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即鹿 赵子曰

第十五章 轻骑趁夜东 贫道方外人(下)

    拓跋倍斤那时在盛乐宫中,屏退侍从、奴婢,私与贺兰延年说道:“咱们与定西结盟,各取其利罢了。定西许河外的草场给咱们,这当然对咱们有利,然仅是小利而已!真正的大利,乃是朔方郡。朔方郡西接陇州,南临关中,东近并、冀,且西、北、东三面俱有大河为障,委实是个易守、能攻的要紧所在,咱们却也不能平白地将之让给定西!

    “你到了朔方以后,先帮张韶消灭朔方秦军的主力,然后你就寻机,争取把邻近我代北的河内诸县给抢占下来。这些县只要能落入咱们的手中,那么朔方郡,早晚就全是咱们的!有了朔方全郡,咱们不仅可以占据到大片的丰美草原,而且仗其地利,亦可就此打破我代北所处的不利局面,南下、东进,皆由我意。这个大利,你一定要为咱们代北拿到!”

    从某种程度而言,代北“所处”的地势,与定西有相像的地方。

    即是:代北与定西一样,都是处在而今“华夏地域”这个大范围的边角地带。定西处在西北边,代北处在北边。定西缺少“出海口”,亦即向中原腹地发展的通道;代北也缺少这个东西。代北的北边是柔然,南边和东边是慕容鲜卑的地盘,西边是朔方和关中,长期以来,拓跋部只能在这些势力的包围中,局促於东西千里、南北数百里的这一片大草原上。

    放在以前,这也还无所谓。

    因为代北之地的各种胡部众多,鲜卑的大部落有拓跋、白等各部,源於匈奴的大部落有独孤、贺兰等部,此外,还有北边敕勒等的一些部落,以及实力雄浑的乌桓各部,拓跋部之前的重点,一直都是征服这些部落,以组建一个强大的部落联盟,同时稳固拓跋部在其中的霸主地位。简单点说,光是不停歇地征战就够拓跋部折腾的了,自是不必考虑“出海口”的问题。

    可是於今,一来,通过拓跋倍斤的军政举措,这个强大的部落联盟不但已组建成熟,而且拓跋部的霸主地位也已是不可动摇了,换言之,代北已经完全地处在拓跋部的统治之下了;二来,拓跋部外边各个势力的兴衰形势出现了变化,北边的大敌柔然近年又是内乱,又是被慕容氏打击,已不再是代北的大患,拓跋部此前的宗主,南边的慕容魏国现在也是大不如昔,甚至将要面临灭国的危险;三者,代北民口的不断繁衍,於是代北所处的这个“不利局面”,不管是出於希望加入中原争霸行列的野心,还是出於满足人口增殖的需要,就都成了拓跋倍斤最急於想要解决的麻烦了。

    要想解决这个麻烦,不外乎从北、东、南、西四面,选一个突破口。

    北边是柔然,柔然所控的地域虽大,可那都是草原,或荒漠,经济不够发达,并且柔然治下的胡部文化落后,风气野蛮,打起来不好打,打下来不好治,就算拼了力气治好,也得不到太多的好处,故此,柔然这边,首先不在拓跋倍斤的选项之内。

    那么东边呢?东边是慕容鲜卑的祖地,慕容鲜卑在那里根基深厚,且与柔然治下的地域相近,东边的这块地方也是经济不发达、文化较落后,因也不是拓跋倍斤的选项。

    南边的话,慕容魏国虽面临灭国之危,但慕容炎率领慕容氏的大批贵族、冀州和中州等地的大量唐、胡百姓,才刚北徙到与代北接壤的幽州,拓跋倍斤若在这个时候攻打幽州,就算能够打赢,损失也定不小,最终只会让蒲茂、贺浑邪占到便宜,是以南边也不被拓跋倍斤考虑。

    这就只剩下了西边的朔方郡。

    莘迩看到了打下朔方郡对定西的好处,拓跋倍斤也看到了打下此郡对代北的好处。

    打下朔方郡,对代北有三大好处。

    一个是,能够缓解代北民口增殖带来的草场不够之困。

    一个是,使代北得到了向外发展的一个出口。

    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有了代北这个出口,拓跋倍斤南下进军的选择,相应的也就随之变多了,他可以在这里从容坐观蒲茂、贺浑邪、慕容炎三方的大战,待至他们分出胜败,或在他们将要分出胜败的时刻,要么与蒲茂、贺浑邪中的一方联手,两路齐发,一路从代北南下,一路从朔方东进,攻取并、幽;要么扶持慕容氏,从朔方南下,谋图关中。

    三大好处之外,还有个小好处。

    那便是能够把定西这个虽小却敢战的边角势力,彻底给隔绝到争雄北地的队伍之外。

    贺兰延年作为拓跋倍斤的心腹,对拓跋倍斤的想法是很清楚的。

    当时他就应道:“请单於放心,这个大利,我必不会空手让给张韶!”

    拓跋倍斤语气悠远,接着又说了一句:“孙先生日前给我讲解《经世符》中的一张图,那图上画了块石头在水边,水上日升;旁边的谶书写道‘河边一片石,举之王天下’。延年,你说这张图和这句谶书是什么意思?”

    贺兰延年呆了一呆,说道:“莫不是在说得到河边这片石的人,就能够称王海内?”

    “河边这片石,是什么石?”

    “这……,我不知道,想来必应是一块得到天神赐福的神石吧?”

    拓跋倍斤摸着胡须,露出神秘的笑容,说道:“延年,我拓跋部的‘拓’字,唐文中怎么写?”

    贺兰延年会的唐字不多,千许个而已,但“拓”字,他当然是知道怎么写的,答道:“左边一个手,右边一个石。”说到这里,他吃了一惊,说道,“单於?那谶书的意思难道是?”

