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莽明 北容楠

第七十三章:匪首聚会

    “嘿,左兄好久不见。听吴水井说,你那边弄得风风火火,一统了代县周边山寨,连繁峙县的人都有找你投靠,很是不错啊。”

    方景楠热情地把他迎进屋子。

    “大人哪的话,”左青山行了个军礼道:“若非是大人留下的钱银甲胄,五行旗也没那个实力和运气。”

    这个军礼行的方景楠心里满意,让他坐下,又亲自泡了壶茶,两人边喝边聊。

    左青山道:“我去得崞县,吴水井说大人来了太原城,正巧我去清源县也要途经太原,便赶来这边拜访,望大人别怪卑职唐突了。”

    方景楠笑道:“别扯这些虚礼,一早就说了,但凡有任何困难,都尽管来找我。怎么,遇到麻烦了?”

    左青山脸色尴尬地道:“也不算是麻烦吧,有两件事汇报一下。顿了顿,他道:“之前一次与繁峙县的匪头五花蛇火拼时,火旗与土旗的旗主不幸遇伏死了。五行旗平时也互不统属,你看这两旗的旗主怎么操弄?”

    “这……”

    当时设立这五行旗,主要就是与这些山寨的好汉们交个朋友,以便四通商行的车队路过时给予方便就行了,他并没想过要绝对控制住这些人。

    因为这些山寨似民似匪,大多都是吃不饱饭的农民,而且拖家带口的,若是全部收拢下来,也是很大的负担。你总不能只让他们家里的男人替你拼命,然后家里的妇女小孩就不管吧。

    想了想,方景楠问道:“五行旗现在有多少人了?”

    左青山神色一正道:“详细不甚清楚,五旗加起来堪用青壮八百有余,家里妇幼老人加起来,有两千多人,分布在代县周边十几个寨子里。”

    “靠山里开荒的那些田地,能养活自己么?”方景楠又问。

    左青山脸色一暗,叹道:“全部加起来也就两千多亩山田,能养活五百人就到头了。今年是把库里所有银子都拿去买了粟米杂粮,这才勉强支撑到了现在,每天各寨都有些老弱熬不过去。”

    方景楠心中一暗,躲山上去可避兵灾,可饥荒逃不过啊。接下来的几年更是连年大旱,除了开垦在河边的田地还有收获外,许多旱田颗粒无收都是常见之事。

    三千人!……唉!

    方景楠心中很是郁闷,在这末世根本就不缺人口,只要有粮大把的人来。云冈堡那到是有存粮六千石,养五行旗的三千人自然是没问题的,可是这解决不了根本。

    关于粮食的问题,方景楠打算等四通商行顺畅之后,再与陈老财好生谋划。

    想到这,方景楠沉声道:“火土两旗的旗主,等我稍晚想想再论。然后,我回去怀仁后,便让人调五百石粮给你,以扛过这个冬天。”

    五百石粮为六万斤,两千多人省着吃,够吃几个月了。如今的粮价,已经涨到了2两一石。等到下次秋收还有七个多月,这七个月,饥民们只有等到春天时,挖一些野菜树皮杂食充饥。

    听到方景楠会调粮过来,左青山顿时大喜,这不仅仅是粮食的问题,而是表明说,他们这五行旗以后也就有了依靠。

    方景楠笑道:“相识便是缘分,以后咱们就是一个锅里勺食吃的兄弟了,左兄不用客气。”

    左青长也是军汉出身,感谢了一番也不再多说,全都记在心里。跟着继续道:“这第二件事,是想请示一下,同知的幕僚邀请各地的掌盘子在清源聚会,共商大事,好似有选盟主之意,此事,我们如何处之?”

    “共商大事?选盟主?”方景楠楞了一下。

    这姓冯的同知,不是在玩养寇自重的把戏么?让各县的山匪骚扰地方,然后他们以组建团练的民义,收刮各县士绅的藏银,中饱私囊。

    传承多年的士绅之家,一般都有藏银,数量非常之大。张氏不就藏了二十四万两么。若不是方景楠过去,这些银子估计还得埋在地里不知道多少年。

    冯同知低调地压榨银子就是了呀,弄这么高调,万一折腾个尾大不掉,他不嫌麻烦么?

