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超神道主 周天子出行

1316 大智慧、炼化、推演,画面(四千一百多字)

    这是一尊青年男子,斜躺在一张青藤生长而成的宽大座椅之上。

    他的样貌虽然年轻,如同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相貌俊美,眉心一颗红色叶片状印记甚至让他增加了几分妩媚。

    不过,他的眼神之中却透露出与样貌严重不符的沧桑之色,就像是历经了无穷岁月,看穿了红尘往事,在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引起他的心境一般。

    他读完了青色水壶之中的消息,稍微思索了一番,便轻声说道:“纳厄鲁,你过来一趟。”

    “遵命!五祖!”一声回答从虚空传来。

    很快,便有一尊高大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的身上穿着一身绿色劲装,背后披着白色披风,背后背着一柄巨大的黑刀。

    “拜见五祖!”

    中年男子来到此地,便恭敬地施礼拜见。

    “嗯,都安迪在黑骷星遇到了麻烦,你去协助他一下。具体情况,你自己看吧。”

    青年男子吩咐一声,随后将面前的青色水壶摘了下来丢过去。

    这青年男子就是青壶宗的五祖,大道境巅峰的强大存在,等同于五皇殿的殿主。

    “遵命!”

    纳厄鲁伸手接过青色水壶,躬身一拜,转身离去。

    他离开此地之后,便随手放出一道青黑色的橄榄型战舰,纵身飞入其中,朝着远处飞去,一进入虚空,便飞速的进行了虚空穿梭,朝着黑骷星的方向而去。

    纳厄鲁端坐在战舰之内,手中捏着青色水壶,查看其中的消息,很快他便收起水壶,轻声说道:“原来如此,难怪都安迪那家伙会求救。五皇殿派来这么

    不过,他没有发现吗?这里边有很大的问题。”

    “五皇殿之所以再次派遣强者前来,完全是因为上次的舰队被截杀,大道境初期的强者都被杀死。但却不是都安迪动的手。这就说明还有一个强大的势力在暗中潜藏。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挑起我们青壶宗与五皇殿的战争,从而坐收渔翁之利。”

    “从此看来,五皇殿还没有摸到这个势力的底细。要不然也不至于损兵折将束手无策。如此看来,五皇殿的支援之中定然有着擅长追踪推演之术的强者。既然无尘子不惜施展秘法,仍然大败而归。可见这一次派来的推演强者,必定是法皇殿的更强者。”

    “如果要达到彻底搜查出那个隐藏势力的强者,那么这个强者必定要远超无尘子,那么十有八九就是法皇殿大道境后期的强者了。”

    “不过,法皇殿的人不擅长战斗,更不可能让万启山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服从。所以很可能真皇殿的那个人也出来了。他们三尊大道境后期强者联手,就算是我去了也只能败退而归。”

    “好在,这一次我们的矛盾不是第一位的,甚至还存着合作的可能。那个人定然也能够看出这一点,所以不会再将主要精力浪费在我们身上。而这却又给了我们窥探宝物的机会。”

    “我倒要看一看,那被五皇殿如此重视的宝物到底是什么东西!”

    纳厄鲁脸上露出了很感兴趣的表情。此人有大智慧,只是凭借着都庵迪的描述,一番推测便把事情推测的条理清晰,几乎揭露出真相来。当真是厉害

    纬纱星云,一处远离黑骷星的地点,正是岁寒三魔的隐秘洞窟。

    余归海端坐其中,手中捧着那青铜圆镜,此时这青铜圆镜已经被他彻底炼化了,如同血脉的延伸一般,轻松便可以使用了。

    而他也从系统之中得知了这东西的真正名字,七灵追查镜!

    此物的大名他早有耳闻,这东西乃是五皇殿的招牌宝物。乃是四大星域数一数二的推演宝物。

    这件宝物借用了七大超古代灵兽的力量,故而有着推演天机,窥探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超强能力。更可通过宝物的其他功能,从窥探到的画面之中,锁定想要追查的目标。

    其功能之强大可谓是令所有人忌惮。这也是众多散修强者不敢招惹五皇殿的存在。

    一般而言,对于大道境强者来说,就算是五皇殿的人在外面杀了也就杀了,大不了一走了之,五皇殿还能怎么滴?