    “不错!孙先生就是这么给我解释的。‘石’者,我拓字之石,‘举之’者,非手不能举,我拓字之手!这句谶书,讲的正是我拓跋氏!”

    “……可那‘河边’是何意思?”

    “延年,你糊涂!咱们盛乐在什么地方?可不就是在大河之边么?”

    贺兰延年又惊又喜,说道:“这、这……,大率,原来咱们拓跋部也在谶书之中?如此说来,这中原天下,咱们拓跋部也能争上一争了?”

    拓跋倍斤从胡坐上起来,按剑简陋的殿中,迎接从殿外投入进来的灿烂日光,殿内此时虽然只有他与贺兰延年两人,却好像有百万铁骑在他的面前,他傲然挺立,睥睨雄豪,说道:“五胡次序,本有我鲜卑,今慕容失天意,我拓跋氏上顺天命,继慕容后,如何不能王於天下!”

    “五胡次序”,“次序”指的是依照五德终始论,相替继承天命,建国称帝的顺序,“五胡”,有两种说法,一种是“五个胡人种族”的名字,一种是“五个胡人”的名字。这些都是当下一些流行的谶书中所言的。拓跋倍斤在这里,於“五胡”此点上,显然采用的是前一种说法。

    却是代北如今一统,拓跋部号称控弦十万,实力空前的雄厚,而慕容氏衰微,三方乱战北地,拓跋倍斤遂在他帐下的头号谋士孙冕之鼓动下,终於正式地起了问鼎中原之心。

    “而欲王天下,朔方是当前的重中之重!”

    回想起那日宫中殿上,拓跋倍斤於阳光下豪情满怀的姿态,和他最后对自己说的这一句话,驱马驰骋於月下河边的贺兰延年,不自觉地展目前望。

    他握紧了佩刀的刀柄,心中想道:“单於在听了孙先生对那句谶书的释意后,专门召来族中的众巫,命之祭天,询问天神之意,而果是天神意在我拓跋部!中原、河北膏腴丰饶之地,比代北不知强上多少!单於待我恩深义重,既为了单於的大业,也是为了我代北诸部能够入居中原,我一定舍生忘死,竭尽全力!”

    又想起在与温石兰漠中那一战时,紧要关头忽然起的大风沙,帮助他打败了温石兰,贺兰延年更是坚定了天意在拓跋倍斤的信心。

    率领部下疾行了一夜,到天亮时,后头的斥候来报,未见有定西兵马追来,贺兰延年松了口气,命令全军就地歇息。休息了小半天,启程继续东行。次日夜半,到达了朔方县外。

    部将们向贺兰延年问询攻城之策。

    贺兰延年笑道:“啖高被擒,朔方秦军主力尽覆,朔方县守卒不过三二百,外无援兵,何须用什么攻城之策?且待天亮,分从两面齐攻,一鼓就可下之了!”

    部将们以为然,便各归本部,安排兵士休息,以养足精神,好明天一鼓克城。

    却在天快亮时,城中响起了钟声。

    黎明时分,远近悄寂,那钟声远远地传到拓跋部兵卒的营地,颇是清晰。

    贺兰延年闻之,召於城近处警戒的斥候来问:“城中为何忽起钟声?”

    斥候哪里会知缘故,猜测答道:“也许是城里的僧人早起念经?”

    贺兰延年听了这个回答,倒是想起一事,心道:“久闻竺圆融佛法精深,神通广大,朔方百姓称他菩萨。我率部来朔方前,单於特别嘱咐我把他带回代北去。听说他就在朔方县。今日攻城,我得命令各部,破城以后,见到和尚,一概不许乱杀。”

    却是竺圆融之名,竟是已传到了代北。

    拓跋骑兵的各部吃过饭食,部分骑兵改为徒步,扛着连夜制成的简单云梯,其余的依旧乘马,随着贺兰延年中军的鼓角之声,纷纷地汇集过来。

    贺兰延年观察远处城头的守备,见城上的戍卒虽有,人数不多,稀稀疏疏的。

    左近的一个军吏佩服地说道:“大人料敌如神,朔方县中果是守卒稀少,我军一战可以夺下!”

    贺兰延年微微一笑。

    快到辰时,他亲自率领全军,分为两部,一从城东,一从城南,准备开始攻城。

    就在这时,遥见城上,露出了一个和尚的光头。

    约有二三十僧、俗人等,跟在这和尚的后头,陆续出现。

    贺兰延年心头起疑,便令部队暂不进攻,遣了个会唐话的使者到城下,问城上那和尚何人。

    一番对答之后,使者回来禀报:“和尚自称是竺圆融,问我军来此何意。”

    贺兰延年改疑为喜,赶忙叫使者再去城下,命令说道:“你去告诉竺圆融,就说咱们是帮定西来拿朔方县的;并告诉他,他的大名,咱们的单於早就听说了。单於敬重他的佛法道行,希望他能够到咱们代北去,宣扬佛法,他如肯愿,少不了他的荣华富贵!”

    使者应命而去,不多时折还。

    贺兰延年问道:“怎么说?”

    使者答道:“竺圆融说:他是方外人,不慕富贵,所念唯在苍生。”顿了下,迟疑不语。

    “他还说什么了?”

    “还说:他已算知,我军不是为定西来取朔方县的,请大人最好立刻撤军。”

    贺兰延年见使者似仍言犹未尽,再次问道:“他还说什么了?”

    “这和尚还说:大人若不撤军,则两日之内,必将、必将,……殒命朔方县下。”

    贺兰延年听到这恐吓之语,却不生气,反笑了起来,说道:“如此,他是不肯跟我回代北了!”

    “是[笔趣岛.biqudao.xyz]。大人,底下怎么办?”

    “打得他肯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