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迷雾纪元 寿限无

第683章 吾辈赌魂,永不归虚

    石铁心大声问道:“什么资质?什么适配体?到底是谁藏在后面?”

    “呵呵……是……是……”山形不二想说话,但眼中骤然亮起紫色的光,好像要将他的意志彻底压下,抹除。

    “什么鬼玩意儿?我去你妈的!”石铁心身上刀气汹涌爆发,在怒火的激发中,无当之劫横压而下,毫无保留的劫气让四周所有人都如被刀割,忍不住瑟瑟发抖。

    同时,雷劫如电,霹雳一响妖魔退避。在汹涌的情绪中,雷劫和火劫竟然达成了暂时的、初步的融合,雷火双劫交并,同时轰然压在山形不二的精神域中。

    山形不二惨叫着,但他自己也在挣扎,精神超过极限的燃烧,眼中的紫光又被缓缓逼退。

    旁边的老乞丐忽然冲上来,噗通一下跪在旁边,嘶吼道:“我老婆!我女儿!她们到底怎么样了!”

    “快把他弄走!”这种关键时候敢乱插嘴,暴躁D直接带人冲上去把老乞丐扯住扔在地上。老乞丐挣扎着,依然不断嘶吼:“告诉我,告诉我!”

    石铁心瞅了老乞丐一眼,暗中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沉声道:“告诉他。”

    山形不二的神智恢复了一部分,面带嘲弄的说道:“他老婆……他女儿……都是……有资质的人……但她老婆太脆弱……死了……她女儿却……成功了……现在已经被……转化……她有了新的名字……叫……叫……”

    山形不二的身躯忽然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面容一僵,心跳已是骤然停了。

    “别给我来这套!要说就把所有都说清楚!”石铁心一声吼,无间雷劫手挥动,一掌打在山形不二胸口。无间劫力穿透胸膛,直接刺激他的心脏,强制命令心肌重新开始泵动。

    嘭咚,嘭咚,山形不二的心脏混乱的跳动着,勉强维系着他的生命之火。他浑身抽搐着,再度睁开眼睛。

    石铁心抓住他的领子将他一把提起来,以最强的念气问道:“说,你身上到底是什么情况,是什么在阻止你,又是谁选了我当什么高级适配体,适配之后又会变成什么?”

    山形不二的生命辉光开始熄灭,话也说不清楚了,他只是抬起手用力抓住了石铁心的手腕,颤抖着说道:“ム……ムナ……”

    “喂!”石铁心忍不住喊道:“说中文啊!”

    这种争分夺秒的时候,单音表意的中文它不香吗?为什么还要说多音表意的日语?

    山形不二的脸上却怪怪的笑了笑,混合着诡异,也混合着解脱,说出了他想说的最后一句话:“吾辈赌魂……永不……归……虚…………”

    浑身一软,山形不二死了。

    他的眼中光芒消散,生机泯灭。再怎样用无间劫力刺激也没有用了,他已经彻底死去,再也救不回来。

    石铁心看着山形不二,把他放在桌面上。抬起手,看到手腕上有山形不二的血,鲜红中带着淡淡的紫色。

    和藤原极真一模一样。

    “妈的!”石铁心站起身来,火气噌噌往上冒。好好一个人,说到关键地方说死就死了,这里头没有猫腻谁能信?

    “尊哥……”周楠弱弱说道:“那个感觉,消失了……”

    “安排人,收拾一下。”石铁心跳下桌来,对阿飞说道:“山形家应该还没死绝,我赢的二十亿一分不能少,其他的不用赶尽杀绝。”

    “那个老头,给他调养调养,找个差事干,毕竟也教了我点东西。还有山形不二的尸首带走,找个冷库存起来,保存好。对了,山形家应该和很多人口贩卖、器官贩卖的组织有关联,把这些都盯紧了,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

    阿飞低声问道:“老系,这样不怕有后患?”

    “我等着后患来找我,就怕他们不敢来!”

    山形家这种级别的势力,拔出萝卜带出泥,谁都说不清到底会牵连出来谁。石铁心并不畏惧,他只是没有把握将这片让他恶心的妖魔乐土一网打尽,更担心会与真香失之交臂。

    卖爸的仇,报了。

    但他相信这件事没有完,后面隐藏的事情还有很多。而且听山形不二的意思,自己似乎正是目标之一。留山形家一条命,也是为了钓鱼。

    他知道对于阿飞等人来说,这种级别的任务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畴。他们就算答应的再好,态度再认真,毕竟也只是些街头混子,该盯不住的照样盯不住。

    他需要照更强,更精锐,更灵通的帮手。

    幸好,他确实有一个很好的选择。

    另外一边,山形家外的小巷中,一个匀称灵巧的身影顺着排水管攀援而下,唰的一下落到红色摩托上,正是悠悠。

    她看了看胳膊肘,那里的皮衣破了个小口子,露出了光滑白皙的胳膊。

    “晦气,吓我一跳。不过往好了想,衣服破了就可以再去买件新衣服,似乎又变成好事了。”悠悠脚下一蹬,发动机车。她这款机车的引擎声音很小,很安静。一拧油门,红色机车不紧不慢的行驶在夜色中。

    夜下的薄雾悄悄散去了一点。

    但就在距离前面拐角不远的地方,悠悠忽然一捏刹车停了下来。

    她盯着空荡荡的拐角看着,朦胧的月光之下,拐角处似乎拉出来一个长长的影子。

    悠悠二话不说调转车头准备离去,一只大手却已经落到了她肩膀上,低沉的声音响起:“很敏锐啊,这大半夜的你到这儿来干什么呢,‘靳情姑娘’?”

    “嗯……”悠悠眨巴着大眼睛,干巴巴的说道:“逛街……买件新衣服……”

    “你逛的地方还挺独树一帜的啊,是打算挑点人皮做衣服么?就算你在逛街好了,你看到我跑什么劲儿?”

    “嗯……”悠悠继续转着眼珠,缩头缩脑说道:“人家……害羞嘛……不敢正眼看你……”

    “拉倒吧,刚刚还直接请我进家门呢!好,就算你突然害羞了,那你解释解释”一只大手伸到悠悠面前,手心中放着一粒药片大小的东西:“你把这个玩意儿贴在我的领子内夹缝里,这又是定位又是窃听的,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