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赵氏虎子 贱宗首席弟子

第320章:叶县援军

    『PS:今天家里有点事,少了点,抱歉抱歉,另外从明天开始,我觉得还是以三千字为一章吧,保底两更,多的算补更。』

    以下正文

    “报!叛军尚未攻入昆阳县城!”

    “报!叛军已注意到我军!”

    在率领大军迅速接近昆阳县城的半途中,几名斥候策马来到叶县县令杨定身旁,急声禀告。

    好消息是,目前叛乱军尚未攻入昆阳县;坏消息是,远处那支叛军已注意到了他们,因此迅速调转方向,折反摆出了应敌的架势。

    通常情况下,这个时候杨定应该下令急攻叛军,杀后者一个措手不及,倘若昆阳方懂得道理谋略,这个时候就应该率军杀出城外,配合他杨定对叛乱军展开前后夹击。

    如此一来,叛乱军便会遭到重创。

    但在仔细一番思忖后,杨定却打消了这个诱人的念头。

    原因很简单,一来他麾下的兵力不足,这次只带了五千名南阳军卒支援昆阳,而对面叛乱军的兵力要远远在他们之上,是他们的两倍还要多。

    虽然这些叛乱军在方才的攻城战中消耗了大量的体力,但他所率的南阳军卒也经历了四十里的急行军,未必能在体力与士气方面占据优势。

    二来嘛,杨定很怀疑昆阳县目前是否还有主动出击的能力,毕竟,昆阳县能坚守至如今,已经大大出乎了众人的意料,即使是他也不能奢求更多。

    在一番思忖后,杨定挥手下达了命令:“传令下去,全军列阵,准备接敌!”

    一声令下,他所率的五千名南阳军士卒停止前进,摆出了整齐的迎敌方阵。

    在昆阳的城门楼上,赵虞清楚看到了那支南阳军的举动,心下顿时明白过来:杨定这是要逼城外的叛军撤退。

    至于为何是逼迫,而不是立刻发动突袭,原因显然就是杨定没有把握以微小的代价重创叛军。

    『看来杨定猜到我昆阳已无追击叛军的能力。』

    赵虞心下暗暗想到。

    不止是赵虞,叛军的大将黄康也看出了对面那支南阳军的‘意思’。

    看了一眼昆阳城头,又看了一眼即将落山的夕阳,黄康面沉似水,心中有些不忿。

    若非他麾下的军队在昆阳县碰了壁,损失了太多的士气;若非是夕阳即将下山,他岂会受对面那五千兵卒的威胁?

    不忿之余,他心中亦有几分庆幸。

    毕竟他也明白,倘若昆阳县此刻还有追击的余力,对面那五千南阳军,绝对不会如此轻易就让他们撤离。

    『没想到叶县竟有胆量分兵增援昆阳……』

    心中暗想着,黄康果断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传令下去,诸军撤退至沙河以南。撤退时,令宋赞、纪武以及张泰三者断后,诸军不得慌张、推攘。昆阳已无追击我军的实力,只要我军有秩序地撤退,对面那五千军队,不敢轻易追击!”

    命令下达后,昆阳城外的叛军队伍中,便响起了‘叮叮叮’的鸣金声。

    宋赞、纪武、陈朗三名叛军将领立刻率领残余的军队撤退至本阵,随后与以张泰为首的绿林贼一同,保护着其余友军,缓缓向南撤退。

    就像黄康所要求的那样,剩下的近万叛军与绿林贼,不急不缓地向南撤离,撤离时从容有序。

    而从始至终,杨定、魏驰、王彦三人就率领五千南阳军士卒,看着这些叛军向南撤离。

    期间,王彦带着几分遗憾说道:“看来对面叛军的主将,也并非是个不知进退的家伙,此前我还以为对面未必会乖乖就范,如此一来,待天黑之后,我就可以率将士们杀他一阵……”

    魏驰笑了笑,不过心中倒不怎么赞同王彦的观点。

    毕竟天黑之后,不止对面的叛乱军会受到影响,他们这边的南阳军卒同样会受到影响,考虑到近在咫尺的定陵县驻扎着数万乃至十几万叛军,而他叶县目前就只有数千县军与一万赶来增援的南阳军,因此尽量还是要避免无谓的伤亡。

    他转头问杨定道:“少主,要与昆阳打个照面么?”

    “唔。”

    杨定微微点了点头。

    他当然要跟昆阳县打个照面,否则他来做什么?派王彦、魏驰二人就足以。

    此时,昆阳城头的守卒们也亲眼看到了叛军的撤退,为此纷纷欢呼起来。

    “叛军败退了!”

