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白骨大圣 咬火

第446章 捆尸索、镇尸符

    九峰老人用密宗棍格挡开冷箭后,他与那位严大人隔着虚空,四目相望。

    九峰老人那张僵尸脸上,面无表情。

    严大人脸上同样无喜无怒。

    气氛萧冷,肃杀。

    那严大人这次带进沙漠的高手很多,此时有分散住在其它客房的江湖好手,听到这边的打斗动静后也都冲了过来。

    这些人放在江湖里,各个都是心高气傲的一流高手,如今都聚在一个王爷身边,替王爷办事。

    这些人一见严大人和九峰老人起冲突,不问三七二十一,都拔出长刀和锋利寒剑,杀向九峰老人。

    长而强,锋芒毕露;短而诡、诡异,暗藏杀机。

    一寸长,一寸强。

    九峰老人抬动那张面无表情的僵尸脸,盯着冲杀来的一众江湖高手,蓦然,他动了。

    密宗棍棍尾狠狠刺入脚下地面,然后重重一挑,砰!

    地面爆炸。

    整个地面如土龙隆起,密宗棍掀起一大块坚硬土石,飞撞向冲杀来的一众江湖高手。

    刹那风沙走石。

    其中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密宗棍挑起的土龙重重撞上,轰隆!

    土龙当空爆炸,那两名江湖模样装扮的高手,狠狠劈碎飞撞来的土龙,他们下意识微抬手臂,以此躲开吹进眼里的飞沙。

    忽然。

    他们眼前人影一闪,想要回刀自救时已经晚了。

    轰!

    咔嚓!

    九峰老人单手抓起密宗棍,一个横扫挥扫,自从被上身后,变得力大无穷的他,臂弯上仿佛有使不完的龙象巨力,充分展露出狂暴、凶悍的一面。

    那个江湖高手被密宗棍扫中,身体承受不住密宗棍上的磅礴爆炸力量,身体被抽成U状,甚至因为力量太过霸道,力透后背,后背衣服炸开,背后空气炸出一圈气浪。

    人当场被狠狠砸飞出去。

    直接撞进一座停尸房里,在土墙上撞出个巨大豁口,露出停尸房里的阴森,幽暗环境。

    九峰老人单手抓住密宗棍,用棍尾扫飞一人后,手里的密宗棍一抖,改抓棍尖为单手抓住棍尾,一个当头棒喝。

    那人想抬剑去挡。

    但剑擅长刺、撩、劈、砍,纤薄的剑身唯独最不擅长用来格挡,哪怕是精铁锻打的精钢剑都挡不住一个当头棒喝。

    砰!

    对方手里的精钢剑炸成漫天碎片,密宗棍又劈飞了一人,劈得那人皮开肉绽,半边肩膀都矮了一截,血洒了一地。

    甚至肩头的巨力,挤断了肋骨,断骨插进肺里,只剩下吐气没有进气,嘴里不停往外吐血沫。

    这么沉重的伤势,落在资源匮乏的沙漠里,已经与死无异了。

    九峰老人虽然连续废掉两人,但有了那两人拖延时间,此时其他人也完成了包围之势。

    顿时十来把兵器,裹挟着十来股强劲气劲,朝九峰老人猛然劈砍过来。

    十来把兵器同时劈砍来,哪怕九峰老人已经是个死人,不惧疼痛与皮肉伤,但被这么多高手同时砍中也足以把他剁成肉泥了。

    但面对合围,九峰老人依旧还是那张无动于衷的僵尸脸,他身上气势依旧威猛,霸道。

    明明就是花甲老人,却给人一种雄壮雄山挡在身前,一夫之力就能摧一城的霸烈无双感觉。

    面对众多高手手里的兵器即将把自己剁成肉泥,九峰老人手里的密宗棍一扫,挂在脖颈上,双臂仿佛藏着一龙一虎之力,把挂在脖颈上的质地坚硬密宗棍弯曲成弓状。

    此时的他宛如拿密宗棍当弓。

    正在弯弓蓄力。

    战意翻滚。

    接着!

