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系统逼我做皇帝 景以

番外:难见和遇见(金莲篇)

    时间来到了归一十二年的夏天。

    距离神州一统已经过去了十二年,整整一个生肖轮回,小冰河期开始走向了尾声,灾害开始减少。

    这让萧锐万分激动。

    原本以为小冰河期会持续二十年甚是更久,他已经做好了长期的对抗准备,没想到这才十七年就结束了,莫非老天都在眷顾自己这个天选之人?

    时来天地皆同力。

    不管是不是老天的眷顾,萧锐依然心存着造福黎民苍生的梦想,继续努力。

    如今的大夏是一片欣欣向荣,随着小冰河危害的消失,神州大陆将迎来暴涨式的发展和繁华,萧锐相信,开创一个盛世指日可待。

    前世有贞观盛世,这一世的未来,教科书上也会写下“归一盛世”。

    与此同时,海外的东洲大陆和西洲大陆也战果累累,成绩斐然。

    萧七夜和萧逸然继承了萧锐的聪明才智,又有一众骁勇良将,再加上火炮和火枪,打得敌人根本没有反手之力,征服这两座大陆也只是时间问题。

    到时候,大夏的战旗将飘荡在这方星球任何地方。

    系统也离开数年了,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新宿主见到这位狗系统,是不是也像自己一样,受它的气?

    替新宿主默哀三分钟。

    此时此刻,萧锐内心感慨良多,以至于无心处理政务,便起身离开养心殿。

    他站在殿外,望着漫天星辰,突然间,鼻子一酸,眼睛湿润了。

    他想到了他的家人。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家乡倍思亲。”

    虽然萧锐已经在这里成家立业,有了爱人,有了孩子,有了一个庞大的帝国,但他毕竟是穿越而来,灵魂是异乡人。

    他回不到了前世,只能困在今生。

    而地球上的老母亲和老父亲,你们还好吗?

    现在的你们已经耳顺之龄,进入了花甲之年,想来头发开始白了,脸上的皱纹多了,腰杆也有些弯曲了。

    岁月的摧残没有压垮你们,但失去了疼爱这个独子,这才是对你们而言最大的摧残。

    万家团圆时,你们二老守着冷清的家,看着满桌子的菜,却如同嚼蜡,内心的痛苦只有你们能体会。

    孩儿不孝,真的回不去了。

    手握滔天权柄,掌控一个庞大疆域,却和父母永诀,这份成绩又有什么可以骄傲的?

    如今随着时间的侵蚀,萧锐脑海中那父母的音容样貌越来越模糊,萧锐真的怕有一天,再也记不住父母的模样了。

    所以若能散尽这江山,换来服侍父母左右,又有什么不舍得?

    “深宫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故乡今夜思寰宇,霜鬓白发又一年。”

    萧锐喃喃自语,再也抑制不住情绪,泪水潸然落下。

    一旁的汪大直看到这一幕,挥挥手,遣散了内官和一众禁军,让陛下独处一会。

    天上的明月大如玉盘,希望它能化作鸿书,把自己的思念送回故乡,送到父母那里。

    ……

    不知坐了多久,萧锐的情绪才稳定下来。

    回头去找汪大直,却不见踪影,四处打量时发现不远处的殿门外,有个躲闪的人影。

    “何人站在那里?出来!”萧锐问道。

    门后的人影惊慌躲避,随后小心翼翼站出来,然后走了过来跪道:“奴婢该死,奴婢是在藏书阁当值,途经此地,没想到冲撞了陛下。”

    萧锐定眼一瞧,原来是一位女官,因为低着头跪下,看不清面容。

    “你躲在那里多久了?”萧锐问道。

    女官惶恐道:“陛下哭的时候正好来到,奴婢怕打扰陛下,所以躲了起来,奴婢该死。”

    汪大直为了不打扰萧锐,遣散了内官,让禁军在外围保护,却不料这名女官从藏书阁出来,正好路过遇到了伤心落泪的萧锐。

    萧锐又不是暴君,自然不会杀了她灭口,便道:“今晚之事不可对外人提起,不然朕不会放过你的,知道吗?”

    “奴婢明白,奴婢伤心的时候,也喜欢独自哭一场,哭出来就什么都好了!陛下,你现在的心情好多了吗?”这名女官还很大胆,竟然如此说道。

    萧锐一愣,顿时笑了:“你好大的胆子啊,你不怕朕吗?”

    女官继续说道:“自然是怕啊,奴婢刚刚进宫时,内廷司的公公说陛下龙威不可冲撞,冒犯了就得死,还说陛下乃是圣人下凡,还说陛下有天神之气……”

    萧锐笑容更甚,问道:“还说什么?”

    “还说陛下容貌俊朗,天下第一,是世上最帅的美男子。”女官补充一句。

    萧锐刚想说这句话是对的,却没想到女子却来了一句:“但奴婢见过一个大叔,那才是我心目中最帅的人。”

    萧锐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女官还真是胆大啊,什么都敢说,难道朕的英俊还比不上一个大叔吗?

    算了,不和此女计较。

    “退下吧。”萧锐说道。

    “奴婢告退。”女官低头退下。

    而萧锐返回了养心殿。

    女官退回藏书阁,躲在门外拍着丰满的胸口,吐了吐舌头,道:“吓死我了,还以为陛下要杀了我呢。”

    月光透过木窗照射进来,映亮了女子的容貌。

    娇媚灵动,别有一番精致,仔细瞧上,和齐国皇妃袁媛有三分相似。

    “哎呀,刚刚只顾着害怕了,没有偷看陛下的模样,不知道是否如传说的那般,英俊不凡啊”

    “哎,算了,也没什么惋惜的,老老实实呆在这里,二十五岁,就能出去了。”

    “早知道今日,就不来皇都了,姑姑和姑父真是狠心,不想自己的女儿入宫,就把我送进宫来,我的命好苦了。”

    少女一脸忧愁,喃喃自语间是少女的心思

    萧锐训斥了汪大直,把人撤走没问题,竟然疏忽大意,让女官跑了进来,萧锐毕竟是皇帝,堂堂的九五之尊落泪伤感,传出去也有损威严。

    汪大直受了罚,便去查了查这名藏书阁的女官,谁知一看,眉头蹙起,总感觉这少女熟悉,似曾相识。

    最后一查底细,礼部右侍郎的外甥女,来自青州。

    青州

    没过多久,这名女官被调任萧锐的寝宫掌灯。

    而当晚,萧锐睡到半夜,顿感口干舌燥,便唤道:“来人。”

    女官慌忙上前,问道:“陛下,奴婢在呢。”

    萧锐听声音熟悉,好奇问道:“你不是在藏书阁当值吗?”

    “奴婢今日刚刚被调来掌灯,服侍陛下。”女官有些委屈,她宁愿呆在藏书阁。

    萧锐便道:“朕渴了,拿水来。”

    女官立即端来了茶壶和茶杯,并倒好了茶。

    萧锐端起茶盏,准备饮用时,好奇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金莲。”女官应道。

    萧锐一惊,忍不住地问道:“莫不是姓潘?”

    女官也是诧异,忍不住地抬头问道:“陛下怎么知呀,是大叔啊!大叔竟然是陛下!”

    女官面露惊愕,随即面露喜色。

    萧锐看着眼前娇媚的女子,虽然对方长大了一些,但容貌和三年前还很相像,只不过更加娇艳了。

    这不正是在青州偶遇的潘金莲吗?

    这难道是宿命的纠缠,注定两人会遇见?

    嘭

    萧锐手中的茶盏应声落地,他一个激灵,吓得不敢喝了。

    生怕她来一句:“陛下,该喝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