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白骨大圣 咬火

第188章 白龙寺里哪…哪来的道士!晋安的怒火!

    那几名信徒看到的有道士冲进白龙寺。

    自然就是晋安了。

    其实早在天生异象,有佛光普照在白龙寺顶上时,晋安就已察觉到白龙寺有变故,立刻赶往白龙寺。

    只是。

    那个时候的清梵堂被结界隔绝。

    白龙寺其它地方又无异常。

    所以晋安没有贸然去闯白龙寺。

    免得跟白龙寺里的僧人发生冲突或误解。

    他心中一直很敬重白龙寺高僧的善能法师,连带着他对白龙寺也有一些特殊的连带感情。

    直到慧真法师法相在白日显现,法相举着肉身才冲破结界的那一刻,晋安终于看到了一直被封印住的清梵堂内真实景象,以及后来佛祖金身神像显灵,佛掌从天而降,惊天动地,他这才明白,白龙寺的确发生重大变故。

    于是他乘着白龙寺里的百姓们都在纳头跪拜佛像,全寺和尚都往清梵堂跑去的混乱画面,乘乱潜入了白龙寺里。

    当晋安乘乱来到清梵堂附近时,他正好看到了这里一片废墟,以及废墟中的一具黑佛尸体。

    虽然晋安身手敏捷,是最早到的人。

    但这时的的废墟上,已经聚集满了不少寺里僧人,这些正在废墟上寻找有没有生还者。

    而当这些僧人找到五指印凹坑里的黑佛时,引发了不小骚乱。

    晋安隐约听到了禅远师兄几个字……

    晋安皱眉,这一看就是很邪门,邪乎的黑佛也是白龙寺里的和尚?

    莫非康定国也有昆仑奴?

    昆仑奴和尚?

    别说这事还真有可能。

    就说他以前生活的世界,昆仑奴的主要来源是靠近昆仑山脉的印度土著黑人,以及热带雨林的南蛮土著黑人。这两个地方,不就是地地道道信仰佛教吗?

    虽然印度佛教被灭已经有两千多年,本土人早就不信佛教,只信白人用来奴化土著的印度教。

    如今也就只剩下东南亚诸小国的佛教了。

    不过,晋安对这些并不关注,他更多关注的是,在五指印一地碎石瓦砾废墟里,唯一还保留完好的一小截建筑物,在烟尘里半遮半露,有些看不清里面的场景。

    此时也有另一批僧人进入那唯一完好的一小截清梵堂里,不久后,传出惊呼声还有狂喜声。

    “肉身佛!”

    “天啊是肉身佛!”

    “我佛显灵,善能大法师修成肉身佛了!”

    建筑传出如排山倒海般的惊呼和狂喜。

    晋安愣神。

    肉身佛?

    这一幕绝对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他只在和善能法师走阴时看到过肉身佛,但那些肉身佛都是遭到佛祖所弃,各个面目狰狞,绝望,充满怨恨,是鬼佛,不是真佛。

    想不到他在白龙寺里也出现了肉身佛!

    晋安心神涌现错愕。

    就在晋安凝神仔细望向那摇摇欲坠建筑里到底有什么时,突然,五指印的土坑里传出几声凄厉惨叫声。

    他转头看去。

    结果看到五指印土坑里的那具黑佛尸体,在被几名武僧从深深的坑洞里艰难扒出来后,他体表的黑色肤质化作黑气,快速消散,重新变成了正常人的肤色。

    当变回正常人肤色后,更为诡谲一幕发生了。

    那浑身被血迹浸染满的禅远和尚尸体,脑袋咕噜噜一个反转。

    瞬间正脸朝下,后脑勺朝上。

    当后脑勺朝上刹那,后脑勺变成了人脸,那是一张庄严佛脸。

    可这佛脸转换没多久,虚虚实实的变幻了几次,又重新反转回来,重新变回笑脸佛。

    但这笑脸佛却一点都不心善。

    一点都不宽宏大量。

    但凡所有接触到他的武僧。

    都在一瞬间被吸光生命精元与一身精气神。

    然后。

    浑身都是血迹的人,在废墟中,摇摇晃晃的重新站起来。

    晋安惊讶看着眼前这幕。

    这一幕何其相似,他想到了一个人,那个在昌县碰到过的朴智和尚。

    紧接着,晋安转头看向白龙寺广场上矗立不动的那尊高大,宏伟的佛祖金身神像。

    他早就在佛祖神像里感应到了强者气息。

    那佛祖神像里有活人!

