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赵氏虎子 贱宗首席弟子

第635章:算计之变(三)

    就当祥瑞公主与馨儿、宁娘在其小屋内密议时,杨定带着魏驰等人回到了山下的军营。

    回到营地内的主帐后,他立刻召来县尉高纯,吩咐道:“高县尉,请立刻通报全军,做好撤退准备,我等要撤回叶县了。”

    高纯听得一头雾水,惊疑问道:“不管公主了?”

    “哦。”

    杨定神色不改地解释道:“今日我与魏驰几人,已上山见过周虎,他已向我解释了当晚的经过,据他所言,他当晚的行为是在保护公主,而并非对公主不利,并且,公主也已原谅了他当晚的行为……既然这是个误会,我等自然不必继续留在此处。”

    『……』

    高纯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覆。

    作为那一晚的见证者之一,高纯十分怀疑这次进剿黑虎山的事,是眼前这位县令故意想陷害那周虎,毕竟那周虎也事先警告过他,与他通过气。

    然而现如今,这位杨县令却突然撤回前言,主动替那周虎澄清,这不免让高纯产生这样一个想法:这位年轻的杨县令,恐怕是有什么把柄落在那周虎手中,故而逼不得已让步。

    沉思片刻,他正色问道:“县令的意思是,接下来那周虎会全权负责公主的安危?”

    “正是。”杨定的脸上带着某种莫名的笑容。

    高纯深深看了一眼杨定,问道:“那一晚袭击我军营寨的黑虎贼,或者说假冒黑虎贼的贼子,县令亦不追究了?”

    杨定停顿了一下,说道:“此事……也会由周虎的人接手。”

    『看来那晚偷袭我军营寨的人,恐怕还真不是周虎的手下。甚至于……』

    高纯不敢再细想下去,看着杨定思忖了一下,旋即又问道:“那……那位蔡司巡怎么办?王彦将军那边又如何解释?”

    据他所知,近两日那位蔡司巡一直在与眼前这位杨县令商议进剿黑虎山的事,甚至据说还向驻军宛城的王彦将军借了兵,这使得他原先还以为南阳军与颍川郡军之间会爆发一场剧烈冲突,没想到不知怎么着,自家这位年轻县令却先撤了。

    听到高纯的话,杨定轻笑着说道:“王彦将军那边,之后我会亲自向他解释。至于蔡司巡……也不是问题。总之,高县尉下令撤军吧。”

    高纯无言地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心中当即就想到了那周虎对他们此番进剿黑虎山的评价:闹剧。

    可不是闹剧么?

    他三千叶县县军抵达黑虎山下,用了几日建成营寨,结果还未与山上的黑虎贼发生一次交锋便又要撤军,这不是闹剧又是什么?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高纯也明白,今时今日的黑虎山,确实不会对他叶县构成什么威胁,自然而然也没有进剿的必要,他在意的是当晚袭击他们营寨的那群,假冒黑虎贼的家伙。

    他正色对杨定说道:“……拜那群家伙所赐,那一晚我叶县县军损失了数百人,这件事不知又要如何善后?”

    “……”

    杨定莫名地看了一眼高纯,旋即点头说道:“这件事,我日后会与那周虎交涉,会给牺牲的县卒家眷一个满意的答复。这样的回答,县尉可否满意?”

    “不敢……”

    高纯低了低头。

    此时的帐内,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氛。

    “总之,高县尉先去下达撤军的命令吧。”

    “……是。”

    见杨定并没有详细向自己解释的意思,高纯也不好再追问,抱拳接受了命令,转身走出了帐篷。

    看着高纯离去的背影,杨定微微皱了皱眉。

    他必须得承认,此番拿祥瑞公主的事去算计那周虎,这真可谓是偷鸡不成蚀了把米,目的没达成且不说,反而还让自家的县尉对他心生了疑虑。

    然而,这还不算是最麻烦的,最麻烦的……马上就要来了。

    果不其然,高纯离开后仅一刻时左右,就在营内各叶县县军纷纷收拾辎重、行装准备撤军时,司巡蔡铮便急匆匆地来到了杨定的帐内。

    他质问杨定道:“什么回事?杨县令为何突然下令撤军?”

