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赵氏虎子 贱宗首席弟子

第480章:都尉周虎(三)【补更17/22】

    一刻时后,赵虞带着陈朗、荀异、静女、牛横、何顺并二十名黑虎贼,来到了南城门下。

    来前往南城门的途中,趁着与静女、赵虞同坐的机会,牛横愤愤地说道:“阿虎,你何必轻饶了那些人?既然他们主动辞官,你何不趁机任命咱们的弟兄?”

    听到这话,赵虞摇头笑道:“来不及啊,再说,都尉署里的功曹,大多都是文职,负责一些……比如军饷的分配,军备的统算等等,让咱们的弟兄去当,恐怕弟兄们也不会乐意。”

    “这倒也是。”牛横挠了挠头说道:“换做是我,我也不乐意。”

    “不乐意是其一,其二……”

    赵虞摇摇头说道:“其二,那些文职之事,也不是生手能在短时间内胜任的。……我是可以借刀杀人除掉这批人,但后果嘛,都尉署就会陷入瘫痪,无法调度城内的兵卒,甚至于,还会惹来非议,是故,威慑敲打一番即可……”

    静女在旁担忧地说道:“就怕他们始终心念那位曹都尉,日后对少主不利。”

    “无妨。”

    赵虞轻笑着说道:“只要我这边不犯大错,李郡守就会站在我这边,宋撰宋郡丞嘛……我想他暂时也会保持中立,不会招惹于我。只要这二人不点头,曹索无能为力,更何况……”

    他伸出右手,微微攥拳,口中淡淡说道:“到了我手中的东西,再想拿回去,可没有那么容易。”

    牛横、静女二人纷纷点头。

    片刻后,一行人便抵达了南城门下。

    走下马车,赵虞仰头望着耸立在面前的那座城门。

    身后,士吏田钦、廖广,尉史韩和、刘间,亦骑马来到,待翻身下马后,来到了赵虞身前,拱手行礼:“都尉。”

    “唔。”

    赵虞点点头,指了指城上说道:“走,上城墙。”

    “是!”

    期间,看着田钦四人恭顺的模样,长史陈朗忍不住频频看向赵虞。

    『这周虎……当真是比曹索厉害多了,眨眼工夫,田钦等人就被他收拾地服服帖帖……至少表面上是服服帖帖……宋郡丞想在击退叛军后设法驱逐这周虎,怕是没那么容易啊……』

    陈朗心下暗暗想到。

    不多会工夫,赵虞一行人便来到了城上。

    来到城上后,赵虞环视四周,旋即问田钦道:“这里的主官是何人?”

    田钦抱拳回答道:“乃门侯严升。”

    原来,许昌作为颍川郡的郡治所在,不同于昆阳、襄城等县城,城内各处城门皆设有‘门侯’,执掌门卒、城卒,负责城门的开启与关闭,以及安排士卒防守城墙,瞭望敌情、击钟示警等事宜,也是都尉署的官员,受都尉调度。

    值得一提的是,门侯的年俸为六百石,竟与县尉相当。

    “哦。”

    赵虞点点头,问道:“他人呢?叫他来见我。”

    “是!”

    田钦抱了抱拳,立刻召来一名城上的士卒,吩咐道:“叫严门侯立刻前来。”

    “是!”

    不多时,赵虞便见到一名目测三十来岁的男子带着几名士卒匆匆奔向这边。

    只见此人狐疑地看了一眼赵虞,朝着田钦抱了抱拳:“田士吏。”

    见此,刚被赵虞教训了一顿的田钦心里直打鼓,赶忙介绍赵虞道:“这位是新上任的周都尉。”

    “周都尉?”

    门侯严升上下打量几眼赵虞,恍然道:“哦,原来是曹都尉抱恙后暂代都尉一职的周都尉。”

    『完了,这家伙也要倒霉……』

    一听严升这话,田钦以及站在赵虞身后的廖广、韩和、刘间几人心下便暗暗想到。

    倘若在此之前,他们巴不得有人站出来对抗那周虎,然而在领教了那周虎的手段后,他们已经意识到,单凭他们这些人,实在不足以对抗这个周虎。

    看看之前,他们联合了整个都尉署的官员,想要给这周虎一个难堪,可结果呢?这周虎生生将他们的尊严践踏在脚下,以至于现在,他们几人都不敢再直视那周虎的目光,稍有碰到就感觉心中发虚。

    “……你就是南城门的门侯严升?”

    赵虞淡淡瞥了一眼那严升。

    “是的,假都尉。”严升面带笑容,抱拳说道。

    『你这家伙就没有一点眼力么?没见我们几个老老实实站在这周虎身边?还一口一个假都尉……』

    田钦听得面色都变了。

    要知道,这严升也是都尉曹索提拔起来的,他十分担心这家伙惹恼了那周虎。

    就在田钦暗暗担忧之际,忽听那严升问赵虞道:“假都尉,不知曹都尉为何忽然抱恙?”

    赵虞瞥了一眼严升,说道:“严门侯,周某此番视察各处城门,该是我问你话,而不是你来问我,你明白么?”

    那严升笑了笑,看看左右城上的兵卒,摊摊手说道:“假都尉莫怪,不止是卑职,城上的弟兄们都很不解,何以曹都尉好端端的突然抱恙,回家养伤,由您暂代都尉之职呢?”

