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梦主 忘语

第一千零八十章 分果

    “让我来。”

    府东来话音刚一落下,他的身影已经越过沈落,直冲而上,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个酒壶大小,金属质地的雪白葫芦。

    “收。”府东来口中一声低喝。

    葫芦上白光一闪,葫口倾倒,一股黄色旋风飞出,猛地一卷那紫黑毒焰,将之源源不断地吸入了葫芦中。

    随着毒焰不断被吸收,雪白的葫芦开始从底部一点点转为漆黑之色。

    沈落只是匆匆看了一眼,又立即迎向了那两头鳞牛,体内黄庭经功法暗运,手中玄黄一气棍抡转而起,施展泼天乱棒。

    其身形腾挪而至,长棍在半空划出一道道残影,力量积蓄之下,以力劈华山之势,一棍迎头砸向其中一头鳞牛。

    “砰”然爆响声中,那头鳞牛硕大的头颅应声炸裂。

    紧接着,沈落身形瞬间转至老者身后,以棍身抵住撞向他的鳞牛脖颈,压低身形稳住了冲撞之势,抬手再一挥动,一道剑芒骤然射出……

    鳞牛只觉眼前金光一闪,眉心处就已经多出了一个血窟窿,当即毙命。

    老者看着沈落干净利落解决了两头魔兽,一时有些发怔。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连忙拜服道谢:“多谢前辈,救命之恩,难以为报。”

    “起来吧,顺手为之,不必如此。”沈落没有上前搀扶,开口说道。

    李长青又拜了三拜,这才起身。

    “你如此修为,为何还要涉险来此,当真为了机缘,命都不要了?”沈落有些不悦道。

    老者闻言,脸色一僵,眼神闪躲了几下,满脸的羞愧之色。

    “唉,晚辈也是实在不得已。”老者苦涩道。

    “莫非也是有人强逼你来的?”沈落皱眉道。

    “那倒不是……这个,说来惭愧,晚辈承蒙师恩接下了一宗之主,负责照看一门香火。奈何自身修为不济,又不善经营,宗门江河日下,眼看基业就要败在我的手上了……”老者略一犹豫,还是说出了口。

    沈落听罢,紧皱的眉头微微舒展了些许。

    不想这老者,竟然和他一样,是为了振兴宗门才来的。

    “即便如此,那也不该如此冒险行事,你若死在了这里,你那宗门又该如何?”沈落说道。

    “这个我也清楚……若只是我一个废物,倒也不值得折腾。可不成想前两年,门中意外收了两个弟子,天资还都不错,有大乘之姿,若是能顺利修行,则有望中兴山门。奈何门内窘迫,连像样的丹药法器都拿不出,我即便不为自己,也得为他们,为宗门的未来拼上一拼。”老者苦笑,缓缓说道。

    沈落听罢,心中喟然。

    不远处,府东来手中的雪白葫芦,除了靠近葫口的地方尚有些许白色,其余区域已经尽数被染成了黑色,看起来像是快要被毒焰蓄满了一般。

    而反观那头犀蟒,浑身火焰已经完全熄灭不说,口中毒液似乎也快被吸干,大张着血盆大口,喉咙间发出阵阵类似咳嗽般的声响,却只有弱弱的两道毒烟徐徐喷出。

    府东来咧嘴一笑,抬手封住了葫芦口,飞身跃起,直接来到了犀蟒头顶上方。

    犀蟒毒焰被吸取干净,此刻已是元气大损,扭头就欲逃走。

    府东来见状,周身笼罩一层青色巽风,身形简直快如闪电,直接来到犀蟒头顶,抬手一挥,袖间就有一条形如缚妖索的漆黑索条猛地蹿出,缠绕在了犀蟒身上。

    犀蟒被缚,立即疯狂扭动起身躯,头顶犀角亮起乌光,朝着府东来笔直撞去,一条长尾横扫四方,打得四周乱石飞溅,烟尘四起。

    府东来却不着急应对,只是从容不迫的连连闪避,见其有稍有逃走迹象,就立即控制缚妖索将其拉回,然后任由它不断挣扎。

    缚妖索上乌光闪动,一点点吞噬着犀蟒的力量,折腾了好一阵后,它终于力竭,身躯缓缓瘫软了下去,无法动弹了。

    府东来见状,这才不紧不慢地上前,又取出方才那个被染黑的雪白葫芦,打开葫口对着犀蟒“啪”的一拍。

    葫口顿时有黄色光芒卷出,拉扯着犀蟒身躯越缩越小,直至被收入了葫芦中。

    收起犀蟒后,府东来拍了拍宝贝葫芦,心情大好。

    “为何不直接杀了?”沈落见他走回来,开口问道。

    “这犀蟒虽是魔兽,看其头顶犀角颜色,似乎已有化形迹象,可以当作半个魔族修士看待了,修行不易,我也不好随意打杀。”府东来解释道。

    沈落闻言,没有再多说什么。

    两人检查了一下老修士的伤势,发现虽然没有致命伤,但也的确损伤不轻。

    “这翡翠菩提,怎么办?”沈落犹豫道。

    “两位前辈救我性命,已是大恩,本不应奢求,但为了我那两个徒儿,晚辈只能厚颜恳求两位,能否留下两枚菩提子给晚辈?”老者面有愧色,强逼自己说道。

    沈落与府东来对视一眼,心念沟通,交流了几句。

    “这翡翠菩提子共计八枚,你一人独得四枚,我们二人共分剩余四枚,如何?”沈落开口说道。

    “万万不敢有此奢求,晚辈能得两枚已是天大的造化了。”老者忙抱拳行礼道。

    “这果树既是你发现的,便与你有缘,若不是你拼死守护,等不到我们出现,恐怕连果带树都已经落入魔兽腹中了。”府东来也说道。

    老者闻言,还想推脱,沈落却已经不由分说,摘下四枚果子,塞到了他手中。

    “晚辈何德何能,竟能遇到两位,实在感激莫名。”老者双眼一红,作势就要参拜。

    府东来见状,连忙将其扶起。

    “果子和果树,咱们全都对半。”沈落看着剩余几枚果子,对府东来说道。

    “好。”府东来点点头,笑道。

    两人将翡翠菩提子连树带果分了之后,看向正盘膝坐地调理伤势的老者,便也不着急离开,各自服下一枚果子,吸收起来。

    菩提子入口微凉,进入腹内后却化作一团暖流,猛然冲入丹田中。

    沈落只觉得这股暖流来得迅猛,一冲之下,竟然令他的大乘初期瓶颈有些松动了,还不等他仔细感受,那股暖流又裹挟着法力冲出丹田,流散向四肢百骸。

    随着这股暖流不断在周身冲刷,他先前所受的伤势,竟然也快速修复了起来,就连之前损失的气血,也已经补充回来大半。

    “真是好东西啊……”沈落缓缓睁开眼,赞叹了一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