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佛系科技 一桶布丁

612 心态崩了

    很难想象一种大佬们从睡梦中醒来突然听到这个消息是什么样的心情。

    但古哈·赛特很清楚自己的心情。

    崩了!

    是的,就在得到这个消息那一瞬间,古哈·赛特心态完全崩溃了。

    都不是傻子,在得到这个信息的那一刻,他立刻明白了王宇飞为什么能在他面前那么笃定。

    什么特么谷歌没出问题?

    古哈·赛特用屁股想都知道,这绝对又是那个华夏年轻人的手段。

    是的,如果西方控制的那29台量子智脑在这个节骨眼上一夜之间全都出了问题,3岁的小孩子也能把这事跟宇馨科技联系起来。

    虽然目前只有26台出了问题,3岁小孩也能看出这跟宇馨科技跟王宇飞脱不了关系,但起码在联盟内部埋下了一点点无法团结的缝隙。

    人不都是这样?

    明知道这是敌方动的手脚,但现在大家都倒霉了,唯独你谷歌一家没倒霉,天知道这是不是因为你们跟宇馨科技那边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合作关系。

    不然联盟内部近二十家企业,七、八个实验室为啥就挑了你家不出问题?

    很难相信这背后没什么PY交易啊!

    就算嘴上不说,但心里难保怎么想。

    当然此时谷歌的大佬们此时心情大概也不好受。

    他们自己心里很清楚谷歌跟宇馨科技之间PY交易肯定是没有的,所以一方面他们也知道盟友们肯定对他们不满,但另一方面他们也还害怕天知道会不会第二天谷歌的量子智脑也突然出问题了。

    毕竟量子智脑停摆一天,就意味着数亿美元的损失。

    更可怕的还是现在这些科技公司在拥有了量子计算机之后,可是已经基本按照计划淘汰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程序员,也就是说目前所有本该是曾经那些程序员完成的工作计划,都需要量子计算机来完成。

    一旦量子计算机停摆,不止是经济损失那么简单,而是一堆计划内的任务已经没人干了。

    所以大家都在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

    把人重新招回来?

    显然不太可能,毕竟遣散容易,再招就难了。

    更别提重新把程序员们都招回来,未来量子计算机重新运行了,这帮人怎么安排?重新遣散,又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不管不顾?

    也不行啊!

    不谈附加收益,总不能既定好的任务都没人做吧?

    拿苹果来说,马上又到发布会了,总得拿点够分量的东西出来吧?

    不然为华、三星要把苹果的市场蚕食完了!

    这尼玛……

    压力瞬间集中到了古哈·赛特身上。

    不等他召集视频会议,联盟的大佬们已经强令他立刻上线进入临时召开的联盟紧急会议。

    没办法,天塌了。

    ……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刚到华夏就发生这种事情?”

    古哈·赛特刚上线便欣赏到了史蒂芬冲他拍桌子。

    这位英特尔的掌舵人此时满面潮红,明显已经愤怒到了一定程度。

    当然其他人的情绪也不见得能好到哪儿去。

    但做在史蒂芬的位置上的确有他的苦衷。

    明面上新一代的3NM制程酷睿时代第十代CPU全公司都寄予了厚望,这可是英特尔近期最看重的项目,并希望以这款产品一举打败始终阴魂不散的AMD,重新确立英特尔在全球通用芯片行业的霸主地位。

    另一面,脑机芯片联盟共同研发的脑机芯片产品也正处于一个极为关键的攻坚阶段。未来属于他们的脑机芯片一旦研究成功,最受益的当然也是英特尔。

    然而所有的利好一夜之间便没了,这谁能受得住?谁的心情能不焦躁?

    更别提还有现成的背锅侠上线了。

    是的,现在史蒂芬怎么看古哈·赛特怎么不顺眼。

    这货去华夏之前一切都好好的,这货去华夏之后马上就出问题了,这是谁的问题还看不出来吗?

