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金融 辛老七

第342章 杨姗履新

    沪星机床的管理层会议到了百分之八十,缺席百分之二十。

    有的调走了,有的没来,还有的请假了,原因各种。

    没来的沈辉也没问原因,只让杨姗记下,只要超过一百到了就行。

    林祥主持会议,陈丽君宣传和星海投资的人事安排。

    因为控股沪星机床的主人本是星海汽车公司,占股80%,星海投资占15%,剩下的5%有国资委持股,因此七人董事会中,星海汽车公司占五席,星海投资一席,国委委一席。

    董事长是何东平,但基本不会管事。

    杨姗代表星海投资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因为何东平的工作重心在星海汽车公司,连分管的资产管理部都有些无法兼顾,更没时间过问沪星机床的事,杨姗这个总经理可以说被赋予了很大权力,中层里面除了财务系统,所有部门负责人的任免权都在她手里。

    甚至就连高层的使用,都有很大话语权。

    毕竟沈辉就派了一个总经理,其他高层想派也没人。

    只能等杨姗站稳脚跟后,在原有的管理层里挑能用的使用。

    宣布完人事安排,陈丽君请沈老板讲话。

    沈辉扫了一眼台下的管理层,看了看时间说:“一会我还有个会,就不讲了,具体工作由杨姗安排,不过今天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完了给我个结果。”

    赤裸裸的有意见。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懂。

    不然怎么会惦记着这种小事。

    管理层脸色严肃,实则心里哀叹。

    眼看沈老板起身,几个星海过来的也忙起身,哪还敢坐着,也纷纷起身,一时椅子和地板摩擦发出的吱吱声响不停,一堆人跟着沈老板往外走。

    到了楼下,沈辉和陈丽君上了车。

    杨姗不走,林祥则留下帮她尽快熟悉环境。

    沈老板的车队离开后,杨姗和一众管理层重新上楼。

    之前的一把手没有来,去哪了也没人多问。

    原来的管理层留下七个高层,中层离开了八位,剩下的基本全在。

    林祥给杨姗介绍一干管理层,有些连他也不认识的,就由办公室主任张自强介绍,五六十号人介绍了一遍,杨姗记性还算好,勉强记住了一半。

    除了财务部负责人,剩下的全是原厂人马。

    杨姗有种强烈的孤单感,更有种孤身入狼窝的感觉。

    除了财务,管理层没有一个能算得上战友,而且某种程度上来说,有相当一部分在在今后的过程中还是被清除和替换的对象,想想就觉得压力山大。

    单枪匹马的,就算沈老板给了绝对的权力,想干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在会议室跟中层以上管理人员见过面,说了几句场面话,杨姗就结束了会面,在办公室主任张自强的陪同下先去看了看总经理办公室,然后跟林祥关着门讨论。

    有年轻的文员泡了茶送过来,态度恭敬而陌生。

    杨姗没在意,问林祥:“张自强怎么样?”

    林祥道:“前任总经理提起来的,听说手里掌握的东西很多。”

    杨姗道:“这样的人怎么不提前调整掉?”

    林祥道:“估计已经达成协议了,你准备换人?”

    杨姗也不否认,道:“这个位置看似不太重要,实则很关键。”

    林祥笑着点头:“也是,放一个不可能和你一条心,而且数岁有点大的人在这位置上确实不太合适,办公室那两个副主任问题不大,但数岁也不合适。”

    杨姗忽然有点头疼,不是人家的岁数不合适。

    而是自己太年轻了,三十多岁不到四十也算正当年,可自己还不到三十,找个数岁比自己大太多的办公室主任,怎么都感觉有点不合适,使唤起来也膈应。

    聊了一个小时,下班时间到了。

    两人结束话题,起身出去吃饭。

    刚出办公室门,张自强就从旁边一间办公室出来了。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专门在等,两人也没兴趣探究。

    “杨总、林总,我带你们去食堂吧!”

    张自强脸上的笑容恰到好处,尊重而不谄媚。

    “有劳。”

    杨姗点了下头,没跟他客气。

    刚下了办公楼,财务的临时负责人石宝川也从后面赶了上来。

    星海投资对沪星机床的接盘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在正式签约和移交前,财务就已经提前进驻了,古有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而企业并购则是财务先行。

    不把财务状况摸清楚,是没法接盘的。

    石宝川就是星海派过来的财务负责人,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全权接手了财务,具体职务还没有明确,初步定的以副职负责财务工作,正式任免要杨姗到任后才下来。

    “财务都理清了吧?”