    “咱们守住昆阳了!”

    “万岁!”

    在一阵阵欢呼声中,赵虞站在城门楼处的墙垛后,平静地看着远处那五千南阳军徐徐接近昆阳。

    今日昆阳之战,叛乱军方可谓是损失惨重,单单南城墙这边,就有接近四千伪贼与近两千叛军的阵亡,以至于昆阳南城墙外遍地就是叛乱军急着撤退而来不及收拾的尸体。

    看着那遍地的尸体,南阳军将领王彦惊诧地说道:“难以置信,叛军竟有如此伤亡。看来就算没有咱们的增援,这昆阳也未必不能守住……”

    也难怪王彦如此吃惊,毕竟此次进攻昆阳的叛乱军,总共有六七千绿林贼与一万长沙军,这种兵力足以攻陷一般的县城,哪怕是像昆阳这种规模的县城。

    但如他们所见,这支叛乱军却在昆阳城下碰了壁,丢下了多达六千余具尸体。

    与王彦的感触差不多,对此魏驰亦颇为惊讶。

    毕竟此前,他也认为昆阳不可能抵挡住叛军的攻势,没想到昆阳非但挡住了,而且还重创了叛乱军。

    而这种战果,单凭昆阳县衙,魏驰认为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

    他抬起头看向昆阳的城墙。

    果不其然,他在昆阳的城墙上看到了一名名头裹黑巾、明显区别于县军的守卒。

    『黑虎贼……』

    魏驰心中顿时恍然。

    片刻后,待率领五千南阳军抵达昆阳南城墙下后,叶县县令杨定下令全军原地待命,而他自己,则策马徐徐靠近城门楼。

    他仰起头,看向城门楼上一个带着虎面面具的人。

    『……周虎!』

    即便从未见过黑虎贼的首领,杨定亦不难推测出城门楼上那个带着虎面面具的家伙身份。

    朝城门楼上拱了拱手,杨定沉声说道:“我乃叶县县令,杨定、杨延亭,此番代表叶县,为增援贵县而来。”

    而此刻带着面具站在城门楼上的赵虞,亦皱着眉头看着底下策马而立的杨定。

    二人,四目交接。

    旋即,赵虞吩咐在旁几名县卒道:“传我令,打开城门,请底下的杨县令进城,不过,那五千南阳军需留在城外。”

    “是!”几名县卒抱拳道。

    片刻后,南城门缓缓敞开,有几名县卒急匆匆地来到杨定身旁,抱拳说道:“杨县令,周首领请您进城,不过,您手下的军队需留在城外。”

    从旁,南阳军将领王彦听到这话,不悦说道:“我等乃是增援昆阳而来,昆阳就这么对待恩人?再者,你昆阳几时轮到一个山贼头子做主?刘毗、刘县令呢?”

    那几名昆阳县卒看了一眼面带不快之色的王彦,一言不发。

    好在杨定制止了王彦,微笑着点头说道:“莫要见怪,杨某接受周首领的安排。”

    当即,杨定便带着魏驰、王彦,以及寥寥十名卫士,一同进入了城内,登上城门楼,与那位黑虎贼的首领周虎相见。

    片刻后,待杨定、魏驰、王彦一行人登上城墙,赵虞亲自带着静女、牛横、陈陌、王庆等人相迎。

    “周首领。”

    “杨县令。”

    在众目睽睽之下,赵虞与杨定颇有些虚伪地相互行了一礼。

    谁能想到,在一个月之前,双方还是打生打死的敌人。

    片刻后,赵虞将杨定请到了城门楼内。

    待众人皆坐落之后,杨定笑着对赵虞道:“想不到,周首领会选择昆阳县,而不是顺从叛乱军……”

    “很惊讶么?”赵虞用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道:“以往我黑虎众确实有做一些劣迹,但我等并非反贼,当大敌来临,我等当然会坚定站在昆阳县县衙以及昆阳百姓的一边,坚决抗击叛军。”

    这一番大义凛然的话,听得魏驰暗暗冷笑。

    不过考虑到当前还需要用到周虎以及他的黑虎贼,魏驰并未出言讽刺当然,即使出言讽刺也没什么用,毕竟这昆阳县,怎么看都已经是由对面这个周虎做主了,此时激怒对方,显然不是什么聪明人应该做出的举动。

