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杨国舅 天子

第二四〇章 仙师降临

    张果出场的方式太过逆天,全场道士基本看傻眼了,无不惊叹于这玄之又玄的神奇仙术。

    倒骑驴的张果最后稳稳地落在为迎接皇帝而精心准备的观礼台上,等他落定后,很多人还在揉眼睛,以确定自己看到的是真实的情景还是幻象,当确定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翻身从驴背上下来,盘膝而坐后,在场道士都轰动了,纷纷涌上前,准备一睹仙容。

    “果然是仙人,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这才是真正的神仙。”

    “居然真有人白日御空飞行,而且还骑着驴,这么说来,那驴也得道了?”

    “这有什么,昔日老子骑青牛西出函谷关,老子得道成仙,那青牛自然也位列仙班!”

    面对如此神乎其技的张果,道士们议论纷纷,一时间竟有些自惭形秽,觉得自己不配在道士圈立足。

    而杨云的关注点则跟这些人不同,在他确定眼前这个张果真会法术之前,只能当自己看了一场华丽的大型露天实景魔术,只是他现在还没想清楚这魔术的诀窍。

    “仙人降临,凡人规避!”

    就在人们纷纷涌向观礼台时,突然有道童从四面八方涌来,将观礼台团团围住,阻止人们靠前。

    这些道童老早就已赶在会场,只是因为在场道士太多,这些人分散在各处并不起眼,现在配合张果的出现,阻挡人们贴近观礼台,这才现身。

    这场面,不由让杨云想到当初青鹤第一次在什邡百姓面前出场的场景。

    一般用障眼法伪装法术的表演场合,一定不能让观众靠近舞台,远景魔术人们靠得越近,越容易穿帮。

    如此加深了杨云对眼前这个张果所用“仙术”其实质还是障眼法的怀疑。

    此时观礼台上的张果笑盈盈盘膝而坐,身上不是道袍而是白衣,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看年岁至少七老八十,仙风道骨是有,不过略显苍老。

    ……

    ……

    张果的出现,令整个会场的关注点都发生偏移。

    所有人都在关注张果的一举一动。

    咸宜公主着急地道:“这位张果张仙师也是,父皇明明在皇宫内苑等他,他却到此,分明是不给父皇面子啊……难道他想让父皇来此地见他?”

    杨云心想:“张果有如此华丽的出场方式,不管他是真有能耐还是徒有其表,要想让世人断定他就是仙人,必须要在人前有所表现……若他在洛阳皇宫也来这么个华丽出场,怕是皇帝就要为自身安全而寝食难安了。”

    “就算你张果是仙人,皇帝为了自己的小命,也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

    不用张果现身说法,杨云心中便找替张果找到如此做的理由。

    “还是赶紧派人去通知陛下,不过想来不用特意找人通传,马上整个洛阳城的人都会知晓此事。”杨云随口道。

    咸宜公主对于张果的任性妄为有些不高兴,但目光却情不自禁往远处的观礼台上看,能亲眼目睹仙人的出现,怎么都算得上是凡人的荣幸。

    至少张果的表现让咸宜公主觉得这位绝对是仙人。

    尽管有道童阻隔,人潮依然在往观礼台方向涌动,杨云一行处在场地边缘地带,他根本就不想去凑热闹。

    杨玉环扯了扯杨云的衣襟,目光楚楚可怜,大概在提醒杨云,别忘了帮她立威之事,现在张果完全把风头抢去,再这么下去别人都只记得张果,杨云做什么都是徒劳。

    “张仙师,您大驾光临,我等不敢仰望您的仙容,可否教授我等仙法,以后也能得道成仙?”

    观礼台下方突然有个大嗓门喊话,声音让置身远处之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但在杨云眼里,这位怎么看像是托,有意抬举张果。

    观礼台上的张果不为所动,就像一座雕像,慈眉善目,没有理会世人的意思,也跟这人声鼎沸的世俗格格不入。

    “膜拜仙师。”

    有人居然当众下跪,顶礼膜拜。

    不过如今大空观内的观众,并不是无知百姓,而是以坑蒙拐骗为生的道士,道士圈一向讲究各自为政,谁会真的拜一个来历不明的老道士?

    台下马上有了质疑的声音。

    “说是仙师,有何凭证?从天上飞过来,骑个毛驴,就以为自己是神仙?你是神仙到人间作何?别把我们当傻子!”

    这话很刺耳,不过声音到底不够大,而且他的话也明显有质疑道士这行业的意思,没法得到更多人赞同。

    不管怎么说,张果作为在世的活神仙,属于口耳相传,连皇帝都推崇有加,你光靠嘴巴质疑没用,最好的方式就是揭穿张果。

    可揭穿张果是假神仙,道士圈的一杆旗帜也将就此挑落在地,道家信众会意识到所谓的神仙就是骗局。

    连大名鼎鼎的张果老都是骗子,那普通道士不就更没说服力?

