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港综世界大枭雄 萌俊

688 影帝级:互飙演技

    “阿琛,喝酒。”倪永孝穿着西装,戴着眼镜,朝向递出一支红酒杯。

    尖沙咀。

    倪家。

    厽厼。别墅大厅。

    吊灯华丽、明亮。

    “多谢,倪先生。”韩琛站着接过红酒杯,面色沉稳。

    他脸上露出笑容,还是和往常一样乖巧:“这么晚叫我来,倪先生是不是有事要交代?”

    “呵呵。”

    倪先生轻笑两声,在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手中摇晃着红酒杯,低头轻嗅一口酒香:“你去内地谈生意辛苦了。”

    “那笔钱已经转到账户上,正在洗,很快洗干净。”

    “帮倪家办事是应该的。”韩琛答道。

    两人现在都收到警队的录像带,知道对方可能杀他,但是又拿不准证据,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消息,会不会动手,想不想杀他!

    此刻,他们一个扮演着原本大佬的角色,一个拿出低眉顺眼的装小弟,两位“影帝”级人物,互相观察着对方,互相飙着演技。

    “我叫你来…”

    倪永孝喝下口红酒:“是想和你谈谈家里的事。”

    “家里的事?”

    韩琛马上提高警惕,倪永孝接着讲道:“国华、甘地、文拯、黑鬼四个人好像对倪家转型有点意见,打算联系几个小社团从中作梗,要挟我。”

    “你怎么看?”

    韩琛心中吁出口气,当即皱起眉头:“倪先生,他们有意见很正常,要钱也正常,不过联系社团要挟您…这有点过火了。”

    “嗯。”

    倪永孝重重点头,放下红酒杯,低头讲道:“他们是要挟我分家,不止是钱的问题。”

    韩琛有些意外,站在旁边,明智的不搭腔。

    倪永孝摘下眼镜,拿出块白布,用眼镜布擦拭着眼镜讲道:“分家没问题,倪家转型以后不可能再碰毒品,我原本也打算把倪家的生意分掉,你们五个人一人一份,算是多年帮倪家做事的奖励。”

    “不过我可以给,他们不能拿!”倪永孝眼神犀利,语气突然变得低沉:“他们说分家就分家,外面的社团怎么看?我老板怎么看?这不应该!”

    “他们不应该!”倪永孝言语间已带上杀气。

    韩琛昂头喝下口酒,试探性的上前一步,问道:“倪先生,你想要干掉他们?”

    “叮!”倪永孝伸出手屈指一弹,轻轻用面前的红酒杯弹出一记清响。

    他很平静的说道:“我想把倪家五人份的全给你!”

    “你对我们倪家有大功!曾经和尧扬一起救过我老爸的命!尧扬会跟我走,而这份是你应得的。”

    韩琛望着倪永孝的表情,深吸口气,一时间真有些感动。

    “多谢倪先生!”他鞠躬讲道。

    “国华四个人…”这时倪永孝拖着尾音说道:“我会收拾。”

    “你带人去泰国一趟,我已经联系好泰国的将军,只要你到泰国跑一趟,渠道便是你的,将来全港的生意都交给你坐庄,我不会过问分毫。”

    “对了。”倪永孝拿出一张名片,把名片放在桌面,抬头望向韩琛:“你在电话里说…内地的沈氏兄弟想要做毒品生意?”

    “是的。”韩琛低头收起名片,动作有些急切,因为那是泰国将军的联络方式。

    倪永孝却道:“我只和他合作洗钱,一切帮大佬服务,至于毒品方面的生意…你想不想跟他合作,怎么合作,全部取决于你自己。”

    “你自己来选吧。”

    韩琛举起手中的红酒杯,高高相敬,举杯一口饮尽。

    “多谢倪先生。”

    他吧砸下嘴,卷卷舌头,再度举杯。

    这时杯中已无酒了。

    韩琛则显得非常高兴。

    倪永孝站起身拍拍他的肩膀讲道:“以后…港岛是你的天下了。”

    说罢,倪永孝便转身离开客厅,沿着长廊走上别墅。

    “倪先生。”

    “GoodNight!”

    韩琛望着倪永孝背影,笑着用鸭公嗓喊道。

    随后,他再把红酒杯放下,转身离开尖沙咀别墅,坐上一辆小弟开的轿车。

    倪永孝站在窗户前望着轿车远去。

    韩琛坐在轿车里,望向车窗外夜景,脸上还挂着笑容,只是笑容越来越僵,最后变成一片冰冷。

    “傻强。”

    “先把车开到你家。”

    忽然,韩琛回头讲道。

    “好啊。”

    “琛哥。”傻强握着方向盘答道。

    &#32&#36861&#21727&#25991&#23398&#32&#122&#104&#117&#105&#121&#111&#46&#99&#111&#109&#32&#21434&#21437&#12290“对了,阿仁呢?”

    韩琛突然问道。

    傻强笑呵呵的道:“阿仁当然还是在玩马子啦…我们一起去的嘛…要不是我接到你电话,我也还在玩马子呢……”

    韩琛笑笑:“也是!”

    要知道,庄爷和陈永仁的话早已谈完,现在陈永仁确实和迪路等在一起。

    这辆车也是韩琛的车。

    只是韩琛不知道为什么,非常喜欢叫傻强开车,可能就是看中他傻!