    此时杨定早已想好了说辞,在邀请蔡铮于帐内坐下后,他故作沉重地叹息道:“我亦不想如此,只是事态出现了不利于我方的变故。”

    “什么变故?”蔡铮惊疑问道。

    见此,杨定亦不隐瞒,将他受那周虎所邀、上山与其相见的事告诉了蔡铮,包括那周虎对他发出的威胁,旋即无奈地说道:“周虎设法骗取了公主的信任,从公主手中骗取了那块金令,对我做出威胁,若我不退出此事,他便借公主名义加害在下拙妻……蔡司巡,恕杨某无能为力了。”

    听到这话,蔡铮一下子就恼了,怒声斥道:“杨定,你敢耍我?”

    别看杨定给出了合理的解释,但他根本就不想听。

    他只知道,原本与他私下达成了共同谋害那位公主协议的杨定,如今面对那周虎的威胁准备果断收手,叫他单独去面对那个周虎。

    平心而论,蔡铮并不惧怕那周虎,但归根到底,那周虎终归是颍川都尉,手中握着数万兵权,正常情况下,他根本奈何不了那周虎,更别说在那周虎的辖地,铲除那位公主。

    正因为如此,蔡铮才要与杨定这个小小的县令合作,只因为杨定有办法哄骗那位公主,叫公主对那周虎心生怀疑。

    可如今倒好,这杨定单方面撕毁约定,丢下他一个人准备抽身而退,蔡铮怎能答应?

    气不过是一方面,没有杨定的协助,他难以单独面对那个周虎,则是另外一方面。

    没有杨定的协助,他如何对付地了那个周虎?如何完成他身背后某位殿下的吩咐?

    想到这里,他压低声音威胁道:“杨定,蔡某劝你想想清楚。……你背弃与我的约定,等于背弃某位殿下,我想你不会愿意得罪那位殿下,不是么?”

    听闻此言,杨定面色不改,轻笑着反问道:“当然,杨某自然不愿得罪蔡司巡背后的那位殿下,但倘若那位殿下因此仇视杨某,杨某为了自保,也就只能投靠另一位殿下了……能否叫我得知,蔡司巡背后究竟是哪位殿下呢?”

    “你……”

    被杨定不软不硬地顶了一个,蔡铮顿时哑口无言。

    他此时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并非是一般意义上的县令,而是当朝太师王婴最器重的门生,一定程度上可以影响王太师对宫内诸位殿下的态度。

    也正因为如此,他迄今为止才不敢对杨定透露身背后那位殿下的身份,就是防着这杨定他日倒戈至另一位殿下那边。

    见无法威胁到杨定,蔡铮唯有克制心中的愤怒,笑着说道:“误会、误会,蔡某其实并没有威胁贤弟的意思,蔡某只是觉得,贤弟如此轻易就向那周虎屈服,这真的合适么?再者,贤弟就不担心那位公主继续纠缠不清么?”

    看着这蔡铮色厉内荏的模样,杨定心下暗暗冷笑。

    他并不担心那周虎得理不饶人,因为这次的交锋,他已明确表态是那周虎赢了,在已达到了其所希望目的的情况下,周虎又岂会再对杨何氏不利?

    真的害死了杨何氏,除了增添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对那周虎又有什么好处?

    基于这一点,了解那周虎性格的杨定毫不担心那周虎会不依不饶,毕竟在这件事当中,那周虎其实并未受到什么切实的损失,双方还不至于到无法收场的地步。

    至于那位公主,杨定就更不担心了,因为如今要头疼那位公主的,是那个周虎,而不是他。

    但这些话,他不便告诉蔡铮。

    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这回算是把蔡铮给卖了。

    他不动声色地说道:“蔡兄所言极是,然而周虎已取得了公主的信任,他作为颍川都尉,手握数万兵权,现如今又得到了公主的信任,有公主为他作证,除非蔡兄能说服他改变心意,否则,就算在下相助,合我二人之力,亦无法再完成那位殿下的吩咐。我奉劝蔡兄一句,在事情闹至难以收场之际,还是尽早收手为妙。”

