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卧牛真人

第五百六十二章 霸刀之死

    孟超道:“所以,如果苏伦拦截住发现我的情报,私下告诉熊英,让他来抢我的人头,熊英极有可能上当了?

    “苏伦大可以说,我已经身受重伤,机会千载难逢,只要斩下我的头颅,熊英更能博得熊威的欢心,少帮主的地位更加不可动摇……诸如此类的话?”

    “极有可能!”

    宋金波先是恍然大悟,旋即毛骨悚然,“原来如此,‘红眉’苏伦就是叛徒,怪不得异兽会对巢城内的情况了若指掌,步步都算计在我们前面,像是随时随地,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不行,我们必须揭穿‘红眉’苏伦的真面目!

    “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各大帮派的首领‘鬼熊’熊威性格暴戾,又刚刚痛失爱子,未必会听我们的解释,但毒蝎帮的靠山是擎天集团,你和擎天集团的关系不错,再加上我的证词,毒蝎帮会相信我们的!”

    “等等”

    孟超盯着宋金波,突然道,“你和‘红眉’苏伦有仇?”

    宋金波脸一红,想了想,似乎没有撒谎的必要,也骗不过去,只能结巴道:“你,你怎么知道?”

    “我刚刚提出这些疑点,你立刻就相信了,还这么积极要揭穿‘红眉’苏伦的真面目,似乎不像是很喜欢这尊‘财神爷’的样子。”

    孟超道,“还有,如果你和他没仇的话,他怎么会把你骗到我面前来送死呢?”

    宋金波“吭哧吭哧”了半天,才道:“也不算是有仇,只不过,在‘红眉’苏伦当上副帮主之前,金牙帮最赚钱的娱乐业务线一直是我在负责,可我的老一套渐渐落伍,金爷越来越不满意,才会外聘苏伦来当副帮主。

    “他搞得那些革新,当然为帮派赚了很多钱,但他越有用,岂不是显得我越没用?

    “到现在,我负责的业务,已经从整条娱乐线,压缩到怪兽角斗场,就连这一亩三分地的各项举措,都要完全听他的,说是经理,其实就是个主管,是‘红眉’苏伦的应声虫!

    “不过,我可不是因为私人恩怨,才认定他是叛徒的,而是你抛出的疑点,的确很有说服力,我都是为金牙帮,为整座巢城考虑!”

    “这我相信。”

    孟超道,“但光我相信是没用的,倘若你和‘红眉’苏伦的确有利害冲突,而且你们的私怨大到人尽皆知的程度,那么,你指证他的效力,就被大幅削弱了,各大帮派的首领,未必会相信你说的话。”

    “那我带你去巢城外围。”

    宋金波想了想,道,“我们直接去巢城和外界之间的联络点?”

    “如果我是‘红眉’苏伦,肯定会在联络点四周,部署大量火力点,一旦发现可疑人物,全都格杀勿论。”

    孟超道,“他们能否杀死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听命于‘红眉’苏伦的人,极有可能是被他欺骗的无辜者,就像你、熊英还有‘响尾蛇’向威一样。

    “倘若我为了突出重围,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手里又欠下几十条人命的血债,那时候,我是否真的杀死了‘子弹’薛锐,还重要吗?

    “当然,巢城这么大,所谓‘全境封锁’,不可能真的严密到连只麻雀都飞不出去,想偷偷溜出去,总有办法的。

    “不过,还是那句话,关键是时间。

    “等我们躲过所有追兵,绕开全部火力点,终于找到秘密通道逃出巢城,又突破重重警戒,找到外面的指挥官,至少好几个小时过去了。

    “而只身出逃,无凭无据,我们的一面之词,并不足以让外面的指挥官立刻、完全相信。

    “就算对方将信将疑,现在也没有足够的兵力,能投放到巢城战场,而巢城深处狂暴无匹的火山,可是分分钟都会爆发的!”

    “的确,远水救不了近火,来不及逃出去说明情况的……”

    宋金波沉吟片刻,咬牙道,“干脆,我们搏一搏,从‘红眉’苏伦眼皮子底下溜进金牙帮总部,我带你直接去找金爷!

    “我毕竟是跟随金爷几十年的老人,就算一头撞死在他面前,都要让他相信我的话!”

