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港综世界大枭雄 萌俊

439 毒蛇/女人

    “有钱不赚天打雷劈!”

    “雷夫人真没想法?”

    玫瑰身体后昂靠住椅子,翘起二郎腿,率先展现出社团大姐的气质。

    丁瑶摇摇头道:“不好意思,庄夫人,我老公正妻刚过世,我需要照顾家庭,没空关心生意上的事。”

    其实丁瑶只是三联帮大佬“雷功”养在外面的女人…

    不过,雷功正妻上半年去世,雷先生又主动携丁瑶祭奠前妻。丁瑶更摆出一幅贤妻良母,聪慧持家的样子,导致雷先生非常喜欢,屡屡带她现身正式场合。

    因此,三联帮的马仔都把她大嫂看。外界的人尊称一句雷夫人没有问题。

    何况,话说回来,玫瑰也不是正房。

    在台岛大家不也尊称一句庄夫人?

    只要实质上的关系到位。

    大家都不会为难面子上的事情。

    玫瑰在听见丁瑶的答复以后,屈指轻弹一下手边的玻璃杯壁。

    “叮。”

    红酒杯发出一道清脆的响声。

    玫瑰点点头道:“明白了。”

    那就是没得谈了。

    丁瑶双手放在小腹前,站起身鞠躬道歉:“多谢庄夫人的款待,丁瑶家中还有俗事处理,丁瑶先行告辞。”

    丁瑶低头脑袋,含笑点头,旋即抬起头最后看向玫瑰一眼,嘴角带着浅笑,慢步离开餐桌。

    当她走到餐厅门口时,脸上的笑容则是瞬间收起,漂亮的眉宇间闪过一缕煞气。

    高捷则是目光深邃刮过对面的越南帮人马,随后收回目光,转过身,用身体护住丁瑶背步,快步保护丁瑶离开。

    高捷身材高挑,一身西装,完全能把丁瑶的全部挡住。

    就这身高比例。

    在床上也能把她完全压住!

    三联帮其他西装马仔也陆续转身,簇拥着头目高捷和帮会大嫂离开……

    越南帮的“西贡仔”则上前两步,在餐桌低头请示道:“大姐大,要不要把丁瑶干掉?”

    “我们收到阿北的尸体了。”

    “骨头都被鱼咬光了…”

    “十几个兄弟都死的很惨啊!”

    西贡仔咬牙切齿道。

    显然,他们跟着玫瑰从越南帮出来,又经历港岛,转战台岛,都是共闯风雨的好兄弟,十几个兄弟们的惨死,完全够激起越南帮的集体仇恨。

    然而,玫瑰作为大姐要考虑的东西却更多。

    越南帮在台岛已经不是光脚的人了。

    他们在台岛商政两届都已经投入巨大资金,几乎是把越南帮的资金都砸在台岛,为了保证生意和投资顺利。要和三联帮、丁瑶斗生斗死,也不能用莽夫的办法斗,需要尊许台岛帮会的规矩。

    “不用。”

    玫瑰拾起面前的红酒杯,仰头一口饮尽,站起身讲道:“这件事情我会处理!”

    “他们杀我多少人!我让他们十倍奉还!”

    玫瑰站起身把红酒杯放在桌面,转身走出海边餐厅。

    “是!”

    “大姐!”

    西贡仔低头答话。

    随后,大批越南棒的马仔紧随玫瑰离开,替玫瑰拉开轿车车门,纷纷坐上车队,保护玫瑰回到别墅。

    整个餐厅转眼间人去楼空,后厨几个甜品刚刚做好,厨师却发现顾客没了。

    两伙人谈崩了!

    ……

    “叮!”

    “任务发布:濠江新赌场!”

    “拿到澳门颁发的新赌牌,开工一家澳门赌场,即可获得500点经验。”

    港岛。

    办公室。

    庄世楷听完系统发布的任务详情,靠在躺椅上把玩着手表,脸上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

    手表当然还是那块大金劳,依旧的低调而耀眼,每当发布任务的时候,总会晃到庄爷的眼睛。

    现在庄爷抚摸着表盘,用手指轻叩两下,暗自思量道:“玫瑰在春节的时候提过赌牌,该不会是濠江、台岛那边出事了吧?”

    庄世楷总觉得系统不会大发慈悲,把一个没有麻烦的事情,设置成任务。

    既然有任务发布。

    肯定有问题!

    “嘀嘀嘀…”这时庄sir面前办公桌的柜子里响起电话提示声,庄世楷拉开抽屉柜,取出里面的一个大哥大,用力拔高天线,按下接听键,放在耳边:“哪位?”

    庄sir一般公事都是通过电话处理、商业上的事情则是由代理人转告、能够知晓他手提电话号码的人很少,仅限于几位兄弟、好友、女人。

    因此,电话一响,庄sir必接。

    你打公事座机有可能找不到庄sir,但是打大哥大一定能找到。

    而且庄sir说话的语气很温和。

    电话对面则响起一道飒爽的女声:“亲爱的,是我啦。”

    “果然!”庄世楷听见玫瑰的声音,心有准备,拿着大哥大,摇着脚尖讲道:“说吧!找我咩事?”

