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赵氏虎子 贱宗首席弟子

第388章:杨定的惊虑

    堪堪入夜,几名作难民打扮的男子匆匆跑到昆阳东城墙下,向城上的守卒喊话。

    这几名,乃是叶县县令杨定派往昆阳一带打探的斥候。

    片刻后,城门缓缓敞开,负责值守城门的将领惊疑地询问那几名斥候:“你们几个,不留在昆阳,为何返回?”

    为首的斥候摇摇头说道:“没必要再留在那边了,约一个半时辰前,叛军已攻破昆阳,昆阳……失守了。”

    “什么?”那名将领面色顿变,当即催促道:“立刻去禀告杨县令与王将军!”

    “我等正准备去……”

    片刻后,这一小队斥候就来到了叶县的县衙。

    此时在叶县县衙的县令廨房,县令杨定正与心腹家将魏栋、魏驰父子,并王尚德族弟王彦将军以及叶县县尉高纯,围在桌前商议军事。

    在关朔率领长沙军猛攻昆阳的这段时间,叶县倒也不是一动不动,他们也在与关朔留守沙河南岸军营的叛军将领翟尚作战,托几次交手的福,杨定等人渐渐摸清了叛军翟尚的用兵方式。

    只见在屋内,杨定指着桌上的地图,沉声对众人说道:“……据几次交手试探可知,扼守此地的叛将翟尚,他与驻军在湛水的田绪一致,都防范着我叶县救援昆阳。那翟尚将兵力部署于沙河南岸,却放松了东南……我反复衡量,袭占定陵,大有可为。”

    “会不会太冒险了点?”王尚德的族弟王彦皱眉说道:“定陵乃叛军的后方之一,必然会严加防范,纵使我方一举将其攻占,也很难在叛军的反扑下守住……”

    “不尽然。”

    杨定摇头说道:“自九月初六关朔猛攻昆阳起至今,已过一月有余,据派至昆阳的斥候回报,在这一个月内,叛军对昆阳三日一小战,五日一大战,虽不知昆阳的损失,叛军方可谓是损失惨重……据抓回来的叛军俘虏称,他们最初也就只有不到十万军队,据我估算,刨除田绪、翟尚二人麾下,昆阳那边,恐怕只剩下三四万,只要我等能拿下定陵,有叶县、昆阳牵制翟尚、田绪,纵使关朔掉头反扑,定陵亦可勉强一守。更何况介时已入冬,叛军既无御寒冬衣,亦无驻军之城,若那关朔不想冒险,他只能退守召陵,如此一来,我叶县的危机自能解除……甚至于,我等还可以与昆阳的周虎联手,趁机追杀叛军”

    话音未落,魏驰惆怅地说道:“话虽如此,可定陵不好打啊……一旦失手,叛军就会有所防备。”

    “唔。”

    杨定点了点头。

    这也是正是他叶县最近没什么大动作的原因,因为他想要叛军放松警惕。

    包括他这段时日派王彦摆出要救援昆阳的架势,都是为了使叛军放松警惕,将注意力集中在昆阳一侧,而放松了定陵那边。

    收复定陵,这可是非常关键的一步,只要他能拿下定陵,等同于切断了关朔的退路。

    就在众人商议之际,屋外忽有士卒禀报:“县令,有派往昆阳的斥候回来禀报。”

    “让他进来。”

    杨定注视着面前那张桌上的地图,随口说道。

    话音刚落,几名作难民打扮的斥候便走入了屋内,为首一人抱拳说道:“启禀杨县令,启禀王将军,在据此约一个半时辰前,叛军攻陷了昆阳。”

    “什么?!”

    正盯着地图的杨定猛然抬头,满脸的难以置信。

    王彦亦是不敢相信,质问那几名南阳军卒出身的斥候道:“此事当真?”

    那名斥候缩了缩脑袋,小心翼翼地说道:“此等大事,小的岂敢胡说?当时我等亲眼看到无数叛军一边欢呼,一边冲入昆阳……随后不久,昆阳的南城墙上就竖起了叛军的旗号……”

    说着,他便将当时亲眼目的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杨定等人。

    “……”

    杨定、魏栋、魏驰、王彦、高纯几人面面相觑。

    良久,杨定或有些疲倦地挥了挥手,点头说道:“我知晓了……你辛苦了,先去歇息吧。”

    “是。”

    感觉到屋内的气氛有些沉闷,那几名斥候赶紧告辞离开。

    看着那几名斥候离去的背影,魏驰皱着眉头低声骂道:“那周虎……就这点能耐?!他当初对付咱们的那些手段呢?”

    “好了。”

    魏栋喝止了儿子的迁怒,说了句公道话:“那周虎凭昆阳一小县,阻挡关朔的数万叛军长达一月有余,更是令叛军损兵折将无数,以一介山贼来说,他已经做得很出色了。”

    “话虽如此……唉!”

    魏驰懊恼地一合拳掌。

    从旁,叶县县尉高纯忧心忡忡地说道:“昆阳失守,关朔必然挥军我叶县,皆时我叶县将独自对抗数万叛军……”说着,他转头看向王彦,恳请道:“王彦将军可否向王将军请援?”

