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白骨大圣 咬火

第256章 得道者多助,晋安公子已经得道也

    李护卫听了晋安的话,人一怔。

    岂有此李……

    岂有此李……

    他反复咀嚼几遍,眸子越来越亮,脸上露出喜色。

    “好,好,李应如此啊,哈哈哈。”

    阴森森的墓道里,李护卫开怀大笑。

    果然不愧是一心想着撞邪,当他无头尸王的李护卫,这神经是大条。

    晋安:“?”

    神特么的李应如此。

    晋安额头垂下几道黑线,险些没忍住再次给李护卫几顿胖揍了,这是嫌他们还不够危险,想引来周围那些沉睡状态的血色根须吗?

    被晋安瞪了一眼后,李护卫也自知李亏,闭了嘴,但还是偷偷乐呵的在私下噗哧噗哧憋笑。

    跟老战友重逢,虽然没识破易容后的李护卫身份,但墓道里那一二十名铁骑卫大汉,队中气氛轻松许多,士气恢复,在他们的熟门熟路引路下,一行二十几人的接下来路程,倒也有惊无险。

    在墓道里逐渐往地下深入。

    沿途也没忘了留下记号给都尉、削剑他们。

    在黑暗墓道里,缺少距离概念与时间流逝的概念,也不知在墓道里走了多远,忽然,在墓里望气最厉害的风水先生,再次拦住大伙,前方又有动静。

    人?

    很多人?

    听了风水先生的提醒,原本在墓里走得有些麻木的大伙,精神一振,都猜想是不是都尉他们在前面?

    按理来说,这趟下墓,人数最多的,就是他们这些人了。

    果不其然。

    在墓道里摸黑走出百步左右,千篇一律的墓道里,终于出现不一样的建筑,那是个石条堆砌成的石厅,像是冥殿规格。

    冥殿里隐隐约约可见火把的火光跳动。

    “好家伙,这冥殿四周的养魂木根须都他奶奶的好粗,好大,而且比我们一路走来的地方都更加密集。”陈道长惊呼一声。

    铁骑卫适时说,这些养魂木根须只要别去主动刺激,别主动靠近,不会有事,他们来时并没遇到什么危险。

    这些养魂木根须除非受到鲜血刺激,否则都是处于安静沉眠中。

    眼前冥殿里有火光不停摇晃,就好像是有不少人正在里面手举火把的走来走去。

    当晋安一踏入冥殿里,却被眼前一幕怔住。

    老道士一呆,然后惋惜的叹息一声。

    这冥殿,才是这殉葬坑的中心,冥殿四周石壁上,被人凿出密密麻麻山洞,每座山洞里都被手脚钉死着一具干尸。

    那些干尸手脚被人活活钉死在这里,看尸体表面的衣着,那些衣服虽然经过千年腐蚀,已经破烂不堪,落满灰尘,可通过衣服上的一些精细花纹,还是能看出来这些尸体的生前身份地位肯定不低。

    山洞里每具尸身都缠绕着养魂木根须。

    而在冥殿中央,被雕龙护栏隔开几块坑洞,走近护栏一看,那些坑洞里全是人的干尸。

    这些干尸都是修建陵墓的奴隶,被人像牲口一样丢进去,凌乱堆叠成好几座尸山。

    这些全是殉葬坑!

    一个,两个,三个……

    粗略一数有九个殉葬坑。

    假如每个殉葬坑里都有上百具尸体,光是这座冥殿里的尸体就有上千具了,这些都是活人被献祭被养魂木的。

    而拿这么多活人献祭给养魂木,就只为了成就一个人的千年之后能死而复生的一丝渺茫希望。

    “这地下墓道很大,像这样的冥殿,我们通过盗洞无意中找到这里,其它方向还有两座一模一样规格的冥殿。”

    “腾国存在于千年前上百诸侯国战乱的年代,那个年代,战火纷飞,庄稼地大片大片荒废,诸侯国之间到处都在你征我伐,民不聊生,人命就跟路边草根一样不值钱。诸侯国之间年年打仗,年年都要死不少人,士兵死光了,诸侯国国主为了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与财富,开始强征平民、农夫上战场,这些人上战场基本跟送死没区别,一旦被俘虏,都会被施加墨刑,在脸上刺上奴隶烙印,活得比牲口还不如。而亡了国后,命运同样很悲惨,不是被人屠城,百姓们家破人亡,就是青壮男人被打上奴隶烙印,妻女被贬低为军妓,大多活不了多久就会不堪折磨而死。”

    “越是战乱,普通人的命越是不值钱,就算不死于各大诸侯国手里,也迟早饿死路边,饿殍遍野。”

