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白骨大圣 咬火

第389章 沙漠月羌国

    大胡子力气大,很快就把死人附近的沙子挖开大半。

    死者是名男子,但是没人认识。

    大着胆子蹲在尸体边的克热木大叔,惊讶说道:“这人身体还没脱水变干尸,看起来像是才刚死一两天人。”

    有人同样也惊诧说道:“会是谁把人埋在这里,难道是哈木提那支商队里的另一个遇难者?他们一路往回逃的时候,这个人在半路上死了,于是被哈木提他们随便往沙子里一埋,我们又刚好驻扎在这里?”

    大胡子没说话,他还在继续挖沙子,尸体逐渐整个浮现出来。

    可当整个看清尸体后,围在沙坑边的人都倒吸口凉气,有人满脸错愕的大叫一声:“他,他的肚子……”

    沙子下的男尸,肚子鼓胀如球,肚子跟十月怀胎的孕妇一样大。

    可那个人的错愕声还没喊完,忽然,被土黄色袍子遮着的男尸肚子蠕动起来。

    嘶呼,克热木大叔差点被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肚,肚子动了!”

    其实不用他说,大家也都看到了,蹬蹬蹬,顿时吓退好几人,只剩下大胡子和晋安还皱眉蹲在沙坑边仔细打量尸体。

    咳咳,克热木大叔有些尴尬的干咳一声,又有些恼怒,感觉他刚才的一惊一乍表现实在是有些太胆小懦弱,一点都不像是沙漠的勇敢勇士,他见大胡子和晋安没退,于是又厚着脸皮的重新凑过来:“衣服下在动的会不会是毒蛇或蝎子,这人是被沙漠里的毒虫给咬死的吗?”

    无怪乎他会这么说。

    眼前这人死后全身发黑,一看就是死于剧毒。

    晋安目光思索:“这人是中尸毒死的。”

    “尸毒?”在场几人都是一怔。

    晋安点点头,提醒一句:“这死人一身都是尸毒,他本身就是个毒体,尽量不要直接接触他。”

    此时,袍子下的肚子还在蠕动,晋安一点都不怕胆子很大的想要伸手去解开腰带和袍子,但被大胡子挡下了,他说:“我来。”

    大胡子手中弯刀很锋利,轻易割断腰带,然后用刀尖一件一件的挑开袍子、内衬,终于露出了男尸的圆滚滚肚皮,皮肤呈现非正常人的灰白色。

    尸体的肚皮已经被撑大到极致,可以看到肚皮变得很薄一层,现在一条条像是肥胖纹的横纹,就像是皮肤内部已经被撑断,肚子膨胀到了极限,肚子里好像有东西在蠕动,肚子一鼓一鼓的,并且还在持续膨胀。

    “不好,快躲开!”

    晋安想到了巨人观腐烂爆炸的场面,他抓起克热木飞快倒退,倒退的同时还不忘了拿起亚力扎不提遗落在旁的毯子盖在尸体身上。

    就在几人刚退开没几步,蓬!

    尸体爆炸!

    尸毒毒瘴喷薄而出!

    与此同时!

    悉悉索索!

    男人尸体里喷涌出无数类似龙虱一样的黑色尸蟞,铺天盖地爬出,瞬间就填满了沙坑,铺满了沙坑附近的沙子,这些长得跟龙虱一样的尸蟞像黑水潮水一样的朝外疯狂扩散,扑咬所能看到的人、骆驼等一切活物。

    原本站在远处好奇围观的这些人,都被这一幕惊得浑身鸡皮疙瘩寒炸起。

    “逃啊!”

    “救命救命!”

    沙漠上乱了,彻底乱了,到处都是惊慌失措,人们大哭大叫的四散而逃,这场惊变来得太突然了,人被吓懵后都在不顾东南西北的乱跑,发生踩踏,就连骆驼也受到惊吓的四散乱逃。

    到处都是惨叫声。

    有人的惨叫声,也有骆驼惨叫声。

    多亏了晋安拿毛毯盖在尸体身上,才没让毒瘴和尸蟞被尸爆的巨大冲击力给冲上天空,要不然就是漫天漫地全是尸蟞雨了和尸毒毒瘴快速蔓延了。

    即便如此,大家心里都只剩一个恐惧念头,商队要完了,大家都要死在这里了。

    此时就连胆子大的大胡子也自身难保,此时抓起身边几人飞快倒退,可人的速度怎么能快得过地上这些黑色小东西。

    就在大胡子面露绝望,那些尸爆出来的剧毒尸蟞快要爬上他身子时,一声冷冰冰的喝声:“滚!”

