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白骨大圣 咬火

第255章 知道李所当然的反义词是啥不?岂有此李

    墓道里那些根须无法视物。

    可人龙男子看到了猫在远处的晋安他们。

    他目光大睁。

    原本虚弱下去的身体,再次剧烈挣扎。

    可他越是挣扎,那些树根把他缠得更加紧了。

    一根根血色根须紧紧勒住他身体。

    这些根须的扭力比浸了水的麻绳还大,勒破人肌肉,骨头,在静谧无声的墓道里勒出骨头寸寸断裂的咔嚓,咔嚓声,看得老道士他们头皮发麻,下意识其他人都催老道士再分他们点尸油。

    人龙男子那张因为鱼鳞病而变得畸形非人,长着厚厚角鳞,看不出正常人形的五官下,带着怨毒,怨恨,与身体骨头正在遭受寸寸拧断的巨大痛苦,不甘心的死死凝视着晋安。

    人龙男子喉咙蠕动……

    他似乎想出声说些什么?或者是想故意惊动这血色墓道里的养魂木根须来反杀晋安等人?

    但他的喉咙里已被根须堵满。

    呜

    呜呜

    一切的挣扎。

    最终都只化作不甘心的睁大眼睛,死不瞑目。

    人龙男子身上所有偷来的外人阳寿,在一次次被拧断全身骨头下,彻底耗尽。

    他那不知多少次被吸成干尸的身体…这次不再愈合,彻彻底底变成一具被吊在头顶上方丑陋,扭曲干尸。

    嘴巴大张的死不瞑目死死盯着晋安方向。

    呼

    随着人龙男子彻底身死,被血色根须吸成干尸,干瘪下去的手掌,再也抓不住手里刀柄,镪的无力掉落在地。

    全程目睹了人龙男子的惨死样子,晋安他们这回是再也不敢托大,就连老道士这个时候都不敢再贫嘴了,在静等了会,确定人龙男子是彻底死了,那些缠绕人龙男子的根须也慢慢归于平静后,大家这才小心通过这条墓道。

    还好最终都是有惊无险通过墓道。

    也不知是老道士的尸油起了作用。

    还是人龙男子一次性喂饱了这些根须。

    这些根须各个血光莹莹。

    让晋安想到了吸饱人血的蚂蟥。

    又或许是两者都有吧。

    当晋安从吊在头顶上方的人龙男子尸体下走过去时,他弯腰捡起地上的那口刀刃。

    直到远离这条墓道后,晋安才有空打量起这口刀刃。

    但只稍稍打量几眼,晋安手上腾起黑色火焰,这些黑焰温度其高,就连空气都炙热难耐,墓道里那些根须被黑焰逼退躲开。

    这刀刃没在晋安手里坚持多久,便被这些浮屠内气熔断成几截,变成坑坑洼洼的废铜烂铁。

    大道感应临身。

    阴德一千。

    这是件冥器。

    “小兄弟这……”

    看着被晋安熔毁的刀刃,老道士张口欲言。

    “老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刀并不是我们要找的斩蛟刀,这人龙男子是腾国国主的后人,对这墓里的情况,肯定多多少少知道些什么。肯定也知道镇尸碑的存在,他不会带斩蛟刀下墓的。”

    晋安跟老道士合作了这么久,两人早已有了默契,哪还能看不出老道士话里意思,无所谓的解释说道。

    哎。

    老道士叹息一声。

    他想到了那位曾在昌县帮过他们的阴阳先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帮阴阳先生找回斩蛟刀。

    “晋安道长,什么是斩蛟刀?对你们很重要吗?”

    哭丧人兄弟俩好奇问道。

    一行人继续在墓道里前进,晋安为了节省体力,只简单说是故人生前遗物,自从被恶人夺去后至今下落不明。

    此时铁骑卫的那些铁血大汉,都目露伤感,他们走了这么久都没找到老石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墓道里存在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万一一个人落了单,基本就是没有生还希望了。

    一时间队伍气氛有些沉闷。

    失落。

    为了节省有限清水,大家一路上都沉默,不怎么说话,这条墓道也不知到底有多深,走了一会后,墓道里再次看到一尊祭祀用的半身人石像。

    说来是怪了,老道士一直盯着那石像看,晋安疑惑望过去,老道士说小兄弟你有没有发现,这石像好像有点歪,位置好像被人移动过?

