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港综世界大枭雄 萌俊

341 指挥官“麦当奴”

    赌船。

    赌厅。

    灯光明亮。

    上千位男男女女在赌厅漫步、游玩。

    他们一个个西装革履,长裙抹胸,互相挽着手臂,态度亲昵,暧昧。

    整层赌厅都充斥着金钱的腐朽气息。

    而赌厅作为赌船的重头戏,直接承包二楼整层,是赌船面积最大的一处场所。

    “给我派一幅牌。”

    庄世楷坐在一张赌桌旁。

    芽子挽住他的手臂。

    一名侍应生马上把一叠筹码放在旁边。

    “庄sir。”

    “庄sir。”

    赌客们纷纷眼睛一亮。

    他们齐齐打着招呼,希望给庄sir留下一个印象。

    庄世楷则面露微笑,表情平静。

    “派牌。”

    这是一张百家乐赌桌。

    荷官用牌尺派牌。

    “二十万。”

    “三十万。”

    “我加十万。”

    庄世楷出声加码,芽子旋即推出相应筹码,而赌桌旁的赌客们,则不顾牌面,纷纷加注。

    他们赢钱输钱不重要,能把庄sir红开心最重要。

    要是能够留一个电话号码就完美了。

    同时,越来越多的富豪们向赌桌汇集,庄sir走到哪里,人群就跟到哪里,搞的庄sir往往玩几把,便换一张牌桌。

    能和“庄sir”玩一局牌,位置需要用抢的。

    庄sir则拿捏着分寸,输赢对半开,甚至几次还故意输牌,不想给底下的人留下些不好的印象。更不像和无关紧要的小角色扯上关系。让这些小角色以为输给自己一些钱,就能和自己搭上关系一样。

    他的关系可没那么廉价。

    玩牌纯属娱乐。

    船客们也都看明这点,但还是想尽办法,试图和庄sir搭话。

    赌船上的气氛也被彻底炒高。

    赌船经理看得满脸笑容。

    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则是吃着一块巧克力,站在人群外惊诧道:“庄sir?”

    他咽下巧克力,马上转身离开。

    这个人便是化名为“高达”的少年赌神。

    他上船只是受命于“靳能“,前来船上捞钱。

    而海关线报便是”靳能”提供的。

    这老家伙想要浑水摸鱼,让高进一把捞走赌船上的全部现场。

    因此,海关只有线报。

    没有线人!

    更没内应!

    庄世楷高估他们了。

    可现在高进一看庄sir出场,便马上知道事不可为,连忙低头脑袋,放弃“偷鸡”劫匪的打算。

    “先闪!”

    庄爷都到场了。

    哪还有他们混下去的份。

    高进或许是和“庄爷”合作过,更清楚知道庄爷的手段。

    他犯不着为“靳能”拼命!

    要知道,当年庄爷给出高进答案后,高进与靳能的关系,便已经出现些微妙的变化了。

    他可能再全心替“靳能”做事。

    现在虚与委蛇。

    只是想偷学最后一招而已。

    此刻,高进连玩一把的心情都无,直接回到房间里倒头睡觉。

    事实证明,高进的判断很正确,他不仅躲过悍匪劫杀,还躲过一次港岛高层的权利交锋。

    他要真的卷入局势当中,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转眼便会被搅得分身碎骨,

    哪像现在睡一觉啥事都没?

    这时陈家驹走在回房间里的路上……

    他与高进插肩而过,两人对视一眼,继续向前走去。

    “有点帅。”

    “大鼻子。”

    两人心中暗道。

    表面却什么都没做。

    而“今村清子”在陈家驹的船舱里,已经用屁股挪动椅子至洗手台前,并且成功拿到水果刀,正不断割着手腕上的绳子。

    清子小姐想要大鼻子的魔爪,陈家驹想带大小姐去吃饭,吃完饭好好聊一顿,再安置好小姐去甲板上吹风。

    没办法,陈家驹骨子里其实是个很善良的,他真怕把女孩子给饿死,也不忍心捆她一个晚上。

    高进则是打开房门,准备洗澡。

    可这时今村清子忽然听见隔壁有声音传来……

    她一边切割绳索,一边翘起椅腿,开始贴近墙壁,偷听隔壁的对话。

    一个少女很难抵抗好奇心。

    而她却听见一个目瞪口呆的大秘密。

    隔壁。

    船舱。

    桌面上铺着一张图纸。

    麦当奴站在桌子前,指着船只图纸讲道:“迈克。”

    “你带A组伪装成维修工。”

    “分别潜入驾驶舱、监控室。”

    “干掉里面的保安。”

    “yes,sir。”一名黄毛干净利落答应道。

    十二名退役的海豹成员,则是在旁边更换着装扮,检查着武器,随时待命。

    这时A组六人听见指挥官指令,便拿出红色的维修工外套,张臂往身上套。

    麦当奴扭头看向一名队员讲道:“肯姆。“”你带B组。”

    “跟我去赌场参与盛筵。”

    “嘿嘿。”

    “我最喜欢赌场里的漂亮女人。”穿着西装的肯姆出声狞笑。

    他们这组人全都穿着黑色西装。

    宛如真正的赌客一般。

    而他们从上船开始便一直躲在船舱内,等待着船只驶出公海,他们才敢准备行动。

    因为港岛地区有一个惹不起的人。

    嘿嘿。

    他们并不知道这个人已经上船了。

    海豹又要出动了。

    “记住。”

    “我们这次要抢现金。”

    “筹码、支票不要。”

    “手表、金子全部带走!”

