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举汉 反听

第四百五十六章 房陵

    房陵县属益州汉中郡,其位于汉中郡东部,与荆州的襄阳比邻,《史记》记载房陵地界:“纵横千里、山林四塞、其固高陵、如有房屋。”故取名房陵。

    由于房陵四面环山,地势险恶,进来容易出去难,又有“十年九旱、九旱九灾”之说,称得上是穷山恶水,土地瘠薄,自秦时起,就是流放犯人的场所。

    一支由数百千人组成的队伍,蜿蜒行于房陵的山道间,身处队伍前方的刘备望着周围重峦复嶂,眉头深锁,好不忧烦。

    刘备自知刘景对他恨意颇深,绝不会轻易放他入蜀,必会派兵追击,所以连日来兼程而行。

    然而刘备还是大大低估了房陵的路况,队伍虽一路急行,但一连数日,仍未走出房陵地界。

    刘备戎马十余载,游历大半个天下,也算是见多识广,论地势之险恶,少有能与房陵相比。

    而要前往巴蜀,途中还需翻越天堑一般的大巴山,据说大巴山地势之险恶远超房陵。这也解释了,为何由楚入蜀,大多走三峡水路,实在是陆路太过艰险。

    不过相比路途的艰难,刘备更担心刘景的追兵,所幸队伍已来到房陵与上庸的边界,再向西行二十余里,便是堵水了。

    有堵水这座天然屏障,队伍的安全性将大幅增加,等队伍进入巴山,就可彻底摆脱掉追兵。

    “呜……呜……呜……”

    一阵低沉而又苍凉的号角声,忽然响彻于山谷之中,刘备登时脸色大变,马上猛然回首,吹响号角的,正是他安排在队伍后方的侦骑,他吹响号角的原因只有一个,刘景的追兵追来了。

    刘备一时间气急败坏,以马鞭猛笞地面,此时距离堵水仅“一步之遥”,只要渡过堵水,就能顺利脱险,偏偏敌人在这个时候追来,这叫他如何不恨?

    就在队伍骚动不安之际,关羽飞马来到刘备面前,进言道:“将军,刘景小儿新定襄阳,人心未服,需以重兵镇守,追兵必然不多。不如我率步卒断后,将军自将骑兵,护送家眷渡河。”

    “这……”

    刘备绝非优柔寡断之辈,稍一思量,就同意了关羽的建议。

    随后刘备不仅将二百六十余步卒全部留给关羽,另外又拨给关羽一百骑兵。要知道经过宜城之战,刘备麾下六百精骑折损大半,眼下已不满二百之数。

    分别前,刘备紧紧拉着关羽的手,说道:“云长,你我名为君臣,实为兄弟耳,曾发誓患难相扶,生死与共。敌人若可挡,则挡之,敌人若不可挡,则切不可恋战,当速速抽身而走。”

    关羽手抚长须,一脸傲然道:“荆南之兵固然骁劲,我又何惧之?将军只管带领家眷先行,我必将敌人尽数拦下,将军渡过堵水前,敌人休想跨过一步。”

    刘备与关羽朝夕相处十余载,知他只是性情高傲,而非轻敌,颔首道:“云长,我在堵水西等你,你不归来,我不走也。”

    关羽目露温情,抱拳应诺,接着对赶来的张飞及刘备身后的赵云道:“益德、子龙,你们保护将军先行,等渡过堵水,尽量收集薪柴油脂,一旦见到敌人追至,不要管我,立刻焚桥。”

    赵云面色凝重地点点头,张飞则急道:“大兄虽勇盖天下,但独自断后,终究力有不逮,不若飞留下,与大兄并肩御敌。”

    “将军身边,不能无人。”关羽想也不想便拒绝了张飞的请求,“益德,渡过堵水后,亦不可掉以轻心,当警惕上庸申氏,以防他们趁机落井下石。”

    此前据向导说,上庸目前被申耽、申仪兄弟占据,二人出身上庸豪族申氏,前些年趁着张鲁攻杀汉中太守苏固,汉中大乱之际,在上庸、西城间聚众数千家,暗通张鲁,割据一方。

    尽管关羽看不上申耽、申仪这等地方豪强,但也不得不承认,二人拥兵数千,足以对己方造成致命威胁,必须要加以提防。

    张飞不是不知轻重的人,见关羽如此说,他也不好再坚持己见,唯有重重道一声“珍重”。

    关羽目送车队离去,随即率步骑三百余人,退守到一处地势褊狭,适于防守的地方。

    关羽先是在道上洒满蒺藜,继而将二十余辆辎重车围成圆阵,列于道口,每车配备战士十人,关羽自将百骑,位于阵后。

    这边关羽才布好阵,刘亮、蔡升、黄忠不久便率千骑杀到。

    当年刘景在酃县城下全歼蒯越率领的荆州军,获战马一千三百匹,加上自有战马百余匹,战马一度多达一千四百余匹,刘景从此以后便有了自己的骑军。

    此后数年里,这支骑军跟随刘景南击张津,北伐刘表,立下赫赫战功。不过连年大战,尽管刘景倍加珍惜,战马仍亡、病三百余匹,如今仅剩千骑出头。

    骑兵统领刘亮深受刘景的影响,十分爱惜马匹,自然不会傻乎乎驱使骑兵冲击关羽的车阵。

    刘亮停于车阵百余步外,命麾下骑士下马休整,他则与蔡升、黄忠观察敌阵,商议对策。

    黄忠主动请缨道:“我军忽至,敌人仓促列阵,难言缜密,且其等败军丧家之徒,只有苟且之心,而无死战之志。可予我二百敢战,配重甲大楯,弃马步行,前驱陷阵,蔡中郎、刘都尉率骑于后跟进,破之不难……”

    蔡升与刘亮不由相视一眼,二人虽自负勇武,却也不敢夸口胜过黄忠,自北伐以来,凡十余战,黄忠每战必先登陷阵,勇毅冠三军,诸将莫不叹服其勇,黄忠确实是破阵的最佳人选。

    黄忠说服蔡升、刘亮,也不休息,马不停蹄从二营骑士中募选二百敢战,被甲持楯,如墙而进,逼向百余步外的敌军阵地。

    见刘景军弃马步行来攻,关羽暗叹一声,终究未能如他所愿。

    之前见刘景追兵仅千骑,关羽长舒一口气,敌人若是轻视自己,纵骑直接而攻,他定会借助车阵,给予敌人迎头痛击,一旦对方阵脚大乱,他率百骑出击,说不得就能一举击溃敌人。

    对面领兵之人显然不是庸将,舍弃战马,步战来攻,眼下希望落空,只能硬着头皮死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