冒犯县城,其实荀异倒也不着急,一边劝说周虎一边耐心等待。

    然而就在这会儿,新任的叶县县令杨定,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却以自己显贵的出身干预颍川郡的内政,要求颍川郡守李旻协助他铲除黑虎贼,既破坏了黑虎贼与昆阳县衙的默契,也破坏了昆阳县衙以及他荀异想要招安黑虎贼的目的,你说荀异对杨定怎么能有好感?

    在这份情绪的驱动下,荀异对叶县的民意暴动竟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他当然能猜到这肯定是周虎吩咐黑虎贼挑起来的,但内心却没什么抵触,反而觉得周虎这样做情有可原若不用谣言牵制杨定,周虎还能怎么办呢?招兵买马跟叶县当面干?

    鉴于黑虎贼曾经力拒三县官兵的围剿,甚至将三县官兵重创,荀异可不认为周虎是怕了杨定,相反,他觉得周虎是因为想弃暗投明而有所克制了。

    因此,荀异内心对周虎很赞赏,至于对杨定嘛……就更没有什么好感了。

    当日,荀异将颍川郡守李旻命他转交杨定的书信交给了后者,虽然没有拒绝杨定为他设宴接风洗尘的邀请,但也没有表现什么出热情,冷着脸随便吃了些,旋即就告辞离去了,就仿佛他当年初次到昆阳县的那会儿。

    这让杨定感到很纳闷,私下对老家将魏栋问道:“老爷子,我是否是哪里得罪了这位荀督邮?”

    魏栋皱着眉头,亦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虽然与荀异的见面谈不上愉快,但颍川郡守李旻的书信,却给杨定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李旻在信中表示,他默许杨定跨郡界围剿黑虎贼,也承诺在必要之时派兵支援杨定。

    虽然在字里行间,杨定也看得出这位李郡守有点不高兴,但后者终归还是答应了他的恳求,并做出了‘必要时派遣援军’的承诺。

    不可否认,李郡守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这次欠了李郡守一个人情呐。”

    在收起书信时,杨定感慨地对魏栋说道。

    颍川郡守李旻的默许,意味着杨定终于可以对跨郡界对昆阳的黑虎贼用兵而不必担心得罪颍川郡里,但遗憾的是,黑虎贼散播谣言的这招诡计让他无法立刻就派兵围剿。

    好在眼下还只是在正月,他还有时间。

    二月初,鉴于毛老夫人的出面,叶县的谣言得到了有效的遏制,尽管潜伏在叶县的黑虎众还在不遗余力地编造对杨定不利的谣言,但总的来说,谣言的热潮已经逐渐退去。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叶县最有威望的毛老夫人,现如今是站在杨定这边的。

    谣言的热潮逐渐退去,叶县百姓对县衙的不满与敌意也逐渐退散,此时杨定终于能腾出手来,与县衙的官吏商讨征讨黑虎贼的具体章程。

    钱粮方面没有问题,鲁叶共济会的吕匡答应承担所有开支,只要能铲除黑虎贼最起码重创黑虎贼。

    值得考虑的,是兵力方面。

    其实笼统地说,杨定实际上并不缺兵力,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向南阳将军王尚德借兵,相信王尚德多少会卖他面子;除此之外,他还可以恳请颍川郡里派兵,毕竟郡守李旻已承诺在必要时派遣援军。

    只不过一旦请来南阳军,或者请来颍川郡的军队,那么这次围剿黑虎贼的主次就出现了变化,他还是希望这次剿贼能以他叶县为主。

    在得知杨定的考量后,县丞郭治献计道:“这次围剿黑虎贼,倘若大人有意以我叶县为主,那么,不如邀请汝南、襄城两县参与。……汝南与我叶县类似,亦深受黑虎贼的危害,是故当年昆阳县令邀请汝南参与剿贼,汝南并未推辞,我想这次汝南应该也不会拒绝。”

    从旁,县丞高纯犹豫了一下,亦说道:“郭县丞所言极是。黑虎贼常年占据昆阳县北的要道,它所侵害的绝非仅仅只有我叶县的利益,至少还有汝南、襄城二地,大人不妨与两地县令商议,邀请他们一同派兵围剿。”

    顿了顿,他又说道:“事实上,大人或还可以邀请鲁阳县。”

    “鲁阳县?”

    杨定微皱着眉头问道:“若是记得没错,鲁阳位于应山以西,那里应该没有黑虎贼为祸吧?”

