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文抄公到全大陆巨星 一蓑烟鱼2号

第681章 新的世界,我们来了(大结局)

    小兮来来回回确认了好多次,方才确认这真的不是在做梦,然后是狂喜,再狂喜。

    化为一头硕大的白色巨龙,仰天长啸。

    似乎感受到小兮的欢喜,远处万雷池里,传来久违的金龙啸声,与之遥相呼应。

    曾经坠入黑洞中的天文作者回归,让的所有人震惊不已。

    黑洞中啊,基本进去就是有去无回。

    这才短短十七年时间,怎么就回归呢。

    顿时,原本亲近龙族的其他真界连忙过来拜见,比如白虎真界。

    但却在同一时刻,龙族这边,老剑神李淳罡,带着宋仁的一缕神念,散发着伪神格境八重天的修为,在伽尔的带领下,前往魔魂真界。

    神祗狠人大帝,同样散发着恐怖的修为,前往金刚界。

    神祗鬼厉,前往巫妖界。

    神祗……

    这次,一个真界,只前往一尊神祗足以。

    这就是神格境的恐怖之处。

    短短些许日子,金刚界被摧毁,一些强者被尽数斩杀。

    巫妖界界主南诏上人惨死。

    魔魂界所包括的修罗族,鬼族和魔族只剩下年轻一辈。

    天妖凰族多半数的人被强行封印,族长凤璎珞万年不可出界。

    玄冥真界十处天海,被蒸发的仅剩一处。

    …………

    这是威慑,因为宋仁知道,他只有一年的时间,一年过后,他将会离开。

    他得给女儿留一个朗朗宇宙,一个没有任何人可以威胁到她的宇宙。

    这是父亲的期许,更是一个强者的肆意。

    更何况这些人早在几万年前,都是推动覆灭白龙皇庭的人。

    咎由自取。

    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来了。

    宋仁则带着小兮,来到了道子门。

    道子门只剩下师公,问了安好后,他的神念不断扩散,最后脚下一动,来到了宇宙的某一处废弃修行星。

    这里,和师尊长得一模一样的分身白瑜,他原本闭着眼,却在此刻有感知的睁开。

    先是看了一眼彻底不动的柯胖和火狻妖帝,而后笑着起身。

    “有史以来第一次,我失算了!”白瑜道。

    宋仁看着柯胖,短短时间却已经是半祖境,不得不说,白瑜将这个徒弟培养的极好,日后成为祖境也是铁板钉钉的、

    不过此刻的他对于柯胖,没有一丝一毫的杀心。

    因为位置不对了。

    此刻的他,就连白瑜,都可一指碾杀。

    “能带他出去吗?”白瑜道:“看在他曾经一心一意把你当朋友的份上,我可以再度融合回去,跟你老师一体,他是我的希望。”

    宋仁摇摇头:“外面的世界,你一定不会希望他看到的,而且神格境,不是他拥有吞噬一切能力能办到的,成为祖境,对你而言其实就是一个满意的交卷了。”

    宋仁说完,没有理会白瑜落寞的神色,而是转身离开。

    柯胖也在此刻缓缓睁开眼,看着那个背影,突然笑了,然后看向白瑜:“师尊,其实成为祖境真的很不错了,而且我累了,以前因为夏芷蓝的缘故,我带着报复的心理跟你出来。

    早在多年前,我就不怨他了,自从知道他被黑洞吞噬,我更是彻底没了,反倒多了丝丝迷茫,如今,他是巨山,我只是石子,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

    师尊,我真的累了,我想回家,我想爷爷和爹爹,娘亲他们了。”

    白瑜看着星空,摸着柯胖的脑袋:“你的家,没了,找不到了,我们漂泊吧,或许,这就是迟来的苦果,师尊,对不起你……”

    …………

    宋仁再度出现,是一座龙族的繁华城池,来到一处小巷位置,挥手间,老王八归海的身体出现。

    这是此番从阴尸宗哪里意外得来的,没想到当初先行出去,反倒被人炼化成了傀儡,不得不说,遗憾犹生。

    宋仁在他额头一点,帮他聚灵,而后转身离开。

    归海的双眼由浑浑噩噩开始变得清醒,最后眨了眨眼,感觉脑袋有些疼:“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里?我是谁?”