    看着那杨定一副为他考虑的模样,蔡铮强忍下心中的不快。

    “若蔡兄没有别的事,杨某也要准备收拾一下……”

    “……”

    最终,蔡铮一言不发地走出了帐篷。

    一个时辰后,近三千叶县县军带着辎重与粮草,带着伤员与同伴的尸体,尽数撤离,留下一座空荡荡的营寨交给蔡铮与其手下寥寥十几名宫卫。

    这么大的动静,山上的黑虎众自然也看在眼里。

    不多时,就有守卫蛛网狭道的黑虎众将此事禀告刘鹗,而刘鹗也迅速派人禀告自家大首领。

    大概申时前后,何顺便得知了这个消息,快步走入赵虞暂时居住的小屋,便瞧见赵虞枕着双手躺坐在床铺上,脸上还盖着一册书卷,也许是在看书时倦了。

    “是何顺?”

    “呃……是。”

    “有事么?”

    “是的。”何顺点点头,旋即抱拳说道:“据在山中值岗的弟兄前来禀报,就在片刻前,山下的叶县县军已尽数向南撤退,疑似撤回叶县去了。”

    “……”

    赵虞当即坐起身来,伸手接住从面具上滑落下来的那册书卷,在思忖了片刻后,似笑非笑地说道:“嚯,这杨定……倒是识相。”说着,他吩咐道:“派人前往南阳郡,叫徐饶、郝顺他们可以回来了……”

    “就这么算了?”何顺惊讶地问道。

    赵虞当然明白何顺心中的想法,闻言淡淡说道:“不然呢?……找寻杨何氏,本就是我用来逼迫杨定屈服的一个筹码,并不意味我真的要加害那个可怜的女人,说实话,我对那位杨夫人的印象还是蛮好的。……既然现如今杨定已经屈服,那就没必要再做什么了,做得过火,除了与杨定彻底结成死仇外,又有什么好处呢?”

    “话虽如此……”

    何顺有些郁闷地说道:“明明此事由那杨定挑起,如今他拍拍屁股抽身而退,什么把柄都没落下,我总觉得……有点不痛快。”

    “莫要做无谓的意气之争。”

    赵虞坐起身来,笑着说道:“你若觉得不痛快,叫弟兄们去他叶县闹一场也无妨,他会忍让的。但就因为气不过而与其结成死仇,这就没有什么必要了。……既然我等已知那杨定如此在意他夫人,日后再怕没有机会戏弄他么?”

    “这倒也是。”

    何顺笑了笑,说道:“我这就派人去通知旅狼,叫他们回昆阳时,途中到叶县转一转,给杨定弄点麻烦。”

    “别太过了,万一被抓到牢里,咱们到时候还要派人去捞人。”

    “明白。”何顺笑着点点头,旋即,他好似想到了什么,低声问道:“大首领,那……那群假冒我黑虎众的混账,又如何处置?”

    听闻此言,赵虞在面具下的神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从一开始他就不担心杨定那帮人,因为那帮人都摆在明面上,赵虞看得清清楚楚,相比之下,那一晚偷袭叶县县军营寨的蔡铮手下,才令他必须慎重对待。

    尤其是当下,杨定已拍拍屁股走人,那位公主已在他的实际保护下,万一再发生什么变故,那恐怕就要让那杨定捧腹大笑了。

    他沉声下令道:“以我名义,立刻下令昆阳、汝南、襄城三县彻查境内的外乡人,尤其是携带有兵器的外乡人,主寨这边,叫刘鹗暂时协助山巡,彻查附近的山中,总之,务必要抓到那群家伙的行踪……期间若发生冲突,若对方不肯投降,格杀勿论!”

    他才不管蔡铮那群手下究竟是宫内哪位殿下的人,只要这群人依旧抱着对那个蠢公主不利的想法,试图继续潜伏在昆阳一带,伺机而动,那就是跟他过不去。

    与其畏首畏尾地与对方交涉,让对方退却,还不如直接杀了了事,反正这群人所效忠的对象,也不敢堂而皇之地拿这件事来责问他。

    “遵命!”