    “我已经派人了。”

    王彦皱着眉头说道:“但我族兄那边……我也不瞒诸位,南部诸县的战况,并不乐观,蔡阳、章陵、襄乡、穰县等地,皆有叛军在攻打……这次叛军是铁了心了,精锐尽出,我族兄那边也是很……唉。”

    “……”

    魏栋、魏驰、高纯三个对视一眼,脸上皆有愁容。

    而在魏栋、魏驰、王彦、高纯四人议论纷纷之际,杨定则走到了屋内的一张椅子上坐下,闭着眼睛,抬手揉着眉角。

    南阳将军王尚德那边的状况,他大概也清楚,知道王尚德也打得很艰辛,因此倒也没想过王尚德会给他增派多少援军,他此前所考虑的战术,大抵上都是联合昆阳。

    可没想到的是,昆阳竟然失守了……

    怎么会?那周虎可不是善与之辈啊。

    那个男人,在用兵与谋略上不逊陈门五虎之一的章靖,比他杨定还厉害几分,怎么会……

    不过一想到昆阳的体量,杨定也就逐渐释然了。

    昆阳,太小了。

    『孙秀的三千南阳卒,恐怕也全军覆没了……早知如此,我应该再派些军队,哪怕再多派两千南阳军……』

    杨定的心中涌起几分懊恼。

    原因无他,只因昆阳失陷一事,非但从根本上破坏了他的战略,也使得他叶县被迫要独自面对数万叛军。

    哦,说独自面对倒也不对,至少他叶县还有鲁阳这个盟友,只可惜鲁阳的体量与昆阳差不多,帮不了他叶县太多。

    “少主?”

    杨定的耳边,传来了老家将魏栋关切的询问。

    杨定睁开眼睛,这才发现魏栋正站在自己身旁,而不远处的魏驰、王彦、高纯三人,脸上亦有几分不安。

    『……此时不可慌张,就算没有了昆阳与周虎,我叶县也仍有抵挡之力!』

    深吸一口气,杨定笑着说道:“站了许久,有些倦乏了……”

    老家将魏栋眼眸一闪,笑着说道:“少主要注意身体啊。”

    杨定笑着点点头,旋即站起身来,摊摊手若无其事地说道:“可惜啊,我以为那周虎能拖住叛军更久……不过说句公道话,那周虎做得倒也足够出色了,至少拖了关朔一个多月时间……倘若叛军在九月初时就来攻打叶县,我还真没积分把握,可如今已至十月,距入冬仅剩十几、二十日,倘若这般我等都不住叶县,那岂不是连周虎那个一介山贼都不如?”

    见杨定面色自若、语气轻松,魏驰、王彦、高纯几人也受到了感染。

    见此,杨定又正色说道:“很可惜,咱们奇袭定陵的计策要延后了,如高纯所言,叛军既破昆阳,不日必取叶县,我等要立刻通告全城,令全城军民加强防备。另外……老爷子。”

    他转头看向魏栋,嘱咐道:“给鲁阳送个信,鲁阳虽然不大,但凑个几千民兵还是没有问题的。”

    “好,我这就派人去。”魏栋点头应道。

    杨定点点头,俯视着地图上标注有昆阳的那一块,冷笑着说道:“这会儿,关朔等人怕是在昆阳城内庆贺吧,但他们的得意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想攻破我叶县?痴心妄想!”

    “……”

    魏栋、魏驰、王彦、高纯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脸上皆露出了坚定之色。

    而与此同时,在昆阳南城门楼内……

    “啪!”

    长沙义师渠帅关朔气急败坏地,将一只喝水用的碗狠狠甩碎在墙上。

    原因无他,只因从黄昏到入夜,他麾下已有数百名士卒,在城内的街巷被冷箭射死。

    对面那些该死的弩手,他们躲在街道两旁的楼屋内,从一个个看似虚掩的窗户朝他麾下的士卒放冷箭,甚至趴在屋顶,对他麾下的士卒下手。

    在这群卑鄙的家伙面前,他麾下那些举着火把,或围坐在篝火旁的县卒,简直就跟靶子一样,往往连人影都没有看到,就被几支冷箭射死。

    更有甚至,还有黑虎贼的旅狼在小巷里出没,猎杀他麾下的巡逻士卒。

    他麾下的士卒只要稍有疏忽,就会有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旅狼将他们杀掉。

    他怒不可遏地走出城门楼,望向漆黑一片的城内。

    忽然,城内有一处传来几声惨叫,旋即便又响起惊慌失措的骂声与惊呼声。

    关朔知道,那意味他麾下又有一队士卒遇害了,被对面用卑鄙的手段突袭杀死。

    『该死的周虎……连城墙都丢了,你还要做困兽之斗?』

    深深吸了口气,关朔沉声对身后几名士卒下令道:“传令下去,叫士卒今晚好生歇息,待来日……一举攻占城内!”

    “是!”

    他身后一名护卫立刻抱拳应道。

    此时,或有另一名护卫小声问道:“渠帅,关于您此前所说的,攻破城墙后的庆功……”

    “……”

    关朔狠狠瞪向那名不长眼的护卫,后者畏惧地缩了缩脖子,不敢复言。

    庆功?

    庆个屁的功!

    关朔在心中恶狠狠地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