    “我既不怀疑你对‘霸刀’金万豪的忠诚,也不怀疑他对你的信任。”

    孟超冷冷道,“不过,你回忆一下,自己最后一次当面见到‘霸刀’金万豪,究竟是什么时候?那时候,他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这个……好像是去年,金爷七十大寿的时候。”

    宋金波仔细回忆,道,“那时候,金爷的身体状况就非常不好,虽然穿戴着全封闭的医疗套装,如半透明铠甲般的套装内还注满了医疗药剂,但他仍旧不停咳嗽,震得医疗套装都‘哗哗’作响。

    “金爷可是号称‘地下皇帝’的绝世强者,他老人家的七十大寿,当然应该大操大办,能多隆重就有多隆重。

    “但那次,‘红眉’苏伦帮金爷请的客人实在不算太多,金爷也没在自己的寿宴上待太多时间,整场寿宴,连一句囫囵话都没说完整,就回到密室去修养。

    “很多来宾都说,金爷的雄心壮志已经不复当年了,无非眼下金牙帮又找到了苏伦这尊‘财神爷’,有钱大家赚,似乎没必要挑战金牙帮的权威而已。”

    “所以”

    孟超眯起眼睛,吐出如剃刀般锋利的结论,“你觉得,你们这位金爷,现在还活着吗?”

    宋金波如遭雷击,目瞪口呆。

    紧接着,从眉毛到嘴唇,从肩膀到手指,全都颤抖起来。

    “你……你……你……”

    他哆哆嗦嗦地指着孟超,仿佛孟超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诅咒。

    “别急,不是我想要咒‘霸刀’金万豪。”

    孟超道,“只是,根据我在外面的了解,堂堂地下皇帝,应该是一个霸气外露,控制欲极强的人,以你对他的了解,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金牙巢城遭遇生死存亡的危机,他会一直深藏不露,全由‘红眉’苏伦发号施令么?”

    宋金波面如死灰,呼吸急促,神色渐渐扭曲而痛苦。

    “当然,我说的仅仅是最糟糕的情况。”

    孟超也不敢把话说死,还是抱着最大程度的善意,安慰对方道,“往好里想,或许‘霸刀’金万豪还有一口气,只是功力全失,沦为废人,被‘红眉’苏伦控制住,变成异兽‘漩涡’的傀儡呢?”

    宋金波深深打了个冷颤。

    双眼瞬间变得通红。

    灼热的目光,像是要在孟超身上烧两个窟窿出来。

    “那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他声音嘶哑,表情凶恶。

    “等。”孟超道。

    “等?”

    宋金波失声道,“是你亲口说,我们只剩下最后十小时不到。

    “在这十个小时里,金爷生死未卜,‘红眉’苏伦居心叵测,异兽‘漩涡’千变万化还诡计多端,麻风村又随时都会失控。

    “眼看金牙巢城就要毁于一旦,你还要等?”

    “相信我,只要有30%的胜率,我连0.1秒都不会等,可惜,眼下我还没找到孤注一掷的最好时机,那么,就算只剩下最后三分钟,我也只能咬紧牙关,继续等下去!”

    孟超话锋一转,道,“不过,我隐隐有种预感,我们不用等待太久,敌人就会暴露出致命的破绽。”

    宋金波瞪大眼睛,问道:“为什么?”

    “因为,诬陷我是杀人凶手,并不是对方的目的。”

    孟超耐心解释道,“甚至,挑唆麻风村和巢城帮派自相残杀,也不是对方的终极目的就算麻风村和巢城帮派全都死光光,混乱的也仅仅是整座金牙巢城而已,只要混乱没有扩散到外界,龙城就不至于天下大乱,等外围会战告一段落,仍可以从容抽调力量,来解决巢城的问题。

    “到时候,异兽‘漩涡’再怎么千变万化,又能掀起什么风浪呢?

    “所以,无论诬陷我是叛徒和杀人凶手,还是逼迫麻风村民冲到外面来避难,都是异兽用来转移巢城帮派注意力的手段,并不是真正的目的对方最核心的目的,肯定比我们已经看到的,还要阴险和致命百倍,足以令混乱从金牙巢城,扩散到整座龙城。

    “如此庞大得阴谋,遇到了麻风村民按兵不动的纰漏,绝不是靠诬陷我是叛徒,就能完全堵住的。

    “接下来,我们就蛰伏在暗处,看敌人犯越来越多的错误吧!

    “当然,为了能在敌人犯致命错误的时候,瞬间用利刃割断敌人的咽喉,我们和‘红眉’苏伦的距离,越近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