    可惜,五皇殿还真能专治各种不服。靠的就是这七灵追查镜,法皇殿的衍天术士利用此物可以轻松溯源追踪,到时候,五皇殿便会派出强者将凶手诛杀,甚至诛灭九族。

    因此,就算是一般的大道境强者也不敢招惹五皇殿。

    当然,对于同为霸主级势力的青壶宗来说,这就不是什么问题了。霸主本身蕴含超越大道境的神秘力量,他若出手遮掩,就算是最强的衍天术士用最好的七灵追查镜也不可能追踪出来。

    其次,都是霸主级势力,自然知根知底。他们都知道七灵追查镜是有能力极限的。一般而言很难越级追查。而高级强者数量稀少,不可能事事出手,他们便可以轻松利用这一点,来达成目的。

    余归海不知道这其中的内情,他只知道这东西是个好宝贝。有了此物,他也算是如虎添翼。不但可以随时推演敌方的行动,更能够使用此物屏蔽地方的探查。

    当下来说,此物对他来说最是有用。

    “既然炼化了这件宝物,那就先试试吧。”

    余归海想了想,随即设置法坛,准备推演一下接下来自身的安危。

    没多久他就设好了法坛,便手持七灵追查镜来到了法坛之上,随手启动了法坛,然后施展他自身的推演之术,将一道道法诀打入七灵追查镜之中。

    一道道七彩之光立刻从镜面之上散发出来,直入上方空中,很快便形成一团七彩的云团。

    云团中心一阵旋转形成一道七彩旋涡,就像是无数的燃料混在一起被人搅拌起来。

    很快,一道沉重的气息便从旋涡中心落下,令余归海心头一沉,有一种很不安宁的感觉。

    “是凶兆!”

    余归海面色一变。

    五皇殿的反应这么快吗?这才没多久,就派了更强大的援军!如此看来,来者的实力绝对是超过了那个大道境初期强者的。

    “那就看看你是谁!”

    余归海眼中厉色一闪,一道道法诀连环打出,将他的推演之法完全施展出来,那七灵追查镜之中顿时浮现出七道灵兽虚影窜入了上方的漩涡之中。

    那旋涡顿时猛然加速旋转,飞速的开始旋转,其中隐约可见七道灵兽虚影穿梭其中,不时地发出无声怒吼,似乎再将什么东西朝外拉出来。

    旋涡的中心逐渐扩大,一层白光从中浮现,但是很快一股恐怖的巨力从内中出现,将旋涡中心的扩大趋势止住,并且缓慢的缩小起来,很快便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有高手在屏蔽天机!让我看看你是谁?”

    余归海双目一瞪,随即身上冒出一道虚影,这是一尊巨人,与余归海的模样一样,但是其头侧长着六只耳朵。

    巨人的浑身都散发出一种玄妙无边的气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似乎蕴含神秘的韵律,与周围的一切融为一体。

    余归海施展了天听神通,而这六耳巨人就是天听神通的一种法体,虽然远远不如完全体,但是却也能够大大强化他的天听神通。这种法体的优点就是现在是可控的,不像是完全体那样无法控制。

    “嗡嗡嗡”

    一股股杂乱的声音从漩涡之中传递出来,传入余归海的耳中。

    余归海面无表情,仔细的倾听着,分辨着各种声音,自动将那些杂音屏蔽。如今的他早已经适应了这一门神通,不再会产生耳鸣的副作用。

    大量的杂音被屏蔽掉,开始出现一些有用的声音。突然他听到一个男子惊讶的声音。

    “这是什么手段?竟然能够绕过我的屏蔽。看我破了你!”

