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白骨大圣 咬火

第569章 找到?母第三个人格记忆

    晋安还没赶到就已经听到冲天的喊杀声,仿佛两军攻城的疯狂声势。

    当他赶至阴楼时,看到消失了的大家都在这里,大家正都陷入被围攻的危机中。

    因为人骨镜破碎,导致这条街坊重新对外开放,从街坊外涌进来了许多人。

    这些人都是由疯子、杀人犯、恶人、死而不僵的尸体、厉魂组成,也不知道是谁统领着这么多恶人,这些家伙全都表情嗜血癫狂,围攻红衣伞女纸扎人他们。

    场中属十五的情况最危急。

    它的身体被炸得血肉模糊,就连肚子撕开露出来的磨齿心脏都被炸得只剩下半颗心脏,差点就死在这了。

    尤其是阴楼里最血腥,晋安一直让十五待在陈氏宗祠祖堂里保护十七盏人骨灯笼,十五有听晋安的话,一直在祖堂里保护人骨灯笼,结果遇到袭击,当场重伤。

    这些杀人犯、邪灵、怪物太多了,就像是把几条街的人都聚集到了一起围攻陈氏宗祠,阿平、严宽、重伤之躯的十五都陷入了苦战中。

    并且在宗祠外还有更多恶人和怪物正源源不断的疯狂涌来。

    但屋顶上的激战最引人注目,奇伯和红衣伞女纸扎人联手,正跟一名二十几岁的青年爆发激战,那青年皮肤黝黑,面红如枣,带着很显著的草原人皮肤特征。

    丧门!

    晋安两眼微眯,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身份!

    那青年手中兵器是一条漆黑长鞭,仔细一看,赫然是黑雨国国主所化的人皮大蜈蚣。

    不过黑雨国国主已死。

    而且死得非常凄惨。

    排在人皮大蜈蚣首位的黑雨国国主被丧门抓爆胸膛,胸膛不断往外淌血,丧门的手掌握住黑雨国国主胸膛里的脊椎骨,挥舞间如粗长黑鞭撕裂建筑,但凡被长鞭拍到的房屋,都会瞬间瓦解,朝四周爆炸。

    算上在佛国里猎杀的一个黑雨国魔鬼,这已经是丧门猎杀的第二个黑雨国魔鬼了。

    如果没有眼前这场交战,换作一般人,还会以为这丧门是友非敌,是在帮人间扬善除恶。

    但只有了解过丧门身世的人,这世上真有一种人之初性本恶的人,打娘胎里出来就带着十恶不赦的罪恶。

    晋安曾从姑迟国不死鸟嘴里听到过关于丧门的身世,这丧门从小就没有亲人观念,一直觉得所谓的父母、大哥、妹妹、爷爷奶奶等亲情关系都是虚假的,都是他自己幻想出来的并不存在人物。随着年龄增长,精神反常的症状越重,然后在七岁的一个夜晚,他毒死了全家人,因为担心家人假死还放火把自己家人都烧成焦尸才确认自己终于逃出虚假亲情世界回到真实世界里……

    原本正以人皮大蜈蚣为鞭的丧门,看到浑身功德金光,赶来支援的晋安时,他麻木消瘦的脸上,第一次出现别的情绪。

    这是晋安第一次与丧门见面,也是第一次正面碰撞。

    这两人都是凶狠的主。

    一个手握黑雨国国主脊椎骨,以恐怖惊悚的人皮大武功为长鞭,一个则是手里抓着个打断四肢和脑袋的光秃秃躯干,都是让人心神颤栗的凶残人物。

    看到陷入围攻中的大家,晋安一来,直接动用大杀招,三十六部雷神杀威还在的他,果断祭出手里的震坛木。

    轰隆!

