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港综世界大枭雄 萌俊

507 陆系易帜?

    “六枚子弹二十八环,成绩比以前好很多了。”陆明华打开枪盒,取出子弹,站在旁边的射击位上戴上耳机。

    他一边调试枪械手感,一边低声说道。

    两人都是刚刚下班前来靶场练枪。

    而这里是一处室内靶场,私密性和安全性都要高很多……

    杨锦荣侧头看去,面露苦笑:“陆sir,多谢你请的复健专家,手腕比之前好很多了。”

    “不过…”

    “不过……”

    “还是个废人!呵呵!”

    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掌,只见刚刚开完枪后,双手都在不断颤抖,手腕处更是传来酸痛,宛如有无数蚂蚁正在撕咬。

    “咔嚓!”

    陆明华调试好枪械,用手掌把弹匣推进弹舱,单手持枪,瞄准前方:“有进步就是好的!”

    “何况当警察枪法好不好不是最重要的,脑子好不好才是最重要!”

    “砰!砰!砰!”

    三道枪声响起。

    三枚子弹准确穿过靶心,接连打出满分满环的成绩。

    对于一名警察而言,枪法其实很重要,一能保命,二能立功,三能杀敌!

    自从总署保安演习结束,陆明华深刻领悟到自身的缺点、不足,枪场练枪的次数直线升高,每周最起码出现四次。

    这导致曾经作为行政警员,现在作为行政官员的陆明华,枪法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提高,参加比赛也能达到“枪王”的水准了。

    毕竟,陆明华本身枪法便处在中上游,只是无法和庄sir相比,而他天赋又远超凡人,枪法水平可谓突飞猛进。

    虽然距离庄sir还差很远,但是已经能和陈家驹、苗志瞬等人比肩。

    陆明华说给杨锦荣的话则纯属安慰….

    以杨锦荣目前勉强开枪的射击水准,确实和废人差不多,何况,他两双手连两套弹匣都打不完,开完枪后还有后遗症,除去安慰还能干嘛呢?

    “砰砰砰!”

    又是三道枪声响起。

    再度满分。

    陆明华放下武器,转头看向杨锦荣:“听说庄世楷又让你背锅了?”

    他摘下耳机问道。

    杨锦荣晒然一笑,扭动着手腕:“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已经习惯了。”

    “辛苦你了。”

    陆明华点点头,咔嚓两声,换好弹匣,再度举起手枪:“我下个月升职。”

    “恭喜陆sir。”

    杨锦荣出声讲道。

    陆明华再度开枪:“砰砰砰!”

    “砰砰砰!”

    这次他直接打完一梭子弹,站在原地沉默片刻,最终长长叹出口气:“我终于知道自己输在哪里了。”

    杨锦荣表情一愣:“陆sir。”

    他不知陆明华怎么会突然提这个话茬,但却敏锐意识到陆明华有话要说,当即打住询问的想法。

    陆明华果然出声说道:“我输给庄世楷一直都输在眼界上!庄世楷从来没把鬼佬放在眼里,一直想着怎么利用鬼佬,怎么踩着鬼佬上位。”

    “而我却死死抱着鬼佬的大腿不上,把鬼佬的命令当成圣旨,我不输才怪!”

    杨静荣心头咯噔一声,隐隐意识到什么……

    只见陆明华笑的洒脱:“不过我也算没有白打工,多少捞到点好处,手底下有帮兄弟跟着我。”

    “现在我不想认鬼佬当爹,想当鬼佬的爹了!”

    “兄弟们跟不跟?”他放低语气,面色一变,陡然问道。

    杨锦荣深吸口气,追问底细:“你要跟内地了?”

    现在《中英谈判》进行至高峰,根据国际新闻的消息,内地话事人放出豪言,有关主权寸土不让!其他事情可以商榷!

    英国祖家的“铁娘子”携带马岛战争余威,态度强硬的正和内地谈判,不断争取各方面利益,不对主权问题松口。

    可是“铁娘子”竟在谈判结束,走出大会堂之际,于台阶上狠狠跌了一跤。

    这一跤国际影响甚大!

    陆明华只是答道:“祖家摔跤了。”

    杨锦荣保持沉默,他又出声道:“我只跟我自己!”

    杨锦荣随后点点头:“兄弟们也只跟你!”

    或者说,陆系手下的兄弟们已经走投无路,将来能否复起的希望,全部都寄托在陆明华一人身上。

    他们就像是赌徒,陆明华不管怎么选择,他们都只能一跟到底。

    而陆明华显然不会立即转投内地,但大致在谈判结果出来,便提前对未来局势做出预估。

    以他现在位于英系核心的身份,如果提前布局配合内地的一些事宜,一定能够起到某些庄世楷无法代替的作用。

    因为庄世楷已经摆明车马,彻底和英资分裂,英资必会处处针对,很多事情不方便做。

    国家需要能领兵的将军,也需要能乱局的小人。

    “多谢。”

    陆明华点点头,换上弹匣,再度对准靶心。

    此刻,他的目光极度坚决,扣动扳机非常大力。

    有反思!