    当然主要还是联盟的秘书长都很好欺负。

    之前洛夫·德库拉成为秘书长的时候好歹还挂着国家科学委员会内任职的名头,大佬们多少还得给些面子。但古哈·赛特不太一样,他只是一个还没有太大名声的科学家,其管理的实验室还需要依赖与大佬们的钱才能维持下去的样子,自然就更没话语权了。

    “史蒂芬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我才刚刚到华夏,才跟宇馨科技的王宇飞先生见过一面而已,如果一定要说失礼的话,那也并不是我失礼,而是那位王先生非常失礼。恕我直言,他的态度很强硬,我昨天还在疑惑他强硬的本钱在哪里,但是现在我大概明白了!”

    古哈·赛特沉默片刻,忍着一肚子怒气开口说道。

    虽然是解释,但语气中饱含着怨气,不等其他人开口询问,他便接着说道:“昨天会面的情况其实很简单,华夏时间下午一点半,我见到了那位王先生,现在想来我很感谢那位王先生听我提出了众位商议出的要求或者说请求,减免免费赠予宇馨科技量子算力部分,然而他根本没有跟我就这个问题展开谈判,而是直接打了洛夫·德库拉的电话!”

    “是的,他打了联盟前任秘书长的电话,随后在洛夫·德库拉明确表示他已经辞职之后,依然让他二十四小时内赶到华夏向他解释联盟提出的新要求,而不是跟我这个现任的秘书长就我们提出的要求展开谈判。所以各位先生们,我根本没有获得跟他进行平等对话的机会。”

    “那个华夏人用他特有的傲慢拒绝了我提出的谈判请求。昨天离开那家公司的时候我还在疑惑那位王先生为什么有如此底气,但现在我想大家都已经明白了。这就是个阴谋,从头到尾都是阴谋!华夏人提供给我们的量子计算机技术一定是有后门的,也许是硬件方面的,也许是软件方面的,但是我们没有发现,同样也没有证据。”

    “情况就是如此了。如果大家觉得我不能胜任联盟秘书长一职,我可以现在选择辞职,大家另选高明。我可以马上订机票离开华夏,就这样吧!”

    古哈·赛特一口气将心中的怨气全部吐了出来。

    他承认来华夏之前,他同样觉得联盟商议出的条件没什么问题,之前签署的协议明显是有失公平的。

    但公平与否其实是要看实力强弱对比的。

    当发现对方掌握着己方根本没发现的命脉,还寄希望于所谓的公平无异于痴人说梦。

    如果一定要给公平下一个定义,大概就是规则制定者手中的天平。站在金字塔顶尖的人希望天平向哪边倾斜,哪边便能得到更多的公平。

    可怕的是,这次规则完全不由他们来制定,甚至没法插嘴。

    一众大佬们沉默了。

    换一个联盟秘书长当然不算问题,问题在于换一个秘书长根本无法解决任何问题。

    很显然这是宇馨科技对脸书状告其合同不公平的回击,谁敢想到华夏人的耐心竟然这么好,手中拿着利刃,却从不提出过分的要求,直到己方这边忍不住了,才突然秀出手中的匕首。

    参会众人的目光分成了两拨,一拨看向从头到尾未发一言的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另一波则看向在昨晚风波中完全没有任何损失的谷歌掌舵人桑达尔·皮查伊。

    看向前者因为如果不是这位年轻气盛的创始人一定要挑战宇馨科技,就没有今天这档子事;看向后者则是因为,大家现在都面临着两难境地,唯独你一家啥损失没有,不该站出来说两句。

    但是目光不能杀人,自然也没有任何作用,不管是扎克伯格还是桑达尔·皮查伊似乎都没有开口说话的性质。

    好在很快有人抓住了重点,蒂姆·库克突然开口问道:“你刚才好像说王宇飞只给了洛夫二十四小时去京城谈判?如果二十四小时没能赶到怎么办?”

    “他说就不谈了。”古哈·赛特神色木然的解释道。

    “不谈了?”

