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杨国舅 天子

第九十六章 巅峰

    松梅脑袋一阵发懵。

    台上激战,我正因为没寻到机会上台表现而懊恼,你们怎就跑过来质问我,说得我好像才是幕后黑手!

    关键是……我做什么了?

    公孙简厉声喝道:“早就看出你们师徒图谋不轨……感情一早就设计这出,不过如此也好,让节帅看清你们的本来面目,以后休想再在剑南道立足!”

    威胁的话说得无比凶狠,可松梅却听不懂。

    就算你不让我在剑南道混,也要给出个理由,我如何得罪你们了?

    别说松梅不理解,旁边围观的道士也是一脸懵逼。

    台上刚才斗法太过精彩,谁都没留意台下的情况,现在青羊宫突然把矛头对准武尊真人,让人云里雾里。

    “呵呵。”

    松梅淡淡地笑了笑,没有接茬,目光迅速在杨云脸上瞟过,猜到事情可能跟这个便宜徒弟有关。

    杨云严肃地道:“家师一直在台下,你们要撒气找错方向了吧?”

    法凌怒气冲冲地道:“还想狡辩?说,李青观在台上表现出来的神通,是否武尊你搞出来的?”

    “啊!?”

    法凌的话算是给在场之人“释疑”,人们这才知道为何青羊宫和官府的人会把矛头指向武尊,感情是怀疑武尊一手主导了高台上的斗法。

    按照法凌的说法,李青观并未有什么神通,而是武尊假李青观之手,教训了所有敢于挑战天师道权威的道士。

    会场鸦雀无声。

    除了吴元外,连法凌都没看出其中门道。

    虽然这只是吴元一面之词,法凌却对吴元的说法深信不疑,但别人却不这么认为,大多数参会道士都在想:“就算传说中武尊真人神通广大,也未必到如此地步吧?居然能以神通影响高台上的斗法?”

    松梅听到这里心中一阵狂喜:“如此说来,我这还没正式露相,就面子里子都有了?”

    幸福来得太过突然,松梅一时间有些找不到北,他先看了眼杨云,不敢随便承认或否认,因为他怕这是青羊宫给他挖的陷阱。

    杨云如同不开窍的笨徒弟,老老实实为师傅辩解:“你们有何证据如此说?”

    法凌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吴元。

    吴元走过来,冲着松梅作揖道:“武尊前辈,明人不做暗事,您既然有如此神通,为何要藏在暗处为他人扬名?您才是今日法会上身负神通那位吧?”

    松梅目光不离杨云,必须要得到便宜弟子的授意才敢出来应答。

    杨云走到松梅跟前,眼睛眨了眨,俯身做出请示的姿态。

    随后松梅笑了笑,捻须颔首道:“唉,没想到这样都被你看出来了……没错,刚才的事确实跟贫道有关。”

    “哇!?”

    在场的人沸腾了。

    如果只是青羊宫的人单方面指责“武尊”,或许不可采信,谁知道青羊宫在搞什么鬼?问题是现在连“武尊”自己都承认主导了高台上的斗法,意思是说武尊的神通已高深到无法想象的地步,完全颠覆了这些人多年来的修道观。

    李青观在弟子搀扶下走下高台,没有惺惺作态,更没有贪天之功,近前后恭敬地向松梅行礼:“多谢尊者出手相助!”

    一句话让在场的人越发惊愕。

    现在从三方对话中可以证实,李青观的确借助“武尊”的力量才在之前的斗法中获胜,武尊才是现场最大的BOSS,旁人包括法凌和李青观在内,都不过是小喽啰。

    法凌怒视松梅:“你既然承认了,还有何话可说?”

    松梅笑眯眯地道:“今日法会,乃是以法术定高下,就算我做了什么,也不过遵照规则办事……事前有说过不能暗中相助任何一方吗?”

    “你!”

    公孙简和法凌肚子都快气炸了。

    本来以为只需要对付个李青观就行,中午制定的策略基本都是针对李青观,包括车轮战、偷袭甚至在茶水中下毒等等,结果现在才知道,原来高台上大出风头的李青观不过是个傀儡,真正跟他们为敌的是“武尊真人”,这让他们不知该如何收场。

    吴元突然道:“武尊前辈的确没错,斗法本来就不应拘泥形式,只要能够展现出自己的能力就行……”

    “师侄这话是何意?”

    法凌瞪着吴元。

    吴元将身前的法袍一敛,抱拳道:“那就让晚辈领教一下武尊前辈的修为,不知武尊前辈是否肯赐教?”

    松梅一怔,晃眼看到杨云鼓励的神色,微笑着点头:“请。”

    ……

    ……

    法会进入最高潮。

    之前一直隐藏不出的大BOSS亲自上阵,而此前一直真人不露相来自关中的名师高徒也登台了。

    松梅来到高台下,正犹豫如何亮相才能一鸣惊人,身形突然一晃,“嗖”的一声他整个人已然飞上三丈高台,又向一侧横飞出几米远才缓缓降落,这一手顿时赢来一阵喝彩声。

    松梅心中无比惊讶,但身形丝毫不乱,他转过身,面向石梯口,负手卓然而立。可惜他须发不像李青观那般雪白,个子也要矮一下,乍一看竟有几分猥琐。

    吴元却没有显摆的意思,一步一个脚印上了高台,站定后气定神闲地看向松梅,好像并不怕对手的“神通”。

    “武尊前辈道行高深,晚辈自知不是对手,希望此番斗法可以点到即止!”吴元拱手道。

    松梅未作答,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吴元将拂尘执于手上,轻轻弹了一下,空中顿时传来一阵嗡鸣声,随即整个高台上的空间都仿佛凝固了。

    这一幕让杨云大感意外。

    之前杨云跟吴元接触,发现这位名师高徒身上并没有能够引起他精神力共鸣的能量,所以觉得吴元没有异能,但眼前发生这一幕却显示,吴元也是个超能力者。

    “疾!”