    宗祠上空炸起一声晴天霹雳,一块有若磨盘大的金光灿烂金砖,轰的拍落,原地爆闪起纯阳雷光,留下一个大土坑,一下子拍死数人,成了粘在坑底的肉泥,抠都抠不下来,就连土坑周边的十来人,也被雷火神力震死震伤飞出。

    看到赶来支援的晋安,在阴楼陷入被围困苦战的阿平和十五,都目露信息神色。

    “晋安道长小心,那个人叫丧门,他是冲着鬼母幸福人格来的!”阿平一见到晋安,来不及诉说再次相逢的喜悦,语速飞快的说了下当前状况。

    晋安连连祭出手里的震坛木,一片又一片人被雷火拍成血泥,他终于杀到阿平和十五面前,但他刚清理出来的路又很快被数十上百人堵得水泄不通。

    “你们还能撑得住吗?”看了眼两人,在冲天喊杀声里,晋安没有过多的寒暄,平淡几个字却已经带着关心。

    阿平回头看了眼血肉模糊,连心脏都炸没了一半的十五,一身是血的他,咬咬牙:“还能撑得住!几天前我遇袭是十五死战不退保护我,今天十五遇袭该轮到我死战不退也要带着十五杀出去。”

    “吼!”

    “吼…唧……”

    十五先是怒吼,发泄满腔怒火,它在回答晋安自己也能撑得住,然后又换成委屈哼唧,愤怒充血的眼睛看向了全部被毁的人骨灯笼,委屈自己没能完成晋安交代的任务,让困在人骨灯笼里的苦主们全都灯灭人死了。

    其实晋安一开始便已经注意到十七盏人骨灯笼都被人打成碎片,他眼底深处同样有怒火在燃烧。

    这些苦主是因为信任他,才甘愿等在这里,他曾承诺过,给他一晚上时间,给这些苦主一个满意结果,谁能想到最后会杀出个丧门,这些人骨灯笼全被打得魂飞魄散。

    虽说他已经击毙真凶,已经击碎八经卦图人骨镜,但是,本来应该有更好的完美结果的……

    这些苦主生前被人折磨致死,成了血祭祭品,死后还落得个魂飞魄散惨淡结局,晋安心里如何不愤怒。

    “十五你已经做得很好,这不是你的错。”看着血肉模糊,伤势凄惨的十五,晋安抬手轻轻拍了拍十五,给予安慰。

    “阿平,十五,你们守好阴楼,别让这些人杀进阴楼来,这些人一直想冲进阴楼肯定是因为鬼母线索就藏在阴楼里!只要你们守好这里,我们就还没有属!”

    “十五看我们怎么帮你把仇给杀回来!”

    晋安留下一句话后,怒目圆瞪,直视眼前的人头攒动人群,舌抵上颚,吐字如雷:“如果这里是魔窟,今天就让我荡平人间魔窟!如果这里是鬼窟,今天就让我鬼妖丧胆,精怪亡形!”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

    “广修亿劫,证吾神通!”

    “三界内外,惟道独尊!”

    “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杀!

    天上的丧门一对二在激战,地上同样也不安宁,晋安语落,似感应到他的凌厉杀气与恶鬼挤满人间,他身上的雷火神辉如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绚烂神光汹涌澎湃,仿佛江河决堤,身前成片成片死人被他体表的功德金光和雷火神光爆碎,就连宗祠里的几块废墟巨石都被雷火冲击得四分五裂,又炸伤一大片人。