    去食堂的路上,杨姗就顺便问起财务情况。

    财务是企业的核心,不把财务理顺,工作就没法干。

    杨姗仓促赴任,最关心的问题只有两个,一是人事,二是财务。

    石宝川道:“已经差不多了,就等公司的资金到位。”

    杨姗问道:“公司的资金什么时候到位?”

    石宝川道:“昨天才跟汽车公司那边沟通过,那边的流程已经走完了,到公司了,周总监那里已经给过了,现在在沈总那,等沈总批完钱就能到账。”

    杨姗叮嘱一句:“这事催紧一点,没钱可不好办事,员工工资要多少?”

    石宝川道:“大概两个亿吧,还有欠的社保也要八千多万。”

    杨姗一听就觉头大,就给了五个亿,光是欠薪和欠的保社就差不多三个亿,剩下的两亿看着不少,可对沪星机床这种规模的厂子来说,跟杯水车薪也没什么区别。

    以前在星海投资时,感觉一两个亿根本就是小钱,跟一两百万没区别。

    如今到了沪星机床,立马就体会到了流动资金对企业的重要性。

    现在想想,在星海投资那样的企业上班,还真是一种幸福。

    不差钱的企业,对员工来说,总是一种比较幸福的事,特别是财务部,从来都不用为钱发愁,可到了沪星机床这艘破船,就得开始为资金伤脑筋。

    杨姗觉得钱少,想多要点钱,可想想资金的报批流程,就觉一阵头疼。

    星海投资是不差钱,要钱也要好,只要是有正当理由,给钱就很痛快,可问题是沪星机床才刚刚完成收购移交,而且已经申请了五亿资金,再想多要那得用什么理由?

    杨姗想不出合适的理由,随便找个理由也不行。

    没合适的理由,根本到不了财务总监那,就得被几个联合审议部门打回来。

    一直走到食堂,杨姗也没想出一个合适的要钱理由,只得作罢。

    沪星机床的食堂不小,是一栋四四方方的二层建筑,加起来能有四千平米,采取的是对外承包制,基本都是快餐,但看着还不错,正赶上饭点,食堂里人不少。

    二楼靠西边是小食堂,中层以上基本上都在小食堂吃饭。

    杨姗和林祥被领进小食堂最大的包厢,石宝川也跟了过来蹭饭,能坐二三十号人的大桌子上摆了不少菜,就三个人吃饭,让杨姗瞬间感觉到了阶级。

    享受特权的感觉很好,甚至让人沉醉其中不能自拔。

    可回过味来,却发现这是一剂致命的毒药,能让人的思想在不知不觉中腐化,搞特殊这个词自从被创人造出来,就一直是贬义的,没想到自己刚过来就搞了一次特殊。

    杨姗跟了沈老板一年有余,很清楚沈老板都有哪些底线,类似乎这种特殊化,在沈老板的眼里,就是毫无争议的阶级敌人,是需要被消灭的。

    不过她没说什么,跟林祥和石宝川有说有笑的吃完了这顿午饭。

    做手术不能大开大合,不然容易伤到其他的部位。

    有些小伤要用春风化雨的手段解决,才能避免造成其他的创伤。

    杨姗在饭桌上思考企业经营之道时,沈辉午休了一会,也去参加了一个论坛。

    论坛是半官方的,还请了不少媒体,类似于经济座谈研究。

    论坛的地域特色很沈,主要是长三角地区的大佬,有民间工商界的头面人物,也有长子系的大佬,还有各地派出的媒体人,很是热闹。

    会议开始前,苏省一位官方领导主动凑上来说话,沈辉就跟他聊了聊。

    说了几句客套话,这位姓郑的领导说:“听说星海投资一直致力于投资基础技术类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我省姑苏市有意整合基础技术产业,不知沈总有没有兴趣投资?”

    沈辉惊讶道:“你了解过星海?”

    郑领导点头:“长三角地区的知名企业不少,但真正的某个领域具备全球影响力的却屈指可数,星海投资在全球金融投资领域抈有强大的影响力,是国内金融投资领域当之无愧的领航员,而且沈总一直对基础技术产业和高新科技领域有很大的兴趣,这种情怀正是当代企业家所欠缺的,之前星海考察星海汽车研究中心时,省里就得到消息,只是遗憾没能争取到这个项目亲睐,如果星海有意来我省投资兴业,我省领导必定会热忱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