    吴元娇叱一声,手中的拂尘突然膨胀,散开,迅即变成一张蜘蛛网般的东西,朝松梅扑了过去。

    事起突然,松梅完全没有反应,站在那儿怔神地看着眼前一切。

    在场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有杨云在最短时间内便感到不妙,吴元拥有的是一种能够改变物体特质的超能力,杨云无法化解,只能想办法让松梅避开。

    拂尘变成的大网朝松梅包围过去,松梅体内迸射出一道道狂暴的能量,与落下的天罗地网碰撞,发出耀眼的光芒以及一阵阵金属碰撞的铿锵声,就在这电光石火间,松梅身体诡异地向腾挪,躲开劈头盖脸罩下来的巨网,然后腾空而起,跃上半空。

    这一切都是杨云的杰作。

    松梅自己没觉得怎么着,忽然便发现自己正御空飞行,松梅挤出一丝笑容,并努力让自己飞行的姿势变得自然些,虽然此时他内心已乱成一团。

    吴元看到松梅脱离蛛网,正要继续发起进攻,却感觉到自己身体被一股强横的力道包围,行动非常困难……她瞬间便察觉到情况不对劲,作为一个超能力者,她感觉到侵袭来的能量并不出自松梅身上。

    “难道我判断错了?”

    吴元心中冒出这个想法。

    可惜杨云没给她思考的机会,她身体周围传来的力道越来越大,将她硬生生震退六七步,一直退到高台边缘,才勉强稳住身形,此时蛛网已经散落地面。

    而此时松梅也从空中平稳落地,伸出右手指向吴元,好像他再施加一点力道,就可以把吴元击飞出高台。

    “收!”

    吴元一看情况不对,手一招,蛛网迅速缩小,最后变回拂尘,飞回她手中。

    凝重地看了松梅一眼,吴元恭敬行礼:“武尊前辈高明,晚辈认输了。”

    松梅笑着摆了摆手:“小友本事不小,将来造诣必定在贫道之上……你没输,就算打个平手吧!”

    吴元却没有应答,行礼后一个闪身便跃下高台,稳稳站定。

    法凌迎上前去,不满地质问:“还没分出高下,怎就轻易认输?”

    吴元面带惭愧之色:“再斗下去,晚辈必然元气大伤……要想战胜武尊前辈,非要家师出马不可。请见谅,晚辈没有完成家师嘱托。”

    “你……”

    法凌想指责吴元,但回想起吴元刚才在高台上的表现,又没那底气。

    不管怎么说,现在唯一能跟“武尊”过招的只有长春真人派来的这个弟子,得罪吴元没有任何好处。

    李青观见松梅得胜,振奋地说道:“武尊道友不但道法精通,气度也是如此雍容,道家贤者风范展露无遗,我等愿意听从阁下吩咐行事。”

    天师道迅速表明立场,站到了松梅这一边,愿意在道门利益分配上服从松梅的安排。

    天师道也是被逼得没办法,正面打不过青羊宫,不管人手还是财力、物力都比不过,现在青羊宫还有官府背书,天师道已被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如今有个武尊真人出来顶锅,据说其背后有节度使王昱的支持,李青观调转风向,不再以道家正统自居,而是支持武尊真人出来领袖蜀地道门。

    法凌气呼呼地道:“好你个李老道,自己在台上装神弄鬼也就罢了,现在恬不知耻居然以武尊为尊?别忘了你背后有个张天师,你说愿意听从武尊号令,他也心甘情愿么?”

    李青观冷笑道:“今日法会举行前,有言在先,谁能在斗法中获胜,谁便可以号令剑南道道门同仁,这可是你们青羊宫定下的规矩,怎么,现在见最终获胜者不是你们的人,便要反悔么?”

    松梅伸手打断二人争论。

    松梅一脸高深莫测:“贫道一向隐居山林不出,从未想过影响地方道门格局,天下修道者本是一家,何至于为一时利益而大动肝火?今日贫道助天师道道友,只是为平衡各方关系,不想站边,在利益分配上,宁可听从节度使府调遣。”

    随即他看向公孙简,做了个请的手势:“公孙先生,接下来就由你安排如何?”

    ……

    ……

    推荐《南明第一狠人》

    永历十二年末,明军多线溃败。

    万里江山尽失,四海豪杰皆殒。山河破碎风飘絮,遗民泪尽胡尘里……面对死局,是跑路逃命苟延残喘还是执天子剑做奋力一击?朱由榔给出答案:日月所照皆明土,举世皆降朕不降!伐清,朕要伐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