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神道主 周天子出行

1121 来敌、贪生怕死、一死一降(四千多字)

    轰轰轰~

    恐怖的黑色光柱横扫而过,如梳如篦。

    两道遁光轰然冲破黑色光柱组成藩篱,冲入到山谷之内。

    “终于进来了!”

    星纹道者惊魂未定的显出身形,后怕的回头看看那黑煞神光。

    这神光果真是名不虚传,纵然他手中有着克制黑煞神光的墨玉如意灵宝,也差点遭到创伤。若是距离再长上千里,他可能就支撑不住了。

    “道者没事吧?”

    克鲁姆不愧是修为高绝,神态轻松自如,犹有余力关切的询问星纹道者。

    “我没事,就是消耗大点,我恢复一下就是。”

    星纹道者摆摆手,取出一瓶清香扑鼻的灵丹,一股脑的倒入口中,他身上的气息立刻快速的充盈起来。

    “那人在哪里?”

    星纹道者扫视了一番山谷,却发现此地无人,顿时脸色一变问道。

    “这下方有阵法,那人就躲在阵法之内。真是可笑,这区区阵法岂能阻挡我等二人。道者稍待片刻,且看我破了他的阵法。”

    克鲁姆目视下方一处岸边,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轻笑,说道。

    他随即双手掐诀,头上的无数触手瞬间竖起伸长,前端弯曲拼凑形成一个硕大的管子,管子口对准下方某处。

    “给我破!”

    克鲁姆突然怒喝一声,那触手组成的管子内瞬间喷出一道乌黑的光柱。眨眼间便轰击在下方的位置。

    轰隆隆

    乌黑光柱尚未触及地面,便凌空击中了某种无形护罩,随即势如破竹的将其击穿,并且接连洞穿后续浮现而出层层禁制。

    片刻之后,所以的禁制都被击穿,虚空之中发出一声雷鸣般的轰响,有某种无形的东西轰然破碎,下方的景象随之大变。

    原本空无一物的岸边小山上,站着一尊高大健壮的巨猿身影,正瞪着腥红的双目静静地看着天空的两人。

    “这龟,呃,脑袋的推算能力还挺强大!这一次来的敌人就是这种水平啊。怪不得无什么危险。”余归海看着天空的两人,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两人之中还有一个熟人,就是那克鲁族的合道境后期强者。不过,前次见面,他不是对手,只能躲着走。而现在再见,却已经有足够的信心将其拿下。

    至于另外一人,一看模样就知道是通天一族的强者。但却只有区区合道境初期的修为,不足为虑。

    “覆海猿!果真是你!”

    星纹道者面色恨恨的说道。

    他一瞬间就感应到这一股熟悉的气息,与之前他所发现的那些气息同出一源,绝对是他们追踪的目标。

    “你这凶厮,乖乖交出之前从这里偷走的宝物,然后跟随星纹道者回去服罪,道者或许会念你修炼不易,法外开恩,饶你一命。如若不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克鲁姆目光凶残的看着余归海,大声的威胁道。

    这个巨猿身上散发出一股特别的强大气息,让人摸不透他的层次。但是克鲁姆也能够确定,此人的实力层次绝对不超过合道境中期。

    这样的层次,对他来说毫无威胁。

    他之所以没有立即出手拿下此人,乃是有着一丝丝的顾虑。因为之前这厮所作所为让他看不透。若是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那省事省力的,自然是极好的。

    “哼!你们两个是什么东西?我与你们素昧平生,为何前来挑衅?”

    余归海闻言冷笑一声,大声怒喝道。脸上露出一丝丝覆海猿特有的暴虐疯狂之色。

    “混蛋!你这孽畜,果然神智低下。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之前你在穹隆海偷走灵药,后来又打伤我族焚甲尊者,抢走灵宝。前不久又偷走克鲁姆道友的宝物。可谓是惯犯,还不认罪伏法,任凭我等发落?”星纹道者闻言大声怒骂道。

    “你是何方喽啰,也敢在孙爷爷面前聒噪。既然你们招惹了我,那就不要走了!”

    余归海指着星纹道者大骂一声,接着一伸手,掌中浮现出一根乌黑铁棒,铁棒之上有着玄奥的金色花纹,上书五个大字,如意金箍棒!