    …………

    宋仁没感应到天帝阁老祖姬司,想来应该已经死去,有些遗憾,不过……

    宋仁看着司空毕图一人独居在一处山林中,轻轻坐下来。

    司空毕图看着宋仁诡异的出现,给他倒了一杯清茶,然后指了指外面连绵不绝的山林:“怎么样?”

    宋仁品着茗茶:“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倒真是一处好地方。”

    “地方好不好无所谓,只要能埋骨就很好了。”司空毕图道。

    宋仁脑袋微偏,在后方屏风那里,有一个四五岁的女孩,好奇的探着头看宋仁,然后一双秀手赶紧拉了回去。

    “什么时候的事?”宋仁看着这个一直精于算计,给老师他们兄弟出谋划策,无聊在妖族当卧底的人,好奇问道。

    司空毕图笑了:“七年前,自从碰见丽儿后,我就知道,自己该停下来了。”

    宋仁起身:“这是最好的归宿,我很羡慕,师叔,再见了!”

    宋仁首次叫司空毕图师叔,因为他是酒老的好兄弟,当时在妖族更是颇多照顾他。

    司空毕图也是起身:“那家伙,会为你自豪的。”

    宋仁离开了,悄然在三人身上留下了保命符,更是保护了整座青山,任何不怀好意的人进入,都会得到该有的惩罚。

    这次,他找到了老爹宋仁。

    他在一个八级位面的小城售卖玉碟,生意出奇的惨淡,基本没人买。

    当宋仁出现时,他正卖命喊着:“快来瞧,快来看,正宗天文作家的书籍,所有的书籍都是免费看,再也不用担心精神力不足,而看不到帝文了,这位大姐,给孩子买个吧,很便宜的……”

    “老板,你这么卖你儿子家的东西,真的好吗,这可是侵权的,”宋仁道。

    看着宋仁的样子,宋仁头先是一愣,然后顿时笑了:“可我儿子同意啊,算的不侵权,因为我们之前就干过。”

    “哎吆,还有前科啊,今天赚的钱得五五分。”

    “行吧,店是我的,作品是你的,五五就五五。”宋仁头道。

    然后,父子俩一起站在店铺前买命的吆喝起来,一直到下午时分,实在累的喊不动了。

    “爹,这地方人太精了,看不起咱这小地方的产品,要不,我们回家吧,在那里一定有,无聊的时候,还可以找我老师跟你下下棋,打发打发时间,对了,你还有一个孙子呢。”宋仁道。

    “孙子?”宋仁头顿时一愣,更多的是颤抖。

    “在哪里?”

    “在我们的家里,我听小兮说的,如今算算时间,都二十多岁了吧,也不知道没有我这个爹,没有你这个爷爷管,不知道土匪成什么样了,可惜了幼微一个人照料。”宋仁也是一阵激动。

    “他叫什么名字?”

    “好像,好像叫兜兜,宋兜兜?宋什么兜,宋兜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啊,但一听名字就是个不安分的主。”

    “快收拾东西,我们回家,对了,你知道家的位置吗?”

    “当然,你儿子现在可厉害了,那小天道的气息,以为跑进宇宙深处就找不到了,但在我鼻子下,无处可逃。”

    “属狗的吧,现在就出发。”

    “走!”

    …………

    茫茫漆黑的宇宙中,小天道幻化出一个童子,看着宋仁:“你竟然没死?”

    “你死我都不会死,看样子解除了纽带,现在过得很滋润啊,”宋仁笑道。

    “借你吉言,还不错,如今我已经自成一体,我就是真正的天道网了,不过你的气息好恐怖啊,我感觉你都可以随手将我抹除的能力,”小天道有些害怕。

    宋仁摇摇头:“抹除你干嘛,我这是要回家,以后,我的家,无数的人,就要靠你守护了。”

    小天道刚想说话,却听到宋仁传音,慢慢明白了,更多的是惋惜。

    一年吗?