    揭穿张果,其实跟自砸招牌差不多。

    这也是当初杨云揭穿青鹤坑蒙拐骗时,要顾虑道士同行的原因。

    都是吃这口饭的,就算真要打压同行,也不能一棒子把这一行饭碗打碎,道士就是吃信众这碗饭的。

    “谁觉得是假的,自己上台去,能把张仙师斗下来,我们就当你仙人!”

    “对,谁不服气,你到天上飞一圈,我们也认你当神仙!”

    台下有踩的,自然有捧的,场面陷入混乱。

    而由始至终台上的张果都不为所动,坐在那儿像看戏一般,任由台下人群骚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有官府的人来了。”

    台上没任何变化,台下却起了纷争,突然官府中人出现,让这争锋暂告一段落。

    道观大门那边,正有身着官袍的官员带着御林军前来。

    咸宜公主踮起脚尖看了看,蹙眉道:“好像是李夕郎带人来了。”

    杨云不认识李林甫,听咸宜公主解释才知来人身份。

    但见李林甫走到观礼台前,对台上的张果非常尊重,行礼道:“陛下在宫里等候天师驾临,请天师移步。”

    张果闻言,从高台上轻快地站起来,双腿似是直接从盘膝变直,他吹了口气,身后的毛驴突然消失,再吹一口气,毛驴已然出现在观礼台下方地面,而他直接从观礼台上跳下去,正好倒坐在毛驴背上,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根鞭子,他抽动鞭子,毛驴穿过人群,往大空观正门而去。

    ……

    ……

    张果从出场开始,一直拿“法术”示人,每一次表现都惊世骇俗,好像一切都是他真正仙法的体现。

    而杨云却没感受到丝毫超能力共鸣,不过这不能说张果就一定是骗子,杨云对此持保留意见,来到大唐,在这道士遍地走的时代,谁也不敢保证是否真的会出几个仙人,因此他收起轻慢之心。

    另外,哪怕人家真用的是骗术,只要能让世人相信,那就是别人的本事。

    就算他自己有法术,也未必是骗子的对手,谁让人家的信众和资源更多?

    有御林军开路,倒骑驴的张果一路顺利地出了大空观,李林甫带人跟随在其后一起出了观门。

    有道士想跟出去,却被御林军官兵阻拦。

    张果出了大空观后,外面百姓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显然张果在普通民众心目中的地位异常崇高。

    哪怕百姓没法上前近距离领略张果的风采,还是认定张果是仙人。

    毕竟刚才张果从天空凭空出现的爆炸性效果,落在大空观周边围观百姓眼中,加深了他们对张果的崇拜。

    “想不想跟我去见识一下仙人?”

    咸宜公主看到张果骑驴出了大空观后,转身笑看杨云。

    她的意思是带杨云入洛阳皇宫,近距离跟张果接触。

    杨云笑了笑,道:“修道者讲究无为,柔弱,何必为外物而动摇本心呢?”

    咸宜公主眨眨眼,问道:“你是不是察觉出什么门道?觉得张果并非真正的仙人?”

    杨云直接摇头,道:“在下并无此意。”

    “那就是了,不是仙人怎可能御空飞行?那么高,又没什么东西吊着,今日又是晴空万里,想掩人耳目也没必要在万众瞩目的场合来这么一出啊。”

    咸宜公主笑着说道,“真没想到,世上居然真有仙人……不过当日你修祖师像的时候也很神奇,如果你不去跟他当面鉴定一下,印证心中所想,岂非可惜了?”

    杨云心想:“亏你还记得我也会法术,我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就算我真会法术也没说自己是仙人……神仙意味着无所不能,从天而降说破天,也不过只是某种超能力的体现,与自己的念力无本质区别。”

    杨云未置可否,这时从远处走来一人,正是天师道的张高。

    “呃?这不是天师道那位掌教真人?”咸宜公主好奇地问道。

    张高走了过来,并没有留意咸宜公主,笑看杨云,颔首道:“杨小道友久违了。”

    杨云神色冷漠:“张道长有事?”

    张高道:“刚才张果仙师出场你也见到了,不知你有何见地?”

    杨云这才知道张高是来求证的,也不知张高是来跟他探讨张果仙术的真相,还是求证他的观察力。

    杨云摇头道:“张果天师乃是成名百年的仙人,出场方式自然非同凡响,我打从心眼儿里佩服……莫非张道长有何不同见地?”

    “小小障眼法岂能蒙骗杨小道友的双目?”

    张高的话斩钉截铁,一来就把张果定义为神棍。

    杨云这次听明白了,张高根本是来试探他的。

    “我道行太浅,没有张道长的见识,若张道长真觉得那是障眼法,不妨与外人道,相信朝廷自然能明辨是非。若有不便,或找私下场合将其揭穿也可。”杨云采取了袖手旁观的姿态,微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