    虽然生命气息微弱,似乎受了某种严重创伤,但佛祖神像里的确有活人。

    晋安想到了此前看到的有佛光遁入佛祖神像里的场景。

    那佛光!

    应该就是有释迦高手出手在清理门户了!

    “前辈,有人在白龙寺里藏污纳垢,扰乱佛门清净,你还在等什么?”

    “为什么你闭目?”

    “是因为你见到太多的人间疾苦,藏污纳垢,人心叵测,所以已经彻底失望吗?”

    此时的笑脸佛禅远和尚,带着与笑脸佛迥异的淡漠,冷漠目光,转头看向惊恐躲远的白龙寺武僧,然后又目光淡漠,冷漠的转头看向白龙寺广场上矗立不动的那尊高大,宏伟的佛祖金身神像。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笑脸佛禅远和尚忽然仰头大笑,那是劫后余生的笑。

    “纵然你是镇国寺来的高僧又怎样?纵然你半只脚已经跨入第三境界,能日游御物又能怎样?修为没到,强行在白天出窍,到头来还不是神魂修行不够而强行在白日出窍,无法回壳肉身……”

    “这就是白龙寺早已经注定的命。”

    “你一个人挽救不了。”

    “因为白龙寺早已经烂到根里,枯木倒塌,大厦倾倒,没人能违抗早已经注定的命运。”

    “你现在肉身和神魂都双双被困在佛像里出不来,我要你亲眼看着,白龙寺是如何被摧毁的!”

    禅远和尚他脚下僧鞋已经破烂,索性光着古铜色的脚掌、脚趾,在废墟中行走,气度雍容,双目明亮,一张笑脸佛的他,仿佛带着立于纷扰尘世的恬静,干净,行走苦海人间。

    “你是谁?”

    “你到底是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禅远师侄?”

    “快站住!你到底是谁!”

    此时有几名白龙寺老僧赶来,他们出声喝问阻止禅远和尚,但笑面佛的禅远和尚如从地狱走出来,他杀人如麻,连眼睛都不眨下,一路屠杀过去,废墟里倒下一具具死人。

    他手里沾满鲜血与人命。

    唯有赤脚的脚掌上没有沾染一滴人血,光洁干净。

    人挡杀人,佛挡弑佛,禅远和尚一直走到一处废墟下,然后从废墟下挖出一枚晶骨,正是被废墟掩埋了的舍利子。

    在取到舍利子后,他转身看向废墟里唯一一块净土,废墟里唯一的建筑物,那座只剩下一小截的清梵堂。

    他赤着双脚,一步,一步,走到清梵堂。

    禅远和尚手掌一挥,废墟中的烟尘被吹拂开。

    露出了烟尘里的清梵堂内真正场景。

    晋安终于看清了清梵堂里的景象。

    轰!

    晋安脑子一声轰鸣,他错愕愣住了。

    清梵堂里的佛法高僧善能法师肉身,在大破败中,始终没有染一丝尘埃,就好像是留在人间废墟的唯一净土。只是他的尸体却不是正常人的肤色,而是浑身皮肤似黄玉、香油颜色,如同金色肉身。

    晋安进入白龙寺后一直平静的脸上,在这一刻,终于露出动容,和哀凉、伤感。

    为什么善能法师圆寂已有半个月,他的尸身还没入土安葬?

    为什么善能法师的尸体…跟在走阴时看到的那些被佛祖所弃的面容绝望肉身佛那么像?

    善能法师成肉身佛了?

    晋安伤感的眼神里,慢慢的,化作一点点凛然和冰冷。

    那是愤怒啊!

    善能法师因为调查肉身佛而死,如今却又成了肉身佛,这一刻,晋安脑海中一下浮现出善能法师头七回魂夜那天来五脏道观时说的那些奇怪话。

    佛门清理门户……

    佛祖三劫,佛有十一种苦……

    他未悟透人心叵测……

    羡慕五脏道观的清静……

    晋安在愤怒中,想到了在过去,一些寺院为了骗取官府补贴,年年都有高僧成肉身佛,然后这些和尚拿着官府补贴,各个吃得肥头大耳,和尚不念经,却年年都有僧人坐化成肉身佛。

    后来官府生疑,为什么这家寺庙里能出那么多肉身佛?