    既如此。

    小天道伸开手,做了一个迎宾礼:“欢迎两位故人回家,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今晚我可以到你家做客吗?”

    “欢迎,不过得带礼物。”

    “宋扒皮!”

    …………

    乱神海。

    海天一色,灿烂的阳光照射在沙滩上,诸多贝壳闪耀着,极为瑰丽。

    有海鸟自由的飞翔,真正的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平静而祥和。

    就在此时,海水突然爆炸开来,一个长得憨厚的少年,拿着三叉戟飞翔天空,兴奋的嗷嗷叫着。

    紧随其后的是其他同样年纪的少年。

    “宋土兜,你耍赖。”

    “叫我兜哥,谁让你们那么实诚。”

    “作弊还有理了,待会我们告诉微姨去。”

    “一群妈宝男,什么事都告诉家长,就不能有自己的主见?这要是在战场上,谁给你制定规则,况且就算有,那也是用来打破的,”拿着三叉戟的少年哈哈大笑。

    在空中一个跟头,宛若平底而奔,身后的一群同年龄的无奈追了上去。

    原本相约在海底规定时间内,谁采的珍珠多谁就获胜,没想到这货从不按常理出牌,竟然以假身蒙骗他们,自己先行去采。

    更气愤的是,他早就准备好了采集点,太无耻了。

    这才有了大家追击的一幕。

    可是很快,他们就见到原本飞翔奔跑的宋土兜停了下来,因为在他们前方,有两个带着面具的人背着手而站。

    “前方是谁,为何挡我们的去路,来人可留姓名?”

    宋土兜手中的三叉戟一指两人。

    其余的小伙伴们迅速与他站在一起,共同迎敌。

    “宋土兜?你取的?”宋仁头不敢置信道。

    宋仁也有些尴尬:“我只听说小名叫兜兜,没想到中间会是个土字,这取名水平……”

    听到两人在研究自己的名字,宋土兜顿时垮下脸来:“我的名字咋了,多好听,我娘就是希望我落地生根,不随意飘荡,一直待在她身边,而且土有万物生的意思,好养活,命硬,我的名字我骄傲,咋的了!”

    听闻这话,宋仁神色有些落寞,更多的是心疼。

    是呀,为了解除位面纽带,他恍恍惚惚经历了五年时间,之后黑洞进入第八宇宙两年,域外帝子战场十五年。

    说好的快去快回,却离开了这个家整整二十二年。

    一个人一生,又有多少青春,多少二十二年可以等待。

    都是他的错,是他辜负了苏幼微。

    “好名字,看你这么健康,这么好动,还这么跩,估计我有一段时间得好好调教你了,不过这锋芒毕露的性格我很喜欢,你娘呢?”宋仁问道。

    宋土兜顿时戒备起来:“又来一个骚扰我娘的,就看我手中的这三叉戟答不答应!”

    宋土兜说完,全身气息爆发,带着狠厉直接而来。

    宋仁一笑:“也好,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厉害,可以保护你娘,没本事的话,今晚我就去娘那里睡。”

    “你找死!”宋土兜顿时怒了。

    这个世上,谁也不可以欺负他娘,哪怕四大皇朝也是。

    此人,很狂啊。

    “三叉无生!”

    宋土兜怒吼,手中的黄金三叉戟顿时化为数百道金色的能量刃,向着宋仁暴射而出

    更带着一股恐怖的炽热之感,几乎让得场上的人犹如处于火浪之中一般。

    宋仁游刃有余的则开始反击。

    “小鱼,快通知家里人,这次来乱神海捣乱的点子扎手,好在酒爷爷他们今日在乱神海做客,一定要让此人有来无回,其他人,一起帮兜兜,不能让他们欺负我们的兄弟!”