    “收瘟摄毒!扫荡污秽!春瘟张元伯为青袍力士显圣将军,夏瘟刘元达为红袍力士显应将军,秋瘟赵公明为白袍力士感应将军,冬瘟钟仁贵为黑袍力士感成将军,总瘟史文业为黄袍力士感威将军,驱瘟符,开!”

    大胡子看到了让他这辈子都难以置信的一幕!

    那些从死人肚皮里撑破涌出的无数黑色虫子,居然像是集体受到了惊吓,沙漠上的尸蟞又如潮海一样退缩回沙坑死人那。

    这时的晋安扯下克热木腰上的牛皮酒囊,唯有他一人在惊慌逃散人群里不退反进,沉着冷静跑向沙坑边然后把马奶酒全都倒进沙坑里,最后一把火点燃了所有尸蟞。

    克热木大叔心疼得两手捂着心口。

    那些尸蟞被大火烧得吱吱响,可它们面对站在沙坑边的晋安,就像是羊羔碰到天敌猛虎,即便被痛苦烧死也不敢越雷池一步,很快便传出了烤肉香气。

    他身上的三次敕封驱瘟符,对于这些尸蟞瘟虫就是最大的克星。

    大道感应!

    阴德一!

    阴德一!

    ……

    当沙坑里的火焰逐渐燃灭,所有尸蟞都已经被烧死,晋安乘乱给自己一个望气术。

    阴德!

    1仟贰百叁拾!

    这些尸蟞给他带来了一千阴德。

    “晋安道长你,你…这,这……”大胡子看着站在熊熊大火沙坑边的道士背影,脸上表情写满了吃惊。

    “人在沙漠里走散很容易迷失方向,乘现在人和骆驼还没走散多远,我们赶紧先把刚才在混乱中走散的人和骆驼都找回来,有些话等下再说。”晋安一直等大火烧灭,然后也帮忙出去找人。

    沙漠太大了,尤其还是在视野不佳的夜晚,整支商队一直忙忙碌碌了一宿没休息,才终于把走散的人和骆驼都找齐。

    还好,除了有两个人在一开始的慌乱踩踏中受了些轻伤,一人在骑骆驼逃命时骆驼惊吓把人摔下来踩断人一条腿外,并无人员重伤和死亡,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至于那头傻羊。

    至始至终都很淡定的在晋安帐篷里睡大觉,晋安不乱跑,它也不乱跑,这羊精明着呢。

    但是一夜没睡,又是担惊受怕一夜,又是奔波找人一夜,把每个人都折腾得筋疲力尽。

    直到天亮,大胡子他们才终于又把注意力放到沙坑的死人。

    此时沙坑里的死人,早已被大火烧成面目全非,尸体从肚子中间炸成两截,内脏全都被尸蟞吃空了,只剩下一些骨头跟很薄的一层血肉。

    “晋安道长…昨晚那些虫子到底是什么?”克热木大叔还有些心有余悸的躲在晋安身后,胆小看一眼沙坑里被烧成焦黑的尸体。

    闻着空气里还没完全散尽的肉香味,忙碌一夜未合眼的他,居然生出肚子有些饿了的荒唐念头,这可把他吓得不轻,不敢再去看沙坑里的死人熟肉。

    晋安蹲在沙坑边检查焦尸,不假思索道:“那是尸蟞,有剧毒,一般只生活在阴暗潮湿,阴气重的陵墓里,以腐烂尸体为食,所以一身都是剧毒,普通人沾之即死。”

    他第一次见到尸蟞,还是在武州府下龙王墓的时候碰见。

    克热木大叔和好奇围过来的另几人,全都惊讶看着晋安:“晋安道长,你,你还见过尸蟞?”

    这位晋安道长到底有着什么经历,怎么感觉像是什么都懂一点点的厉害样子?

    又是不怕死人,又是认识尸蟞,还会尸检,仔细一琢磨,咋感觉晋安道长会是都是跟死人、尸体方面有关的?