    “纳命来!”

    这铁棒倏忽化作巨柱一般,被余归海挥舞着朝两人横扫而来!

    轰隆隆~

    空中连续爆发出恐怖的音爆,形成一道白色的气爆云,沿途的虚空都被恐怖的威能压缩,形成肉眼可见的扭曲折叠。

    “大胆!”

    “混蛋!”

    星纹道者和克鲁姆两人又惊又怒,大声喝骂。

    从这一棒中,两人感受到了恐怖的威能,就算是克鲁姆都不敢硬接。

    而那星纹道者,实力不够,甚至有一种心神都被震慑的感觉,他拼命的想要躲开,但是身体却不听指挥,纹丝不动,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铁棒碾压而来。

    “完了!”

    星纹道者的心中充满了绝望!

    这一瞬间,各种各样的画面从他的脑海闪过。有小时候尿床的经历、一步步艰苦修炼的画面,终于修炼有成,地位高贵,无数强者前来膜拜的画面

    他这一生的经历就如同过眼云烟,转眼间就要消逝。

    嗖~

    人影一闪,巨大的棒影轰击而过。

    “道者,道者”

    急促的呼唤声,唤醒了失魂一般的星纹道者。他看了看周围,才知道自己没有死,自己躲过了一劫,是克鲁姆拉开了自己。

    “谢谢你,克鲁姆道友。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我欠你一个人情。”

    星纹道者脸色一正,许下了自己的报答。他此时是诚心实意的感激克鲁姆。

    死亡来临时的心路历程,让他发现了自己的本心,他竟是那么的怕死。活着的感觉太好了,谁要能让他活着,他可以为其做出任何事情。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道者客气了!”

    克鲁姆嘴上谦虚着,但心中早就乐开了花,此人的一个人情,也就代表着以后可以免费找其推演一次天机。这可是天大的好处啊。

    不过,同时他的心中也是鄙夷的很。

    这星纹道者擅长推演,相对的战斗力也太差了。刚才都差点吓尿了。典型的战斗废物。如果通天一族都是这等货色,那超级大族的地位恐怕真的是浪得虚名。

    “道者请躲远些,待我拿下此獠,再做计较。”克鲁姆看向下方的巨猿,眼中闪过一道寒光的说道。

    不可否认,这巨猿的铁棒威能超出了他的意料。但是他仍然具备强大的自信。

    因为他从刚才那一击看出来了,这巨猿的修为也就是合道境初期的级别,但是却能够发出合道境中期的实力,再加上其手中那强大的铁棒灵宝加成,这才能够对他造成威胁。

    若是论及整体实力,这个巨猿拍马也比不上他。

    “好!”

    星纹道者此时不敢再直面余归海,当即答应下来,身形一闪退到远处的山谷边缘,手中紧紧地抱着墨玉如意,一有动静便会立刻逃进黑煞神光之内。

    余归海此时经过一棒的试探,也摸清了两者的实力,那星纹道者着实不足为虑,而且其心灵弱小至极,已经预定了一个奴仆名额。

    唯一有点棘手的也就是这个克鲁族强者。不过,其实力也就中规中矩,除非有什么隐藏的底牌,否则不可能对他造成什么困扰。

    想到这里,余归海仰天狂笑,出言欺诈道。

    “哈哈哈克鲁人,我乃是受到月灵族主人的命令,特地对付这个通天一族的。你竟敢帮助他对付我,如今主人已经知道了此事,你还不戴罪立功,立刻拿下此人。否则,克鲁一族都要被你连累。”

    远处的星纹道者闻言,差点转身逃跑。

    覆海猿一族是月灵族的附属势力,克鲁一族也是月灵族的附属势力,只有他通天一族是月灵族的宿敌,所以两人合作拿下他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不过,他知道自己绝对逃不掉,只好出言提醒道:“克鲁姆道友,这人绝非覆海猿一族,他乃是飞升者余孽。不知道用何法门变成了覆海猿而已。你不要相信他。”

    克鲁姆面色淡然道:“道者放心,这个飞升者余孽必死无疑。”

    余归海一听这才明白,自己的底细早已泄露了。这也验证了他之前的推测,通天一族果然是发现了自己突破时泄露的本源气息。

    见到欺诈不了,余归海决定全力出手,尽快拿下此人。

    “必死无疑的人是你!”

