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南明第一狠人 一袖乾坤

第三百五十章 炸的就是巡抚衙门(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这世上最可怕最深不可测的就是人心。

    当洪承畴和耿继茂之间产生怀疑的那刻起,隔阂便应运而生了。

    尚家军和清军绿营之间明显划开了界限,双方虽然心知肚明但却不愿意挑明。

    不管是洪承畴还是耿继茂都不愿意做捅破那层窗户纸的人。

    这对朱由榔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他其实一开始也不认为几封劝降信就能令洪承畴和耿继茂拔刀相向,血拼到底。

    能有现在这个结果,令二人相互猜忌已经起到效果了。

    现在明军要做的便是尽可能的制造混乱,煽风点火让耿继茂和洪承畴之间的矛盾扩大,扩大到不可调和的地步。

    怎样才能做到这点呢?

    朱由榔还是决定祭出热气球。

    虽然这样做有些冒险,热气球有可能被清军击落,但比起带来的巨大收益,这个险值得冒。

    刘兴明自告奋勇要执行这次任务,毕竟皇帝陛下把之命名为斩首行动,听着就很来劲。

    刘体纯自然是反对的,毕竟这次行动和以往的所有行动都不同,清军早有准备。

    如果他们看到热气球一定会努力集火把它打下来。

    袁宗第和李来亨也在竭力的劝刘兴明。

    毕竟刘兴明立得功劳已经足够多了,不在这一回。

    可刘兴明说什么也不听,最后竟然头默默的带着亲兵爬上热气球飞上了天。

    等到刘体纯等人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热气球扶摇直上,迅速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中,变成了一个肉眼不可见的小黑点。

    “这怂孩子,真是叫人操不完的心!”

    刘体纯骂骂咧咧道:“等到他回来老子一定要把这崽子抽得屁股开花。”

    “老哥哥,事已至此你也放宽心吧。我这大侄子又不是第一次执行任务了,他心里应该有谱的。”

    袁宗第在一旁安慰道:“何况这也是给大明立功啊,陛下那里也会记着的。”

    刘体纯双手一摊道:“还能咋办,只能祈盼不要出事。”

    热气球越飞越高,很快刘兴明就看不见地面上的人了。

    这个高度已经是绝对的安全高度,清军的火铳弩箭通通不可能射到。

    当然,刘兴明也看不见清军的动向。

    按照他的计划,既然此次任务的关键是轰炸巡抚衙门,那么城墙以及城中其他地方都可以忽略不计。

    他们首先必须安全的飞到城中,飞到巡抚衙门的上空,随后才是下降然后轰炸。

    此次是斩首行动,所以没有炸开城门无所谓,没有炸开城墙也无所谓,甚至没有炸毁粮仓、烧掉军械库也无所谓。

    只要巡抚衙门被炸了,此次任务的目的就达到了。

    刘兴明出发之前已经做好了一应准备,手榴弹装满了热气球,誓要把巡抚衙门炸的鸡飞狗跳。

    “少将军,应该差不多了吧?”

    由于看不清地面的情况,故而刘兴明等人掌控热气球的高度得全靠预判。

    通常来讲预判早了总比预判晚了要好。

    预判早了还有机会调整,预判晚了飘出城去了再想调整就不可能了。

    刘兴明点了点头道:“下降吧。”

    刘兴明虽然嘴上说着不紧张,但其实手心已经冒出汗了。

    毕竟这次城中的清贼将领身份很不一般,可是大奸大恶之徒洪承畴洪老贼是也。

    若能把洪承畴炸死,他岂不是立下不世之功了?

    刘兴明越想越兴奋,心中的紧张情绪也渐渐被冲淡了几分。

    随着热气球的缓慢下降,眼前的景象也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首先映入刘兴明眼帘的是一个牌坊。

    刘兴明仔细去瞧,发现牌坊附近是南昌府学。

    这就说明他们下降的时机恰到好处。

    毕竟府学一般都是在城中中心区域的。

    南昌城既是府城又是省城,可谓极为繁华。大小衙门更是多如夜空中的繁星一般。

    通常来说府学和巡抚衙门应该在一片区域,他们只要慢慢寻找总能找到巡抚衙门的位置。

    值得一提的是清军的布防是典型的外严内松。

    洪承畴把清军主力都布置在了各处城墙附近,严防明军各式突袭。

    而巡抚衙门外的兵力很少,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除了在街上巡逻的一队士兵,刘兴明再没有看到任何清兵!

    这真是老天爷相助啊!

    刘兴明兴奋的几乎就要喊出声。

    这种情况下他要是再不能得手岂不是给夔东十三家丢脸?

    “飞到巡抚衙门上空,准备投掷!”

    在刘兴明的命令下,明军士兵积极的调整热气球的方向和高度,直到其处于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

    在这个高度刘兴明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衙门里的一切。

    前面是大门和照壁,前衙和各种官署连成一片,就像密密麻麻的小格子。

    然后有一片巨大的墙体,应该是分割前衙和后院的分界线。

    刘兴明笃定洪承畴此刻应该在后宅休息,便命热气球朝着后宅的方向飘去。

    只是后宅的面积显然比刘兴明想象中要大的多,这让他一时有些挠头。

    洪承畴这条老狗究竟躲在哪间屋子里睡大觉呢?

    既然无法确定洪承畴确切的位置,不如一连炸过去。

    刘兴明是一个十分果决的人,很多决定就在一念之间。

    他下令之后,明军士兵们纷纷把早已准备好的手榴弹、土燃烧弹拿了出来。

    “投掷!”

    刘兴明一声令下,将士们纷纷将手中的杀器丢下。

    随后一声声炸响传来,不少手榴弹直接穿透了屋顶的瓦片坠入屋子内部,催起一簇簇烟火。

    刺耳的刺啦声伴着一声声惊呼尖叫,让刘兴明兴奋极了。

    “继续投掷,把后衙都给我炸了。”

    这巡抚衙门里都是鞑清的狗官,最好一个都不放过。

    这些二鞑子为虎作伥,欺压百姓,端是比真鞑子还要可恶。

    刘兴明一直认为只要没有这么多的汉奸,东虏是不可能那么轻易的控制中原乃至江南诸地的。

    现在到了他们清算的时候,这些二鞑子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既然当初舔着脸给鞑子做狗,就应该知道会有这一天。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