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妖女请自重 袖里箭

第一百九十八章 感冒是病

    永城某处一个普通的院子中,一个穿着青衫的青年站在树下,仰头仿佛在看天上的云朵,眼中却有星云转动。

    青年相貌算不上出众,但这双眼睛却让人一见便再也难忘。

    青年半响才转身对身后的两个人道:

    “你们被人盯上了。”

    其身后是一男一女,相貌算是普通。

    不过这个普通也只是在修士当中,一个修行者哪怕再平平常常,其气质也完全不同于凡人,扔在人堆里不说如同太阳一般灼灼生辉,也如同萤火虫一般颇为显眼。

    两人都是一惊。

    “我们怎么会被人盯上?”那个女子皱眉道。

    “我们都没在其他修士面前露过面,没人认识我们两个。”男子也道。

    “盯着你们的人就在胡同口的酒楼上喝茶呢,不管你们是怎么露的马脚……一会儿你们从密道离开,去丙六院子,以后不要再露面了。手上的事我会让人接过去做。”青年瞥了两人一眼,淡淡说道。

    心中有些不快,入城的人并不多,分散在各自目标上,人手已经捉襟见肘。

    此时又有两人暴露了,抽调人手将两人的任务接过去,很可能会影响其他方面。

    这火鸦军,比预想的要难缠的多。

    两人虽然不甘心,不过也知道若是因为自己二人导致计划出了问题,自己二人的下场绝对会比死还要惨的多,因此都利落应下。

    青年脸上带着一点厌恶:“把你的鼻涕擦干净。”

    “最近不知怎么了……”女子拿出手帕擦了擦,又用了一个清霖咒,那手帕顿时干净如初。“让我想起了以前凡人的时候受了风寒。”

    青年皱了下眉头,抬手便是一道清光落在女子身上。

    “没被人动手脚,也没中毒。”青年见那清光无异色,淡淡说一句,便不再关注。

    鬼知道她是不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这种情况很常见。

    乱吃东西导致神经错乱半身不遂的都不罕见。

    ……

    火鸦军驻地内,不时传来阵阵笑声。

    计元抬头扫了一眼不远处的两人,露出无奈的神色。

    这两人太吵了……

    不过总算将文书写完了。

    将笔扔到桌子上,计元来到茶台前坐下:“来喝茶。”

    “来了。”江云鹤与柳泽说说笑笑的坐下。

    “真没想到,聂真人的道侣竟然是他徒弟的孙女……这辈分是怎么算的?”江云鹤惊叹道。

    他话中的聂真人叫聂远,是武国的一位名气极大的散修,起于微末,一路坎坷走到真人境,他的经历都够写本传奇小说了,为人又急公好义交游广阔,这样的人物竟然有这么个惊天八卦。

    知道其道侣身份的人没几个,偏偏他从柳泽口中听到,顿时惊为天人。

    “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八卦。”计元一边倒茶一边道。

    “今天的茶有些特殊啊。”江云鹤先是看了一眼茶杯中,竟然丝毫不见茶水,只有一团云雾在滚动,而且没有半分香气传出。

    “前些日子在仙市遇到的正山云丹,确实很少见。”计元道。

    “云丹,倒是名副其实。”江云鹤道,那茶杯中一团滚动的云雾,岂不就是云丹。

    随后轻轻一笑:“我以前也没想到柳姑娘样的人也会八卦。”

    他之前还真没发现柳泽是个特别八卦的人。

    柳泽给人的印象一直是话不多,做事干练,而且博闻广记。

    和执月有些像。

    但熟悉了之后才发现,柳泽表面的博闻广记之下,竟然是一颗极为八卦的心,三国各路高手的花边消息她竟然都有所知。

    “你在八卦别人,人家也在八卦你。”计元摇摇头道,话语颇有些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的味道。

    “执月和苏小小打了好几次了……”

    这俩人现在是城中最引人注意的了。

    关于这俩人的八卦传闻也是满天飞。

    而事件的另一主角江云鹤,如今也是声名响彻全城。

    就连一些消息闭塞,之前不知道三年前无崖山之事的修士,如今也都听闻了。

    自然是说什么的都有。

    有说江云鹤花言巧语迷住两位天之骄女的,也有说江云鹤有一肢之长的,还有说江云鹤精擅迷神之术的,说的难听的也挺多。

    江云鹤哪怕没听到,也能猜到。

    这种事,哪个世界都一样。

    “让他们说去吧。”江云鹤根本不在乎那些人的话。

    “她们两个……不要紧?”

