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港综世界大枭雄 萌俊

580 烽火西门町

    “谁TM到越南帮的场子闹事!”

    一个穿着花衫,叼着香烟,手持铁棍的男人快步冲出酒吧大门。

    哗啦啦,一大群抓着铁棍,面色彪悍,皮肤黝黑越南仔迅速跟上,急刹在大门前。

    “就知道是你们台南佬!”带头越南帮头目丢掉手上香烟,目露凶光,面色彪悍,大声喊道:“干叻娘!”

    “等我斩翻你们啦!”

    “靠北喔!越南仔也敢这么拽!等死啦!”台南帮头目举起砍刀,站在出租车前高声呼喊:“砍翻他们!”

    杀杀杀!

    台南帮一百多名马仔举刀冲上,双方人马当即扎在一起,顿时就在“豪斯酒吧”门口斩成一团。

    “叮叮铛铛!”酒吧门口地面铺满破碎的玻璃,一些玻璃上还沾染着火星,呼呼呼窜着火苗。

    街口一个酒吧广告牌上燃烧着大火,很快就把广告牌烧秃。

    不过,由于酒吧装修用料较硬,加之帮会没有纵火烧店的想法。

    只是用燃烧示威、逼人、砸店。

    所以,用的油很少,火势烧不起来。

    毕竟,砍人和纵火是有区别的…一旦纵火引起连环火灾,帮会将会遭遇政府针对性打击,等于触犯道上的潜规则,打破某种黑白两道默契。

    这就和帮会晒马不能用枪一样。

    双方都知道这个道理。

    于是一百余人围着街道乱斩,铁棍和砍刀撞在一起,不断发出钢铁交鸣的金戈之声。

    “噗!”此刻,一个马仔中刀倒地。

    他肩膀先给砍中一刀,胸前又给撕开两刀,整个人便倒在血泊当中。

    “啊!”一个台南棒小弟当头给砸一棒,双眼发黑,头脑晕厥,倒在街边的灯火下。

    “斩死他们!斩死他们!”

    这时由于越南帮人数较少,一时间陷入劣势,丢下街边的十几个兄弟。

    剩余人马当街翻过栏杆,拿着武器穿过街道、车流、人群、迅速向街尾另一家酒吧冲去。

    整个西门町六条街道,几十家场子,街头、街尾、各个地点都围着一伙人互相斗殴、追砍,来回奔跑,搞得西门町街道打乱。

    要知道,这次两个帮会间全面开战、扫的可不是一家场子、而是对方明面上的所有“场子”,场面堪称宏大、混乱。

    “豪斯酒吧”只是一个缩影,晒马场上的一个小小“缩影”….

    马仔们翻越路边栏杆又很有经验,几乎只要单手撑着铁栏,胯下用力一甩,两只腿脚便夸过栏杆,另一手还能拿着武器,姿态行云流水。

    可见跨栏技巧是帮会马仔必修科目,不管是哪个帮会,不管是逃命还是追人都很方便。

    “追上去!追上去!”酒吧门前的越南帮退败,得胜的台南帮迅速翻过栏杆,拿出同样的姿势跨栏,试图翻过栏杆追砍“溃军”。

    “砰!”一辆轿车刹车不及,突然撞中一名横穿马路的台南帮小弟,直接把小弟撞飞十几米,吐血骨裂身亡,一动都不能动弹。

    开车的司机吓傻在当场,台南帮追砍的马仔们也齐齐止步,意外给越南帮拉开距离的机会。

    另一边,街尾酒吧的越南帮“得胜”,挥砍追砍着台南帮,台南帮丢下几十个残兵正要退走。

    恰好,这时酒吧门口的越南帮“溃军”跑来,溃军摇身一变马上就成援军,当即举刀砍向台南帮败将。

    两伙越南帮人马一时间就形成合围之势,马上把面前的几十号台南帮人马砍翻,成功消灭掉敌人的一批有生力量。

    战场瞬息万变!