    其他人看着宋仁宛若戏耍宋土兜似得,立马分工明确,其中一人第一时间离去,另外其他人开始从不同的方位攻击宋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宋土兜以及一众小伙伴们气喘吁吁。

    这人是谁啊,太强了。

    十七年前酒爷爷和玄辰爷爷从星空外回归,听说自己还有一个姐姐,以强大的威力震慑四大皇朝以及其他圣地,让人不敢来犯。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一些不要命,想要扬名的人来外,再无其他人,但没想到,今日来的人,会这么强。

    宋仁则不断点头,这孩子培养的不错,更难得可贵的是,有一群好兄弟。

    就在这时,整个乱神海远处传来阵阵风声,黑云压城。

    这让的宋土兜他们脸上大喜:“兄弟们加油啊,别让他跑了,我们的支援来了!”

    众孩子兴奋道,而后再次一拥而上。

    很快,上万名乱神海的强者便是赶来,海主苏阳轩和来做客的酒老、玄辰、玄衣四人走出,。

    看着众多孩子和那人的战斗,还有另外一人背着手待在一边。

    “放心吧,看样子来人并无有心伤害孩子,否则两人早一起上了,而且你看出手,只是一味的防守,没有进攻,奇怪了,此人,以我的修为,竟然看不透,”酒老说着说着,有些震惊起来。

    玄辰同样点点头:“我也是,不应该啊,咱们俩可是这个位面修为最高的人了,怎么会有我们都看不透的,难不成是外面来的,那也不可能啊,当初小兮走的时候,说小天道会封锁位面,然后开启流浪之路的。”

    “小心戒备吧,这两个,我一个都看不透!”

    说完后,四人全都动了,直接以大力将还在打斗的孩子们给拘了下去,然后临空而立,挡在孩子们的面前。

    “哈哈,这下看你还怎么逃,酒爷爷,玄辰爷爷,给我抓住他,此人口出狂言,还要睡我娘亲,实在坏的很!”身后的宋土兜大叫着,一副终于有人撑腰的样子。

    怎么看,怎么有点宋仁当初的……贱!

    实乃真传!

    该热血就热血,该出头就出头,该怂就怂。

    “敢问阁下是谁,为何来乱神海戏弄小辈?”酒老拱了拱手道。

    看着头发花白的酒老,宋仁眼睛顿时湿润起来,还有岳父苏阳轩,玄辰,玄衣兄妹,宋仁笑了。

    人世间最开心的莫过于,自己所牵挂之人都过得好好的。

    宋仁颤抖着手,轻轻摘下面具:“老师”

    原本紧张的四人顿时一愣,满眼的不可思议,酒老浑身颤抖着,然后直接扑了过去,上下其手一阵乱摸,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好,好,真好,我就知道你会没事的,”酒老说道最后,一下子抱住宋仁。

    他永远也忘不了,在龙族看着宋仁坠入黑洞的一刻。

    宋仁也是紧紧抱住酒老:“对不起老师,让你担心了。”

    然后是玄辰玄衣和苏阳轩,也是哈哈笑着过去,一起拥抱。

    同样摘下面具的宋仁头,突然感觉好孤独。

    等你们拥抱完,看了儿媳妇后,我就去作者认证公会,那里自己的二把手三把手钟景山他们,一定会拥抱自己的。

    而身后原本准备看热闹的宋土兜他们直接愣住了。

    不是,什么意思?

    几人又哭又笑的擦着眼泪,最后宋仁来到宋土兜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好样的,没让我失望,我先找你娘了。”

    宋仁说完,脚下一动,直接消失不见。

    “酒爷爷,怎么回事,这个世上,还有人比你们强?他都找我娘去了,你们怎么不阻止他?”

    “他是你爹,我们怎么阻止,兜兜,你爹回来了,你再也不是没爹的孩子了。”

    宋土兜顿时愣在原地,久久后,双手紧握着,最后一下笑了:“爹……”

    …………

    安静的房屋里,苏幼微轻轻弹奏着一架粉色的钢琴,这是当年宋仁送给他的,并且还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

    那段时间,估计是他最美好的回忆了。

    一曲终了,她轻轻打开窗户,看着外面一望无际的大海,眼神渐渐落寞下来。

    却是一晃已经二十多年了。

    她真想他啊,好想好想。

    随着吱呀一声轻响,房间门被打开,苏幼微连忙去擦眼:“兜兜,娘不是给你说了吗,进房间要敲门,都这么大了还记不住……”

