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梦主 忘语

第五百二十九章 潜入

    沈落一行人随着封水一路穿过回廊和院落,最终来到了府邸后院西南角的一片花园中。

    尚未走入花园,沈落就看到花园券门外站着七八个模样狰狞的鬼物,守在花园入口处,身形左右摇摆,好似水中浮萍。

    券门之上挂着一块匾额,上面以黑漆写着“往生”二字。

    走过券门后,沈落一眼就看到地面上有一堆堆坟土堆砌,上面四处散落着根根朽骨,有的已经被踩断踢碎,变成了骨渣。

    他粗略数了一下,约莫有七八具之多,应该都是张家族老先人的尸骨。

    “筑阴宅以求官运亨通,结果求来个曝尸在外,尸骨难全,当真是得不偿失。”沈落心中这般想着,人已经在于录的控制下,来到了花园中央。 :(/

    只见花园中央区域已经被挖出了一个方圆十数丈的大土坑,里面以人头京观为基,设有七座法坛模样的阵枢,形成了北斗七星之势。

    常言道,“南斗注生,北斗注死”,炼身坛在这南明藏阴之地,筑下这北斗死阵,这里果然便是核心法阵所在。

    沈落视线扫过,瞳孔微微一缩……

    前方的土坑之外笼罩着一层淡黄色的光幕,似乎是某种结界禁制,而在结界内,则还盘膝坐着四人。

    其中为首一人,是一个身形削瘦,身披黑袍的中年男子,其颧骨高凸,眼窝深陷,鼻头倒勾,看起来就像是一副鹰隼模样。

    在其对面,隔着那座法阵,则分别坐着一个矮小童子,一位白发老妪和一名壮硕青年。

    那矮小童子,模样生得十分丑陋,五官几乎挤在一起,嘴唇无法闭合,露出暗红色的牙龈,和一口尖利如锯的森然牙齿。

    白发老妪倒是面容和善只是胸前却挂着一截白森森的幼儿手骨指节完整上面泛着映洁光芒,似乎也是什么法器。

    壮硕青年一直闭着双目,平淡无奇的脸庞上,没有什么神情变化似乎对于外界一切变化,都不怎么感兴趣的样子。

    “玄枭长老,我回来了。”于录主动上前抱拳道。

    结界光幕中的那名黑袍中年男子闻声,抬头朝这边望了一眼,视线从沈落等人身上扫过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于录你出去这么长时间,怎么就带回了这么些玩意儿?”倒是那名满口利齿的丑陋童子笑嘻嘻地开口说道。

    “临时抱佛脚,没什么好挑的。”于录瞥了他一眼有些不悦道。

    “既然于录回来了,咱们差不多,也就可以开始了。”白发老妪笑着说道。

    她此言一出一直闭目不言的壮硕青年,随即缓缓睁开了双眼。

    沈落闻言,心头微讶,方才可不曾听于录说起过,这些人要准备做什么?

    一连串的变化一个接一个出现,让他的心中也多出了些许疑虑,随时准备施展陆化鸣传给他的解控之法。

    “苗夫人,你说可以开始了,是要做什么?”于录不解问道。

    “先前没跟你说,一会儿我们要联手催动一次七灯引魂阵,将阴岭山古墓内最大的一头鬼王召唤过来,需要你和封水一起在外护阵。”白发老妪说道。

    “原来如此,交给我了。”于录抱拳道。

    “这次大唐官府突然发难,来势汹汹,大有开启决战的迹象,我们也不可掉以轻心。这样吧……卢庆,你也和他们二人一起驻守在外,召唤大阵由我们催动就好了。”这时,名为玄枭的黑袍男子突然开口,说道。

    那壮硕青年点了点头,从原地站了起来,走到结界光幕边缘停了下来。

    玄枭手腕转动,掌心多出一块黑色玉玦,拇指在其上轻轻按动了一下,玉玦表面随即有光芒亮起,卢庆身前的光幕上随即分裂开一道一人高的口子。

    卢庆身形稍稍一矮,从裂口处穿了过去,一跃来到了大坑外,默然走到一旁,又盘膝坐了下来,那边光幕上的裂口随即闭合。

    一旁的封水,略一迟疑,走到了另一侧,也盘膝坐了下来。

    于录则是抬手摇动了一下手中的铜铃,朝着那两人的对侧走了过去,沈落几人也如行尸走肉一般跟在他身后。

    到了那边后,于录也如前面几人一样坐下,开始以心声询问沈落几人:

    “现在就要动手吗?”

    “原本说是一个出窍,带着三个凝魂,现在又多了一个辟谷,看起来不太好办啊。”丹阳子的声音响起,似乎有些担忧。

    “葛道友,你可有办法牵制住那出窍期修士一二?容我们腾出手将其他几人拿下,之后再来反助于你,将他合力击杀。”陆化鸣的声音响起。

    “那玄枭若是开窍初期修士,我尚可缠住他一时半刻,可若是中期甚至后期,我们几个联起手也不是对手。”葛天青传音道。

    “我也是第一次见此人,从未见他出手过,暂时不好判断其是初期还是中期。”于录的声音也紧跟着在几人心头响起。

    “那就只能赌上一把了。”赤手真人说道。

    “在这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商量一下,如何打破这层结界禁制才对吧?”这时,沈落提出了疑问。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只是需要你们稍微替我争取点时间就行。”于录答道。

    “眼下还不是动手的最佳时机,最好等他们开始运转法阵,进行到召唤关键时节,咱们再一齐出手将之打断。届时阵内之人无法脱身,阵外这两名修士便是刀俎鱼肉,我们分兵两路,一路将这两人快速击杀,一路打开结界入阵。”陆化鸣沉默了片刻后,继续说道。

    “不错,陆道友所言甚是。”丹阳子赞同道。

    “那这两路人马如何划分?可以的话,我想分在破开结界那一队,届时那个血童子就交给我来对付了。”赤手真人问道。

    “这个自无不可。依我之见,葛道友,赤手真人和于录道友一队,负责破开结界。剩余我们三人一队,由丹阳子道友击杀那名辟谷期修士,我和沈道友对付卢庆。不知诸位意下如何?”陆化鸣说道。

    广个告,【APPwww.mimiread.】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我去杀个辟谷期修士,不会有些大材小用了吧?”丹阳子略带笑意调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