    老道士一边说着,一边还狐疑的拿火把照过去。

    噼里啪啦,火把的火光,在墓道里时明时暗的燃烧,火把凑近石像,暗黄火光照在祭祀石像那张眼耳口鼻极其夸张的祭祀石像人身上,映照出石像棱角线条在暗黄火光下忽明忽暗跳动,在墓道里显得格外阴险,怪诞。

    嗯?

    晋安低头看向半身人石像脚下,果然看到有被挪动过的痕迹,有着明显的新旧灰尘痕迹。

    “老道,这石像有古怪,退远些,别凑那……”

    晋安的话还没说完,那一动不动的半身人石像突然睁开一对眼睛,啊!啊!

    两声高分贝的尖叫在墓道里炸起。

    老道士被猝不及防突然睁眼的半身人石像给吓得差点没搁屁了,而石像后也响起一个大老爷们的尖叫声,痛痛痛,石像诈尸跳起来,结果石像摔倒在地,一名躲在石像后,衣服脱得光溜溜,只剩条裤衩的白斩鸡肥胖臃肿男人,不停用手拍打自己眼睛,刚才老道士火把凑太近,烧到了他眼睫毛。

    “?”

    “!”

    好家伙!大家都被突然从半身人祭祀石像里跳出来的男人给惊呆住了!

    这尼玛搁谁能受得了。

    躲哪不好。

    居然躲在墓道里人吓人。

    你当这是在玩一二三石头人,谁先动谁是鬼吗!你个魔鬼!

    之前大家担心会触碰到这墓道里的什么机关,并未检查这些祭祀用的怪诞石像,直到这时候才终于看清,那半身人石像并非是实心的,背后居然是空的,刚好能藏得下一个人。

    “别紧张,别紧张,是我,舟子、王光…你们赶紧把军弩放下,小心军弩走火。是我,我是老石头,我还活着。”

    那名从石像背后跳出来的肥胖臃肿男人,看到自己正被铁骑卫十几把军弩齐刷刷瞄准,顿时也不管什么眼睫毛还在不在了,赶紧举手紧张大喊千万别擦枪走火。

    大伙没放松警惕,而是回头看看铁骑卫那些人。

    铁骑卫的人呼啦啦围过来,马上认出了战友,立马惊喜围上去。这些铁血大汉激动得哈哈大笑,眼眶红通通的一人给了老战友胸口一拳,笑骂道我们还以为你壮烈牺牲了,白瞎了老子几颗猛虎落泪。

    原来这位叫老石头的铁骑卫,在爆发击伤人龙男子后,他被墓道里养魂木根须追杀,被破跟老战友们分散。

    他一路逃。

    结果背后那些养魂木根须死追不放。

    还好在最后关头,他急中生智,他见墓道里其它地位都攀爬了血色根须,唯有那些古怪石像没有附着根须。

    生命垂危时刻。

    他索性死马当活马医。

    结果还真被他找到出路。

    那些石像并不是实心的。

    而是背部被人挖空,刚好够藏一个人。

    于是他借助半身人石像,并用了江湖上的龟息术,让自己进入假死状态,这才逃过一劫。

    要不是老道士好奇心重,火把凑太近,差点烧到他眼睫毛,把他从龟息假死中惊醒,他就要被老道士的火把给烫出肉香猪头肉了。

    至于他身上那套重甲铠甲,因为有些碍手,被他丢到远处了,免得那人龙男子不死,通过甲胄线索找到他的藏身之所。

    铁骑卫老石头说得绘声绘色,再配合上夸张的肢体动作,把他一路上上的惊心动魄大逃亡,说得入木三分,给人身临其境。

    那口才,不去当说书先生,简直暴殄天物。

    把铁骑卫那一二十名虎背熊腰大汉,硬是唬得一愣一愣的。

    “真没看出来,平时沉默话不多的老石头,除了瞒着我们实力,还有这么说书先生天赋的口才……”

    铁骑卫将士们一顿感慨。

    “咳,咳咳,也许是人在经历大的惊吓后,都会不由自主话多来释放心中恐惧吧。”面对铁骑卫的关怀,老石头干咳几声,一本正经的解释了句。

    其他铁骑卫们倒是没多想什么。

    他们也只是随口一问。

    毕竟他们的老战友在不久前才刚“牺牲”自己,拯救了他们大伙,他们都欠老战友一条命。

    “听这位石头兄弟这么一说,老道我倒是觉得,这些石像应该不是普通石料,而是能压制养魂木的特殊石料,或许就是当年修建腾国国主陵墓的那些工匠们,特地留给自己的一条活路。”