    哎,即便是神经大条,一路上跳脱不靠谱,如多动症的李护卫,此时也是忍不住摇头叹息一声,难得性子安静下来。

    冥殿里这么多的无辜亡者冤躯,当人一踏入冥殿里,仿佛马上有成百上千的冤魂从那些殉葬坑和山洞里传出,他们就好像是张着幽黑大口,哭诉着生前的磨难与家破人亡的痛苦。

    千尸洞里的那些尸堆,还可以用是这千年来各地落水溺死的人,尸体顺着水流被冲刷进千尸洞里,才有了如今的尸堆来解释。

    可眼前这些殉葬坑里的遇难者,都是活人,他们又是谁的丈夫,谁的父亲,谁的儿子,被人活活推入殉葬坑,只为墓主人需要殉葬者跟他一起陪葬。

    看着这些惨无人道的殉葬坑,还有殉葬坑里特别发达的养魂木根系,队伍气氛有些沉闷。

    冥殿很大。

    他们顺着火光找到了冥殿里的人,意外看到白龙寺的三位高僧,正在冥殿的石壁上画着佛经。

    那些佛经都是用金身粉书写的,字体沉凝,形体瘦筋,有佛的普度众生磅礴,也有佛祖的岁月飘渺。

    这些佛经,金光灿灿,佛法凝聚。

    都是汇聚了三位高僧的毕生佛法修为。

    经文越写越多,这冥殿里的佛陀金光也越来越强盛,有平和气息扫荡冥殿与殉葬坑里的怨气、恨气、戾气、煞气、阴气……

    吾观地藏威神力,恒河沙劫说难尽。见闻瞻礼一念间,利益人天无量事。

    若男若女若龙神,报尽应当堕恶道。至心皈依大士身,寿命转增除罪障。

    少失父母恩爱者,未知魂神在何趣。兄弟姊妹及诸亲,生长以来皆不识。

    或塑或画大士身,悲恋瞻礼不暂舍。三七日中念其名,菩萨当现无边体。

    ……

    ……

    “小兄弟,这是佛门用来渡人罪业的《地藏菩萨本愿经》,可以消灭无量罪业,渡人去往极乐净土世界。”

    “地藏菩萨发下过宏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

    老道士向晋安解释一句。

    虽然他是道士。

    但这不妨碍他平时接触一些和尚,略知一些佛门经典。

    “这三位高僧,是在以白龙寺这些年积攒的宏大香火愿力,无私渡尽这些受苦受难的殉葬者,好让他们脱离苦海,升入极乐净土世界。”

    老道士肃然起敬说道。

    原本一直在埋头专心挥笔书写佛门经文的白龙寺三位高僧,听到老道士的声音,他们这才如梦初醒的回身看到晋安他们。

    “晋安道长、陈道长,太好了,你们都没事。”白龙寺三位高僧大喜。

    当看到跟在晋安身后的铁骑卫那么多人时,白龙寺三位高僧都是吃惊不少,当了解到晋安他们一路上的经历后,白龙寺三位高僧都是唏嘘感慨不已,说都尉看到铁骑卫弟兄都还安然无恙活着,肯定会很高兴。

    晋安转头看看四周,并没有发现都尉和削剑,于是追问起二人行踪,白龙寺住持含笑说让晋安不要紧张,都尉和削剑都平安。

    他们先后在这冥殿里相遇,都尉和削剑因为担心晋安他们的安危,在附近寻找晋安他们了,留下他们三人在这里用佛门高僧的金身写《地藏菩萨本愿经》。

    既然他们找到了养魂木的老巢,打算一绝永患的平定了这万年养魂木,免得留下祸根,继续遗祸千年。

    听到削剑居然跟都尉单独在一起。

    晋安和老道士面露古怪的对视一眼。

    他们家老实巴交的削剑,会不会被都尉看出点什么来?

    “晋安道长,你们能找到这里,可是留意到了我们沿途留下的记号吗?”白龙寺住持双手合十,欣慰看着平安无事,重新再次汇合一起的大家。

    晋安摇头:“这墓道里地势复杂,不止一条墓道,我们应该是恰好错开了。”

    “多亏了有风水先生相助,还有这些铁骑卫弟兄带路,才能幸运与住持你们重逢。”

    听了晋安的回答,白龙寺住持再次唏嘘感慨几句。

    或许是因为这边人多,动静大,让本就离冥殿并不远的都尉和削剑两人听到动静,两人都赶了回来。

    “师父!”

    “三师弟!”

