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神道主 周天子出行

774 血脉传承、婚礼日、怨恨、鲜血之主(二更到,三千一大章)

    余归海津津有味的吃着饭菜,这些年说实话,他各种灵膳宝饭都吃过,但是却都没有这母亲亲手做的饭菜香甜。

    “你们成亲以后,尽快生孩子,趁着我还能动弹,还能给你们带一带。”赵芸了结了一个心愿,十分高兴,有些得陇望蜀的说道。

    “母亲,没那么快,我们修炼之人实力强大,带来的后果就是生育困难。这件事就随缘吧。”余归海咽下口中菜,随口说道。

    他说的倒也不假,一般来说,越是强者越难以孕育后代。但是他显然忘了有些人是例外。

    “你说的不对。林圣跟炎月都是合体期强者,为啥很简单就怀孕。炎月如今怀胎七八个月,都快生了。”赵芸不信的反驳道。

    “啊!”

    余归海一愣,露出一脸问号。

    我擦!路林圣这小子,靠,这才多久,就特么让炎月怀孕了。

    他这段时间没见两人,还真不知道这事。

    “呵呵,母亲,老路家的种你是知道的,不可以常理看待。”余归海呵呵一笑道。

    “别忘了,你也有老路家的血脉啊。”余人龙不说话则已,一说惊人,直指要害,令人无阀可说。

    “”余归海语气一滞,随即辩解道:“我这不更有老余家血脉么。”

    “你这是小看老子。看看你弟弟妹妹。”余人龙一瞪眼指了指旁边五胞胎。

    “”余归海无语。

    “那就看看了,总之随缘,你们也别催。”余归海不再多说,免得继续打脸。

    “其,其实,海哥,我,我已经有了。”旁边传来一声蚊吶一般的说话声。

    转过头一看,宁媚儿正低着头不敢看人,脸色血红。

    “你有什么?”余归海不解的问道。

    现在大家正在讨论生孩子的问题,你却说你有了,有,

    “什么?你”余归海霍然站起,一脸惊愕。

    “傻儿子,还能有什么,当然是有了你的骨血。”赵芸笑道。

    “”余归海彻底不知道说什么好。今天似乎是他的丢脸日啊。

    不过,他随即反应过来。

    “这么说,我要当爸爸啦!”余归海大喜道。前世今生,他也是第一次当爸爸啊。能不高兴吗。

    “粑粑?什么意思?”众人一脸问号。

    “呃!?就是父亲的意思,上次在天珠界听到这个叫法,感觉很新奇。”余归海没想到自己一高兴把前世的名词带过来了,急忙稍微解释了一番。

    然后,神念一探,立刻把宁媚儿里外看光,她的腹中真的有着一个小小的生命正在孕育,不断地迸发出生命的跳动。一股血脉的联系从中传来,似乎有着亲切的意味。

    这是血脉的传承。

    余归海大喜,随后说道:“父亲,母亲,半年时间太长,我看就在两个月后成亲吧。”

    他提前婚礼也是有所考虑,这个世界比较封建,未婚先孕是会有损颜面的,虽然依照他的权势,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乱说,但是背后肯定有人嚼舌根。

    所以,干脆趁早结婚,免得月份多了太明显,让人背后笑话。

    “也好。那就在今年十一月十一吧。也是良辰吉日。”余人龙点头同意。他特地找人看了不同的日子,把这一两年的良辰吉日都挑出来了

    一则消息如同是风,飞快的传遍了五灵界。

    冥极老祖十一月十一在云渺山成亲。

    所有知道此事的人无不愕然,这么厉害的强大的恐怖的人物也成亲?

    余归海若是知道了,非要骂人不可,他也是人怎么就不能成亲呢?

    随即,就是一场风暴席卷了整个五灵界。

    各路大小势力,但凡有点门路的人都纷纷开始为参加余归海的婚礼准备,这可是讨好这位天下第一人的最好时机。

    那些不够资格参加婚礼的人,包括无数凡人知道了此事之后,也纷纷有所行动。虽然他们不能去参加婚礼,但是可以自己办啊。

    原本五年后的婚礼,直接提前到今年十一月十一。哈,跟冥极老祖同日成亲,肯定能沾一些仙气,保佑家族兴旺。况且以后说出去,也是脸上生光。

    一时间各种珍奇之物纷纷脱销,婚庆礼品需求暴涨,无数婚庆用品店直接卖空了库房。

    就算是此后几十年,每年十一月十一成亲的人都比平时暴增数倍。以至于在整个五灵界形成一个特殊的双十一节日,各种店铺这一日都会销量暴增。

    余归海自然是不知道此事的,他每天除了加点,剩下的时间就是陪着宁媚儿和父母家人,偶尔也会腾出空来,拜见一些往日的故人。

    日子十分悠哉

    一处隐蔽的黑暗洞**,地面上用鲜血描绘着诡异的法阵,密密麻麻的鲜血符文布满了整个巨大的地面,就连四周的石壁上和洞顶上,都用鲜血画着一座座邪恶的小法阵。

    巨大法阵的中间聚集着一大群人类,这些人类衣着不凡,足足有着数百人,全都有修为在身,最强的一人赫然是一位合体期强者,其下足有十几位化神期强者,剩下的都是元胎期紫府期真人。

