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举汉 反听

第三百七十一章 慰问

    腊月初的临湘,天气时阴时雨,既潮湿又阴冷,即便人们身上裹着内絮丝绵的复衣,以毛为表的裘服,仍难挡刺骨的寒意。

    “嗒、嗒、嗒……”

    两名头戴赤帻,身着黑袍的雄壮骑吏,高举旌旄,并排行于巷道。两名导骑之后,是二十名手执棨戟的骑士。骑士之后,则是五十名持矛戟、刀楯、弓弩的步卒,分居两侧,将一辆皂盖朱轓的华贵轺车护卫于中央。

    轺车轮声辘辘,碾过泥泞的道路,留下两道深深的辙痕。

    由上好豫章木制成的车厢,将冬雨隔绝在了车外,但车中依旧湿寒侵人,刘景、邓瑗夫妇二人不得不借助怀炉驱寒。

    二人此次出行,是因年关将近,慰问鳏寡孤独。《礼记》曰:“少而无父者谓之孤,老而无子者谓之独,老而无妻者谓之鳏,老而无夫者谓之寡。”此四者,乃是天下间最穷苦无依者。

    刘景前世便是公职人员,对此可谓是驾轻就熟。

    而邓瑗天性仁善,爱恤下民,早在酃县之时,就常常跟随刘景慰问穷苦。加之其执掌慈幼居多年,令长沙境内几无啼饥之童,在长沙士民心中有着极高的地位。刘景曾和邓瑗开玩笑说,百姓们爱戴她,更甚于自己。

    轺车最终停于一栋简陋低矮的茅草屋前,屋主人是一名年近六旬,患有肿足病的孤寡老人,其本有二子,却先后战死沙场,儿媳亦改嫁,十分孤苦可怜。

    屋主人而今正束手站在家门口,神情既紧张又惶恐。

    荆南百姓,只知刘景,不闻天子。

    刘景亲自登门慰问,若非有官吏事先告知,在门内束手而迎即可,他早就出门跪迎了。

    屋主人甫一见到刘景、邓瑗,未等二人走近,便迫不及待的下拜,依照官吏所教言道:“小、小人拜见将军、夫人……”

    刘景立即快步上前,将屋主人搀扶起来,道:“老翁年高,且腿部有疾,不必多礼。”接着紧紧握住其粗糙冻裂的手,一边走进屋子,一边嘘寒问暖。

    屋主人连感动带激动,没说几句,就落下泪来。

    刘景哀其孤苦,二子殉义,握手交谈良久才起身离开,临别之际,刘景赠以钱布、米肉、薪炭等,使屋主人免于饥寒之忧。

    接下来刘景、邓瑗又马不停蹄走访五六家,直至午后方归。

    刘景奔波大半日,略感疲惫,回到官舍,还没来得及喝口茶,就接到了江东使者到来的消息。

    刘景手指轻轻敲击书案,一脸玩味,“才坐领江东不过一年半,这就开始跃跃欲试了吗。”

    孙权的目的,并不难猜。历史证明了,孙权对荆州有着极大的野心,就算没有刘景,他也会在不久之后举兵攻打荆州。

    双方结盟,共同对付刘表,符合刘景的利益,他没道理不答应,至于是否会引狼入室……

    历史上孙权多次领军攻打江夏,虽然每次都能取得大胜,却难以彻底覆灭黄祖。直到赤壁前夕,甘宁来投,将黄祖的底细全部泄露给孙权,孙权这才成功击杀黄祖,但也没能全取江夏。

    历时多年,数次兴兵,却只夺取江夏数县之地,一方面说明了黄祖、刘表绝非易与之辈,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孙权的不济。

    当然,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每次孙权领军出征,江东后院都会起火,山越、豪杰、黄巾……只要见有机可乘,马上就会发动叛乱。

    宝鼎年间(公元266年),当时东吴立国已近四十年,居然还被山越一路打到国都建业三十里处,江东内忧之深,由此可见一斑。

    因此,刘景毫不担心引狼入室,受后方掣肘,孙权根本打不下江夏,更勿提与其争夺荆州。

    退一万步讲,就算因为有刘景这个变数,使孙权提前灭掉黄祖,占领江夏,根基不稳的他在短期内也无力与刘景争夺荆州。

    不怕说句自大的话,或许等到自己击败刘表,全据荆州,孙权都未必能够彻底整合江东五郡。

    四日后,诸葛亮督统大军归来,其等自七月出征武陵,耗时近半年,总算赶在年末归来。

    刘景亲至北津相迎,看着葛巾素袍,却甚有威仪的诸葛亮,刘景欣慰地笑了笑,他之所以不将诸葛亮留在身边,而是派往武陵,便是存有历练他的考虑。

    而诸葛亮亦不负刘景的期望,破五溪蛮,正是出自他的计谋。

    出于明年北伐刘表的考虑,在攻克武陵后,刘景下令暂缓对五溪蛮的围剿,改为以抚为主。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完全停止军事行动,九月,诸葛亮亲率精锐及单日磾部,深入不毛,大破五溪蛮余众,并恢复义陵县,前后不过八十日,即凯旋而归。

    义陵县乃西汉武陵郡郡治,东汉初废弃,并入辰阳县。在原本的历史中,直到唐高宗时期,才在义陵原址建县,诸葛亮将这一进程,生生提前了四百余年。

    刘景虽不知其中详细,但在汉室风雨飘摇的时代,还能收复失地,无疑是一项非凡的壮举。

    此前族兄刘宗等人,私下都认为刘景对诸葛亮恩宠过甚,心里多有不满,但刘景自认对诸葛亮的任用,还是比较谨慎的。

    当年面对年仅二十二岁,仗策来投的邓禹,光武帝刘秀立即就将其提拔成为麾下第一人,邓禹内则献计进贤,外则领兵击贼。次年,即二十三岁,便以将军持节身份,督军入关中,犹如高祖之韩信,当方面之任。

    事后诸葛亮来看,刘秀当时明显有些操之过急了,邓禹虽深负才略,但到底太过年轻,经验不足,难以应对关中错中复杂的局面,以致最终功败垂成。

    有了邓禹的前车之鉴,刘景虽深知诸葛亮才能绝世,却也没有像刘秀那样拔苗助长。

    诸葛亮去年来投,刘景让其随军南下征讨张津,积累军事经验。今年初成立安远将军府,拜其为军师,参与荆南政事。七月出兵武陵,以其为督军,并初掌兵,战绩斐然。

    诸葛亮每步都走得极稳。

    刘景坚信照这样走下去,不用几年,诸葛亮即可内治民事,外平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