    与魏驰的心情类似,杨定此刻的心情亦颇为复杂。

    还记得前一阵子,他组织五县联军,讨伐这周虎所在的黑虎寨,可惜最终因为叛乱军的逼近而功亏一篑。

    但恰恰就是因为当日没能铲除这周虎,这周虎今日才能助昆阳守住县城,令方才那支叛乱军无功而返。

    这对于他叶县,亦大有裨益否则一旦叛军攻破昆阳,他叶县就得时刻防着叛军从昆阳对他们发动攻势。

    毕竟这两座县城实在是挨得太近了。

    当然,有利亦有弊,周虎的存在,虽然亦让叶县受益,但从长远来看,依旧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

    他瞥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周虎。

    那个位置,本该属于昆阳的县令,刘毗。

    然而此时,那位刘县令却不见踪影,竟然是一个山贼头子坐在那里。

    想了想,他出言试探道:“不知刘县令是否安好?”

    赵虞看了一眼杨定,平静地说道:“当然。……方才叛军攻城时,情况危急,是故周某劝说刘公还有李县丞到城内躲避。算算时间,那两位差不多也应该得知了叛军败退的消息……”

    正说着,众人就看到刘毗与李煦二人满面红光地快步走入楼内,甚至于,李煦口中还欢喜地说道:“周首领,听说叛军……”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与刘毗都看到了杨定、魏驰、王彦一行人。

    『这家伙怎么来了?』

    看到杨定,刘毗、李煦二人惊讶地对视了一眼。

    “刘公、李县丞,请到这边坐。”

    在赵虞的目光暗示下,陈陌带着淡笑站起身,为刘毗、李煦让了座,而他本人,则与下首的王庆同坐一席,挤地王庆满脸不快,但最终还是挪了挪屁股。

    “多谢。”

    刘毗、李煦二人朝陈陌表示了谢意,在原本属于陈陌的座位坐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对面的杨定、魏驰、王彦三人皆为之一愣。

    不同于王彦的难以置信,杨定、魏驰二人则是用带着深意的目光看了一眼坐在主位的周虎。

    毕竟在很多场合,座次就代表着相应的地位,而如今,作为昆阳县县令的刘毗,竟默许周虎坐在主位,就连身为县丞的李煦也毫无指责之意,这岂不意味着,昆阳县已默许了周虎凌驾于县衙之上?

    『看来周虎已将昆阳视为了他的地盘,怪不得他会联合昆阳县抗击叛军……倘若如此,我倒不妨暂时与周虎联手,共同抵抗叛军。至于日后,待叛军事败后再做考虑也不迟。』

    想到这里,杨定无视周虎、刘毗等人的座次,微笑着对坐在主位的那位黑虎贼首领说道:“周首领能坚定站在昆阳县这边,即便是杨某,亦深感庆幸。此前杨某与周首领有诸般误会,还望周首领莫要见怪。以当前的局势,杨某认为我叶县、昆阳两地应当联手,共同抵御叛军的进犯。”

    “……”赵虞深深看了一眼杨定。

    看得出来,这位昔日的‘邯郸神童’,确实懂得什么叫做主次之分。

    虽然赵虞感觉杨定那一番话颇为虚伪,但就当前的局势来看,他倒也不担心杨定会耍什么花样。

    毕竟在他看来,这杨定还是很在意昆阳县的所属,不希望昆阳县落入叛军的手中。

    否则,杨定不至于会带兵前来增援他昆阳。

    想到这里,他笑着点头说道:“杨县令所言极是。”

    二人的表态,初步确定了叶县与昆阳‘化敌为友’,联手对抗叛军的立场。

    而与此同时,率军进攻昆阳县的叛军大将黄康,已率领麾下败军撤回沙河南岸,命诸军于南岸驻扎。

    当晚,黄康在暂时搭建的军帐中,亲笔书写今日进攻昆阳的战报。

    起初,他对攻打昆阳信心百倍,从未想过会有失手的可能,但眼下他却不这么看了。

    他在给主帅关朔的战报中写道:“……昆阳虽无天险可守,然城坚心齐,又有头裹黑巾之卒,底下将士称‘黑巾卒’,甚为精悍,猛不可挡。有绿林贼知情者称,彼乃昆阳县当地贼寇,黑虎贼,其首名为周虎……今,叶县派兵增援昆阳,昆、叶二县或已联手,相互援护,倘若再取昆阳,望关帅增派援军,否则难以取胜。”

    一日后,这份战报送至定陵县,交到长沙新楚军主帅关朔手中,看得后者眉头一皱。

    不单单只是因为黄康的战败,还是因为关朔看到了一个较为熟悉的名字。

    『周虎?那不是南阳渠使张翟让我招揽的人么?』

    关朔深深皱起了眉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