    一群人急了。

    量子智脑停工一、两天大家还能忍,如果停工个一、两周就有人位置坐不稳了。如果这个时间延长到一、两个月,视频会议中的所有人除了桑达尔·皮查伊之外,有一个算一个,全得倒霉。

    甚至现在大家已经根本不敢去想什么股价了。

    这个消息传出去,他们能被投资者的口水给淹死。

    毫不夸张的说,这绝对是欧美科技界最大的丑闻,没有之一。

    这个丑闻一但开始酝酿,就是在这次风波中毫发无损的谷歌也没法完全置身事外。

    毕竟明眼人一眼便能看出来,虽然谷歌的量子智脑毫发无损,但谁都知道这是宇馨科技留了一个参照物而已。

    一家科技公司科研动脉卡在另一家科技手中,以后发布任何产品都得看人家的脸色行事,这谁还敢相信谷歌未来能独立作出任何决策?

    所以这个问题不但要解决,还要以最快速度解决,才最符合联盟内所有主体的利益。

    “谁能告诉我那个该死的洛夫现在到底在哪?”史蒂芬再次开口问道。

    难以言喻的糟糕心情让他今天的态度明显不太友善。

    “夏威夷,他正在夏威夷度假。”古哈·赛特答道。

    昨天王宇飞跟洛夫·德库拉的对话他都听在耳中,而且两人在做工作上交接的时候,洛夫·德库拉就跟他提过,卸职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享受夏威夷的阳光沙滩,好好放松一下这段时间焦灼的心情。

    那天,古哈·赛特还觉得洛夫·德库拉这人太过矫情,他还真不知道坐在联盟秘书长这个位置上有什么好焦灼的。毕竟华夏人说的天时地利人和都在他们这边,谁能想到华夏这个年轻人竟然不讲武德?!

    “对了,如果你们想要有所动作,最快加快一些。我给你们看一篇文章,这是从昨天开始在华夏网络上盛传的一篇文章,影响力很大。似乎他们已经率先开始在舆论方面施加压力了。”

    说完,古哈·赛特默默的将翻译过后的那篇文章直接拍成照片发给了每个与会的大佬们,看完这篇文章之后,大家也都知道这特么哪是一片普通的文章,这就是一封战书啊!

    “好吧,距离王宇飞下的二十四小时通牒,现在已经过去多久了?”

    “大概三个小时,德库拉先生还有二十一个小时的时间赶到华夏。”

    ……

    夏威夷。

    心神不宁的洛夫·德库拉提前回到了酒店。

    虽然已经退休,按道理来说可以不在受约束,但想到王宇飞的警告依然让他情绪开始变得低落,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也没了心情继续在海边享受阳光跟沙滩以及热情的美女。

    果不其然,回到酒店,他把自己摔到了床上,打算狠狠睡上一觉。

    最好能直接睡上整整一天,他也就不用理会王宇飞的威胁了。

    入睡前,洛夫·德库拉看了看手机,本想狠下心调成静音状态,犹豫了几分钟之后,还是直接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

    不过手机此时还有不到百分之十的电量。

    洛夫·德库拉决定把自己接下来的行程交给命运。

    如果他睡着之后,因为手机自动关机而没能接到任何电话,这当然也怪不了他。

    相反,如果在他手机自动关机之前,来了消息让他不得不赶去华夏,他便打算屈从与命运。

    因为他知道王宇飞既然对他下了最后通牒,必然是会做些什么的,现在就看联盟那些大佬们能不能抗住压力了。

    事实证明洛夫·德库拉虽然已经年近五十,但依然把一切想的太简单了……

    他是直接被酒店内线电话吵醒的。

    酒店前台的美女很温柔的告诉他,有紧急电话找他,需要他立刻回电话,而且报出的人名,他一个都不能得罪。其中甚至还有他存款所在的银行经理。

    清醒后拿起手机,果然已经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

    去卫生间洗了把脸之后,洛夫·德库拉拨通了前台给的电话,对面第一时间接通了电话,甚至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德库拉先生,接您的专车已经在前往酒店的路上,另外我们已经紧急申请好了夏威夷前往华夏京城的航线,您还有大概五分钟时间收拾行李,我们五分钟会准时抵达您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