    大胡子虽然也吃惊于晋安为什么会认识尸蟞,但他心思更加细腻,他看着沙坑里的焦尸,听出了晋安的话外之音:“晋安道长你的意思是,这具死人尸体,还有这死人里的尸蟞,都是有人刻意埋在我们休息的营地的?”

    大胡子虚心请教道。

    晋安这也是第二次见到尸蟞,第一次见到把尸蟞像养蛊一样养在人体内,在人体内大量繁衍。

    估计这人的真正死因,应该是死于内脏和血肉都被尸蟞吃空。

    他回答大胡子:“按照常理,沙漠里气候干燥,而且太阳大,是完全不符合尸蟞生活习性的,除非有人刻意以活人为温床培养出尸蟞,然后提前埋在我们扎营休息的地方。”

    “至于目的嘛……”晋安摩挲下巴,眸子闪过寒光。

    “无外乎是想杀人灭口这一种。”

    “提前埋在这里的?怎么可能会人知道我们要在哪里休息?”有人不信的喊道。

    晋安看了一眼那个在他耳边大叫,打断他思绪的人,平静说道:“通过我们的赶路速度,计算出我们日落前会到达哪里,在哪里扎营休息,本身就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说话那人有些迟疑的说道:“如果有人要害我们,会是谁要害我们?我们这一路上都跟人无怨无仇…会不会是我们想多了,这人只是恰巧刚死在这里,刚好被风沙掩埋,我们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到尸体?”

    晋安瞥一眼对方:“这么多巧合,你觉得你自己会信吗?”

    那人几次张嘴,试图想要继续辩解,最后闭嘴沉默。

    是啊。

    有太多巧合了。

    这个时候,就连大胡子、克热木大叔他们也都脸色难看的沉默。

    “会不会是沙盗盯上了我们?见我们人多,于是用这些阴招?只有被沙漠神灵抛弃的沙盗,才会在沙漠上使用这些见不得人的阴招。”另一人表情惊疑不定的猜想道。

    但是没人回答他,只剩他一个人继续自言自语胡乱猜想。

    ……

    担心接下来可能还会生变,大胡子不顾大家哀声哉道,不顾大家一宿没睡,清点完人数和骆驼,固定好伤员后,他急忙催促大家继续上路,争取今天就赶到月羌国。

    接连碰到怪事,他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沙漠上要有大事发生了!

    只有尽快赶到月羌国才能打听到更多情报,在沙漠上增加活命机会!

    接下来,骆驼队继续上路。

    在上路前,晋安用驱瘟符,顺便帮亚力扎不提三人解了尸毒,三人都中了尸毒,但与尸体直接接触的亚力扎不提中毒重些。

    好在只是碰到尸体,没有直接被尸蟞咬中,不至于马上就毙命。

    人一夜没睡,大家都又困又累,骆驼队上路半天后日头升到最炽热的高度,大家被太阳晒得又渴又累又困,人颠簸得全身剧痛,有人扛不住了,抱怨道:“带我们在沉船过夜的是大胡子你,发现哈木提尸体的也是大胡子你,昨天晚上那个埋着死人的地方还是大胡子你找的,要我说骆驼队里就大胡子你一个人的嫌疑最大!”

    一些累得够呛,嚷嚷着要休息的人,也开始附和起哄,骆驼队有不少人停下来不愿再跟着大胡子走了。

    他们只想好好休息下,再找个阴凉地方好好睡一觉,连续赶路三天,就算铁打的人也扛不住,实在是太困太累了。

    面对自己受到质疑,大胡子没有做过多解释,只是冷漠抛下一句话:“我大胡子没必要对每个人都负责,我只需要对忠心耿耿跟了我几年的手底下人负责,带他们安安全全回家,一家团聚见到阿帕阿塔。”

    大胡子说完,他继续上路,而他那支商队的其余人,也从骆驼队里走出来,继续跟着大胡子上路。

    一路上尽心尽力为大家安全负责,到头来却受到人质疑,大胡子脸上神色不好看,他就像是做了好事,到头来还被人污蔑蒙冤的人。

    忽然,大胡子听到身后有骆驼奔跑声追赶上自己,侧头一看,是晋安牵着骆驼,带着山羊追上来。

    这时,另一边也有一支骆驼队赶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