    余归海冷笑一声,手中铁棒猛然挥舞,急速朝着克鲁姆砸去。

    克鲁姆身体一闪,便脱离了铁棒的锁定,躲开了去。

    “呵呵!你这蠢猴子,只凭蛮力也敢大言不惭!”

    “这,这是什么?”

    他话音未落便感觉到一股恐怖的锁定之力落在身上,将他的身形牢牢吸住。

    抬头看去只见两颗巨大的圆球从天而降,一红一黑,飞速旋转,携带着天崩地裂一般的恐怖威能。

    “啊~”

    克鲁姆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发出垂死的怒吼,身上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息,双手之中骤然浮现出两件宝物,一条粗长的铁枪,一面巨大的盾牌。

    两件宝物全都散发出后天灵宝的强悍气息。

    轰隆隆~

    两颗圆球轰然砸下,那铁枪首当其冲,直接崩飞,枪尖都被砸断,光芒暗淡的落进了黑水湖中。

    那一面大盾牌轰然一沉,通体光芒爆闪,赫然顶住了两颗巨大的圆球。

    克鲁姆面色一松,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见到一根铁棒轰然砸下。

    轰隆隆~

    一声恐怖的巨响,大盾牌被一棒砸飞,打着旋的插进了远处的山体。

    轰~

    两颗圆球顺势一砸,克鲁姆勉强撑起的一个护罩瞬间破碎,整个人都被圆球砸飞,鲜血狂喷的砸在地上,奄奄一息。

    “哼去!”

    余归海冷笑一声,随手抛出一座石桥横贯虚空,一条恐怖血河从桥下流过,无数狰狞的血腥怪物从中浮现而出,疯狂的撕咬着重伤的克鲁姆,顷刻间便将他拖进了血河之中。

    余归海手一挥,收起了血河图和水火阴阳天珠,然后转身看向远处的星纹道者。

    此时,星纹道者正目瞪口呆着。

    他怎么也想不到,之前还胜券在握的克鲁姆这尊强大的合道境后期强者竟然一个照面就被轰杀。

    见到余归海看过来,他想要逃跑,但是却办不到,浑身不停地哆嗦着。

    说起来也是悲哀,星纹道者作为通天一族的强者,乃是以推演之术著称。又因为强大的族群威慑力,他机会没有参加过危险的战斗,这就导致了他的实力相当的低下。

    别说余归海了,就算是与其同阶的合道境初期强者,他也不一定打得过。

    “投降或者死!”

    余归海双目猩红,狰狞一笑,森然道。

    “我投降!”

    星纹道者立刻双膝跪地,俯首投降。

    “”

    余归海瞬间无语。感觉是不是这厮诈降!

    他猛然伸手一抓,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星纹道者禁锢,随即捉拿回他的体内空间。

    这星纹道者全程纹丝不动,丝毫不反抗,拿他就像是抓一只王八,轻松地不像话。

    “在这青铜古书上留下名号!”

    余归海心中一动,生死之书立刻将星纹道者笼罩。

    “是!”

    星纹道者毫不抗拒的在生死之书上留下了自己的真名,从此成为忠心耿耿的奴仆。

    余归海心中十分满意。

    他随手朝着远处一抓,远处的一座高山之中轰然被抓出一个大洞,那一面巨大的盾牌飞了出来,落在了他的手中。

    “很不错!”

    余归海夸赞了一句。

    这盾牌可以拦下他的水火阴阳天珠攻击,可见其防御力之强悍,他如今正好需要这么一件防御灵宝。

    不过,现在他没有时间炼制此宝物,只好先收起来。

    余归海顺手将附近的战斗痕迹抹去,然后迅速化作遁光而去

    不久之后,一尊黑袍老者来到此地,面色阴沉的看着四周,突然伸手连连抓取,抓到了数道气息。

    “星纹、克鲁族人,还有覆海猿,”

    “嗯?这是,这是八首一族的气息!难道这件事背后还有着八首一族的影子?”

    黑袍老者脸色阴晴不定的思索了一番,便身形一闪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