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知北游 洛水

终章 尾声和尾生

    从海姬和鸠丹媚的臂腿纠缠中挣开,我悄然下榻,披上外衣,走出白云山的洞室,默默俯视山下。

    天色未明,光线朦胧,古老的洛阳城沐浴在湿冷的冬雾里,遥遥传来隐约的梆子声。

    它敲在我的心里,一下一下,让我忽而生出一丝悸动,不自禁地走下山去,恍如听见了遥不可及的呼唤声。

    林木浓重的阴影覆盖脚步,寒气清冽,露水打湿了我的凌晨。

    沿途悄寂,人烟寥寥,麻雀啾鸣着飞过洛阳城头。

    城墙又高又厚,沉默伫立眼前。我伸出手,手指轻轻滑过斑驳的灰砖。“林飞到此一游。”那几个歪歪斜斜的字,再也触摸不到了。

    有时候,我们就像一头背着盐袋的驴子,淌进光阴的河。上岸时,才发现囊袋空空,你再也看不到那些雪白的盐粒,只剩下淡淡的咸味。

    转眼间,回到大唐已有很多年了。

    我经历了稻米流脂粟米白的开元盛世,也经历了白骨千里露荒野的安史之乱。对我而言,太平繁华也好,血腥杀戮也罢,都只是生命中的一种形式。

    前些年,域外煞魔追到大唐,与我继续缠斗。他们以魔念沁染安禄山,悍然发动战争。我则收了红线、空空儿、精精儿几个弟子,令他们辅佐大将郭子仪,最终平息了这场战乱。

    无论是我,还是域外煞魔,都无法在大唐直接战斗。这个世界的法则限制了力量。厮杀只能假于他人。

    我时常想,大唐愿意接受的。始终只是林飞,而不是那个法力无边的神祗。

    穿过陈旧的城门,我漫步走在青石板的街道上。两边熟悉的亭台楼阁,飞檐翘角,像是向我拥过来,发出波涛般的呼唤声。我总觉得,它们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了。可原来是什么样子呢?我又不太确定了。

    是我错过了你,还是你错过了我?或许那个洛阳。只留在我的少年中。

    在街的拐角,我望见高高的老槐树。它真的已经很老,很老了,霜皮龙鳞,肌理皱裂。如果没有我输送生气,它早已倒下。

    跃上树梢,我摘一片叶子。顶在头上,银铃般的笑声仿佛从头顶洒落。

    回到大唐的第一年,我瞧过王大小姐。她早已嫁人,脸上涂着惨白的粉,身材臃肿如水桶。每次家门口来了乞丐,她总是眉毛倒竖。拿起鸡毛掸子,吵嚷着把乞丐赶走。

    如今站在树顶,已经看不到荡漾的秋千。那堵墙,隔开的不仅仅是一个花园。

    但我还是固执地,不断地为老槐树送入生气。因为在那里。少年曾经看到了那时最美的风景。

    风景会变,少年会变。但彼此交错的一刹那,永不改变。

    我跳下槐树,缅怀过往。洛阳城,王小姐,李洁净,大熊,白马寺,还有远在另一个天地的无颜、南宫平、阿萝师父??????以及柠真,我们拥有彼此的一刹那。

    近年,我的精神修为越来越强,常常神游天地,念入宇宙。我找到过无颜,他眉心的阿修罗王烙印已然不再。我找到过空空玄,芝麻为他生了一大堆女儿,他总嘀咕没有儿子继承盗技。我找到过大虎,他驾驭着四个轮子的钢铁怪物,跑得飞快。我也找到过绞杀,她在苏醒后离开大唐,去了更远更神秘的宇宙。

    但我没能找到柠真。

    我没能再告诉她,尾生最后的故事。

    走上狮子桥头,我扶栏临波,惊鸿照影,往事翩然飞去,柠真凄怆的容颜翩然飞去。

    而我留在了这里。

    我微笑着,眼泪慢慢流出来。世上从未有一件事像等待那么矛盾,交织着痛苦和欢乐,希望和绝望,最勇敢也最脆弱。

    之子泛舟,亦泛流年。柠真,我没能把最好的时光留给你。

    慢慢走下桥,我走入悠悠的河水,走近冰凉的桥柱。河水茫茫拍打岸边,发出声声呼唤,无穷无尽的想念淹没了我。

    静立良久,额头倏然微凉,灰蒙蒙的天空中,飘落下今冬的第一片雪花。

    雪一直下,淹没天地,渐渐把我堆成一个雪人。四周白茫茫一片,模糊了视野,只听到轻微的落雪声。

    像是过了很久,很久,我恍惚望见一袭白影,静静地站在对面。

    我又呆呆地站了很久,很久。

    “是你吗?”我嘴唇颤栗,泪水又忍不住流出眼眶,流入冰凉的积雪里。

    漫天雪花飞舞,整个世界的声音都停止了。

    我的泪水不停地流下来,我不知道,那究竟是柠真,还是我想念的幻觉。

    我不敢去分辨。

    “很多年以后,那个女子回来了。她已经老了,白发苍苍,步履蹒跚。她依然还记得,曾经有个叫做尾生的少年,和她相约桥下。”

    “很多人告诉她,尾生已经死了。可是女子不相信,她孤独地守在桥柱旁,不舍昼夜,固执等待。她总是告诉别人,尾生会来的,因为他们曾经,有过一个等待的约定。无论多久,无论多么大的洪水,无论你来或不来。”

    我都会一直等待,就像你为我等待。

    等你回来,告诉你尾生最后的故事。等我告诉你,那不是我们的尾声。

    天地莹白,雪花瑟瑟,发着温柔的光。我站在深雪覆盖的桥柱旁,痴痴地凝视着你。

    我不知道,那究竟是你,还是一个慢慢堆积的雪人。

    我只想这么等待,用此生所有的时光。

    我曾经错过你,这是真的。我不要错过你,这也是真的。

    雪一直下。

    白茫茫的桥下,两个臃肿的雪人,静静相对,永远也不会融化。

    雪一直下,一直下。

    (谨以此篇,送给知北游读者逝去的少年时光。)

    今天,知北游完结了。而我想对大家说的话,大多在尾声里说了。上一章居然忘记了夜流冰,只好在实体书里补上。有读者说上章节奏太快,实体书里我会修订一下。

    关于甘柠真,你觉得她回来了,她就回来了。等待是一种信念,至少我相信,林飞等到了柠真。

    如果写作是一次漫长的奔跑,我曾经中途停留,曾经迷茫疲惫。而你们一直在等待,这样的等待让我觉得温暖,让我找到继续跑下去的力量。

    从星河传说,到白狐天下,再到知北游,每一本书的质量都比上一本进步。刺客猎人也会如此,毋庸置疑。新书将在11月30日发出,具体留意贴吧通知。

    我在群里打了个赌,如果超过一个月断更,就负责尔等来上海的开销。如果没断更,我也不要免费去你们那里,你们每个人在刺客猎人结束的时候,乖乖在评论区留一句,我是洛水的小弟弟。

    最后,想说,感谢你们的等待,让我继续奔跑。

    无论我离开这里,还是你们离开我,就像我说的,彼此交错的一刹那,永远留在了那里。

    那是唯一不会改变的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