    双臂猛的一松!

    镪!

    一声金属铿锵哀鸣,手里弯曲到极致的密宗棍,狠狠弹飞横扫一圈,飞沙走石,声势惊人。

    把那些砍来的兵器全都崩成碎片。

    密宗棍与刀剑交击,火星四溅,虽然那些攻来的兵器都被密宗棍崩碎,但密宗棍自身同样也是密布满崩口,上面的降魔经文经被刀剑磨平了小半,这根密宗棍已废。

    那些高手被密宗棍上的霸道力量震得虎口剧疼,五指和手腕发麻,手中残缺兵器全都震飞了出去。

    这真的一夫当关!

    竟无人可敌九峰老人的密宗棍!

    密宗棍绕飞一圈,九峰老人抬手抓住密宗棍,狠狠一砸地面,轰隆!

    地面一震。

    仿佛翻地龙在地下狠狠翻了个身。

    恐怖的力量在地上炸起爆响,在原地炸出个尺深大坑,身后屋子甚至直接被震坍塌,其他的合围来的高手们都被这股恐怖爆炸冲击波震退。

    密宗棍终于承受不住连番激烈战斗,在力量恐怖的九峰老人手里,化作了几截碎片,激射出去的铁棍碎片又连杀了数名江湖高手。

    这些从其它屋子赶过来的江湖高手们,全都被九峰老人的恐怖杀威震慑,心神惊惧。

    咚!

    咚!

    密宗棍炸飞起的漫天飞沙里,一道幽暗恐怖人影,脚步声咚咚的大踏步杀出合围,杀气滚滚的杀向那位严大人。

    眼看九峰老人与严大人要有一战时,突然,一根麻绳准确无误的套住九峰老人,把他双臂和身体死死箍住。

    这麻绳上散发着浓郁的香油、朱砂,还有来自黑狗血的浓烈腥臭味。

    这并不是普通的麻油绳。

    而是取自寺庙道观里承载着阳间愿力的香油,能够驱魔辟邪的朱砂和黑狗血的捆尸索。

    捆尸索能够压制死人身上的尸气,用来捆缚力大无穷的煞尸、僵尸、凶尸,无往不利。

    死人越是挣扎,捆尸索上的阳气感受到阴气,越收越紧。

    阴气越重,尸气越重,捆尸索受到刺激越大,就收缩得越紧。

    常常被阴阳先生、驱魔先生、道士和尚们拿来镇压尸体用。

    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话的九峰老人,当知道身上的绳索就是捆尸索时,那双锋利如刀的目光,瞥向抓住捆尸索另一头的守山人。

    有些地方的守山人又叫守陵人,专门跟各种死人、尸体打交道,那位守山人准备出手了。

    恰在这时,又有一道捆尸索套上九峰老人,再次箍死他的双臂和身体,这次出手的人是那名风水大师。

    捆尸索上有香油、朱砂、黑狗血的纯阳红光闪烁,想要镇压住九峰老人体内的尸气和阴气。

    然而,九峰老人只是眼角一瞥,身上锋芒不减,他双臂一用力,就开始拖拽回来守山人和风水大师。

    “你们还在看什么,还不快过来帮忙!九峰先生已经死了,现在这个是还没成气候的凶尸,要是现在不镇压了他,等他成了气候就真要屠光我们所有人了!”守山人朝还在被九峰老人恐怖杀威震慑住的其他人,沉声厉喝道。

    什么!

    严大人找来的高手,那位九峰先生已经死了!

    那些新赶来的人,愕然愣住。

    还没成气候,都已经是这么厉害的凶尸,要真成气候了,那岂不是要成尸王了!