    其余的台南帮人马很快就赶到现场。

    不是每个场子台南帮都能赢、也不是每个场子越南帮都会输……虽然,越南帮各处的人马都比台南帮少,但是越南帮更加悍勇,打起来不要命,和台南帮陷入僵持状态。

    总体而言,台南帮作为本地帮会,人马是要多过越南帮的。

    而以越南帮的表现来看,也不是毫无准备,而是做好编排的。

    每一个人场子都人马看着,而是家伙武器备的很齐、出场拼命意志坚定,摆明内部做过思想工作,早早统一好战线,没有给打的措不及防。

    台南帮也是有备而来,双方都要打一场硬战。

    台南帮最大的底气大概则是人多…

    文林路东。

    龙五脱掉西装,挂在路边的街灯上,掂着一把军刺上前。

    “呵呵。”

    只见他反手握着军刺,大拇指摸过嘴角,嘴角咧起一抹狞笑。

    而一个穿着皮夹克,脖子上纹着青龙的光头佬单手拎住一根木棍,好似轻轻飘飘的拎着,又给人一种灵动的感觉,就像随时都会甩起棍子扫来,扫出巨大的力量一般!

    他带着两百余号拿着砍刀、利刃的马仔陈兵街道,堵住整个路口。

    虎视眈眈的看向前方。

    随着“龙五”手持军刺上前,一个又一个拿着刺刀、短剑、匕首的越南佬蹿出巷子、走出酒吧、一步步朝“龙五”身后汇聚,汇聚成一股黑色人潮。

    文林路其实是已经属于“士林夜市”的地盘。

    而“士林夜市”紧挨着“西门町”,就像是旺角紧挨着油麻地,以商区间互相配合的方式,组成一个热闹的夜场核心圈。

    最大油水区!

    如果说,越南帮已经占据西门町六七年,把西门町经营成固有地盘了。

    那么士林便是台南帮的固有地盘!

    文林路东的一家按摩房,则是越南帮两年前插进士林的一颗钉子、而且是最硬、最尖的钉子!

    平时由最大的“河内堂”看管,堂主是越南帮最能打的“河内郎”。

    可由于越南帮人数较少,又缺少顶尖打仔,为防台南帮凶勇得胜,丢失街区,越南帮没有和台南帮比较晒马人数,而是使用一招“田忌赛马”的策略。

    帮里最能打“河内郎”掉回西门町的“西宁南路”,率人打台南帮的顶级打手“铁蟒”,“自贡仔”调去下一个街区打台南帮拳王“泰国佬”,一层压一层,保证越南帮打仔不输台南帮。

    最重要的文林路东则交给庄爷派来的“龙五”,并且调集越南帮能杀、能敢拼的“护卫队”追随。

    虽然,这次晒马庄爷没有管理具体策划,但是庄爷发话就不能输!不能输、底下的人就要想尽一切可能让庄爷满意!

    而且由于“龙五”带着最能打的“护卫队”,要是文林路东给人斩下马,那么整个越南帮就会兵败山倒。

    要知道,除了文林东路外,整体局势、各个街道还是台南帮占优。

    越南帮想要赢?那得龙五迅速打死台南帮一号打手“光头”,然后再迅速转场帮忙,以“绕袭”的姿态彻底压死台南帮!

    “当年庄爷给我三碗白米饭,我就发誓把命卖给庄爷!”

    “这次胜负都在我身上,我一定不能让庄爷失望!”龙五沉默的上前,不自不觉加快脚步。

    光头拎着木棍,活动起脖子,目光审视前方:“河内郎呢?怎么来了一个无名小卒?”

    “赛琳老母。”

    龙五沉默不言,掂着军刺举起向前,脚步已经变成小跑。

    自卫队也小跑跟上。

    光头脸色开始凝重,握紧木棍讲道:“我不想让他们有一个站着离开!!!”