    “在清源县?”方景楠问。

    “是的,那边水路众多,府内各县走水路到清源最方便。”左青山道。

    清源离太原不过几十里路,快行一日可达,方景楠想了想道:“走吧,我随你一同过去。”

    翌日,方景楠换了个短打衣衫,带着蒋立和方成,披甲骑马地随左青山一同出了太原城。

    城外不远处,五行木旗旗主杜刚,水旗旗主何飞也都在场,两人披着铁甲,也各自骑了一匹马,看样子都还混的不错。

    在两人身后,还有五十多个精壮汉子,身上多披有棉甲,还有几个高大壮汉披的是铁甲,也有几杆火绳枪,显然这些人是五行旗中最精锐的部分了。

    “不错不错,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方景楠夸赞了一番。

    杜刚与何飞两人可是见识过方景楠凶悍一面的,平常笑容挂脸,手下兵卒比虎狼还凶,见得他的夸赞两人讪讪笑道:“托大人鸿福,一切都还顺利。”

    方景楠笑了笑,如今各地兵祸饥荒,能顺利到哪去,匪头火拼的时候火土两旗的旗主不都拼死了嘛。

    知道他俩只是客气,众人寒喧几句,接着六骑五十步卒,往清源而去。

    *

    清源县边上有一处东庄水堡,一个还算挺大的庄子,汾水、洞水、潇河,几处河流都在此交汇,庄子周边有良田五千多亩,是夏时备老爷家的庄子。

    傍晚时分,方景楠左青山一行,进入到东庄水堡。

    这便是此次聚会之所。

    此时,水堡里人声吵杂,空地处摆了几十张桌子,桌子上米面馒头摆得满满,几大碗咸菜和青菜也是随意众人吃食。

    见得方景楠一行拎刀牵马地过来,这些人连瞅都没瞅一眼。

    吃饱喝足了的,就随意地躺在舒服的角落,与新入伙的嫩仔吹嘘着自己的过往,破过几个庄子,砸了几个响窑,当着别家男人的面凄虐他的妻女,说得高兴时,还有人撕开上衣,不管寒风露出干瘦的胸膛,指着上面的疤痕一脸骄傲。

    太原府六州二十二县的匪头,全都聚集与此地。

    在进入庄子之前,方景楠就知道这些匪头当中,很有几个精明人物。因为就在东庄水堡的五里开外,方景楠就发现了不少放哨的山匪。

    方景楠当然也不会客气,让方成与金旗里一个名叫饭桶子的大个,领着十人在外沿放哨。

    尽管众匪一直都从同知幕僚那得到不少好处,可他们也不会全盘信任对方。

    又往里走了百多步,一座大宅子前,方景楠等人被人拦了下来。

    “请问来得是哪家的好汉?”说话的是一个员外打扮的微胖男人,在他身后站着十多个持刀带棒的青壮。

    左青山一拱手道:“在下代县五行金寨寨主左青山,不知员外郎如何称呼?”

    在以前员外也算是官,大明之后很多富家翁都会捐这么个官职,弄得现在员外已经是特指有钱的乡绅了。

    “原来是代县五行旗的好汉,掌盘子里面请,小的是东庄水堡的总管夏时常,”夏时常微微侧身,却是没让大家都进去的意思,“宅子里都是各州县的掌盘子,随行人员可在外面吃喝休息。”

    左青山朝方景楠看了一眼,方景楠一摆手,豪迈地道:“就我们五行旗的旗主进去吧,其它兄弟们在外面候着。想来庄子里都是江湖上的好汉,必然也不会生出事端。”

    于是,左青山率先,紧跟着杜刚、何飞、方景楠、蒋立四人,以五行旗主的身份进了宅院。

    院子里面也摆了好几张桌子,不过桌子上面摆放的吃食就丰盛了太多,鸡鸭鱼肉全都有,白面馒头也是管够。

    单就看这吃食,主人家的诚意,可谓是满满当当。

    院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一个个看着都挺凶悍,在这些壮汉旁边,还有不少师爷模样的人。

    “看来之前盘山虎的那个师爷,很可能就是冯同知悄悄派过去的。”方景楠凑到左青山身旁小声地说话。

    左青山轻笑道:“我们的师爷不小心失足摔落悬崖死掉了。”

    方景楠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一个满脸阴戾的汉子总是不怀好意地朝他们猛瞪眼。

    “那人是谁?”方景楠问道。

    左青山笑道:“嘿,繁峙县的五花蛇!”

    “喔,难怪,仇人相见隔外眼红。”

    这时,院外突然有人大声喊道:“崞县混天龙掌盘子到!”

    一个大汉领着几个彪悍的亲卫大步而进,龙行虎步的样子,还挺有几分气势。

    “这个混天龙牌面看着不小呢。”方景楠嘴角微微一翘。

    左青山道:“崞县遭了兵灾,不少人都上山落了草,混天龙在左近人最多。”

    就在这时,一直在门外看着的夏时常走了进来,高声叫道:“各掌盘子的注意了,太原府同知冯老爷到!!!”

    所有人都楞了一下,包括方景楠也都楞住,太奇怪了,冯同知竟然亲自出现,而不是躲在幕后避嫌。

    难道是有大事发生?

    方景楠正想着,只见一个外穿绸罩衫,头顶乌纱,唇下美须老长,手中把玩着一件玉佩的中年男人迈步走进。

    他环顾众人后,轻笑道:“在下冯敬舒,见过各位好汉!”

    事出反常必有妖!

    方景楠深深地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