    老道士叹息一声:“……只是陵墓还没建完,腾国就亡了国,他们虽然躲入墓道里,但墓道还没修好,这里没吃的没喝的,最后活生生被困死在死路一条的墓道里。”

    “又或者是,当年腾国亡国太快,这些工匠还没来得及躲入墓道里,就被腾国军队给屠杀在外头了。”

    “不管是哪一种结果,都是必死无疑的绝境,哎,这么多杀孽,真是作孽啊。”

    那位铁骑卫老石头对老道士的话深表赞同,他一副先天之忧而又的悲天悯人说道:“陈道长说得极是,我也觉得这腾国亡国得对,这种暴君活在世上,就是天下黎民百姓之苦,生活在水深火热里,永无翻身之日。”

    老道士被铁骑卫老石头这么一夸,觉得这位石头兄弟越看越顺眼,不由多看几眼。

    这些铁骑卫各个穿甲戴盔,没法看清楚,即便这位铁骑卫老石头现在卸去铠甲后白斩鸡一条,但也因为墓里黑暗,光线不好,他刚才没细看,现在仔细一看…!

    老道士擦擦眼。

    再猛的一看。

    老道士嘴巴微张。

    “李……”

    “李直气壮?”

    老道士眼里的震惊,骇然,仿佛比看到乡下神婆其实是易容后的被贬下凡尘的谪仙仙女还震惊。

    “我不是!”铁骑卫老石头矢口否认。

    晋安:“?”

    晋安怔神,等反应过来后,他狐疑看向老道士,并抬起手指指了指面前这位白斩鸡铁骑卫:“李所当然的那个李。”

    老道士经过起初的吃惊后,他收起目瞪口呆的嘴巴,朝晋安郑重点点头,这李护卫的门路到底有多广,居然连都尉将军的亲卫军都能混进去!

    都尉那是谁?

    那可是掌管着一个州府的兵符,能调动一个州府的正规军和乡勇,府尹大人是文官,负责内政,在武官面前要被压得死死的。

    这李护卫要是没点特殊身份背景,老道士这回是说什么都打死不信了。

    看到老道士点头,晋安转头重新看向面前的“老石头”。

    眉头皱起。

    此时,连铁骑卫那些神经大条的糙汉子,都看出了点苗头:“晋安道长、陈道长,二位道长跟老石头认识?是熟人?”

    晋安皱起眉头:“诸位,我和老道士需要处理一些事,暂时离开下…铁骑卫的各位弟兄,我们暂时借你们的老战友‘石头兄弟’一用,很快就会还给各位。”

    晋安根本不等铁骑卫的人答应或反驳,已经跟老道士一人一边架起人,快速闪入旁边的另一条墓道里。

    很快。

    墓道里响起像杀猪声一样的嗷嗷惨叫声,惨绝人寰,杀猪声马上戛然而止。

    约摸一炷香后。

    等三人重新回来时,一身赤条条的铁骑卫“老石头”,期期艾艾跟在晋安和老道士身后归来,他捂着脸,活像个刚受气的小媳妇,没脸见人,老老实实低头看路,可老实了。

    等老战友走近,铁骑卫的人吓一跳,好家伙,这位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猪头脑袋,还是他们认识的老战友吗?

    “晋安道长,我痛。”

    “浑身哪都痛。”

    “你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乌青青了……”

    老石头,更确切的说,应该是薛府内院护卫许统领,何夫李护卫,捂着被晋安一顿胖揍的猪头脸,亦步亦趋,像个小媳妇一样老老实实跟在晋安身后。

    晋安被恶寒得起鸡皮疙瘩,他敢肯定,这李护卫就是故意恶心,埋汰他得,他实在受不了一个大老爷们跟娘们一样娘们唧唧的。

    他情愿跟十只猴子厮杀。

    也不想遭受这种心灵攻击,精神软摧残。

    老道士则早幸灾乐祸,看着晋安和李护卫一路斗嘴。

    “一个大老爷们好好说话,别娘们唧唧说话,知道李所当然的反义词是啥不?”晋安后背恶寒的转身看向跟在他身后的。

    “是什么?”李护卫果然好奇问道。

    晋安淡淡四个字:“岂有此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