    这种势力放出去足可相当于仅次于地虎门之类的强大实力,却不知为何被拘禁在此。这些人全都被禁制住,根本不能动弹分毫,一个个的或者恐惧,或者愤怒的瞪大眼睛看着四周。

    在血腥法阵之外,站着五道身穿血色长袍的身影。

    这些人身上散发出强大的邪异气息,赫然都是合体期的强者。

    “韩兄,鲜血法阵已经准备好,只要你立下誓言,永远效忠鲜血之主,就可以召唤我主的力量。到时候,报仇雪恨不在话下。”为首的血衣人阴恻恻的对另一名血衣人说道。

    他的声音并未掩饰,法阵内被制住的人都听到了,纷纷面露恐惧悲愤。

    “韩立,你这叛逆。为何要投靠邪魔,屠戮全族?”那位合体期的老者愤怒大吼质问道。

    “可以开始了。”

    那一名血衣人掀开头罩,露出一名相貌平常的中年男子,他的身上气息起伏,散发出合体后期的强大波动。

    “很好!”为首的血衣人满意的点点头,随后招呼其他三名血衣人,各自占据法阵一角,诡异的神元灌输其中,献血法阵顿时闪烁起阵阵光华。

    “啊~”

    “救命”

    “饶命~”

    一阵阵惨烈的哭喊声从阵中传来,血光闪烁之下,那数百人的血肉开始剥离,一点点的化作血雾浮现出来,逐渐的在上空凝聚成一颗血色的眼睛。

    轰隆隆

    隐隐有血色雷霆从四周的虚空蜿蜒,如同在虚空撕裂出道道血痕。

    慢慢的,惨叫声平息下来,阵法中心的数百人已经血肉全无,只剩下灰败的枯骨,风一吹便化作了尘灰。

    整个大阵血光大亮,上空那一颗血色的眼睛之中突然出现了一点漆黑。

    这漆黑慢慢扩大,恰似一颗瞳孔浮现在眼中。

    一抹光华骤然从瞳孔内闪过,整个眼睛顿时有了神采,一股庞大无比的邪恶力量从眼睛中传出来。

    “是吾主!”四名血衣人纷纷跪下,五体投地,口中念诵不知名的经文。

    不过,韩立并未跪下,他脸上带着某种奇怪的狂热,双目死死地盯着血色眼睛。

    他宁肯屠戮全族,为的就是报仇,如今这个邪物表现出来的力量还不够,这种程度不会是那个人的对手。

    “嗯~”一个不满的意志从虚空传来,恐怖的威压透过血色眼睛降落下来,猛地压在韩立的肩头。

    他的身体猛烈晃动,如同一座大山压在肩头,但是他使劲的挺立着,终究没有趴下。

    “还是不够!”韩立狂吼。

    “嗡~”

    威压暴增十倍,韩立轰然跪倒,双腿脆断。

    “哈哈哈!”他不惊反笑,扬天惨笑。

    这种力量,他无法抵挡,已经超越合体期的层次,那个人死定了,他的大仇一定能够得报!

    “鲜血之主,我愿臣服与你”

    他的口中吟诵臣服之言,一股股邪恶的气息从法阵之上传出,逐渐朝着韩立汇聚。他的双腿断裂之处流出鲜血,此时纷纷退回体内,骨折伤势飞快的复原。

    不多时,他便中心站起来,被一股浓郁的血气所包裹,缓步走向鲜血法阵的中心。

    很快,他就来到了血色的眼睛下方,双臂高举,抬头朝向那眼球,口中大声呼喊出一句咒语:“亚克图威亚克图威亚克图为”

    轰隆隆~

    无数血色闪电从虚空劈出,猛烈地劈在那血色眼球之上。

    骤然间,那眼球动了,嗖的一下飞向了韩立,顷刻间便没入了他的左眼。

    “啊”

    突然,韩立口中发出惨烈的嚎叫,脸上露出痛苦扭曲的表情,似乎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有血色的光华从他的眼中射出,很快,一道道的血光从他的头颅内、身体上透射出来,整个人都似乎化作了一个血人。

    当他的最后一寸身体被血光穿透,韩立平静下来。

    他的体内散发出一股恐怖无比的气息,双眼中露出淡漠无情的意志,目光扫过,那四名血衣人都浑身忍不住的颤抖。

    “奴仆血无言(血无涯、血无心、血无名)恭迎我主降临。鲜血的荣光终将照耀这一方世界。”四名血衣人虔诚道。

    “都起来吧!召集奴仆们,我们就在双十一给这个世界一个见面礼!”

    那‘韩立’嘴角露出一丝邪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