    “反正我拦不住。再说,也不是因为我,都是外人胡乱猜测而已。”

    “那是因为什么?”柳泽颇为好奇问道。

    修士之间有仇隙的多了,也没见像她们两个天天打的。

    “互相看不顺眼呗。”江云鹤耸肩。

    实际上执月出手倒是和他有些关系,但也只是一部分关系而已。

    执月也是找机会与元门境修士交手。

    苏小小……和谁打起来都不奇怪。

    说不定明天睡醒就是苏小小追杀卓如梦的传闻了。

    那妖精是活该。

    柳泽不置可否,瞥了他一眼,你这话不丧良心么?

    江云鹤仿佛没看到一般,顺势转换了话题。“最近追查的怎么样了?”

    “有些眉目了,那些外道的行踪很隐秘,而且都是没什么名号的修士,如果不是你,很难抓到他们的尾巴。”计元微微摇头,这些魔门外道的修士比土老鼠难抓多了。

    火鸦军本就不擅长这种事,在永城又没什么根基,多亏了江云鹤来助拳。

    “最让人在意的是目前发现的那些人,都是从没露过面,也没什么名声的。这是气海境修士,又不是大白菜。”柳泽道。

    气海境已经是修士中的中坚层次了,一般门派的气海境修士多少都有些名声了,在门中也有些地位,在一些小的城池更是顶尖的高手。

    不是所有修士都是在山中修炼个百十年直到气海境才出山的。

    哪怕是紫宸宗的弟子,很多在搭桥境就已经到处游历了,只不过修为太低,不承担门派的任务罢了。

    不过他们游历途中遇见的各种见闻,回山之时都要上报,门中很多消息就是这么得来的。

    而魔门外道的修士,从入门便要争夺资源,行事上更是肆意妄为,自然不会默默无闻。

    朝廷和正道对外道的各种人物也有自己的消息来源,不是一无所知。

    江云鹤听到柳泽的话,下意识道:“不是外来的吧?”

    “不清楚。”计元揉了揉太阳穴。

    “也许和无崖山那些人有关。几个大派追查了那么久,也没查到太多有用的线索。同样的行踪隐秘,同样的身份不明,同样的实力莫测,我看八成有些关系。修士不是地里长出来的庄稼,修行是需要资源的。”柳泽轻哼一声。

    “查下去就知道了。”计元淡淡道。

    江云鹤点点头,心中有些思量。

    “这次的修士和无崖山那些,功法不一样。”江云鹤提醒,这点倒是算不上什么问题。

    一个门派都不止一种功法,更不用说一个势力了。

    不过没有一个功法相同的,那便有些让人心中揣测了。

    三人说话之间,突然来人禀报。

    “将军,那两人进了八宝胡同后就再没露面,气息也完全消失。这些日子的观察,他们落脚之处不在那,今天去了一趟就消失,我怀疑我们暴露了。”

    计元脸色微变。

    这些人若是没了踪影,就像鱼入了大海,想要再找到就难了。

    计元沉思片刻,便道:“调两队人在八宝胡同附近各处观察,通知衙门让巡捕搜查那一片,就说有江洋大盗。看看能不能打草惊蛇。”

    江云鹤听了暗暗点头,计元办事确实稳妥。

    让巡捕去搜查,这些都是捉拿盗匪的普通人,不容易被怀疑,又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细细感应了一下,倒是没找到两人的方位。

    自己的感应范围有限。

    与计元打了个招呼,江云鹤便告辞离去。

    漫步在永城内,转了半圈,江云鹤脚下不停,嘴角带上一丝笑意。

    那俩人,还在掌握中。

    感冒是病,可惜这病距离修士太远了,症状也太轻微。

    只要这病还没完全去除,他们无论藏到哪都逃不脱自己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