    一转头,当看到站在门口的人影时,她彻底呆住了,眼泪在眼眶打转,而后猛地扑了过去,一把抱住。

    宋仁也是紧紧的抱住她,贪婪的吮吸着她的秀发:“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呜呜呜

    苏幼微将脑袋埋进他的胸膛,只是哭着,像个离家多年,迷迷糊糊游荡,终于在抬头一瞬,找到家的孩子。

    到了最后,她彻底的放开这二十多年来,不让父亲,不让孩子看见自己的委屈和压抑,放声嚎啕。

    宋仁同样哭着。

    二十多年的飘荡,无数的生死危机。

    却在这一刻,搂着心爱的女子是如此的踏实。

    他回家了。

    终于……回家了!

    世界这么大,我们彼此间,是需要多深的缘分才会相遇、相伴,而后一起走过一段时光静好。

    守候你,保护你,是我的责任,更是自我心灵唯一的港湾。

    因为有你,注定是我这一辈子中永不抹掉的春色。

    因为有你,我们这个家不在离散,不再荒芜,虫鸟鱼草,字画诗文,百花齐放。

    因为有你,我的人生才完整。

    纵是隔着千山万水,对你的思念也未曾停止,对你的爱也未曾减少。

    以前听说过这么一个传言,人死后,会在另一个世界活着,但在那个世界,鬼魂也有寿命,不过他们的寿命,却是生前世界,亲人们对他们的思念而决定。

    有些亲人隔了几年,对他慢慢忘了,那个世界的他们就会身体衰弱,生病,直至有一段时间忘了,他们的寿元也走了尽头,然后彻底魂飞魄散。

    苏幼微害怕,所以每天都在思念宋仁,哪怕这让本就破碎的心痕一直不能愈合而痛苦,哪怕在外人面前,在儿子父亲面前强颜欢笑,她也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宋仁。

    如果这个传说是真的,她希望自己能一直让他健健康康的在另一个世界活着,直到自己老死的一刻,也有人惦记他。

    然后一起死去。

    如果老天垂怜,他们能再次相逢,重新认识。

    ‘我爱你’三个字,讲出来只要三秒,解释要三个小时,证明却要一辈子。

    你在的时候,你就是全世界,你不在的时候,全世界都是你。

    苏幼微,我爱你,好爱好爱。

    宋仁,我爱你,永远永远。

    我爱你!

    我也爱你!

    …………

    当晚,整个乱神海一片沸腾,向整个大陆宣告着宋仁的回归,宣告着宋土兜,这个从出生,就在网上看着爹爹传说的人,是有爹的。

    那一直是他的偶像,他是委屈,但却从来没怨恨过,尤其是当他懂事后,酒爷爷给他讲述爹爹在外面的传奇,为他们开辟好的环境而做出的努力,最后牺牲的传说。

    这个心中的偶像,从来没变过。

    二十多岁的孩子不是那种不懂事的,然后借助酒劲,宋土兜尝试着,装着酒醉的样子,喊了一声‘爹’。

    宋仁愣着,然后脸蛋发红,‘哎’了一声,搂着脖子使劲晃了晃,喧闹声中,轻轻在他耳边道:“爹很幸福,真的!”

    “我也开心,我有爹了,终于有爹了!”宋土兜也是哈哈大笑。

    “我给你改名吧。”

    “不要,名字有个性才是我们一家的代表,爷爷宋仁头,爹爹宋仁,儿子宋土兜,朴素的名字,却有不朴素的一生,爹,我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陪伴在娘亲身边是长久,但却不是我这一生的目标。”

    “好,但必须是你酒爷爷觉得你可以出去的时候,再离开,我会跟小天道说的,外面的世界很残酷,但有你小兮姐,你尽可放心闯。”

    “谢谢爹,我不会比你差的。”

    “我相信,因为你是我的儿子!”

    …………

    这一年,势必是宋仁过的最开心的一年,尤其是苏幼微再次怀孕了,分娩之日,是一个像她娘亲一样可爱的小公主。

    宋仁尽可能的守着她们。

    直至在最后的几天,小天道来了,甚至是战战兢兢的。

    “他在外面!”