    何顺神色严肃地抱了抱拳。

    而就在这时,忽然屋外走入一名黑虎众,抱拳说道:“大首领,馨宫女求见。”

    与何顺对视一眼,赵虞忽然感觉有些莫名的头疼,点点头道:“请她进来。”

    旋即,宫女馨儿便走入了赵虞的屋内,正巧何顺准备离开,离开前朝她行了一礼。

    看何顺行色匆匆的模样,馨儿忍不住问道:“不知何护卫去做什么?”

    赵虞也不隐瞒,如实说道:“我命他去下令,叫主寨,以及昆阳、汝南、襄城三县,彻查境内那些手持兵器的外乡人……”

    馨儿很聪明,一听就明白了原因:“周都尉要彻查那一晚,那群袭击营寨的贼子?”

    见赵虞点头后,她又问道:“周都尉,那群贼子,果真是蔡司巡的手下么?”

    “唔。”

    赵虞站起身来,抬手示意馨儿在屋内的椅子上就座,正色说道:“关于蔡铮,那杨定应该没有作假,因为我也怀疑那蔡铮。……当日与公主初见时,我便对公主能如此轻松离开王宫一事感到惊异,便旁敲侧击向高队正询问宫内的情况,却遭蔡铮故意打断,他似乎不想我得知某些事,那时我便对蔡铮起了怀疑。”

    “那时候?”馨儿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旋即尴尬的说道:“不愧是周都尉……奴婢与那位蔡司巡同行许久,却始终不知他有加害公主之心……”

    “这就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赵虞笑了笑,旋即又问道:“对了,馨宫女此番前来,莫非有什么要事?”

    “这个……”

    馨儿犹豫着看了一眼赵虞,旋即小心翼翼地说道:“这次是公主吩咐奴婢前来,想听听……唔,想听听周都尉对公主的安排。”

    “对公主的安排?”赵虞不禁感觉有些意外。

    “嗯。”馨儿点点头道:“今日听那杨定一番话,公主与奴婢才知道,原来有那么多人惦记着欲加害公主,唯独周都尉一直在保护公主……公主不好意思当面向您询问,因此才命奴婢前来,看看接下来周都尉对公主有什么安排。”

    『那个蠢公主也会不好意思?』

    赵虞惊疑地打量了几眼馨儿,旋即沉声说道:“周某不敢替公主安排,不过,倘若公主愿意听取周某的建议,周某建议公主在寨中再住些日子。……杨定还算守信,他已下令撤走了叶县县军,但蔡铮的手下,那一晚假冒我黑虎众袭击营寨的家伙,应该还潜伏在这一带,在昆阳、汝南、襄城三县展开彻查,抓到这些人之前,我希望公主留在寨内。……这座山寨由郭达与褚角二人管理,皆是周某可信之人,必定会竭尽全力保住公主。……待过些时日,待我抓到了那群蔡铮的手下,我会亲自派人护送公主前往邺城,去见邺城侯……当然,倘若公主希望邺城侯派人来迎,也无不可。”

    馨儿点点头,正要说话,忽然屋外走入一人,抱拳说道:“大首领,山下有一人,自称蔡铮,在进山时遭我等弟兄制住,此人希望求见大首领。”

    听到这话,馨儿顿时面色微变,聪明的她,又如何会猜不到那个蔡铮的来意?

    “周都尉……”

    她连忙看向赵虞,眼眸中闪过几分恳求之意。

    赵虞笑着说道:“馨宫女可以放心,无论他说什么,周某都不会对公主不利,不过,既然他要见我,我倒也想见见他,看看他究竟想说些什么,顺便看看,他背后到底是何人指使。”

    “这……”

    馨儿欲言又止,但她也明白自己无法左右眼前这位周都尉,只能一脸忧心忡忡地离开。

    看着她忧心忡忡地离去,赵虞又岂会猜不到她心中所想?

    但这并不妨碍他见那蔡铮一面,看看事态是否还有缓和的余地。

    毕竟,他也不想被那个公主拖累,无缘无故就得罪了宫内的某位殿下。

    倘若对方识趣,就此收手,那就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