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举汉 反听

第三百三十二章 徐庶

    邓禹乃云台二十八将之首,其少与光武帝刘秀结识于太学,二十二岁闻刘秀出抚河北,只身仗策北渡,投于帐下,立即成为刘秀股肱、谋主。二十三岁以前将军持节身份,督军西入关中。二十四岁克定山西,拜三公司徒,封万户侯,东汉以来,无人可及。后虽有败衄,瑕不掩瑜,刘秀将其比作孔子之于颜回,乃是当之无愧的中兴第一功臣。

    刘景以世祖刘秀邺下相逢邓禹,来形容自己此刻内心的喜悦之情,对诸葛亮期望之高,连诸葛亮本人也感到有些意外。

    他虽常自比管仲、乐毅,心怀远大抱负,但今年毕竟才二十岁,且和邓禹情况不同,邓禹投奔刘秀时,虽然才二十出头,却已是享誉南阳的名士,而刘秀除了大义名分,几乎一无所有。相比之下,诸葛亮毫无名声,刘景则已据有荆南,创下基业。因此,他并没有奢望一入长沙,就被刘景委以股肱、谋主之任。 : :

    不过很显然,诸葛亮大大低估了自己在刘景心中的地位,其实一直以来,他都能感觉到刘景对他有一种谜一般的自信,没想到双方阔别数年,其依然未变。

    诸葛亮想到车中的好友徐庶,勉强平复心绪,问道:“仲达,你还记得我之前在信上,和你提到的好友徐元直吗?”

    “自然记得。”刘景闻言心中一动,诸葛亮这番话自然不会无的放矢,莫非徐庶也来了?

    诸葛亮又道:“他素闻仲达明智忠信,宽厚爱人,尊贤重士,因此特意随我南下来投……”

    徐庶听到诸葛亮的介绍,从犊车中行出,对刘景长揖道:“在下颍川徐庶,拜见刘零陵。”

    “果然……”

    刘景好奇地打量着徐庶,其年约三旬,身长七尺余,疏巾单衣,腰佩长剑,容貌刚毅。

    历史上的徐庶远没有演义中那般神乎其神,却也是一个人才,诸葛亮评价徐庶、石韬、孟建三位好友仕进可至刺史、郡守。

    然而这只是诸葛亮年轻时的观点,数十年后,其北伐之际,闻徐庶、石韬在曹魏官位不高,感慨曹魏良才这么多吗?以致在他眼中的良才不受重用。

    二人当初若不北上归降曹操,而是选择留下,必定会取得更高的成就。尤其是徐庶,以刘备对他的器重程度,只要不死,未来铁定跻身蜀汉的权力核心。未来不说和庞统、法正同传,至少也可以比肩刘巴、董和之辈。

    可惜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老母被曹军俘虏后,徐庶内心方寸大乱,他做不到像朱灵那样,面对敌人以母弟相胁,最终做出舍弃母弟,“破家为国”的“壮举”。当然也没有如毕湛那般,全家被张邈俘虏后,表面向曹操表达忠贞不二的决心,引得枭雄曹操为之落泪,转头就秘密出逃。

    徐庶当面向刘备请辞,以手指心,言语之恳切,闻者无不动容,两人遗憾未能共创王霸之业,却也留下了一段历史佳话。

    “想必徐庶母亲也随他一起来到长沙了吧……”刘景心里想道。随着他崛起于荆南,越来越多的历史人物命运被他改变。

    同时,他心里亦不免对此刻正在汝南扯曹操后腿的刘备生出几分怜悯之意,诸葛亮、徐庶、霍峻、黄忠、魏延、冯习、高翔……刘备尚未来到荆州,班底就已经被刘景挖了个底朝天。

    “元直不必客气。”刘景伸出手拉住徐庶的小臂,大笑道:“孔明在信中屡屡夸赞元直之才,称元直讽《诗》《书》、明《申》《韩》,博通儒、法,乃是不可多得的才俊之士。”说到这里,刘景顿了一下,又道:“荆南这几年天灾人祸不断,如今郡县疲敝,百废待兴,最近我常常向上天祈祷:‘思皇多士,生此王国。’不意今日上天就将两位世间贤才送到我的面前。”

    徐庶一脸谦虚地道:“在下年长孔明九岁,读书仍然钝学累功,务于精熟,而孔明读书不守章句,独观大略而已,却能明于要义,我不如也。”

    诸葛亮在一旁摇头道:“有人读书喜精研,有人读书好博览,二者并无高下之分。”

    “孔明言之有理。”刘景点头表示认同,又道:“对了,孔明,我听人汇报,你乃是举家而来,怎么不见你的家眷?”

    诸葛亮回道:“此次南下,随身携带资物颇多,特别是书籍,绝非一时半刻能够搬完,因此留家眷在渡口照看。”诸葛亮在襄阳生活的五年时间里,书籍是最大的收获之一,这些年他手抄数百卷书,几乎无一日停歇。

    刘景转而又问徐庶道:“元直想来也有家眷吧。”

    徐庶颔首道:“在下家眷寡少,仅老母、妻而已。”

    刘景道:“我这便让人在郡府附近寻两栋清静整洁的宅邸,不过今天恐怕是来不及了,目前郡府丞舍空着,孔明、元直,你们和家眷不妨在丞舍暂住一晚,等到明天你们再搬进新宅。”

    徐庶扭头看向诸葛亮,诸葛亮略作考虑,就点头同意了。

    刘景一手揽着诸葛亮,一手揽着徐庶,返回便坐内。

    诸葛亮未等落座,便开口道:“仲达,我上月中旬从襄阳离开,在邔县遇到了文朗……”

    当初刘瑍放弃江东路线,执意要走荆北路线前往许都,此路线固然省时省力,可他们和刘表乃是死敌关系,一旦被刘表发现,刘瑍必死无疑。如今从诸葛亮口中听到刘瑍平安无事的消息,刘景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谈完刘瑍,诸葛亮不动声色地道:“仲达,我见北津渡口车船充塞,民夫往来,繁忙异常,莫非近日将有大战?”

    “没错,”刘景颔首道:“你们再晚来一天,就见不到我的面了。”

    诸葛亮问道:“仲达可是要南下与交州牧张津开战?”

    “是。”刘景点头承认道。

    诸葛亮不禁和徐庶相视一眼,抚掌而笑道:“哈哈,我们来的正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