    师徒重逢,自然少不了师父对徒弟的寒暄,老道士早已经对他的“三师弟”身份麻木,此刻能与削剑重逢,辈分上吃点亏他也无所谓了。

    五脏道观最重要的是要整整齐齐。

    “老石头、舟子、王光……”都尉此时也是惊喜与自己部下重逢。

    这么多人重逢,让原本清冷,死寂了千年的冥殿里,人烟气息热闹起来,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带着重逢喜悦的诉说着自己一路上经历。

    趁着人多口杂之际,晋安偷偷拉住削剑:“削剑,你跟都尉独处的时候,都尉有没有对你的身份起疑?或是动手动脚?”

    削剑木讷,如实回答:“都尉问徒儿是怎么跟师父和大师兄、三师弟认识的。”

    晋安心头一紧:“那削剑你是怎么回答的?”

    削剑依旧还是那副木讷,木楞表情:“徒儿如实回答,忘记了。”

    晋安闻言,乐呵笑出声。

    他都能想象得到当时都尉肯定被削剑噎得一时语塞的郁闷表情了。

    “那后来呢?”

    晋安给削剑竖起颗大拇指,赞削剑回答得好。

    “都尉还问徒儿为什么懂那么多盗墓知识。”

    “削剑你这回又是怎么回答的?”

    “徒儿还是如实回答,忘记了。”

    晋安越听越乐。

    “都尉还问起徒儿为什么要一直认师父为师父。”这次削剑木讷的脸上,居然破天荒的出现严肃表情,主动说起来。

    晋安有点紧张了,问削剑是咋回答的?

    削剑摇头:“徒儿说不知道,只知道跟着师父能学到许多做人道理,还能每天有羊排饭吃,羊杂面吃。师父,等我们这次出墓后,我能多吃一碗羊杂面吗?”

    削剑木讷看着晋安。

    没有世俗成年人世界那些勾心斗角的干净无瑕眼神里,第一次渴望一样东西。

    “师父你哭了?”

    “肯定是削剑你看错了,师父那不叫哭,那叫眼里进了沙子。”

    削剑木讷。

    晋安:“好徒儿,等我们这回上岸后,第一件事就是吃一碗热乎的羊杂面,去去寒,去去这墓里的湿气。”

    “不过,我们偷偷瞒着你大师兄就行,你可千万别告诉你大师兄,我们经常背着它吃羊排饭,羊杂面。”

    削剑当初在河里抱着尸体,重伤昏迷不醒顺流漂来,是被他和老道士打捞起来的,但削剑后来是被傻羊一路驮到村子,削剑半路睁眼醒来一次,所以一直认傻羊是大师兄,跟傻羊关系最好。

    他还怕削剑啥事都跟他的大师兄傻羊说。

    那样他们以后就再也吃不成羊排饭、羊杂面,羊肝羊肺羊心羊舌羊腰子啥的了……

    “师父你放心,徒儿不是傻子。”削剑郑重点头。

    晋安欣慰看着自己懂事的好徒儿削剑:“以后谁要说徒儿你傻,师父就把他师父揍成傻子给你出气。”

    晋安这边跟削剑私下嘀咕完,等他转头想找老道士身影时,看到老道士正在冥殿的另一面墙上,用纯阳之物朱砂,背影沉稳的抄着道教经文。

    那些经文在老道手里银钩铁画,如苍龙匐卧,带着道道道沧桑与正气。

    老道士抄的是道教渡人的《太上洞玄灵宝升玄消灾护命妙经》。

    而另一边,白龙寺三位高僧,也继续用佛门高僧的坐化金身粉,背影庄重抄写未完的《地藏菩萨本愿经》。

    看着三僧一道那么执着超度这殉葬坑里的亡魂,在场的人里,包括晋安在内,没人嘲讽这种事毫无意义,恰恰相反,都被眼前四人的无上胸怀所折服。

    晋安被白龙寺住持、空明和尚、弘照和尚、老道士的行为感染,他深呼吸一口气,以五脏仙庙里的五脏之?为主,以万法之首得雷法为辅,指透铁背,开始在冥殿另一面墙壁上书写度人经文。

    风水先生被晋安的心胸彻底折服,露出宽慰笑容。

    “夫人果然没有看错人。”

    “晋安公子,已经得道也。”

    “晋安公子、陈道长、几位高僧,让我也来助你们一臂之力。”

    风水先生此时也挺身站出,他在第四面石墙上再次刻画更大的阴宅、风水大局,不惜耗损自身精气神,制造更大的鬼门关,送这里的亡魂入黄泉路,平定万年养魂木之祸。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