    有自省!

    还懂得改变、行动。

    陆明华确实一直在进步,一直在变强,难怪陆系的兄弟人马始终没抛弃他,没有做出最后的选项。

    “砰砰砰!”

    枪声再响!

    唯有一颗百折不挠之心,秉屡战屡败之志,人生才能终成赢家。

    陆明华认为世界上没谁能一直赢下去,终有一天他会赢。

    ……

    “庄sir,我好难啊!”第二天,中午。

    马军鼻梁上贴着胶带,鼻青脸肿,表情干瘪,站在办公室里,朝庄sir哀叫道:“洗黑钱的案子太难查了。”

    “周伟生一个活脱脱的伪君子,不仅把证据藏很深,而且还把一批黑钱给弄丢了!”

    “搞笑的是他们怀疑我拿黑钱,昨天十几天枪手在家楼下堵我。”

    总警司,办公室。

    庄世楷穿着西装,端着咖啡,笑盈盈道:“不是怀疑你拿黑钱,是怀疑你马子拿黑钱吧?”

    “余文慧人靓条顺,学历又高,性格还很泼辣,正符合你的胃口…”

    “啧啧,一边办案一边泡马子,刺不刺激呀?有没有很爽?”

    庄世楷喝下一口咖啡,打量着马军,笑容意味深长,不言而喻。

    他其实一直关注着“马军”办的洗黑钱案,毕竟洗黑钱案背后关乎一个国际伪钞大王,又紧扣明年升职的事,不关心点升职泡汤了怎么办?

    而马军追查“洗黑钱”案的招式很老土,他先给自己换一个名字,披上个叫“游龙”的马甲,找借口去律师所咨询,以此搭上律师所的线。

    这线搭的那叫一个好,一搭就搭上个大美女,搞到单身三十年的“阿军”直接硬起,一直围着大美女转。

    “嘿嘿,这你都知道啦?”

    马军摸摸脑袋,呲牙笑道:“其实他们是怀疑文慧拿走黑钱,一直在找文慧麻烦……”

    “文慧又是案件的主要证人,我当然要保护她呀!”

    “至于日久生情什么的,人之常情嘛,你总不能怪我!”

    马军讲的倒是很有道理。

    庄世楷冷哼一声,轻声吐槽:“你就还日久生情?我看你不给人骑算不错了!”

    “考虑到你长年单身,确实需要解决下个人问题,这次我也就不追究了。说吧,你找我咩事?还故意卖惨!”

    马军面露笑容,神色忽然变得腼腆起来,略作准备后才讲道:“我想申请一套警队的家庭公寓,三室一厅的那种!”

    庄世楷眉头一挑,出声骂道:“滚!”

    马军咧着嘴道:“我为警队立过功,我为警队流过血,庄sir你凭什么不给批准呀!”

    “而且我是高级督察,办完案子就升总督察,比普通警察能多加两百呎,这可是你写在福利条款上的规矩!”

    马军大声囔囔道。

    庄世楷却依旧只回他一句:“滚!五只腿还没搞在一起呢!就想着申请福利住房?”

    “想要啊?一是拿着结婚证来,二是拿着结案报告回来!”

    其实这起案子目前的情况,基本上是“周伟生”黑吃黑,把要洗的黑钱给吞了。

    国外的公司老板承担着伪钞集团压力,派来手下正在追回货款。

    中间又有点岔子,好像是周伟生把黑来的钱给弄丢了,最后怀疑到女朋友“余文慧”身上。

    别问周伟生的女朋友为什么是“余文慧”,“余文慧”又怎么会和马军搞在一起。

    这个世界男人的眼睛都不瞎,“靓妹”肯定早给高富帅泡走啦。

    另外,有一些又总改不掉喜欢别人女朋友的毛病…总喜欢等人挑好菜,再去抢人家的菜吃。

    不过以马军现在的警衔、地位、以及收入、前途、吃下“余文慧”这盘菜估计不难。

    马军也听懂庄sir话语中的意思,连忙立正敬礼,出声喊道:“多谢长官!”

    “thankyou,sir!”

    “滚!”

    庄世楷再骂一句。

    马军连忙离开办公室,并且闪人之前,还乖乖把门带好。

    庄世楷看着他的样子,忽然想到昨晚给警官们痛揍的衰仔。

    那个衰仔满脸衰样,昨天可给周华标等人揍惨了。不过庄sir也没再为难他,一番警告以后,连警局都没带,反而是丢下两千块钱,说是给衰仔看病。

    由此可见,庄sir的菩萨心肠又犯了。

    乌蝇哥则拿着两千块一瘸一拐,走到兄弟的结婚现场,真把两千块封成红包。

    当时他吃喜宴的时候,一边吃饭还一边吐血,为了免得给好兄弟带来麻烦,他没吃两口便借故先走。

    至于收保护费的事情?他怕是再也不敢干了。

    又一个失足少年,迷途知返,庄菩萨又干完一件善事。

    “真好。”

    庄世楷嘴角轻啧一声,笑着坐回办公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