    麦当奴的目标倒很明确。

    A组的副官“迈克”立即讲道:“好的长官!”

    “事后那些人质怎么办?”

    麦当奴站起身,叼着雪茄笑道:“鲨鱼饿了。”

    “把他们全部赶入海里。”

    “我们乘逃生船离开。”

    “哈哈哈,可怜的中华油条。”迈克与肯姆对视一眼,船舱里的悍匪们齐齐狞笑出声。

    这些海豹队员大部分都和“庄sir”共事过,不过正由于庄sir的强势,他们其实对华人非常敌视。

    当年对于庄sir的尊敬,只是对力量的畏惧,他们在对普通华人的时候,心里可不会产生类似的情绪。

    甚至不把华人以及船上的一切东亚当人看,给他们取了一个亲切的名字:中华油条。

    毕竟,在鬼佬们看来华人、日岛等东亚地区的人口,无论长相还是文化都没有太大的不同。

    “中华油条”都算是爱称了。

    这时隔壁船舱内的今村清子,却面露惊恐的睁大双眼。

    她作为富豪的女儿,自然是精通英文,能够听懂悍匪的全盘计划,并且意识到悍匪的抢劫行动。

    可想而知,她现在心里有多惊恐,就连切割绳索的手都有些颤抖……

    “亚麻跌。”

    “亚麻跌。”

    “……”

    “哒哒哒!”坐在隔壁船舱内的一名悍匪,手指一抖射出几发子弹。

    子弹打烂几个酒杯。

    几名队员迅速闪开。

    肯姆一掌拍翻队员骂道:“FUCK!”

    麦当奴则是放下雪茄,站起身道:“别激动。”

    “大家放轻松。”

    “当作一次平常的行动。”

    “sorry,sir。”开枪的队员连忙起身道歉。

    他刚刚只是想到行动结束,能够分到一大笔金钱,开过激动才会误触扳机,射出子弹。

    幸好子弹没有闪到队员,否则他们行动还未开始,便先减员两人,恐怕他也要被“减员”了。

    而枪声一响,却吓今村清子一跳。

    “啊!”今村清子惊叫一声,椅子与人同时翻倒在地。

    “嗯?”麦当奴猛然听见动静,叼着雪茄一步步走到墙壁前,把耳朵靠住船舱隔板。

    这艘渡船不管把VIP船舱做的再奢华,始终无法改变船体是金属隔板的事实,而且由于船身构造,注定金属隔板的隔音性能较差。

    当麦当奴把耳朵在隔板,能够清晰听见隔壁划动地板的动静时,麦当奴立即明白什么,用手朝旁边的肯姆打出一个手势。

    肯姆点点头离开。

    ……

    “快快快。”

    今村清子躺在地上,不断用刀摩擦着绳索,希望能把绳索割断。

    因为她知道刚刚的动静太大了。

    恐怕会引起对方注意。

    等劫匪过来她就死定了!

    可由于她双手被椅子压住,割断绳索的动作更难。

    她效率更低了。

    事情已经迫在眉睫。

    门口却响起敲门声。

    “哒哒哒。”

    肯姆站在门口轻轻敲门。

    装作服务生道:”小姐,客房清洁。”

    “请问你有什么需要吗?”

    “呜呜呜。”

    今村清子疯狂摇头。

    含泪割绳。

    “咚咚。”肯姆站在门口左右观望,再握住门把,使劲往里推搡几下。

    当他发现房门紧锁,便掏出手枪,慢慢旋上消音器,用身体挡住门锁。

    “咻咻!”两声短促的枪声响起。

    肯姆打坏门锁,一把推开房门,迅速举枪瞄准船舱。

    “咦?”肯姆本来神色严肃的进门杀人,没想到竟然意外的看见是个女人。

    而且是青春靓丽,被捆在椅子上的少女。

    “嘿嘿嘿真会玩。”肯姆表情惊讶,旋即又变得邪恶。

    只见他把手枪插进腰间,反手将门关上,一步步走向少女。

    “呜呜呜…“少女双目流泪,挣扎向后退去。

    肯姆伸出双手也打算玩玩绳艺。”哗啦!”正当肯姆双手快要摁住关键时,一个人影忽然拉开房门,快步冲进房间,直接一个飞扑把他扑倒。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湾仔沙展臭屁驹到场!

    他转角就发现有人闯进房门,随后撒开步子,迅速赶到。

    肯姆则在被推翻后,凭借高大的体格,直接抱住陈家驹站起身,轰的一把陈家驹甩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