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白骨大圣 咬火

第221章 俑

    啪嗒

    啪嗒

    在密密麻麻悬棺的吃人峡谷里,火把照明到两名道士。

    晋安一眼就认出了对方身份。

    是这次下阴邑江的的两家道观的其中一家道观,明月道观的两位道士。

    “这吃人峡谷里,究竟已被吃了多少人!”

    老道士紧张的拿火把在满是破败棺材的吃人峡谷里,不停照来照去,担心在身边看不见的黑暗中,也暗藏着别的死而复活死人。

    早在一开始。

    大家都很清楚。

    眼前这些人早已全是死人了。

    “明月道观的二位道长,西山庵堂的三位大师,今天多有得罪了!”

    “我今天倒要看看,今天这吃人峡谷里,究竟是什么东西,在装什么神,弄什么鬼!”

    晋安厉喝一声,气势无惧。

    主动负责断后。

    咚!咚!咚!

    晋安手持杀业之刃的虎煞刀,面无惧色,居然不退反进的主动冲杀向面前六人。

    以一敌六。

    他每一步跨出,都是丈多远。

    声势惊人。

    随着晋安冲出第一步,他左肩点燃一把阳火。

    第二步,右肩再次点燃一把阳火。

    当大踏步冲出第三步时,头顶又点燃一把阳火。

    他气势节节攀升,一身血气方刚与战气沸腾,推演至巅峰。

    每一脚踏出,脚下血肉泥土崩裂,撕裂,喷溅出血肉碎块,揭露开这吃人峡谷的邪恶一面。

    “晋安道长,太好了,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五脏道……”

    赤血劲!四十二层!

    《八极形意拳》之第三式熊靠背!

    但迎接明月道观观主的,则是一道裹挟赤红血影,轰隆隆冲撞而来的人形大棕熊。

    蓬!

    明月道观观主当场被炸飞半边身体,宛如被一块巨大磨盘砸中,当即骨头碎裂,血肉横飞,半边身体爆炸开。

    这位明月道观观主还没说完的话,戛然而止。

    再也无法开口说话。

    如此近距离下,晋安彻底大爆发,他目光凌厉,冰冷如冷电,左手近距离抓起明月道观最后一位道士的头颅,砰!

    他单手提起人,重重往地上一砸,道士脖子被砸断,直接在他手里扭曲成非人的九十度弯折。

    他右手的虎煞刀带着赤血劲爆发的赤红光影,一个果决横扫,西山庵堂的和尚,瞬间被晋安腰斩成六段。

    《八极形意拳》之第七式蛟骨头!

    晋安丝毫不给这些邪魔孽障反应机会,在瞬间制服五个人后,一个近距离头锤,他的前额重重凿中驱魔人的面门。

    咚!

    额头狠狠凿中驱魔人面膜的刹那,居然打出了音爆的嘶鸣声,轰击出爆炸冲击的气浪。

    那是狂猛力道爆炸带起的凶狠冲击波。

    咔嚓!

    驱魔人面门血肉被狠狠头锤凹陷,人以比晋安冲杀而来的更快速度,倒飞出去十几丈外,消失在看不见的黑暗里。

    砰!砰!砰!

    直到这时,和尚被拦腰斩的六段身体,才砰砰砰落地。

    然而。

    这六段身体却没有想象中的肠子内脏掉落一地,画面血腥。

    在他们躯干里,居然全是实心的白花花人肉。

    并没有心肝脾肺肾,五脏六腑。

    “晋安道长你为什么要杀我们?”

    “晋安道长你为什么要杀我们?”

    ……

    喃喃细语声,在这个吃人峡谷里,像是黑暗阴影在耳畔细语。

    能污染人心智。

    堕人神魂。

    “邪魔孽障!装神弄鬼!”

    “五雷正法,天地至阳,今天就让我揭露了你们到底是什么邪魔孽障!”

    点燃三把阳火的晋安,一身浩然正气冲霄汉,无惧这些邪魔外道,眸光冰冷喝声道。

    身怀五雷斩邪符的他,丝毫不受这吃人峡谷的堕落意志影响。

    然而。

    就在晋安转头看向明月道观观主尸体方向时,却发现那里尸体不见了,连同一起消失的,还有爆碎一地的肉沫、碎骨渣、血迹。

    那里干干净净。

    什么都没有。

    当他再看向脚下的六段尸体时,却发现脚下和尚尸体再次不见。

    如果不是他手里还捏着一具脖子被他砸断成九十度弯折的尸体,此前的战斗,就像是一场幻觉,什么都没发生过。

    晋安看了眼手里的唯一战利品,他知道,这些尸体,已经不是正常死人尸体,而都是像那些白花花人肉泥土一样的人肉俑。

    身体里早没心肝脾肺肾,只有填满了的白花花人肉。

    就跟西山庵堂的和尚尸体一样。

    早就不是他所熟悉的明月道观道士了。

    “管你们是什么东西在装神弄鬼,我把你们都挫骨扬灰了,还不信你们还能死而复活!”

    晋安手臂腾起黑焰。

    那是《黑山功》的火毒内气,点燃了人肉俑尸体,这才叫真正的挫骨扬灰。

    挫骨扬灰的同时,晋安也没忘了,一刀割下尸体脑袋。

    “老道,你们怎么回事,怎么还逗留在这里,没出去?”

    晋安处理掉人肉俑后,跟老道士他们汇合。

    老道士见晋安安然回来,松了一口气,然后苦笑说道:“小兄弟,我们走不出这吃人峡谷了。”

    “刚才不管我们怎么往前跑,都一直跑不到出口的墓室门。”

    “鬼打墙?”晋安首先想到这个。

    哪知,老道士摇摇头:“刚才老道我和老妹仔细研究过这个地方的古怪,我们并不是中了鬼打墙,困住我们的,是我们脚下的吃人峡谷。”

    “那些血肉泥土是活的,一直在不停生长,不停把我们拉回到原处,所以不管怎么跑,最终都还是在原点,只是白费力气。我们要想出去,不能在路面上行走,只能踩着那些悬棺才能出去。”

    老道士详细解释道。

    就在这时。

    那种古怪呼吸声,还有人影幢幢的脚步声,再次在这个压抑的吃人峡谷里响起。

    “娘嘞,这还没完没了了,这次的脚步声更多,人更多!”

    老道士变了脸色。

    峡谷远处的幽暗处,火把药液,刚才被晋安斩杀的六人,再次完好无损的出现。

    而这些在六人身后,还跟着影影绰绰的更多人肉俑。

    那些人肉俑,身上服饰各异,都是来自不同时代的殉葬人,数目足足上百多人。

    “杀,杀不死!”

    “反而越杀,死而复活的人更多!”

    “这地方简直邪性得让人绝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