    小天道道。

    “这次,我会保证,是最后一次,你们是我的牵挂,是我的生命,就算爬,我也会爬回来的,我发誓!”

    苏幼微并没有什么惊讶,似乎早就知道了,怀中抱着孩子,脸上露着笑容:“我相信,取个名字吧。”

    宋仁低下头,用手拨开裹衣,俯身吻了一下:“就叫宋念吧,倾我一生一世念。”

    “好,念念,我们就在这里一起等爹爹回家。”

    宋仁轻轻抱住苏幼微,在她额头一吻。

    “等我回家!”

    “我会的,一路顺风啊,”苏幼微笑着,似乎在告别进城打工的男人,因为会很快回来的。

    她相信。

    走出外面,看着眼睛有些发红的宋土兜,在他肩膀重重一拍:“老子改主意了,保护好你娘,家里必须有个男人才行,等我回来再放你离开。”

    宋土兜耸了耸肩:“好吧,就知道你会出尔反尔,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再把你女人保护个两三年吧,得尽快吧,别耽误我的前程。”

    “臭小子”

    宋仁笑着,然后和小天道飞升而去,天空之上,宋仁看着房间门口的母子三人,强行忍住眼泪,大声道:“等我回来”

    下方,儿子和母亲晃着手……

    至于其他人,早在多日前就已经悄然告别了。

    星空外面,黑暗骑士已经在等了,直至穿过诸多宇宙,见到了苏糖,然后是其他几人。

    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很平淡的裂缝,就像一个口子一样,让人不注意。

    “加油吧,身后的宇宙和无数的生灵就靠你们了,待到进入那里,修为达到一定程度,你们脑中的任务就会被激活,我不知道郭神将和顾长生是否活着,又在哪里,但一切只能靠你们四个,”帝师道。

    随后,六人在两人身上将本世界的一切气息全都抽离,只剩下当初在帝子战场上那股阴冷黄泉气息。

    宋仁和苏糖行礼拜别,而后进入。

    五彩的光芒不断闪现,宋仁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撕裂,那种痛感,似乎要被撕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砰的一声,从空中重重落下。

    宋仁全身仿佛散架,然后一阵呕吐,迷迷糊糊从地上坐起来。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巨山,山上流着瀑布。

    一条瀑布是流动的是黑水,另一条瀑布流淌的是白水。

    两条瀑布交汇在一起,缓缓流淌而下,宋仁这才发现,这那是巨山,分明是一个巨大的骷髅头,两条瀑布是顺着它的眼眶而下的。

    宋仁晃了晃脑袋,赶紧站起,但苏糖却不见了。

    宋仁刚想呼喊,远处一道流光急速接近,宋仁立马戒备。

    一道年轻男子的身形落下,不像他想象中的都是巨人,而是跟他一般大小的人。

    “你好,我初来贵地,我看咱俩修为差不多,一起组队探险吗?”年轻男子面容温和邀请道。

    宋仁不搭话。

    “哈哈,我没什么恶意,我叫苏言(阴冥记主角),你叫什么名字?”苏言道。

    宋仁拱了拱手:“在下宋仁。”

    “宋兄弟你好,不知能否组队呢,我确实刚来。”

    “我也刚来,不过我很乐意组队,因为我对姓苏的人特有好感,我老婆就跟你是本家。”宋仁笑道。

    “那敢情好啊,你有地图吗?”苏言走过来道,冥冥之中,两人感觉很亲切。

    宋仁摇摇头:“没有地图,但在这之前,我们能一起找个人吗,应该就在这附近。”

    “当然,是谁?”

    “跟你一样,也姓苏,叫苏糖,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那不错啊,我们三个可以一起探险了。”

    宋仁看着面前陌生的大地,脸上露出微笑:“是呀,一起探险,对我而言,这又将是一个新的启程,新的世界,我来了!”

    “我也来了!”苏言也大声喊着。

    “还有我呢!”远处天际,一个女孩的身影急速而来。

    宋仁顿时笑了:“我我们都来了,希望你不会让我们失望!”

    加油!

    未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