    大家赶紧跑过去帮忙拉住捆尸索。

    可这么多人共同牵制,依旧无法阻止,九峰老人在一点点把他们往回拖拽。

    “这邪门了!我的几件镇器没用,全都被他给破了也就算了,为什么就连纯阳辟邪的捆尸索都束缚不住他!”在场这些人里,最心胆俱裂的就要属风水大师了。

    他刚才可是亲眼所见,对方是怎么连破他下的三个风水局。

    他好不容易才重新鼓起勇气,与守山人共同出手,打算一起封印了越闹越凶的凶尸。

    结果换来这么个局面。

    这么多人加捆尸索都无法锁死凶尸。

    要不是多亏了这捆尸索是用香油混合麻油,浸泡七七四十九天,麻油与香油充分渗透入麻绳里,变得坚韧无比,才能暂时捆住那凶尸,换了其它普通绳索早就断了。

    一想到一旦让眼前这头凶尸脱困的严重后果,风水大师连忙朝守山人焦急喊道:“守山人,你们常年跟山里阴坟打交道,你快想想办法,我们除了捆尸索外还有没有别的办法镇压住九峰先生尸体,把他封印起来!”

    “一旦让这个被附了身的凶尸挣脱,后果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有多严重!我们没人能幸免逃过去!”

    听了风水大师的话,守山人眉头凝重一拧:“你们继续拉紧捆尸索,别让那凶尸挣脱!”

    守山人说完,他把手里捆尸索交到其他人手里。

    他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只碗,然后从随身的布袋里抓出一把糯米,放在双掌间猛力一搓。

    扑索索。

    那些糯米变成了米粉,全都落进碗里。

    糯米在中药里有吊伤、解毒的药理效果,属补中益气的阳气谷物,本身就有拔毒效果。

    他这是想利用糯米来拔毒,削弱九峰先生体内的阴气、尸气。

    与此同时,他还拿出有些年头的香炉灰,现在情况危急,沙漠里找不到什么雄鸡血和黑狗血了,他拿出匕首划开虎口,直接以自身精血为引,精血混着糯米粉、香灰,搅拌成黏稠浓血。

    开始以血为引,食指与中指并拢,引导着体内行炁,在一张张空白黄符上当场书写起镇尸符。

    这又是自损精血又是精神集中画镇尸符,对守山人的消耗很大,在连画完三张镇尸符后他脸色气血虚弱了一些。

    守山人已经顾不得这些,他近身连续拍上九张镇尸符,然后神色一松,别的煞尸只用一张镇尸符就行,这次他一次性用上三张镇尸符,还就不信不行了。

    但为了稳妥起见,他又从身上摸出一块八卦镜。

    这些东西,都是他们守山一脉的看家宝贝,是世世代代摸索出来的最有效镇尸手段。

    他打算用手里的八卦镜,照出上身的神魂,定住了对方神魂,就等同于定住凶尸。

    他自信满满的抬起手掌,对着面前凶尸一照。

    风水大师看到这一幕,想提醒时已经迟了,因为事发突然,他还没来得及向大家详细说明刚才的恐怖经历:“不要……”

    风水大师一句话还没喊完,九峰老人两眼一闭再一开,二目炯炯有神似藏着雷霆神韵,咔嚓,原本自信满满的守山人,他手里八卦镜一照见九峰老人的神韵二目,直接应声碎裂。

    连一息都扛不住。

    这意外一幕把守山人惊得怔住了。

    也便是在这时,镇在九峰老人身上的三张镇尸符,突然自个掉落,然后随风吹走。

    居然连镇尸符都镇不住一个死人。

    甚至不与一个死人为敌。

    自行脱落。

    这一幕又一幕的意外,把守山人惊得脸色越发阴沉。

    “宁兄,我知道你身上带着天雷钉,你我用天雷钉,钉死了他四肢和头颅!”守山人发狠了,朝风水大师喊道。

    可他才刚喊完,突然听到风水大师朝他惊呼一声:“小心!”

    蓬!

    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