    晋安这回是真的动了怒火。

    不管是功德金光还是雷火神光,都是如烘炉阳火炙热,没有哪个邪祟怪物能贴着烘炉还能毫发无损。

    晋安一步踏出,便震飞一片人。

    再一步踏出,又震飞一片人。

    他就像是脚踏仙葩的谪仙,每一步踏出,脚掌下都会震出一圈神曦涟漪,把冲进宗祠里的邪灵怪物一步步往外推,这是以一搏百,担山赶日,一夫当关之神勇。

    越来越多的邪灵和怪物被推出去,而宗祠外的人不知道里面情况,还在目光疯狂嗜血的往里挤,这一前一后拥挤在一起,顿时推搡拥挤成一团。

    被丧门召集过来的这些人,本来就都是杀人犯、疯子、嗜血怪物、怨魂邪尸,各个生性残暴,没有纪律可言,在推搡拥挤中居然发生了自相残杀,顿时血腥弥漫,断肢横飞。

    受到血腥刺激的这些人,更加疯狂了,简直像失去理智一样的疯狂朝前面拥挤,疯狂涌向宗祠。

    唯有最前排的人,眼里没有疯狂,只有如坠冰窖的冰冷,他们全都不敢直视晋安,心底冰冷,心生惧意,就像是世间见不得光明的阴秽之物见了辟邪正神,不敢正眼去看晋安。

    晋安在他们眼里就跟如神降临一样,全身都是纯阳阳神之力,天生就是镇压他们。

    一靠近晋安就觉得全身刺疼,就像是被千万根烧红的钢针刺入皮肉,痛苦不堪。

    这世上太阳与神明不可直视。

    他们想要逃离,可后面的人还在疯狂往里拥挤,眼睁睁看着晋安踏来,身上着火,被纯阳的功德雷火点燃,发出痛苦惨叫,没多大一会就变成了落在地上的灰烬。

    晋安如阳神踏来,一路横推,这么多人居然真的被他硬生生推出宗祠门外,下一刻,他手里掷出一道金光。

    被他以新感悟出的更多三十六部雷神真意灌输入的震坛木,在天上化作有屋子大小的巨大金光,朝地面沉重一砸。

    轰!

    宗祠大门外地动山摇,巨大的冲击波与尘浪,把附近几座房屋的屋顶瓦片全都掀飞,如飓风横扫过的场景。

    疯狂拥挤在门外的人群,一下子少了数十人,只在原地留下一个巨大的土坑。

    因为声势太大,几个正打算翻墙冲入宗祠的人,也都从墙上震落下来。

    只见巨大土坑中间,静静躺着一枚长六寸,阔五寸,厚二寸又八的震坛木,形成鲜明反差。

    随着暂时清空一圈人,晋安看到在宗祠外,正平静站着六个人在与他对视。

    那六个人却都不是正常人,而是用人体组织拼接起来的怪物,脸上、身上全是缝线。

    这些人的手掌大小、脚掌大小、身高、鼻子、眼睛、嘴巴、耳朵…全都是取之不同人拼接而成的。

    就像是按照记忆里的样子,割下不同人的鼻子,挖出不同人的眼睛,切下不同人的下半身,拼接成自己的亲人模样…甚至是为了追求手臂尺寸一样,还丧心病狂的打断一个人前臂再打断另一个人后臂,然后拼接成一条完整手臂。

    说是丧心病狂都不足以形容这种疯狂行径!

    只有没有道德伦理的彻头彻尾疯子才能干得出这么疯狂事!

    这六个满身缝合线条的人里,

    有一对中年夫妇,

    一对老头老妪,

    一面相憨厚老实的男子,

    还有一个皮肤很黑的十几岁女孩。

    正好就是丧门这次带进沙漠的一家人。

    这丧门还真是大孝子,也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把一家人都带进不死神国来了。

    活人在鬼母噩梦里是以人的身份出现,死人或不是人在鬼母噩梦里是以非人模样出现,比如皮影人你、纸扎人,就是不知大孝子丧门的六个亲人初始是什么模样?但肯定不是眼前这种拼接怪物。

    晋安还注意到,在丧门父母脚边还有一只盖着黑布的铁笼子,不知道铁笼子里关着什么。

    晋安刚打量六个拼接怪物,宗祠门外两边街道又有人群涌来,挡住视线,他就如漆黑汪洋中的一块神石,在一片电光游蛇中,照亮漆黑汪洋,力挽狂澜,击退一次又一次的狂风暴雨拍袭,始终屹立不倒,气势如虹。

    偶有一些漏网之鱼翻墙而入,也都被留守在阴楼的阿平和十五清理掉。

    随着晋安第三次清空宗祠门前的人群,一直站在街上不动的六个拼接怪物,这次终于有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