    然后,他的耳中传来一声猛烈地炸响,震得他头脑发运,耳朵之中传来恐怖的声响。

    这种折磨就算是余归海也差点承受不住,好在他的肉身和元神都强大无比,硬生生挨了下来,并且维持住了施法,并没有被打断。

    余归海暂时停顿了一会儿,然后继续施法。不过,他也知道,这一次已经很难在追踪到刚才那个强者了。

    他之所以继续推演就是准备探查到次一等的信息,也好推断出接下来要面对的危险,便于寻找破局之策。

    余归海冷静的施法,上空的七彩旋涡再一次的加速旋转起来,七种灵兽虚影也开始继续发力。

    很快,漩涡的中心再次打开,然后持续扩大,逐渐的占据了整个旋涡,形成一道白光组成的画面。

    “给我开!”

    余归海厉喝一声,双手猛然一推,上空的白光骤然消失,七彩云朵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这黑洞深不可测,似乎有恐怖之风吹拂而出。

    一股无比杂乱难听恐怖无比,蕴含无穷邪恶意味的怪音从中传出。

    余归海的头脑一晕,鼻子里留下了金红色的鲜血。之前差点被破去神通的反噬还没完全消退,此时又遭到这种强大的怪音打击,他也有些扛不住,不得不受伤了。

    不过,他并没有停止,而是仔细的分析这怪音,将其中的杂音慢慢剔除。

    最终从中看到了一副画面,是一艘橄榄型的战舰正在虚空之中穿梭飞行,战舰之中的一个舱室端坐着一名身上穿着绿色劲装,背后披着白色披风的高大中年男子。

    此人闭目端坐,身边放着一柄巨大的黑刀,浑身散发出一阵强大无比的气息。

    突然,这人猛然睁开眼睛,朝着画面所窥探的角度看来,目光灵力如刀。

    “是谁?”

    话音未落,画面便随即破灭。

    余归海面无表情的收回了神通法术,收起七灵追查镜,撤去了法坛,端坐下来思索起来。

    他所看到的这个人,虽然从未见过,但是还是可以认出,此人是大名鼎鼎的青壶宗之人。青壶宗的人自称仙藤之子,他们其实是同一个种族,特征明显,非常好认。

    这个青壶宗人最后暴露的气息来看,此人乃是大道境后期的大能。

    不过,这个人的到来应该可以平衡五皇殿援军带来的影响,使得青壶宗的势力可以支撑起来。这对余归海来说是好事。可为什么会显示这人存在危险呢?

    余归海思索了一番之后,突然面色一变。他突然想到了一种情况。

    那就是他之前所用的计谋其实十分粗浅,也就耍耍那些头脑不灵光的弱智。其实很容易被聪明人看穿。

    这个青壶宗人难道就是一个聪明人,看穿了他的计谋,然后会与五皇殿的人暂时化解干戈,甚至联手对付他?

    想到这里,余归海有些坐不住了。

    如果此人真的如此,那他可就危险了。两大霸主级势力联起手来对付他,他恐怕就连远遁都不一定能够解决问题。

    “不行,必须破了这个局!”

    余归海心中很快打定了主意。

    但是主意好拿,如何破局是个问题。

    余归海仔细的思索了一阵,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关键。

    破局的关键还是在这个来援助的青壶宗强者的身上。

    就算他猜测成真,这个青壶宗强者真的看穿了他的计谋,准备与五皇殿联手。但是五皇殿现在却不知道这件事啊。

    只要他将此人要来的事情捅出去,相信五皇殿的人会非常乐意出手围杀敌人的援军。

    余归海也不怕五皇殿的人也看穿他的计谋,因为这里是五皇殿的地盘,而且作为霸主级绝对有自信单独解决问题。而且他们也不会想青壶宗来抢花林宗传承。

    更何况,五皇殿与青壶宗的仇怨更深。

    所以五皇殿的人就算是看出了他准备挑起两宗大战好坐收渔利,也不会放任青壶宗强者来到这里。

    这完全就是阳谋!

    随即,余归海叫来了岁寒三魔,不久后,三人各自离去,负责将这件事情传递到五皇殿的手中

    就在余归海一番谋划的时候,正在赶路的青壶宗强者纳厄鲁正一脸凝重的盘算着。

    “能够窥探到我的只有五皇殿的强者了。尤其是刚才我感受到了七灵追查镜的气息。他们发现了我的到来,一定会不顾一切的阻击。这是我们两大势力的恩怨。他们也不会容忍一个强敌的加入。”