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史上最强炼气期 李道然

第两千零七十三章 死期未到

    悟然僵硬在原地,低头看向自己的右胸,上面出现了一个血洞。

    他的神情从不可置信变成骇然,最终是恐惧和绝望。

    “啊啊啊……”

    悟然捂住自己右胸上的血洞,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这一刻,他真切地感觉到了死亡的来临。

    他原以为,死亡距离他还很遥远……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感受到右胸口处的剧痛,悟然浑身都在颤抖,甚至哭喊起来。

    修为越高,越是惜命。

    到达登仙境这样的境界,若没遇到外力,基本上可以做到不死不灭。

    可现在,悟然感觉自己就要死了。

    他不甘心,他不愿意!

    “嗖!”

    而他还在哭喊之际,天穹圣戟又飞了回来,再次洞穿他的腹部。

    “噗!”

    悟然身躯一个趔趄,口中喷出鲜血,当空坠落而下。

    哪怕他的灵气正在迅速修复伤口,也无法支撑他继续施展灵气了。

    “砰!”

    悟然重重地坠落到地上,哀嚎不已。

    “嗖!”

    方羽接住飞回的天穹圣戟,瞥了一眼悟然倒地的地方,又朝着若不绝的方向飞去。

    “咻!”

    方羽速度极快,来到若不绝的身前落地。

    此时的若不绝,整个下半身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上半身。

    但他还没死,用迟滞的眼神看向面前的方羽。

    方羽把天穹圣戟插在地面上,看着若不绝,摇头道:“就你这点水平,真不该跟我动手。”

    若不绝已经说不出话来。

    他在动手之前,想过自己会败。

    但他没想到,会败得如此彻底。

    连伤到方羽的机会都没有。

    而他自己……却被方羽一击打败。

    毫无招架之力。

    一定是人王传承!

    一定是人王传承给他带来的提升!

    如果得到人王传承的人是他,他也可以这样虐杀方羽!

    一想到人王传承,若不绝便气血上涌,嘴里不住地流出鲜血。

    “算了,看你这么惨,我就帮你一马,了结你吧。”方羽说着,抬起天穹圣戟。

    可就在这一瞬间,一道黑光闪烁。

    “死期未到。”

    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而后,整片天地陷入漆黑!

    下一秒,天地恢复正常。

    但方羽眼前的若不绝已经消失,只留下一个凹坑和大量的鲜血!

    “人被救走了……”

    方羽眼神凛然,抬头看向空中,又转身看向悟然的方向。

    果然,悟然也消失不见。

    两个人……都被救走了。

    而救人的方式,是始料未及的。

    让整片天地黑了一秒,丢失一切视野和气息捕捉。

    这是什么能力?

    又是谁救走了这两人?

    “死期未到。”

    刚才那道声音,听得清清楚楚。

    不是之前听过的声音。

    方羽闭上眼睛,让神识急速扩散,想要追寻足迹。

    但是,并没有任何的发现。

    方羽收回神识,看着面前的凹坑,眯着眼。

    “那两个家伙就是不死也半身残了,还有救的价值?”方羽眼神闪烁,心道。

    在原地思索片刻,他便朝着夜歌的方向飞去。

    ……

    天阁总部。

    “嗯?”

    在画面黑了一秒后,阁主也意识到重伤的若不绝和悟然同时被救走了,立即看向一旁的天主。

    可没想到,此刻天主也皱着眉,眼神中充满震骇和疑惑。

    “天主……不是您安排人救走了若不绝和悟然么?”阁主迟疑地问道。

    天主看了阁主一眼,摇了摇头。

    “不是您,那会不会是圣主?”阁主又问道。

    天主眯着眼,沉声道:“不,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若不绝和悟然已无作用,他们本来也没完全与我们合作。而他们身死……反倒有利于我们之后的行动。”

    “因此,圣主绝不会出手救下他们。”

    “不是圣主,那会是谁?用这样的方式硬生生地救走这两个界尊……难道是人族某位隐世的大能?”阁主脸色震骇,问道。

    天主没有说话,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片刻后,他右手一摆,让眼前的光幕消散。

    “我要去见圣主一面,把今日之事禀报。”天主说道。

    “是。”阁主点头。

    今天人族内部的确发生了很多大事。

    先是人王传承开启,而后便是界尊之间交战。

    最后,两大界尊被方羽重伤,一股神秘力量将这两人救走!

    这场大戏,确实足够精彩。

    ……

    “是谁救走了他们!?”施元脸色极其难看。

    “不知道,也许是万道阁,也有可能是其他力量,不好说。”方羽答道,“不管了,反正这两个家伙基本上也废了。”

    此时夜歌已经恢复了行动能力。

    他看着周围的狼藉一片,又看向方羽,问道:“方掌门,你从人王那里……得到了什么传承?”

    听到这个问题,施元也好奇地看向方羽。

    在与若不绝和悟然交手的时候,方羽并没有释放出异常的气息。

    因此,谁也不知道方羽得到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一件衣服。”

    方羽说着,心念一动。

    “噌!”

    他身上的服饰,变成一袭白衣。

    看到这一幕,施元脸色大变,往后退了两步。

    而夜歌则是露出微笑。

    “人王说这是仙灵衣,也叫人王战衣。”方羽说道,“他还说穿上这件衣服,万族就要得伏地称臣。但我很好奇,现在很多人连人王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何况是一件衣服?”

    “毕竟已经过去数十万年前,现在哪里还有什么人能认得。”

    “如果人王真的这么说,那就意味着,这件衣服之所以能让万族跪伏,并非因为表面的外形,而是实质的能力……”施元神色震骇,说道。

    “能力?”方羽愣了一下,低头看向身上的白衣。

    “方掌门,白衣人王……在人族历史上确实留下了浓厚的一笔。”夜歌说道,“人王把它当做传承之物,必然是因为它具备极强的能力,而非仅仅依靠外形……”

    “这我倒也明白。”方羽点了点头,说道。

    此刻,无论是施元还是夜歌,都直勾勾地盯着方羽身上的仙灵衣。

    “你们想要的话,给你们穿也行。”方羽说着,就要把仙灵衣脱下。

    “不不不……”

    施元和夜歌脸色皆变,立即开口拒绝。

    “方掌门,人王传承选择了你,并且把这身白衣赠予你,意味着一切!你可不能把它当儿戏!”施元严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