    “是!大哥!”台南帮的人散开,握着砍刀一步步迎上。

    “嗙!”双方人马撞在一起,仿佛两波潮水相碰,激起层层浪花。

    “唰!”光头甩出木棍朝龙五砸去。

    他双手握着棍子,脚扎马步,大力横扫,很具少林之势,可见是学到真传的人。

    眼神竟有金刚怒目之色!

    “吱啦!”龙五加快脚步奔跑之时,忽然一个跪膝滑步,躲过长棍横扫,军刺扎进光头胸腔!

    “哗啦!”龙五握着军刺狠狠往下一拉,给金刚开膛破肚,血肉肠子溅落满地,场面极其惊悚、恐怖。

    龙五却语气平淡,面无表情的站起身道:“要成佛?下地狱去吧!”

    除了庄爷!没人受得起他一跪!

    此刻,他站起身,抓着军刺,回头一望,马上再度加入战团,左冲右突,杀得人仰马翻。

    十几分钟后,龙五把军刺插回腿上,跨上机车,率领众人驱车离开……

    台北。

    滨海别墅。

    书房。

    庄世楷穿着西装,翘着二郎腿,手上拿着一个遥控器。

    “三联帮联系的怎么样了?”

    他坐在书桌后的沙发上,出声问道。

    洛哥站在书桌旁,刚刚放下电话,出声答道:“雷功答应帮我们!只要松林帮出兵,三联帮就会出兵!”

    电视上。

    正播放西门町的烽火、交兵。

    庄世楷点点头:“要这件事转告给上松林帮。”

    “没问题。”

    洛哥在旁打出电话。

    书房里人数不多,只有庄爷、洛哥、玫瑰、还有偶尔端着果盘、进门看看的白小姐。

    于是洛哥主动承担起打电话的责任。

    没办法,这点小事情,打打下手,洛哥还是能做的,而且他也并不觉得丢人,反而觉得很开心,很有参与感,那种威风又回来了。

    他不仅决定打算给庄仔打下手,而且还准备把晚上的兵马费给包了!

    庄仔帮他出头,这点小钱不能不给,否则别人怎么看他?

    而“四大帮会”之间两个帮会晒马,肯定避不开另外两个帮会。

    今晚对于三联帮、松林帮来说、无疑是个趁火打劫、狮子大开口的机会。

    好在庄爷面子够大,又曾经救过雷功的命,一个电话便让雷功亮明态度,争取到三联帮支持,再借着三联帮的力量制衡松林帮,把一切危机都消弭于无形,清除不安定因素。

    这一点是洛哥办不到的。

    很快,洛哥放下电话,露出笑容:“松林帮矢口否认有出兵的准备,说他们从来没打算下场,周朝先也说很他很尊敬庄爷,希望有时间能向庄爷拜访。”

    “放他个屁的周朝先!刚刚我才收到消息,台南帮给他一千万请他出兵,他都已经调动兵马了,现在怎么又说没出兵的准备?”庄世楷拿着遥控器骂道:“这个王八蛋,翻脸比翻书快,有这速度去搓汤圆仔不比干黑社会赚钱?”

    这时权衡做好了!

    不管周朝鲜之前怎么想的,台南帮又和周朝先怎么说得,一切既然没有发生,那边是没有威胁。

    前方传来龙五刺死光头、越南帮连赢四条街的消息…

    庄爷已经成功稳定战局。

    越南帮即将大胜!

    而他今晚比较忙,暂时借宿洛哥家…

    好在洛哥家里不缺房间,甚至有专门给他留一间套房,里面装修摆放都是按照他习惯来的,住起来不会陌生。

    这时洛哥看一眼手表,突然晒然笑道:“警察厅和商业部的人应该要来了…庄仔,你今天奔波劳碌,西装沾血,要不要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先?”

    他是出于尊重官方大佬的想法。

    轻轻给“庄爷”提个醒。

    别在官老爷们面前太失礼貌。

    庄爷却突然想到什么,晒然笑道:“我这就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他搂着玫瑰柳腰起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