    “你大白天找我总不是想我吧?你没那么不懂事,也不会这么黏人!”

    庄世楷对玫瑰非常了解,开口就直点主题。

    毕竟,他是对玫瑰身体进进出出的男人!对玫瑰生理、心理都很熟悉。

    玫瑰也不藏着掖着,出声讲道:“我争濠江赌场的事情出现点麻烦。”

    “我知道。”庄世楷答道。

    玫瑰没有深究庄sir为什么会知道,接着讲道:“三联帮的丁瑶要跟我竞标!他们与濠江帮的崩牙驹合作,帮我派去澳门谈生意的兄弟全部做掉!”

    “今天我约丁瑶出来饮茶,我们没有谈拢。”

    “港岛离濠江更近点。”

    “想要请你帮忙解决下崩牙驹。”

    庄世楷手指轻轻轮拨着桌面讲道:“没问题。”

    “老婆帮我挣家业来着…我总该出面解决下…毕竟我牙口好,多硬的骨头都敢啃……”

    “崩牙驹的事情交给我。”

    “我先让何先生约他出来问话!”

    庄世楷重重叩击一下桌面,语气逐渐变得的凌厉。

    要知道,近两年濠江帮“崩牙驹”的名号可是很响!他在港岛都时常听闻崩牙驹的丰功伟绩!

    何况,现在崩牙驹才刚刚起势。

    崩牙驹将来会更加霸道!

    不过,再怎么霸道也不能霸道到他身上!

    敢动越南帮的人?有没有考虑过庄爷的名字?虽然庄世楷一听玫瑰给出的信息,便知道和越南帮打擂台的人是台岛三联帮。

    一个小小的濠江帮怕是不够资格。

    也只有具有政治背景的三联帮敢唱唱戏。

    濠江帮只是给人当刀子。

    但是当刀子也要当刀子的觉悟!

    既然越南帮要和三联帮斗!那么当然要三把三联帮的刀给折了!

    不管将来崩牙驹有多嚣张,多霸道!惹到庄爷头上!庄爷都要把你先扫平喽!

    让你连将来嚣张的机会都无!

    对付这种自衬有实力的未来大佬,庄sir这些年踩在脚底下的还少吗?他可不会给人君子报仇的机会,更不会玩什么三年之约,要的就是大势碾人,碾至渣滓!

    庄sir的语气也丝毫没把崩牙驹放在眼里。

    玫瑰在电话对面柔声讲道:“嗯…约好时间通知我,到时候我去陪你。”

    “你手下不方便做这些事…我会多带点人。”

    玫瑰倒是很会为夫家考虑,庄sir却拿着电话轻声笑道:“人多不多无所谓,我很久没见你了,内衣带多几套。”

    “你知道我好哪口的。”

    “嗯…”玫瑰悄声回答道。

    两人都是多年知己。

    谁不清楚谁?

    没必要害羞。

    “那就这样!濠江见!”庄世楷按断大哥大的通话键,用手合上盖子,压拢天线,旋即拿起桌面上的电话,拨通澳门何先生的号码。

    ……

    台岛。

    一处海岸边。

    浪花击石。

    涛声高朗。

    丁瑶迎着海风走在前面。

    海风吹起头发。

    她的发梢间散出一股芳香。

    高捷沉默的跟在身后。

    “你为什么不答应越南帮的条件?”

    “同样是联手拿下赌牌。”

    “收益五五开。”

    高捷忽然开口询问。

    丁瑶回过头看向他道:“女人和女人合作很危险,女人和男人合作才最安全…”

    丁瑶神态认真,高捷古板的脸上却有一丝异色,仿佛是心爱的东西被人占据,眼神里止不住溢出疼痛。

    十几名三联帮的枪手,穿着西装,远远站在远方车旁。

    他们抬起头打量四周,紧紧揣着手枪,右手藏着衣服内,神情非常谨慎。

    毕竟三联帮仇家多。

    现在又和越南帮开斗。

    谨慎些是正常的。

    而“高捷”作为雷功的头马,曾经为雷功当过一枪,平时又沉默寡言,像块石头。在三联帮内有“说话的高捷”之称,深得雷功信任。

    可是这位“不说话的高捷”却喜欢玩大嫂,在丁瑶的勾引下深陷其中,可见丁瑶野心与企图…

    不简单!

    绝不是拿下一块赌牌就能满足的女人!

    丁瑶察觉到高捷神情中的变化,眼神变得温柔,伸手搭住高捷的下巴,轻轻抬起下巴,眨眨睫毛,凝视他讲道:“放心,我和崩牙驹只是生意上的合作。”

    “我的身体只属于你一个人。”

    “现在雷功都不行了。”

    “只有你行!”

    高捷看着丁瑶眼神中蠢动的爱意,目光关切道:“可是崩牙驹根本斗不过庄先生,你和他合作只是以卵击石,不会有好结果的…”

    丁瑶松开手,颇为认同的点点头道:“我知道。”

    “所以我从未想过要靠崩牙驹打赢庄先生,没告诉崩牙驹越南帮背后的老板是谁……我真正的目标是雷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