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南明第一狠人 一袖乾坤

第十八章 太子抚军

    朱由榔的皇后王氏自打朱由榔还是永明小王爷时便成为了他的妻子,后来朱由榔做了桂王、天子,这么多年来王皇后一直不离不弃,是真真切切的糟糠之妻。

    其他皇帝的正妻可以享受万民敬仰,可以享受一国之母带来的万丈光芒、无限荣耀。

    而朱由榔这些年带给她的只有东躲西藏、担惊受怕。

    不过王皇后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怨恨。

    她能做的事情不多,唯有站在丈夫的身后默默的支持。

    听闻昆明大捷,她便第一时间赶来皇帝寝宫道贺。对她来说,长久以来弥漫在天空中的阴霾终于消散了一些。

    “臣妾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大明得上天、祖宗庇佑,中兴有望。”

    她冲朱由榔福身一礼,毕恭毕敬的说道。

    朱由榔不由得细细打量皇后,这是一个标准的东方美人模样。

    鹅蛋脸,柳叶眉,丹凤眼,五官白皙,手指修长,仿若古画中一般。

    她举止端庄大气,确是个持重之人。

    “皇后有心了,这不过是打赢了一仗,要想中兴大明朕还要做许多事。”

    在朱由榔印象中,王皇后与他之间的关系属于那种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类型。

    二人之间未必有那么多你侬我侬的情愫,但绝对是帝后和谐的典范。

    王皇后自然是打心眼里高兴的。

    如果昆明失守,最好的情况是她跟着朱由榔突围跑路,再次过起颠沛流离的生活。

    她并不怕过苦日子,但一想到至此大明局势更为凶险便是心如刀割。

    不过现在一切都好了,至少大明获得了难得的休整时间。

    朱由榔又与王皇后拉了拉家常,聊了一会见索性也要开口便跟她说明了吧。

    “皇后,朕欲命太子前去川东抚军。”

    此话一出,本还满面笑容的王皇后一时间花容失色,大骇不已。

    “陛下说什么?”

    “咳咳,朕欲命太子前往川东抚军。”

    朱由榔虽然觉得有些愧疚,还是重复说了一遍。

    太子在内处理政务曰监国,在外激励士气曰抚军。

    朱由榔既然想要召回文安之入内阁理政,自然要找好一个同分量的替代者。

    思来想去,太子是个最好的人选。

    如今大明最能打的两股力量就是原来的大西军、大顺军余部。

    李定国就不用说了,是朱由榔的铁杆拥护者。至于大顺军余部,如今退入川东三峡区域,也是奉永历朝廷为正朔的。

    他们的忠心是毋庸怀疑的,在原本历史中,永历身死后,十三家仍然坚持抗清至最后一兵一卒。

    朱由榔担心的是那些原大顺军余部顾忌自己的身份,放不开手脚。

    毕竟李自成当年兵临城下逼死了烈皇,他们这些老部下心中惶恐,担心永历朝廷将来光复天下后清算也是情有可原的。

    虽然之前永历就三番五次下旨说明朝廷不再计较此事,但说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

    朝廷出尔反尔的事情又不是没做过。

    这也是为什么李来亨、郝摇旗、袁宗第十三家拼命想要找寻一个宗室接到他们驻地养起来。

    因为这些宗室将来可以替他们说些好话,让朝廷对他们网开一面啊。

    这在朱由榔看来,确实有些可悲。

    将士们在替朝廷卖命打仗,却不得不提前找好退路,避免狡兔死,走狗烹,避免皇帝秋后算账。

    他派太子前去川东,就是要告诉十三家朝廷不会追究他们的“过错”,只要能够抗虏伐清,就是大明的好臣子。

    这算是明确的表态了。

    毕竟历史上李定国和永历对于川东十三家只是利用,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支持。

    朱由榔觉得他还是要做点什么的。

    眼下相较于钱粮,十三家更希望得到朝廷的“赦免”态度。

    在这个层面,太子显然比文安之更适合扮演这个安抚人心的角色。

    诚然太子年少,没有什么太出众的能力,但他有血统、身份在啊。

    大明皇储这个身份足够安抚一切不安的情绪。

    朱由榔不需要太子像他那样身先士卒,亲自披甲射敌,只需要他待在川东就够了。

    “陛下为何会有如此想法?煊儿他还是个孩子啊!”

    愣了片刻,王皇后还是不解的闻道。

    和天下所有母亲一样,王皇后把儿子安危看的比什么都重。

    太子朱慈煊事实上并不是朱由榔的长子,而是皇三子。

    因为朱由榔的长子、次子先后在战乱中散佚民间,故而在永历五年朱由榔将朱慈煊册封为太子。

    因为朱慈煊是嫡子,故而被封太子也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朱慈煊的年纪确实很小,如今不过是不到十一岁,也难怪王皇后不放心。

    朱由榔将王皇后搂入怀中,轻拍了拍道:“皇后,朕这也是为了江山社稷啊,煊儿既然生在皇家,就该担负起皇家子嗣该有的责任。”

    朱由榔十分清楚眼下的局势十分凶险,大明已经到了生死边缘。

    这种时候一定要凶狠起来。不但要对敌人凶狠,还要对自己狠,对子女狠。

    只有做个狠人,大明才有绝境翻盘的希望。

    朱由榔狠下心来让太子去川东抚军,也是为了大明好。

    只有大明将来光复了天下,太子才能享受到国储该有的尊望。

    不然还不是被生生勒死的下场?

    他希望自己的一片苦心皇后能够明白。

    虽然心明白这个道理,可王皇后还是有些不甘。

    “陛下,就不能换个人选吗?”

    朱由榔叹了一声道:“别人没有煊儿的分量。唯有皇储亲临才能代表朕的态度,代表朝廷的态度。”

    闻言王皇后不再说什么了。

    他十分清楚朱由榔的性格。

    虽然朱由榔有些懦弱,但决定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眼下朱由榔变得不再懦弱了,但在执意而为上还是老样子。

    沉默了片刻,王皇后冲朱由榔福身一礼道:“既如此,臣妾只有遵旨了。这件事是陛下去说还是臣妾去说?”

    朱由榔淡淡道:“还是由朕去说吧,朕还有些要与煊儿交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