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梦主 忘语

第四百二十四章 异火夺魂

    不知何时,原本沸腾的池水已经重归平静,水面再次变得澄澈无比,只是胡庸透过水面向下望去,却不知为何,看到了一条黑色长影,如龙似蛇般在水面之下游动。

    其看起来似乎就是贴着这层水面,可细察时却又仿佛藏在深渊中,令人琢磨不透。

    就在这时,池水下方忽然有一大团黑影升腾,猛然间抵近水面显出了原形,竟赫然是一颗巨大无比的紫髯龙首。

    其双目紧闭,龙须之上沾满鲜血,看起来狰狞异常。

    胡庸见状,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正想开口说些什么时,那龙首紧闭着的双眼,却猛然睁了开来,一双眼眸中透着死寂般的幽绿之色,忽的闪动了一下。

    就是这一瞬间的对视,那龙首便沉入黑暗中,消失不见了。

    立在水面上的胡庸,不知怎的,双目中的眼白消失不见,两只眼睛皆是变得漆黑如墨,脸上神情也变得一片麻木。

    沈落虽然并未看到池塘下方有何异象,可一看胡庸的模样,就知道有些不对劲。

    他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可才稍有异动,肩膀上就遭受一记重击,整个人身子一沉,又跌倒了回去,肩头更是传来一阵尖锐疼痛,骨头似乎已经断了。

    沈落眼中闪过惊骇之色,看向身侧的胡庸,以他的眼力竟是没能看清,对方是如何瞬间来到自己身侧的。

    不过,令他有些意外的时,胡庸一击之后,并未动手杀他,而是面无表情地朝着池塘中央的那朵粉色莲花走了过去。

    其来到近前,双目死死盯着那朵莲花,嘴角突然咧开,露出了一个诡异笑容,抬手就朝着莲花的花茎折了过去。

    高空中,陆化鸣看到这一幕,脸色当即大变,想要飞身下来阻止,可惜鬼将拦在身前,将他逼得节节后退,根本无法过来。

    “甲程兄,快阻止他,一定不能……”

    陆化鸣的话还没说完,沈落就已经甩出了一张落雷符,朝着胡庸砸了过去。

    只是符纸上光芒一闪,雷电尚未释放而出,符纸中央就闪过了一道青光,给贯穿了一处空洞,十分精准地破坏了符文的关键之处。

    那张符纸立即哑了火,只是闪动了一下白光,所有力量随即流失开来。

    与此同时,胡庸的手已经探向了花茎,封印解开就在这一刹了!

    然而,就在胡庸手掌触碰到花茎的一瞬间,异变陡生!

    那朵粉色的九瓣莲花,瞬息之间颜色转深,变成了沈落先前幻象中看到的赤红之色。

    “不好。”

    沈落暗道一声,根本顾不得身上剧痛,几乎是手脚并用地朝池塘外爬去。

    可终究还是为时太晚,那赤红火莲九片花瓣同时一张,一股股赤红烈焰瞬间从其中一卷而出,化作一片火海,将胡庸和沈落吞没了进去。

    只是那火焰烧得极有分寸,只在池塘范围里燃烧,绝不离开岸边一寸。

    烈焰加身的一瞬间,沈落以为自己就要化为灰烬了,但实际上他根本连一丝灼热都没有感受到,那火焰看似炽烈,却几乎没有什么温度。

    就在他心中诧异之际,突然觉得双目一阵烧灼,竟似乎有焰火朝他眼中钻去,只是还未及真正钻入,其袖间就有一物忽然飞出,绽放出一层濛濛白光。

    沈落定睛看去时,就发现那白光中的物件,赫然是之前装敛玉枕的石匣!

    只听“啪”的一声,匣盖自己打了开来,里面竟是莫名生出一股吸引之力,将那两缕试图钻入他眼中的焰火一扯,拉入了石匣中。

    紧接着,石匣又“啪”的一声,自己盖了起来,往下坠去。

    沈落看着眼前这一幕,也有些愣在了当场,一时间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还是单手一抬的接住了石匣。

    只是还不等他想清楚,笼罩在四周的火焰,竟突然纷纷倒卷而回,全都收缩回了莲花上,周遭一切又都恢复了原状,就仿佛方才火海蔓延的景象,不过是一场幻象罢了。

    可沈落低头看了一眼手中自行飞出的石匣,心知刚才所见,绝对并非虚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禁喃喃自语一声。

    沈落视线再一前移,就看到身前不远处,胡庸正跪倒在池塘中,双手保持着遮挡在双眼前的古怪姿势,一动不动。

    “这是……”沈落眉头一挑,大感惊奇。

    只看到那胡庸身上没有半点法力波动传出,身形竟在一点一点朝着池塘水下沉了下去,不一会儿就没过了半个身子。

    沈落想到了什么,神色再次一变,立即飞身冲上前去,一把扯住胡庸的后领,将其从水中提了出来,身形再一跃起,落在了岸边。

    他将手中之人随手一丢,后者竟然还是保持着原本的姿势,哪怕摔倒在地上时都不曾改变。

    沈落绕到其正前方一看,就发现他已经气绝身亡,脸上肌肉紧绷,神情惊恐万分,一双眼眶里黑洞洞的,已经没了眼球,变成了两个血窟窿。

    “那火焰……莫非能够直接燃烧人之神魂?”沈落猛然回头,看了一眼池塘中的莲花,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后怕不已。

    他还记得先前在池中火海里,曾有两缕火焰试图钻入他的眼中,若不是被石匣自行飞出吸走了,眼下只怕他也会和胡庸落得同一个下场。

    “机关算尽,还不是把自己搭了进去,好在你还有这储物戒,我便不客气收下了。”沈落叹息一声,拉起胡庸的手臂,从其无名指上摘下了一枚银色戒环,收入了袖中。

    而后,他又在胡庸袖间和怀里翻找了一下,也没能再找出什么东西,便也只好作罢。

    沈落站起身,朝着四周扫视了一眼,想要看看吕合几人的尸首是否还在,若是能够找到,帮着他们入土为安,也好过让他们曝尸荒野。

    只可惜先前打斗过程实在激烈异常,他们四人的尸首已经不知落在了何处,沈落即便有心去做,也是无力完成。

    “轰”

    就在这时,高空中又是一阵轰鸣,一道人影从高处斜飞而下,重重砸入了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