    “你在质疑我抢了曹都尉的位子么?”赵虞轻笑道。

    “不敢。”严升抱了抱拳,微笑着说道:“我等只是想知道缘由而已。”

    赵虞轻笑一声,目视着严升说道:“缘由就是,我周虎能打胜仗,而曹索不能。……这个回答,你满意么?”

    “……”严升张了张嘴,一时间竟不知该做什么回答。

    而就在这时,就见赵虞抬手随便一划,吩咐田钦道:“另择人替他。”

    田钦一惊,连忙劝说道:“周都尉,严门侯乃是我许昌的一员猛士……那个……”

    话刚说半截,田钦就看到赵虞淡淡瞥了他一眼。

    也不知为何,田钦竟是下意识地将后半截话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此时,那严升也反应过来,骇然说道:“我犯了什么错,假都尉凭什么罢我职位?!”

    “我认为你对我不恭,以下犯上。”赵虞淡淡说道。

    严升闻言大怒,怒声说道:“假都尉休要仗势欺人!我严升曾立下诸多功劳……”

    “谁看到了?”

    赵虞嗤笑道:“曹都尉看到了对吧?你找曹都尉去……”

    他环视了一眼在旁围观的城卒,铿锵有力地喝道:“,眼下颍川郡的都尉,乃是我周虎!……我说这边的门侯要换人,那就得换人!”

    他瞥了一眼田钦:“你可听到了,田钦?”

    “是!”

    田钦心中一惊,抱了抱拳,低头说道:“卑职……卑职立刻就做筛选。”

    “田士吏,你……”

    严升难以置信地看向田钦,旋即又看向廖广、韩和、刘间三人:“廖士吏?韩尉史?刘尉史?”

    出乎他的意料,廖广、韩和、刘间纷纷转开了视线,竟没有一人出言帮他。

    此时严升终于感觉到情况不对劲,见赵虞转身就要离开,他带着骇色怒道:“我要去找曹都尉!曹都尉不会容许你胡来!”

    “请便。”

    赵虞瞥了一眼严升,淡淡说道:“不过,容我提醒你一句,你虽然解除了门侯之职,但仍是城上的军卒,你要去见曹索,等下了班事再说,否则,若你擅离职守,我就把你视为‘逃卒’,处死!……你看看到时候曹索是否能救你的命。”

    说着,他也不顾气得浑身发抖的严升,以及从旁面面相觑的众围观士卒,淡淡对田钦几人道:“走,去西城门。”

    静女一言不发,紧跟其后,旋即便是面露冷笑的牛横、何顺以及二十名黑虎贼。

    再然后是微微摇头的陈朗、荀异,以及,面色复杂的田钦、廖广、韩和、刘间四人。

    看着这一行人呢缓缓沿着城墙朝西城门方向而去,此前在旁围观的众士卒面面相觑,低声议论。

    “那位周都尉好强势啊……不知是什么来历?”

    “感觉这位周都尉比曹都尉还要厉害啊……”

    “严门侯的职位,他一句话就罢免了?”

    在众士卒议论纷纷之际,唯独那门侯前门侯严升,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脸上闪过一阵懊悔之色。

    而与此同时,赵虞一行人正沿着城墙朝西城门方向而去,沿途,他指着南方隐约可见的一座军营轮廓,问田钦道:“那是叛军的营寨么?”

    “是。”

    田钦仍震撼于方才的事,更加小心翼翼地回答道:“据斥候打探所得消息,乃是江夏的叛军,其主将乃是钟费。”

    『陈勖麾下的大将么?』

    赵虞思忖了一下,问道:“交过手么?感觉如何?”

    “呃……”田钦犹豫着回答道:“其麾下军卒,不亚于项宣军。”

    『连身为士吏的田钦都欠底气,可想而知郡军的士气……』

    微微摇了摇头,赵虞继续巡视城墙,最后来到了西城门。

    与南城门那边不同,不晓得什么原因,西城门的门侯,竟已站在城门楼前恭候。

    在见到赵虞后,那名门侯躬身行礼道:“门侯王伉,拜见周都尉。”

    赵虞饶有兴致地打量了几眼面前这位门侯,笑问道:“看来,王门侯已听说了南城门那边的事……”

    “这个……”门侯王伉面色讪讪,在偷偷看了几眼赵虞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老老实实地说道:“是、是的。……让都尉见笑了。”

    “诶。”

    赵虞挥了挥手,微笑说道:“识时务,不是坏事。”

    说着,他拍了拍王伉的臂膀:“好好做事,周某不会亏待你。”

    “是!”

    在田钦、廖广四人复杂的眼神中,门侯王伉恭敬地应道。

    当日,赵虞又陆续视察了北城门与东城门,有了南城门门侯严升这个例子,其余三处城门的门侯皆对赵虞这位新上任的都尉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的冒犯。

    而借由这件事,许昌城内的郡卒们,也算是初步了解了这位新上任的都尉。

    赵虞的强势、霸道,让许昌城内上上下下的兵卒都提起了心,私下暗暗谈论。

    新任都尉周虎,这是一个狠角色!

    至此,赵虞初步掌握了许昌的兵权,至于是否能得到军心,那就得看未来几日,他在面对叛军时的表现了。

    赵虞可以猜到,那项宣快按捺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