    于是暗中调查。

    然后官府发现,这些所谓的肉身佛,都是寺院里的年老体衰的老和尚,被关在油缸里泡着,强行给人灌香油,排空肠胃里的屎尿和食物残渣,在油缸里泡久了,因为香油已经浸入肉中,类似于古时的防腐剂,能保持肉身不腐,并且肉身能形成黄玉般颜色。

    等老僧杀光了,就开始拿中年和尚做成肉身佛,等寺院里的人死得七七八八了,就开始抓路边无牵无挂没人会报案的老乞丐或是抓光其他小寺院里的和尚,如法炮制的泡制成金身肉身佛,从官府那骗取来更多补贴。

    而寺里那些吃着人血馒头的和尚,整天拿着从官府那骗来的钱银大鱼大肉,大吃大喝,各个吃得满脑肠肥,一个比一个心黑。

    因为这些肉身佛是假的,并不是真的肉身佛,只能算是枉死的孤魂野鬼,所以死后不能渡过苦海彼岸抵达佛国,而是跟其他孤魂野鬼一样坠入九曲黄泉,沉沉浮浮,得不到解脱。

    康定国也有人在利用肉身佛行恶吗?

    这一刻的晋安!全身血液越来越滚烫,身体里的血液越流越快!那些怒火就像是滚烫岩浆,浇筑上他的血液!一颗颗,滚烫炙热!填满了他整个胸膛!

    有愤怒!

    有悲愤!

    善能法师因挺身而出调查假肉身佛一案而死,死后却成为了这位高僧最憎恨的那些假肉身佛,不被佛祖接渡彼岸!

    这他妈的就是对善能法师最大的羞辱啊!

    就在禅远和尚刚想抬步跨入清梵堂时,轰隆!

    一道狂影,从天而降,地上废墟爆炸,巨大的力道,在地上冲击起巨大土龙,连大地都狠狠震颤了一下,似乎承受不了怒火,这措不及防的一幕,笑面佛禅远和尚身体就像是一块破布般被炸飞出去。

    什么气度雍容。

    在这一刻连狗屁都不是。

    《八极形意拳》第三式,熊靠背!

    禅远和尚刚摔飞出去瞬间,根本不等他反应,迎面感受到一头巨大棕熊碾压来的气势汹汹压迫感,轰隆!

    上半身狠狠重创。

    仿佛全身都要在这一刻撞散架。

    噗!

    一口大血喷吐而出。

    轰!人重重摔砸在地上,后背剧痛。

    “该死的!白龙寺里哪…哪来的道士!”

    禅远和尚感受到身体像是骨断筋折的剧痛,这回他终于惊怒看到自己的正面敌人,想不到他是被一个突然冲出来的道士打伤的。

    那道士年纪与他相仿。

    同样都是二十岁左右。

    赫然是晋安眸光冰冷的出手了!

    晋安并未拔刀,因为他今天,想一拳,一拳,亲手打死了眼前这个邪佛啊!

    只有这样,才能解他心头怒火!

    朴智和尚并非善类,那么眼前这个和尚也不是善类,刚才佛祖金身像里的那位佛门高僧很有可能就是在清理门户此人!

    善能法师之死,此人绝对逃不了干系!

    此时此刻,禅远和尚双眸里又惊又怒,但他脸上始终只有一个笑面佛表情,哪怕身体受伤再痛,也只有一个笑面佛表情。

    禅远和尚在这突变中很快回过神,他刚想要反击,哪知!

    《八极形意拳》第一式,鹤云手!

    禅远和尚想躲,可晋安的鹤云手中却藏着千变万化的玄妙变化,招式精密到找不到破绽,他仓促应战间躲无可躲,只感到脖子一痛。

    禅远和尚想躲,可晋安的鹤云手中却藏着千变万化的玄妙变化,招式精密到找不到破绽,他仓促应战间躲无可躲,只感到脖子一痛。

    他脖子被被一只大手牢牢钳住。

    手上力道重若千钧。

    咚!

    一声令人牙酸的骨头撞击声,晋安手掌箍住禅远和尚的脖子,一个头锤,坚硬脑门重重砸在禅远和尚的面门上。

    《八极形意拳》第七式,蛟骨头!

    晋安一出手,根本就不给禅远和尚任何反击机会,一连串连续出手,把禅远和尚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禅远和尚面门血污横流,口鼻塌陷,风度不再,只剩下狼狈,他强忍着口鼻剧痛,手上结出一个手印。

    释迦大手印!

    轰隆!

    仿佛撞到钢板的沉闷巨响,禅远和尚的释迦大手印,并未击中晋安肉身,而是轰在晋安体表的黑衫气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