    高纯点点头说道:“不错,鲁阳县并无黑虎贼为祸,但鲁阳与我叶县交情极深,尤其是赵二公子当年提出‘鲁叶共济’之后,两县关系更是紧密,倘若大人恳请鲁阳相助,即便是看在毛公的面子上,鲁阳县十有八九也会答应派兵援助……”

    杨定思忖了片刻,问道:“鲁阳县的县卒,实力如何?”

    高纯信誓旦旦地说道:“大人有所不知,鲁阳位于三山之内,虽地处偏僻,县里财政远不如我叶县,但民风彪悍,应山以东尚有黑虎贼为患,然应山以西的鲁阳,却无贼寇立足之地,其县尉丁武,能力更是出众,十倍于我……”

    听到这话,杨定连连点头:“好!那就邀请鲁阳一同参与剿贼。”

    当日,杨定便分别向鲁阳、汝南、襄城三县派去了信使,唯独漏下了昆阳。

    倒不是说他将昆阳排除在外,只是他考虑到昆阳县衙或有黑虎贼的内应,不想打草惊蛇等到鲁阳、汝南、襄城三县答应此事,再告知昆阳也不知。

    有颍川郡守李旻的默许,难道昆阳县还敢不从么?

    不得不说,杨定的考虑还是蛮仔细的,但很可惜,他万万也没有想到,与黑虎贼有关系的,并不仅仅只有昆阳县衙。

    一日后,鲁阳县衙率先收到了杨定的书信。

    在接到书信后,刘緈立刻召来县尉丁武,商议此事。

    丁武想了想说道:“鲁阳与叶县有‘同舟共济’的约定,此事两县皆知,今叶县主张讨伐黑虎贼,若我鲁阳拒绝,或会遭到有心人怀疑,刘公不可推却。……不如由我率兵前往,见机行事。”

    “嗯。”刘緈点点头。

    当日,刘緈写了两封信,一封送往叶县交给杨定,表明愿意相助的立场;而另一封,则火速派人送往昆阳的白记客栈,交给赵虞的另一个化名‘周仲’。

    颇有意思的是,在汝南、襄城两县收到杨定书信的同时,赵虞也收到了刘緈的书信,得知了杨定欲集结叶县、鲁阳、鲁阳、汝南、襄城五县围剿黑虎贼的消息。

    如临大敌,那不至于,毕竟杨定这所谓的‘五县联军’,最终撑死也不过叶县、汝南、襄城三县会竭尽全力罢了,但话说回来,这终归是一桩比较头疼的事。

    在思忖之后,他一边派人通知黑虎主寨,命郭达、陈陌等人做好应敌的准备,一边静观其变。

    临近二月中旬时,继鲁阳之后,汝南、襄城两县陆续回覆叶县。

    正如郭治、高纯二人所猜测的那样,汝南对围剿黑虎贼一事十分赞同,相比之下,襄城虽然表示赞同,但言语间却有劝阻叶县的意思。

    在得知此事后,鲁叶共济会的会长吕匡愤慨地对杨定说道:“肯定是黄馥、黄绍等人在背后搞鬼。”

    原来,以黄馥、黄绍为首的叶县商贾,他们在襄城亦有不小的影响力,原本这些商贾也是鲁叶共济会的一员,那么自然相安无事,但如今,以黄馥、黄绍为首的叶县商贾早已反出了鲁叶共济会,联合昆阳的兄弟会创立了昆叶互利会,因此襄城自然而然就成为了两拨叶县商贾较劲的战场。

    有黑虎贼在昆阳卡着,专门针对鲁叶共济会,襄城的鲁叶共济会商贾又哪里是昆叶互利会的对手?被后者打击地节节败退。

    好在鲁叶共济会的名气还是大,亦或者说杨定作为太师王婴的门徒,身份过于显赫,否则襄城县恐怕未必会响应叶县的剿贼。

    二月十五日,鲁阳县尉丁武率领五百名县卒抵达叶县,杨定率县衙官员出城迎接。

    二月十八日,杨定将叶县县务暂交予县丞郭治,携魏栋、魏驰与高纯、丁武,率领叶县、鲁阳两县约一千名官兵,前往昆阳县。

    二月二十日,叶县、鲁阳官兵抵达昆阳县城外。

    二月二十一日,汝南县尉黄贲率五百名县卒抵达昆阳。

    二月二十三日,襄城县尉邹布率五百名县卒抵达昆阳。

    二月二十四日,杨定于昆阳县城外的驻地召开围剿黑虎贼的会议,与高纯、丁武、黄贲、邹布、马盖这五县县尉,一同讨论围剿黑虎贼事宜。

    得知此事的赵虞颇感惋惜。

    若非他在叶县与杨定打过照面,怕杨定将他认出来,否则他真想混进去听听,看看杨定这位所谓当年名满邯郸的神童,究竟有什么奇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