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妖女请自重 袖里箭

第一百五十八章 心态爆炸的青灵童子

    窗外有鸟鸣声不绝于耳,此时已经是早上了。

    身边传来悠长的呼吸声,自己的手搭在一条腿上,手感很不错。

    手指在那条腿上轻轻滑动着,双眼却是看着帐顶,陷入沉思。

    贤者状态下,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一个被自己忽视,但很重要的问题。

    昨天晚上进来之时首先是找到自己要的东西,然后心中一直盘算的便是怎么达成目的,忽略了不少东西。

    为什么姬诗泽的书房会挂一副江山图?

    一个温和淡然的文学少女怎么会在书房挂一副江山图?

    而且只挂了一副江山图。

    太过突兀了。

    她是知道这江山图有秘密,还是其他原因?

    身边这位片刻前进行过一番深入交流的姑娘,未必如同外表看起来的那样。

    姬诗泽府上那位元门境的高手,也证明了这点。

    江云鹤心中颇为玩味。

    姬诗泽想要什么?

    这件事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

    自己目前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把那副江山图带走。

    希望不会受到影响。

    过了半个时辰,姬诗泽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正看着自己的江云鹤。

    “你看什么?”姬诗泽缩了缩身体,脸上带着一抹红晕。

    “在看永安的瑰宝。”

    “昨天是天下最美的景色,今天就变成永安的瑰宝,这缩水的速度够快的。”姬诗泽给了他一个很好看的白眼。

    “再过几天是不是就变成永城的一根杂草了?”

    “瑰宝与其他不同,是捧在手心怕摔,含嘴里怕化的。”江云鹤抚摸着姬诗泽的脸颊,目光中满是欣赏之意。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你昨天还说只画画的。”姬诗泽看着他道。

    “面对这样的瑰宝,除非我是个瞎子,才能控制得住自己。还好,我不是瞎子。”

    江云鹤的指尖逐渐下滑。

    ……

    日上三竿,两人才下楼,江云鹤连看都没看一眼不远处墙上挂着的江山图。

    用早膳之时,下面有人来报:“县主,明道长来了。”

    江云鹤心中一动,明道长……明生?青灵童子?他来做什么?

    “让他在花厅等一会儿吧。”姬诗泽说道,等人下去后,才抬眼看向江云鹤:“你和这位青灵童子似乎有些误会?”

    那次在醉仙楼之时,青灵童子故意挑拨姬长渝与江云鹤,姬诗泽心里明镜一样。

    “一点儿小误会。”江云鹤随意道。

    “需要我帮你化解一下么?青灵童子今日来此有些事有求于我,想来是不会拒绝的。”

    “我没办法拒绝你,何况这是你的好意。”江云鹤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实际上他才不在乎青灵童子对自己的敌意,以他目前的状况也就能做些如之前那样煽动其他人来找自己麻烦的小手段。

    很显然,之前到处宣扬自己与苏小小的关系,让一群人来找自己麻烦,大概率是青灵童子做的。

    不过他一点儿都不介意去给青灵童子上点眼药,何况他也想观察一下姬诗泽。

    ……

    正如江云鹤所想,青灵童子如今的情况不是太好,说起来他还要多谢牧青雀杀了开明童子,帮他消除了一个大敌。

    距离最近的开明童子死在城外,另外三个童子就算有所动作也来不及了,让他多了不少时间。

    青灵童子坐在花厅之中,心中暗暗盘算。“只要能换来那血虹草,就能压制住伤势,在一定时间内全力出手。我这一缕空灵雾,价值还要略高于血虹草……以我和姬长渝的关系,换来想必不难。龙血脂玉没拿到手,血虹草一定要得到。”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青灵童子皱起眉头,心中隐隐不满:“这姬诗泽太过轻慢,自己虽然有伤在身,但也是元门境的高手,更是无妄道的五方童子,竟然让自己等她这么久?”

    就在青灵童子心中越来越不耐之时,听到远处传来脚步声。

    “两个人,一女一男,女的应当是姬诗泽了。”青灵童子心中暗道,将脸上的不满之色都敛去,神色平静。

    [笔趣岛 ]“青灵道友,抱歉,我来晚了。”姬诗泽进门便道。

    “无妨,是我冒昧打扰了。”青灵笑了笑,目光先是放在姬诗泽身上,随后便看到她身后跟着走进来的一人,竟然是江云鹤,顿时有些惊疑不定。

    他怎么会在这?