    某些大佬喜欢用傻子是有原因的。

    很快,傻强把车开到他家楼下,韩琛让他回家后,便自己开车轿车前去新界,打算和老婆碰面。

    半小时前。

    一家咖啡厅。

    刘建明穿着西装,走到吧台,坐下道:“庄sir,你找我啊?”

    庄世楷坐在吧台前,面前摆着瓶啤酒,扭头看他一眼,旋即朝酒保讲道:“给他一瓶酒!”

    “您稍等。”酒保点点头,嘴上说着稍等,却马上把酒摆到刘建明面前。

    刘建明望着面前的酒,面露难色道:“庄sir,我还在值班。”

    “你知道,最近情报科事情很多,几个小组连轴转,我没办法饮酒。”

    酒吧里。

    音乐很吵。

    庄世楷拍拍他的肩膀:“理解你!”

    “不过听说你酒量很好?”

    刘建明表情微变,摇摇头道:“很久没喝了。”

    虽然他的酒量确实很不错,但是考上警校之后,只有小酌,很少大喝,长官怎么知道他的酒量?

    庄世楷却笑道:“你能醉酒开车酒量还是不错的。”

    当即,刘建明眉头蹙起,沉默片刻,谨慎的答道:“庄sir,我没有酒驾记录,也没有喝酒开车的习惯。”

    “喔,准确用词,骑车!”庄世楷拿起啤酒瓶,喝下口酒,朝他笑道。

    刘建明脑海中仿佛一道惊雷乍响,一些深埋在心底,不愿回想起的事情,当即浮现在脑海当中…

    当他想起那些事情

    他甚至有些不习惯,感觉不是自己会做的事情,却确确实实是他做的!而他的人生早已给分切成两个部分,一个是年少轻狂的古惑仔,一个是警队的明日之星,高级督察阿sir。厽厼

    这时刘建明五指握着啤酒瓶,浑身微微颤抖,拿起啤酒瓶“咕噜噜”大口灌下半瓶,再痛快的呼出口气,就像是溺水的人贪婪吸食氧气。

    庄世楷再度看他问道:“九年前的八月十二号,你在做乜?干了乜事?”

    “杀人!杀倪坤!”刘建明重重喘息道。

    “为什么杀倪坤?”庄世楷问道。

    “韩琛老婆叫我干的,根据我调查,当时黄志诚想要立功上位,陆明华也很迫切的需要功劳,那时他在和您争嘛…”

    “于是黄志诚就想出这一招,勾结Mary杀尼坤。”

    “只是人杀了,功劳没捞到。”刘建明平铺直叙地回答道。

    态度非常诚实。&#32&#22855&#24187&#23567&#35828&#32593&#32&#55&#104&#117&#97&#110&#46&#99&#111&#109&#32&#21434&#21437

    庄世楷轻声讲道:“你真让我刮目相看!”

    “啪嗒!”他用手重重拍在刘建明肩膀上,刘建明立即浑身绷紧,悬起颗心:“我想做个好人!”

    “长官!”

    “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想做个好人。能不能给个机会?”

    庄世楷盯着他道:“你这么怕吗?是怕我,还是怕失去现在的一切?”

    庄世楷低头看向刘建明胸前的证件,高级督察、明日之星、奥迪车、优秀的作家女人…这一件件的美好,一层层的光环,恐怕才是他想当好人的原因。

    人总是如此,一无所有的时候最大胆!当你有了前途,有了人生,仿佛开始畏手畏脚,求一个机会。

    刘建明颤抖着嘴唇道:“给个机会!庄爷!”

    庄世楷也不和他藏着掖着,抬手指向前面的酒道:“我需要你帮我做事,我也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干掉这瓶酒,再去把背景洗干净,明天醒来忘记掉今晚的一切。”

    其实,现在对于庄爷而言干掉“韩琛”、或者干掉“倪永孝”,根本不需要刘建明帮忙。

    只是,韩琛埋在警队内部的棋子,不止刘建明一颗,一共有六人。

    而韩琛不可能再和他合作,估计暴力审讯,也很难从韩琛嘴里挖出些什么。

    可庄爷只掌握着刘建明一个人的身份!

    他要握住刘建明,再慢慢揪出几个“内鬼”!

    以免“内鬼”惹出麻烦。

    最后成为他的黑点。

    刘建明听懂庄sir的意思,拿起面前的啤酒,一口吹掉整瓶酒,旋即离开酒吧,前去做事。

    而他该怎么洗背景?

    庄爷罩着“韩琛”就不用洗了。

    可庄爷能够知道当年的事,肯定是有消息流出,所以,指示他杀人的“Mary姐”便是最大黑点。

    性感漂亮的Mary姐人在哪儿?刘建明作为情报科高级督察,询问一下韩琛行踪,结合当前局势,马上便判断出是躲进新界的屋村了。

    那间屋村只有韩琛、Mary、刘建明三人知道。

    Mary这种女人则是死有余辜,为了大计,算在倪家那份里面,根本不用可怜。

    “我不会救你。”

    “接下来要你自己救自己。”庄世楷喝完最后口啤酒,脸上露出轻笑,掏出钞票买单。

    刘建明该怎么走出无间地狱?

    这得看他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