    好在他没失了智的说出来。

    青灵童子狐疑的看了一眼两人,随后发现更多的东西,那姬诗泽脸上的春色根本瞒不住人。

    青灵童子眼角顿时狂跳,那个紫宸宗的小子和这位县主???

    尤其是看到江云鹤露出一个饶有深意的笑容,青灵童子顿时觉得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道友,又见面了,说来我们还真是有缘。”江云鹤笑眯眯道,青灵童子坑了他一次,能给青灵童子添堵他肯定不会错过。

    “确实有缘。”青灵童子心中咬牙切齿,然而还得挤出一个笑容。

    他感觉自己今天想要拿到血虹草,恐怕有些麻烦了。

    看姬诗泽脸上的春色,两人做过什么不言而喻,这混蛋竟然和姬诗泽勾搭到了一起。

    他怎么做到的?

    执月、苏小小、还有卓如梦,如今竟然又勾搭上了姬诗泽,这才几天的功夫?这小子莫非会灌迷魂汤么?

    两人坐下,姬诗泽才道:“说来两位也是相识。我知道青灵道友与他有些许误会,因此擅自做主想要帮二位化解一下……”

    姬诗泽称青灵童子为“道友”,说起江云鹤却直言“他”,孰近孰远已经不需要说了。

    青灵童子一听,心中更是一沉。

    “既然诗泽开口了,之前程家的事和谣言一事我便当做没发生过。”江云鹤风轻云淡道,听的青灵童子心中直冒怒火,又不得不按捺下来,只得眯起眼睛掩饰眼中的恶意。

    青灵童子打了个哈哈,此时不是节外生枝的时候。

    至于执月、苏小小、卓如梦和江云鹤的关系,他连提都没提,这些事姬诗泽不可能不知道,然而这也是最让他想不明白的。

    明知道有那几人在,姬诗泽是怎么和这小子弄到一起的?

    江云鹤只是呆了片刻,见青灵童子在那顾左右而言他,丝毫不提来意,也没心思在这多呆,还得回去找苏小小研究一下怎么把那张江山图弄出来。

    江云鹤走了之后,青灵童子才将自己来意提出。

    话音刚落,就见姬诗泽皱起眉头一脸为难,青灵童子的心顿时提起来了。

    “实不相瞒,这血虹草我确实有一株,不过我刚刚已经答应了他。”

    青灵童子一听这话,就想到了刚刚离开的江云鹤。

    若是落到他手上,那就麻烦了,虽然方才姬诗泽说是帮两人化解,实际上两人心知肚明,没当场发作就是卖姬诗泽一个面子而已。

    如果到了江云鹤手上,自己想要拿到几乎不可能。

    不过听姬诗泽的意思,现在还在她手上,那就未必没办法可想。

    “我愿出一株养魂花来交换。”

    要知道养魂花能温养神魂,价格远超血虹草。偏偏自己需要血虹草来压制伤势,哪怕被砍一刀放血,自己也认了。

    哪想到他刚说完,姬诗泽想都不想就摇头道:“并非我不愿帮道友,只是这夺魂花虽好,却不是他所要之物。”

    “不知道道友可有办法?”青灵童子脸色极为难看,接下来两三个月各路修士汇聚永城,自己必须要拿到血虹草来压制伤势,否则万一遇到敌人,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姬诗泽犹豫许久才道:“据我所知,他需要血虹草和九幽木,除非道友能拿出九幽木……”

    青灵童子差点儿一口血喷出来,心态爆炸。

    九幽木是极少数几种能修复神魂创伤的,堪称天材地宝,寻常修士得到根本就不会示人,价值根本不是血虹草能比的。

    最重要的,是他刚好有一块九幽木。

    “当然,我也知道血虹草的价格无法与九幽木相比,若是道友能拿出九幽木,我可以做主再加三枚水韵丹。”

    “这九幽木可是江道友需要?”青灵童子问了一句。

    姬诗泽微微点头,脸上带着甜蜜的笑意。

    “好,我同意了。”

    三枚水韵丹的价值加起来也不过比一株血虹草略高一些。

    然而九幽木根本就不是这两样东西能换到的。

    不过有这三枚水韵丹加上血虹草,却能让自己全力出手三次,每次一炷香的时间。

    九幽木再贵重,也没自己的命重要。

    更重要的是,若是九幽木落到江云鹤手上,自己可以干掉他再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